0

(完整版未删节)小说刚睁眼,皇后披麻戴孝给朕送终? 第2章

2024.06.14 | 真爱美 | 22次围观

《刚睁眼,皇后披麻戴孝给朕送终?》 小说介绍

作者“石佛”的最新原创作品,古代小说《刚睁眼,皇后披麻戴孝给朕送终?》,讲述主角周翦秦怀柔的爱情故事,作者文笔不俗,人物和剧情设定非常有新意,值得一读!无删减剧情描述:特种兵穿越成为皇帝,却不想奸臣谋朝篡位,妻子拔剑自刎!京城中罗网杀手神出鬼没,黑市迷雾重重,庆王党羽如日中天!当周翦发怒,满朝奸佞将血溅长空,西域诸王的桂冠将不保,整个西方将为之颤抖!“如果可以为这个民族做一点事,那么我愿意!”

《刚睁眼,皇后披麻戴孝给朕送终?》第2章 免费试读

第2章

周翦接过长剑,嗜血看向被打成猪头的宋元。

而后犀利扫过每一个在场的人,冷冷道:“朕还未死,此人就敢逼宫篡位,目无尊卑,意图谋害朕的妻子!”

“按律,斩!!”

宋元已经不剩一口气,看着长剑逐渐落下,和周翦凌厉的杀气,他惊恐惨叫。

“不,不要!”

此刻,所有人的脸定格在惊恐之中。

噗!

鲜血喷涌,西瓜大的人头滚落在地,在人群边滑过优美的弧线。

“啊!!”官员惊叫出声,纷纷后退。

鲜血溅射在了周翦的脸上,可他没有半分害怕,前世的特种兵生涯,尸山血海他都见过!

“来人,将尸体拖出去,悬挂城门上,以儆效尤!”

“听见没有?”周翦陡然炸吼。

四周一颤,噤若寒蝉。

“是,是是......”有军士结巴磕头道。

天子是神一样的人物,而今未死,谁敢动弹?

下一秒,周翦转身,抓住秦怀柔冰凉的玉手,直接离开当场。

他必须好好消化一下记忆,判断一下局势,然后做出下一步行动,因为很明显,宋元只是个小喽喽。

大鱼是那个没有露面的小庆王!

被牵着手走的秦怀柔,美眸失神,大脑一片空白,任由周翦。

紧接着,她的鼻子一酸,美眸不经意滑落清泪,如黛玉葬花,我见犹怜。

陛下从未牵过她的手,也从未正眼相待她,更没有称呼过她为妻子,可刚刚她竟然感觉到了来自周翦因为她的愤怒!

她本怨周翦,但此刻,她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突然骤变的陛下。

千禧宫。

秦怀柔的住所,本应辉煌,可却冷清,甚至屋檐密布不少蜘蛛网。

“嘶!”

周翦倒吸一口冷气,强忍着疼痛,看向眼前专心为自己敷药的秦怀柔,双眸是那么的清澈,眉眼是那么的完美,仿佛从仕女图中走出的一般,倾国倾城。

他不明白,身体原主人是怎么舍得打她入冷宫的。

记忆里身体原主人宠信奸臣,娇奢好玩,可谓是废物一个,将一心向他的皇后打入了冷宫。

还将最忠厚的两朝元老,霍恩,关入死牢。

赤胆忠心的将领,也全部贬走,这才导致了不久前的一幕,如果不是穿越,那么这个大周朝,已经易主!

而秦怀柔,注定含恨,香消玉殒。

“陛下,伤口重新敷好了药。”

“您大难不死,离奇恢复了许多,应该没有大问题了。”

清冷的声音,出自秦怀柔的口,她收好金疮药,始终低着头,情绪不高。

周翦一把拉住她,急忙问道:“你走哪去?”

“走哪儿去?”秦怀柔自嘲一笑,玉容有些凄苦:“臣妾......不,罪妾自然是往冷宫走。”

“还望陛下能珍重,不要重蹈覆辙了......”

“唉......”

