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容胭南浔(容胭南浔)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容胭南浔)容胭南浔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容胭南浔)

2023.06.04 | ji | 51次围观

9.jpg

  南浔带着萧宝宝走了,连带着昭阳殿那乌压压的宫人也都走了,偌大一个乾元宫忽然间就冷清得让人心慌。

  秀秀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姑姑……”

  容胭仿佛是没听见,仍旧直愣愣地跪着,秀秀略有些不安:“姑姑,你没事吧?”

  容胭被惊着似的微微一颤,目光不自觉落在身侧的柱子上。

  若是当真受不了,就自己选……

  南浔……

  “姑姑?”秀秀又小声喊她,声音里满是忐忑,“你没事吧?”

  容胭闭了闭眼,再睁眼时脸上晦涩的神情已经收敛得干干净净,她甚至还扯了下嘴角:“能有什么事儿?奴才哪有不挨打不挨罚的……你下去吧。”

  秀秀知道她言不由衷,曾经的大周朝是有五大世家的,容家身份远比其他四家更有尊荣,容胭这样的嫡女,更是非比寻常的尊贵,如今却……

  可她不敢多言,也怕容胭恼羞成怒会发作她,犹豫片刻还是灰溜溜地走了。

  容胭听着她脚步声消失,僵硬许久才抬手摸了一下脸侧,已经彻底肿了起来,比之前她给自己的那两巴掌狠多了。

  可她却诡异的没感觉到疼,满脑子都是南浔刚才的话。

  奴婢吗……

  她缓缓垂下眸子,她进宫后自认已经足够卑躬屈膝,可南浔显然并不满意,不然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戳着她的心窝子提醒她,警告她。

  我要怎么样,你才会满意呢?

  她眼神一寸寸暗下去,嘴角漫上来苦笑,可随即就甩了甩头,逼着自己不再想那些烦心事,就算她和南浔之间是她有愧,可那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轮不到??x?旁人插手。

  就算是青梅竹马的萧宝宝也不行。

  她抬眼看向宫门口,眼神逐渐沉静——悦妃娘娘,这一巴掌我会讨回来的。

  萧宝宝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她趁势往南浔怀里钻:“皇上,我冷。”

  南浔的胳膊僵在身侧,迟疑许久才落下,却是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将外袍脱了下来:“下了雨自然会冷,日后出门让丫头带着衣裳。”

  萧宝宝喜滋滋的抓着南浔落在她肩上的衣裳,眼睛亮的像两颗星子:“浔哥哥,晚上传召我侍寝好不好?”

  南浔哑然,无奈一叹:“你这丫头怎么不知羞?当众就说这些?”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萧宝宝一叉腰:“我现在都是你的妃子了,这是迟早的事情嘛……而且我不光要侍寝,侍寝那天还要容胭跪在外头伺候,我要好好出一出当初她把你抢走的气。”

  南浔眼神微不可查的一沉,迟迟没开口。

  萧宝宝抱着他的胳膊不依不饶:“浔哥哥,你答应我嘛,今天就传召我好不好?”

  “你还小,不着急。”

  萧宝宝很是不甘心,眼珠子一转:“十七岁不小了,容胭当年嫁给齐王的时候比我还……”

  “够了!”南浔的脸色陡然黑了下去,但大约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片刻后他语气又缓和了下来,“别提她,心烦。”

  其实当年容胭没来得及嫁给齐王,因为就在两人大婚之日,齐王谋反的罪证被送到了御前,禁军立刻将齐王府围了,容家再次毁婚将女儿带了回去,可最后还是没能逃过牵连。

  这大约就是报应。

  可这仍旧不妨碍那件事成了南浔的逆鳞。

  萧宝宝觑着他漆黑的脸色,虽然有些畏惧,可眼底却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她就知道提起这件事,南浔会生气。

