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桑念季呈(桑念季呈全集精彩阅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桑念季呈txt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2023.11.30 | yingying | 28次围观

桑念轻轻眨眼。

良久,她声音带了一丝破碎:“季呈你在哪儿?”

对面顿了顿,似乎很不高兴她的查岗,但还是敷衍了句:“还在忙,没事的话我挂了,你跟秦秘书联系。”

他没有察觉她快哭的语调,但他低头望向旁人的目光……很温柔很温柔。

桑念眼前一片模糊——

原来,季呈也有这么温柔的样子。

背后,传来继母沈清的声音:“跟季呈联系上没有?桑念,这个事情你一定要找季呈帮……”

沈清的话顿住,因为她也看见了电子屏幕上的一幕。

半晌,沈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又去H市了?桑念我就不信,当年季呈昏迷,这个叫白筱筱的女的拉个小提琴就把人唤醒了?即使真是这样,有这样报答的吗?”

“你的生日他都记不住!”

沈姨越说越气,再想想桑家处境,不禁掉下眼泪:“但是桑念……你可要拎拎清,别在这个时候跟季呈闹。”

桑念握紧手掌,指甲掐进肉里,可她感觉不到疼痛。

跟季呈闹?

她不会的,不是因为她这个季太太识大体,而是因为她没有资格。

不被爱的妻子,名分只是形同虚设!

她凝视着那漫天的烟花,很轻地说了句:“这么多烟花,一定要花很多钱吧!”

沈清不明白她的意思。

桑念垂了眸子,开始拨打秦秘书的电话。

深夜,扰人清梦,总归让人不快。

秦秘书跟在季呈身边久了,地位超然,况且她也知道季呈对这个妻子不在意,于是在听说了桑念的来意以后,语气凉薄又咄咄逼人。

“季太太您得先申请,让季总签字,才能拿到支票。”

“就像您身上的珠宝,也是需要登记才能使用。”

“季太太,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桑念挂了电话。

她低着头很安静,半晌,她抬眼看着玻璃中的自己……轻轻抬了手。

纤细的无名指上,戴着结婚钻戒。

这是她身上,唯一不需要向季呈申请,不需要向他的秘书登记报备的东西……她这个季太太当得多可悲!

桑念恍惚地眨了下眼,低道:“帮我找个人,把婚戒卖了!”

沈清呆住:“桑念你是不是疯了?”

桑念缓缓转身,深夜落寞的大厅,她的脚步声都是孤独的……走了几步,桑念顿住身形,轻而坚定地说:“沈姨,我很清醒!从来没有这样清醒过。”

她要跟季呈离婚。

三天后,季呈回到B市。

傍晚,暮色四合,锃亮的黑色房车缓缓驶进别墅,停下熄火。

司机给开了车门。

季呈下车,反手关上后座车门,看见司机要提行李他淡道:“我自己提上去。”

才进大厅,家里佣人就迎了上来:“前几天亲家公公出了事儿,太太心情不好,这会儿在楼上呢

桑家的事情,季呈已经知道。

他心里带了些烦闷,提着行李上楼,推开卧室门,就见桑念坐在梳妆台前整理物品。

季呈将行李放下,拉松领带坐在床边,打量妻子。

结婚后,桑念一直很喜欢做家事,收纳整理、做小点心……若不是她顶尖的脸蛋和身材,在季呈心里真跟保姆没什么两样。

好半天,桑念没有说话。

季呈出差回来也有些累,见她不说,他也懒得说……他径自走进衣帽间拿了浴衣去了淋浴间,冲澡时他想,以桑念那样软弱的性子等他冲完澡出来,她大概早就消气帮他收拾行李,然后继续当个温软的妻子。

他这么笃定的……

所以当他走出浴室,发现他的行李箱还在原处时,他觉得有必要跟她谈谈了。

季呈坐到沙发上,随意拿了本杂志看。

半晌,他抬眼看着她说:“你爸爸的病情怎么样了?那晚的事情……我已经责备过秦秘书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很没有诚意。

桑念放下手里的东西,抬眼,跟他在镜子里对视。

镜子里的季呈,五官英挺,气质矜贵。

一件浴衣,也被他穿得比旁人好看。

桑念看了许久,直到眼睛都酸涩了,才很平静地说:“季呈,我们离婚吧!”

季呈明显一愣。

他知道那晚的事情桑念肯定是不高兴了,后来他知道桑家出事也在第一时间让秦秘书赶去医院了,只是桑念没有接受。

这是她第一次违背他,过去她都很柔顺。

季呈侧身从茶几上拿了烟盒,从里面抖出一根来含在唇上,低头点上火。

片刻,薄薄烟雾缓缓吐出。

他淡声开口:“前几天你说想出去工作,怎么……才过几天你又闹离婚?”

“季太太当久了,想出去体验生活?”

“桑念你出去看看,外面多少人拿几千工资都要加班加点、看人脸色,桑念,你住着2000平米的别墅当着季太太,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的语气无情又凉薄。

桑念终于忍不住了,她颤着嘴唇恍惚一笑:“季太太?有我这样的季太太吗?”

她忽然起身,将季呈拉到衣帽间,哗的一声拉开柜门。

里面是一整排首饰柜,但全都是上了密码锁的。

桑念不知道密码,这些归秦秘书管理。

桑念指着那些,笑得自嘲讽刺:“有哪家的太太哪怕用一件珠宝,都需要向丈夫的秘书报备登记,有哪家的太太用每一分钱都要向丈夫的秘书写申请单,有哪家的太太出门,身上连打车的钱也没有?季呈,你告诉我,季太太就是这样当的吗?”

“是,我家倒了,你每月会补贴给我十万。”

“可是,每一次接过支票,我都觉得自己就像是廉价的女人,只是供人发泄过后的恩赐罢了!”

季呈冷冷地打断她:“你是这样想的?”

他轻轻捏住她的下巴:“有像你这样不懂取悦男人的廉价女人吗,连叫都不会,只会像小奶猫一样乱哼!想要离婚?……你觉得你离开我,能过什么样的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