她叹一口气,说不出忧伤,狐脸儿几乎泫然欲泣,对国家朝堂充满担心,也对而今的周翦充满担心。

虎狼环伺,而皇权告危啊!可她,束手无策,甚至她无法靠近自己的丈夫,何其讽刺?

周翦见状,起了鸡皮疙瘩。

这个女人多好啊,但她,却被伤透了心!

不行,既然重生,便是定局!

现在就要挽回皇后支离破碎的心,而后横扫奸臣,肃清庙堂,处理小明王才行!

周翦不是一个犹豫的人,想通之后,蹿了起来,一把抱住秦怀柔的后背,将她紧紧包裹住。

沁人心脾的女子体香,可谓摄魂。

“陛下!”秦怀柔娇躯一颤,脸色一变,下意识要挣脱。

她可仍旧是姑娘身!

可周翦抱的更紧,不让她挣脱:“怀柔,给朕一次机会,朕杀宋元只是开始,从今以后还会杀更多的奸臣,亦会重振朝纲,不再流连烟花之地。”

“但朕需要你的帮助,就像今天一样,可以吗?”

“朕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朕愿意弥补,给你最大的宠爱!”

闻言,秦怀柔逐渐颤抖。

才瞬间,未语泪先流,啪啪的摔在地上,狐脸浮现一抹凄苦,仿佛是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

嫁入皇宫的一幕幕闪现在脑海,身为皇后,却不如下人,被无视,辱骂,甚至是殴打!一家亲人,也被下狱。

她心如死灰,咬破红唇:“不用了,陛下,我心已死。”

“冷宫是我的归属,从今往后我只想青灯黄卷,了却残生,望君......珍重!”

说完,她痛心挣脱开周翦的手,就要离开,甚至不愿意回头。

周翦可不会让这么美丽,这么忠贞的妻子离开!

一手又抓住她的皓腕,强势将其拉入怀中,四目相对。

“朕不相信你死心了,否则你不会在朕垂死之际,还要替朕复仇,守节,披麻戴孝,其实你比谁都勇敢!”

“朕不会放你走!”

“狗屁冷宫,老子明天就拆了它!”

秦怀柔心中复杂,泪水止不住的掉,若是陛下早如此,哪该多好?

她还要挣脱,心里有隔阂。

周翦决心已立,霸道的将其怀抱,直接强吻了上去。

“唔......”

秦怀柔美眸睁大,错愕,震惊,空白,多种情绪交错。

周翦不管不顾,是贪恋美色,亦是感动,也是挽留。

将她的点绛唇几乎吻到变形。

秦怀柔本是将门虎女,自小**得一身好武艺,但此刻面对霸道,具有侵略性的周翦,她却没有半分力气。

挣扎一会后,热呼呼的鼻息将她打晕,娇躯软了下来。

周翦越吻就越深情,呼吸也加重。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他坚信这个敢横剑为自己殉葬的女人,是要用一生去爱的。

砰!

他抱起秦怀柔,扑倒在锦绣软塌上。

秦怀柔感觉到了云纹罗衫和肩带的松动,狐脸儿顿时一惊:“陛下,你......”

“别这样!”她惊慌失措。

周翦不管不顾,霸气果决,完美继承了他上一世作为军中精锐的雷厉风行。

先是轻解衣带,后是眸子温柔:“怀柔,从今日大殿之后,朕就只有一个皇后,哪就是你!”

“朕欠你一个洞房花烛夜,现在补上。”

“从此以后,山无棱,天地合,不敢与君别!”

磁性的声音,温柔的眼神,传进秦怀柔碎了一地的芳心,她娇躯微颤,美眸一红,逐渐模糊......

哽咽道:“山无棱,天地合,不敢与君别!陛下,莫要骗我!”

“我已经承受不起了......”

“恩。”周翦重重应道,喉咙有些发烫,无法在秦怀柔国色天香的白狐脸蛋下保持镇定,贪婪的吻了下去。

秦怀柔放弃抵抗,逐渐敞开心扉,她始终是爱着周翦这个丈夫的。

一卷珠帘滑落,遮住了软榻。

不久后,有单薄衣裙滑落床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