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容胭南浔(容胭南浔)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容胭南浔)容胭南浔最新章节列表(容胭南浔)

2023.06.04 | ji | 80次围观

44.jpg 许是这两天南浔折腾的太厉害,也或许是担心往后的日子怎么过,总之这一宿容胭翻来覆去没能睡好,第二天一睁眼,脑袋就昏昏沉沉地疼了起来。

  她强撑着坐起来,一抬眼却瞧见窗外天色大亮,早朝的时辰怕是都过了。

  她忙不迭下了地,趿拉着鞋就往外跑,顺手拿了衣裳往身上套,边跑边喊伺候她的小宫女:“秀秀?人呢?怎么不喊我?皇上晨起谁伺候的?可是去早朝了?他……”

  她话音突兀地顿住,因为一道熟悉的,挺拔的身影正站在外殿,姿态闲适又随意地翻着架子上的书。

  他显然是已经下了早朝,着一身玄黑绣金线的常服,帝王的威严少了些,却越发锋利冷淡。

  “皇上?”

  她回神后连忙行礼:“奴婢太过懒散,请皇上责罚。”

  南浔由着她半蹲着,等看完了手里那一页书才漫不经心开口:“过来。”

  容胭不敢迟疑,垂着头慢慢走到他身边,额间却被贴了一只热烫的大手。

  她一怔,忍不住抬眼看了过去。

  “谁准你直视朕?”

  南浔陡然开口,手也自她额间抽走,脸色冷淡里带着烦躁。

  容胭垂下眼睛,心里有些唾弃自己,明知道南浔自从被皇家认回后就性情大变,她竟然还是会因为他偶尔的温柔失态。

  “是奴婢僭越了。”

  南浔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将手里拿着的书递到了过来:“虽说是世家贵女,可宫里的规矩毕竟不一样,容胭姑娘能者多劳,就好好教教后妃们吧。”

  容胭僵住,拿着手里那本宫规仿佛是一只烫手山芋。

  昨天的侍寝本就让她成了众矢之的,现在再做后宫之主才能做的事情,她怕不是要和这四位主子结成死仇。

  她头皮发麻:“皇上,封妃旨意发下后,各府都是派了教养嬷嬷过去的,主子们蕙质兰心,应当不必……”

  “朕的话,你听不懂?”

  南浔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虽然声音听着仍旧是温和的,可容胭知道如果自己再拒绝,他一定会翻脸。

  她无可奈何,只能叹了口气答应下来:“是,奴婢这就去。”

  话音不等落下,南浔已经转身走了,头都没回一下。

  容胭揉着发疼的脑袋在椅子上坐下来,盯着那本宫规叹气,消失了一早晨的小宫女秀秀偷偷摸摸跑进来,一见容胭起来了,登时吓得一僵。

  容胭皱起眉头:“做什么去了?早晨为何没喊我?”

  小丫头缩着脖子不敢抬头:“是正殿那边在找东西,奴婢就被喊过去帮忙了。”

  容胭的眉头仍旧皱着:“你是我的人,正殿的人使唤你做什么?”

  秀秀连忙跪下了:“姑姑,奴婢可没撒谎,是皇上说要找从宫外带回来的玉玲珑赏给悦妃娘娘,又不知道放在了哪里,便喊了奴婢过去帮着一起找。”

  容胭愣住:“你说找什么?”

  “玉玲珑……听说是一个玉雕的小球,十分神奇,冬暖夏凉的,可稀罕了。”

  容胭静默下去,那东西有多稀罕,她比谁都清楚,因为那是南浔特意做好了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他知她怕冷,知她怕热,知她不喜炉火,知她不喜寒冰,他说要那玉玲珑替他冬日添暖,夏日送凉。

  后来她被迫悔婚的时候,将那东西连同所有承载着他们过往回忆的物件都还给了他。

  现在,他要将那东西送给旁人了。

  她低头眨了两下眼睛,恍然的扯了下嘴角,怪不得非要她去给新妃教规矩,原来是要她亲眼看着,他把曾经对自己的好,一点点给了旁人。

  心口有些闷,她抬手摁了摁才深吸一口气,想这些做什么呢?她只要盼着时间到了能尽快出宫,去滇南见她的家人就够了。

  她收敛了所有情绪,见秀秀还跪在地上,抬了抬手:“起来吧,我又不是主子,以后不必跪我。”

  秀秀一吐舌头。

  容胭的确只是个宫婢,论年岁也不过双十,可她不爱笑,又生的气派,初见时便让秀秀从心里觉得敬畏。

  只是这些年下来,她多少也了解了一些,容胭这人只是不喜欢将喜怒表达出来而已,心里其实还是很柔软的。

  她笑嘻嘻爬起来:“姑姑吃饭了没有?奴婢这就去御膳房领饭菜。”

  容胭摇了摇头:“不必了,我还得去拜见新妃们。”

  入宫的四位贵女,位份最高的就是刚才秀秀提起的悦妃,她出身兰陵萧氏,百年世家的嫡女,说一句贵不可言也使得。

  但最紧要的,还是她的另一个身份,她还是南浔的青梅竹马。

  当年先皇留情萧家,南浔一出生便被当做萧家子嗣教养,当年他们相识的时候,他的名讳还是唤作萧浔的。

  但五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忽然就被先皇认了回去,之后更是在萧氏支持下登上了帝位。

  萧氏有着从龙之功,这位悦妃娘娘身为萧氏之女,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

  她又叹了口气,让秀秀提了热水来伺候她洗漱。

  但秀秀前脚出了门,后脚就又退了回来,脸色写满了紧张:“姑姑,昭阳殿的悦妃娘娘来了,说要见你。”

  容胭心里一跳,一大早就迫不及待找过来,定然不是善茬。

  她不敢耽搁,连忙起身迎了出去,但没走两步,就瞧见一娇艳明媚,打扮繁复华丽的宫妃,正带着乌压压的宫人,气势汹汹的朝她走过来。

  秀秀显然知道昨天晚上龙床上的人是谁,一见悦妃这架势登时吓得白了脸。

  “姑姑……”

  “慌什么?这是皇上的寝宫,悦妃再怎么跋扈,也不会在这里闹事。”

  秀秀懦懦应了一声,可看脸色??x?仍旧是惊惧的。

  容胭暂时顾不上她,屈膝行礼:“奴婢拜见悦妃娘娘。”

  悦妃隔着一丈远停了脚,可开口的却不是她,而是打小跟着她长起来的大宫女沉光:“放肆,见到娘娘,你竟敢不跪?!”

  果然是来找茬的。

  宫婢虽然低贱,可她毕竟是皇帝身边贴身伺候的人,代表的是南浔的颜面,见太后尚且不必跪,何况宫妃?

  这道理人人都懂,按理说悦妃不该在这上面挑理。

  但她姿态仍旧恭谨:“奴婢绝无不敬娘娘之意,只是宫规如此,还请娘娘见谅。”

  沉光一时被噎住,撸着袖子就要上前动手,却被一只纤纤玉手拦住了。

  “容胭,初次见面,你就拿浔哥哥来压我,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标签: 容胭南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