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江雪茗陆祟小说(江雪茗陆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2023.07.12 | admin | 22次围观
江雪茗没睡醒,翻了个身,并不理睬。
陆祟搂着她,各种亲,细细密密的,她也懒没有动,最后他就没再打扰她,躺在旁边,自己刷手机去了。
再晚些,就是两个人各自上班。
往后两天,江雪茗没有再去酒店,而是老老实实回了陈家,本来酒店那边,她也没有打算每天都过去。天天见面,也同样没有那个必要。
江雪茗在周末的时候,又去汇了一次钱。这次又是一大笔,她又得想办法把这个洞给填上,所以公司就得多接活。
江雪茗自己去谈的项目,不过吃饭的时候正好遇上陆祟了,估计也是来跟客户吃饭,大老远的冲她笑了一下。
旁边的客户说:“小姜总看来和你前妻的关系还算不错。”
陆祟似笑非笑道:“表面功夫不还得做做吗?”
“道理是这个道理。”客户附和道,“毕竟你父亲和人家姑父关系好,说起来还都是一个资本阵营的。还有总部转移到隔壁市的萧总,谁不知道你们三家走的近。说起来很多人都不明白,当年你父亲出事,你萧叔叔到底是因为什么,非要力保你们姜家。”
姜家也是从那之后,根基越来越稳。
但萧氏那边不遗余力的帮忙,还是让人匪夷所思,只能说他和姜国山的关系是真的好,不然没理由解释。
陆祟道:“萧叔叔还是厉害,走的再近,也是我得学习的对象。”
三家比起来,还是萧家底子最厚,即便不在这边了,姜氏与其关系还是密切。姜氏很多路,都是靠萧家打通的。
陆祟这边结束得快,助理开车过来要带他走时,他坐在车上却让等等。
他发了消息,问她什么时候结束。
再久久没有得到回复,他下了车。
……
江雪茗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汪沛凛。
大概是不认识的时候,怎么着也见不着,一旦认识了,总容易撞见些。
两个人坐着聊了一会儿,汪沛凛聊起自己的发家史:“一开始很难,四处碰壁,说实话我之前特别傲,觉得自己特别有才,也算是被现实给击垮了。直到后面,我遇到了萧总,他赏识人才,借了我一笔钱。其实不少人,都受益于他的赏识,对于白手起家的人来说,他就是一个救星。”
江雪茗辗转这两字:“救星?”
“是啊,外头人叫他那句大善人,可不是白叫的。”汪沛凛钦佩道,“他真的是一个好人,这么多年以来,也没有出过什么负面新闻。”
江雪茗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有些变化,但到底还算隐藏得不错,她只说了这么一句:“他对你来说,确实是一个善人。”
汪沛凛转移话题道:“陈小姐,看样子你生意也谈完了,不如去喝一杯?”
江雪茗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手机震动,有消息进来了,她点进去看的时候,是陆祟发来的:你抬头看看。
她抬起头时,就看见陆祟正在门边站着,冷冷的,一副捉.奸神色。
江雪茗收起手机,找了个借口说:“今天就算了,得早点睡,明天还有不少事情要忙,估计还得早起。”
汪沛凛也没有强求,只笑道:“陈小姐,你真难约。”
“汪总,我生意刚刚起步,自然是以生意为重。”江雪茗温和的说,“而且我也不是很喜欢你这一款。你大概很会谈恋爱,也不止传闻当中只有一个女朋友。你在钓女人方面,应该颇有建树,但是你应该钓不到我。”
汪沛凛原本接近江雪茗,只是觉得她好看,另外有点用,但今天她这么挑明,他反而真的觉得有些意思了:“怎么就觉得我会钓女人了?”
“从你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出来,你很自信,显然有大批的女人愿意捧着你,也能把女人照顾得很好,说明各种性格的女人,你都接触过,所以面对任何人都能及时做出反应。还有你看着我的眼神里,有一种勾-引的意味。”
汪沛凛别有深意的说:“陈小姐,渣男也是能被治的服服帖帖收心的。”
江雪茗说,“我确实能做到,但是我现在对你没有那个心思。”
“也是,毕竟你前任是陆祟。”汪沛凛笑了笑,说,“可是即便你前任是陆祟,你也没能把他拿下来不是吗?说明你的上限,并没有那么高。你吃不住陆祟。”
而此时的陆祟,脸上已经开始写满不悦了,他不太耐烦,转身走了出去。
下一刻,她收到信息:【我要走了,给你一分钟。】
江雪茗笑着没有再说话,而是告了别,走了出去。陆祟就在门口等她,见她出来,才一言不发的上了车。
助理在看到江雪茗的时候,明显有点愣神。
“聊了什么?”
“他说我拿不下他。”江雪茗说。
陆祟扯着嘴角说:“那他是过于自信了,他见过几个美女就这么自以为是了?你当然可以,只不过我不可能让你过去。”
江雪茗没有回答。
陆祟看了她两眼,又道:“这两天怎么没有去找我?本来昨晚打算带你去吃一家新开的网红店的,位置都订好了。”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搂住她。
江雪茗看了眼前排的助理,此刻助理的眼神中带着错愕和不可思议。
陆祟笑了笑,漫不经心道:“我们这事,谁都能瞒住,但我助理之后得伺候你,就他肯定瞒不住。”
 江雪茗跟陆祟助理对视了一眼,双方都没有说话。
只是之后,助理对她的态度就大不相同,哪怕后来她和陆祟闹得剑拔弩张,关系紧张到几乎不会有任何交流的地步,在外头老远要是撞见,他也会上前客气喊一句:“陈小姐,别来无恙。”
那个时候的江雪茗一无所有,而陆祟重新回到神坛。所有人都有对她避之不及的时候,只有助理一如从前,会体贴的对她嘘寒问暖。
但那就是之后了。
陆祟在车上对江雪茗并没有说半句汪沛凛,到酒店她洗澡时,他靠在门边说:“姓汪的有没有撩拨你?”