  “好好好,不提她,”萧宝宝讨好的朝着南浔笑,“沉光,快把兰灵酒送过来,那是皇上最喜欢的酒,我特意从兰陵带来的。”

  她仰着脸等着南浔的夸奖,南浔却仿佛没看见,自顾自进了昭阳殿正殿,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萧宝宝有些失望,却不过片刻就振作起精神来,撒着娇拉他看自己从兰陵带回来的东西。

  南浔毕竟受过萧家大恩,即便心里不虞也还是将情绪收敛起来,耐着性子陪她玩闹。

  这一折腾天色就暗了,萧宝宝却不罢休,还要他留宿昭阳殿,好在翰林学士祁砚求见,他才找到机会抽身出来。

  可刚见完祁砚,他的脸色就又沉了下去,萧宝宝的那句话,鱼刺一般卡在他咽喉,想忘都忘不了。

  “她在做什么?”

  蔡添喜连忙上前一步,方才在昭阳殿里他无声无息的仿佛根本不存在,可但凡南浔有吩咐,他立时便能给出回应。

  “回皇上,容胭姑娘一直在乾元宫里受罚,不曾动弹。”

  南浔冷笑一声,抬脚就走。

  蔡添喜琢磨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再开口,垂头落后两步跟着。

  可走着走着他便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不敢抬头,只隐约觉得目光来处仿佛是自家主子。

  他将腰弯得更厉害了些,从头到脚都写着谦卑。

  南浔却仍旧开了口:“蔡公公不愧是父皇留下的老人,宫里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蔡添喜浑身一抖,这话可有些重了。

  他连忙跪地:“奴才不敢,只是先前听闻容胭姑娘性子烈,皇上又说了那样的话,奴才是怕出了什么岔子,所以才多注意了一些,可旁的事,奴才就是个瞎子聋子……”

  “行了,”南浔抬了抬手,刚才的阴阳怪气已经散了,只剩了一脸嘲弄,“以后不用在她身上浪费心思,做好你的本分。”

  容胭若是当真性子烈,当年怎么会悔婚?又怎么会明知有愧还敢进宫面对他?

  说到底是贪生怕死,恋慕虚荣,这样的人绝不会伤害她自己。

  他快步走了,蔡添喜这才敢爬起来,不远不近地坠在后头,额头却冒出了一层冷汗,他心里忍不住叹气,他这也算是无妄之灾了。

  两人一路回了乾元宫,容胭果然还跪在之前的位置上,她出身好,教养好,即便又疼又累,已经摇摇欲坠,腰背却仍旧挺得笔直。

  可越是如此,越透着可怜。

  然而南浔却看都没看一眼便径直走了过去,等进了正殿大门声音才远远飘过来:“进来伺候。”

  容胭被雨后的湿冷凉风吹了一天,脑子已经发懵了,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话是和她说的。

  她撑着地站起来,膝盖又疼又麻,踉跄了几步才堪堪扶着柱子站稳,只是从小的教养由不得她走路摇晃,即便疼痛难忍,她也只是咬着牙,不曾露出瘸腿的狼狈来。

  南浔正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似乎累极了的样子,听见脚步声眼睛都没睁开,只正了正头。

  容胭知道,这是要自己给他按摩头部的意思。

  她搓了搓冰凉的手指慢慢走了过去,拿捏着力道按压,南浔不开口,她便也哑巴似的不出声。

  气氛静谧得让人心乱,伺候的宫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南浔就在这时候突兀地开了口:“让朕猜猜,你现在在想什么……怎么报复悦妃是吗?”

  容胭动作一顿,却不过片刻就再次按压了起来:“皇上说笑了,奴婢怎么敢对悦妃娘娘不敬?”

  南浔将她的手拽了下去,捏在掌心里把玩,粗糙的指腹一下一下摩挲着她的手背,旖旎又暧昧,可说出口的话却毫无温度——

  “那样最好,你记住,如果你敢伤她半分,朕会让你百倍偿还。”





标签: 容胭南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