江雪茗说:“他要撩拨了又怎么样,你还打算费心思去整人家不成?”
陆祟扯了下嘴角,声音里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我可以死,但我的女人不能让其他人轻慢。”
江雪茗梳着头发,沉默不语。
陆祟的话像是在调情,听起来像是欺骗小女生的话术:“洛初姐,如果哪天谁欺负你,你跟我说一声,就算那个人位高权重,比我还有权有势,只要他欺负你,我哪怕是犯法,也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她沉默着,而后把他从洗手间推了出去,关上了洗手间的门,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久。
陆祟在门口说:“就算我看着你洗,还能怎么样?最多不就是擦出点火花。”
江雪茗说:“重欲不是件好事。”
陆祟风凉的说:“得了吧,你这动不动不理我的,我上哪重欲去?”
江雪茗说:“去把床单换了。”
陆祟顿了一下,然后就没在门口待着了。
在等她出去的时候,床单已经换上了新的。陆祟躺着在拨弄她的手机。
江雪茗眉心拧了起来,她提醒道:“陆祟,没有我的允许,你私下别乱动我的东西。”
陆祟短促的笑了一声,便把手机还给了她,有条不紊道:“有什么秘密这么怕我知道?”
江雪茗却没有隐瞒,说:“很多。”
陆祟突然开口问了一句:“当年孩子流了,你跟我说,那种情况下不流,生下来会很痛苦,你没生过,又是怎么知道会痛苦的?”
江雪茗忍不住沉下脸色,语气冷淡:“那是常识,生孩子本来就痛苦,更何况是我身体不好的时候。”
她直觉他是在对峙。
江雪茗已经警惕起来,做好了应付他的准备。陆祟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差,在外头咄咄逼人谈判的气场,也很强势,他要真怀疑,其实不好对付。
但他却并没有跟她对峙的念头。
陆祟看了她一会儿,起身把她抱到了床上,自己也小心的半压在她身上,安抚道:“洛初姐,你别生气,我不该问的,你半夜整宿整宿睡不着,我知道你当时有多痛苦。”
江雪茗伸手微微推开了他的胸膛,“你觉得我把孩子生下来了?”
陆祟用鼻尖从她下巴划到她锁骨,抽神回答她的问题:“你说没有,那就是没有。”
江雪茗没说话,明显气不顺。
陆祟握住她的手放在他腹部,说:“感受下这腹肌,你消消气。”
江雪茗终于无可奈何,叹了口气。想抽回手,他却带着她的手往下走。
~
有了陆祟在,江雪茗的日子算得上“顺风顺水”,姜氏那边他不敢太多堂而皇之都一股脑塞给她,但外头的红利人脉,陆祟没少为她在私底下牵。
谁也不知道,他们俩表面上也就是客套的点头之交,基本上打了招呼就没有其他话了。可是背地里,十天里面有五天,都亲密到融为一体。
汪沛凛又联系过一回江雪茗,之后跟姜氏合作的合作,听说陆祟就直接给否了。汪沛凛忙到自顾不暇,就没有来打扰过江雪茗。
但江雪茗身边的烂桃花,也不只有他这么一朵。徐斯言同样是一朵烂桃花。
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徐斯言了,再次见到时,他的眉尾位置,还有一道疤。
“洛初。”他开口喊住她。
江雪茗朝他点了点头,并不热络,很快就转身要走。
徐斯言有些难堪的说:“我真的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么?”
江雪茗笑道:“很多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当年你要是站出来,我会很高兴。但是经历了这么多,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了,很多东西会变。”
当时的喜欢是义无反顾,但是现在爱情已经不是全部。爱情在江雪茗心里,占比少的可怜。
“何况,我还跟陆祟结过婚,你说你不在意,但你其实在意。”江雪茗劝道,“你有很好的路可以走,浪费在我这个已经对你无感的人身上没必要。”
今天是下着雨的,江雪茗说完话就转身走了出去。她撑着雨伞,但是没想到徐斯言也跟了出来,她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上了一辆出租车。
徐斯言跟的急了,最后被绊倒了,最后带着些许落魄的坐在旁边的店门口。
“她不喜欢你,你这是何必。”
他的旁边出现了一双精致的高跟鞋,他却头也不抬,冷冷道:“滚。”
叶曼曼撑着伞,脸上妆容精致,比起温和长相的江雪茗,她更加抓人眼球。身上的长风衣,也衬得她极其高挑。
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片刻后,她顿了下来,从包里拿出纸,想替他把脸上的泥点给擦干净。
但徐斯言偏开了头,疏离的说:“我叫你滚。”
“阿姨让我看好你。”叶曼曼收回手,道,“她要是喜欢你,我支持你追求她。但她不喜欢你,斯言,你代表着徐家,你就得随时注意不能丢徐家的脸面,你不能丢了你的骄傲。”
徐斯言却轻嘲道:“我应该早点丢了才是,这样一来我跟她已经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当时要不是你一直在我身边,她也不会以为我有女朋友,而开始退缩。”
叶曼曼的表情有片刻难过,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要拉他起来:“在这会儿被人看见了不好,到时候媒体又得大肆做文章……”
徐斯言道:“那也是你在,大明星。叶曼曼,我求你别再接近我,哪怕这个世界上没有女人了,我也不会选择你。你要找叶家可以依附的男人,我能给你介绍,但是你别再找我。”
他说:“叶曼曼,我求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