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锦鲤弃妇:大吉大利,今日和离(沈盈夏全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盈夏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2024.03.01 | ling | 15次围观

 若是从前,沈盈夏定是要将自己的一切都捧给他。但自赵君然之后,她变得懦弱了许多。不然也不会在和离之后,逃跑去庄子。

  说到底,她还是在意的。这回,她要好好考察,决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杨柳村外,李医官将村中情况报告给司马逸。司马逸当即决定留宿杨柳村。芗

  黄县令一听,紧张极了,脸上的汗冒得更猛烈了,哆哆嗦嗦地说:“这可如何是好?万一,疫病未清除……哎呀呀,卑职惶恐啊!这……”

  不等他惶恐完,司马逸已经派人去打点暂歇的小院了。

  见状,周师爷连忙往前走了两步,态度恭谨,弯腰引路,自然地介绍起杨柳村的情况来。

  司马逸点点头,跟着周师爷,视察起杨柳村的情况来。

  檀郎直接搬进了沈盈夏所在的小院。一进院门,檀郎便用扇子挥了挥面前的飞尘:“你们女公子这几日便是宿在这种地方的吗?”

  铃兰刚进院子,就被叫住:“啊,是,这已经是当时能空出来的最好的了。便是这屋子,也还是跟钱阿妹,三个小女娘一同住的呢!”

  这番话,听得檀郎眉头紧皱:“你们女公子,现在身在何处?”芗

  铃兰指了指屋子:“方才女公子晕倒了,多亏了顾医士,不晓得这会子醒了没有。”

第131章 醉人的杨梅酒

  “哦?”檀郎以扇遮脸,掩去了嘴角流露出的不快。聜

  铃兰便将顾医士是如何将女公子抱进屋子,又是如何亲自煎药、喂药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檀郎听完,转眼便看见虚掩着的房门,额角的青筋跳了两跳,一股火蹭地从心底蹿上来。

  沈盈夏还以为敲门的是铃兰,便轻轻应了一声。没想到,推门进来的竟是檀郎。

  檀郎扫视一圈,,确定除了沈盈夏,没有旁人,脸色才好看些:“卿卿,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啊!”

  沈盈夏秒懂他话里的意思,这只狐狸,该吃饭了。

  她心情好得很,便冲他使了个眼色:“嗯嗯,等用过晚膳,咱们再好好叙上一叙。现下,还有些没力。”

  檀郎一肚子的不满,突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只剩下了无奈。看了看,沈盈夏苍白的脸色,他转头对小厮说:“去我的马车上,将那支千年的人参拿来。”聜

锦鲤弃妇:大吉大利,今日和离(沈盈夏全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盈夏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千年人参?会不会太补了啊?”沈盈夏心里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千年人参,这怎么还啊?

  檀郎翻了个白眼:“我自己想吃参鸡汤了!这天天日晒雨淋的,可得好好补补!”

  看见沈盈夏明显耷拉下去的眉毛,檀郎憋着笑:“若有多余的,匀给你一碗两碗的,也不是不行。”

  “三碗成吗?阿妹和铃兰这几天也都辛苦了。”

  “嘿,蹬鼻子上脸了还!一只鸡也就将将能炖出四五碗!”檀郎故作气恼,同沈盈夏说笑打闹。

  他还是喜欢,她充满活力的样子。

  村长的身体恢复了个七七八八,眼下已经开始张罗晚上的宴席。像王爷这般大的官儿,来杨柳村,还是头一遭。聜

  他知晓从前国宴都是什么规格,但眼下也只能尽全力准备,尽量不委屈了贵客。

  距离晚膳时间不多,杀猪是来不及了,河水不洁,所以鱼也不能端上桌。村长灵机一闪,盐水鹅可以当主菜啊。他连忙跑去村头杨二家。

  村头杨二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卤水方子,味道享誉十里八村。正巧,前两日新卤了几只鹅,正用篮子吊在井里冰着呢!

  村长又将自家新酿成的杨梅酒搬了出来。

  时下,大佑主流的酒水大多清淡,度数也低。米酒为主,喝前需要筛上一筛。当然了,水果酿造的酒也不在少数。

  村长家的杨梅酒与别家的甚是不同。

  村长和他那群手下,出身行伍,自是喝不惯寡淡无味的水酒的。但因为身体受损,也承受不住西北烈酒的冲击。聜

  杨柳村附近有不少杨梅园子。杨梅本就有调理身体的功效,其中的水分和糖,更是可以让烈酒口感变得更柔和。

  所以他们一群人闲来无事,便研制了这种芬芳馥郁,度数也比寻常水酒要高上一些的杨梅酒。

  宴上,村长将在井里冰了小半日的杨梅酒端上了桌子。

  座上众人皆是交口称赞,就连注重养生的顾倾之都不自觉地多饮了几碗。

  杨梅香气浓郁,酸酸甜甜,清新爽口,这酒果真别有一番滋味。

  沈盈夏一碗喝完便要再舀一碗。村长出声提醒:“此酒虽适口,但十分容易醉人。女公子,莫要贪杯啊!”

  沈盈夏点头称好,众人打酒的手却没有丝毫犹豫。聜

第132章 我曾是逃兵

  三碗杨梅酒下肚,沈盈夏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以手支额,笑看顾倾之。捕

  这人,似乎永远都是那么从容,即便是吃醉了酒,也只是眼神迷离些。

  沈盈夏能感觉到顾倾之对她的在意,但现在的沈盈夏早已没有了为爱冲锋的勇气。

  他,应该不会负我吧?

  沈盈夏这般想着,一片酒红却遮掩了她的视线。沈盈夏拧起眉,面露不悦,抬头看去。

  哦,原来是檀郎。

  檀郎蹲下身子,玉白的手轻轻搭上沈盈夏发烫的额头。

  “卿卿,醉了呢!”他平静地阐述着这一事实。而后,伸手将沈盈夏拦腰抱起。捕

  这一切太过突然,本就脑子停转的沈盈夏顺势揽住他的脖颈后,甚至忘记了反抗。

  “檀郎先告退了。”他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得意。

  在他的身后,那两人均是一阵沉默。顾倾之不是个贪酒的人,但今晚,在他的桌案上,添酒的木勺似乎就没搁下过。

  夜风凉爽,沈盈夏的酒醒了不少:“将我放下吧!”

  檀郎的心情似乎很不错,轻轻将沈盈夏的脚搁在地上。

  沈盈夏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动了心,有些事还是要说清楚才好:“你我只是交易,你还记得吧?”

  檀郎周遭的空气陡然降了温度。他嘴角上勾,有些不屑:“是因为顾倾之吗?”捕

  突然被檀郎这样大喇喇地戳破心思,沈盈夏内心也有些羞窘:“与你何干?!”

  “且等着瞧吧!”檀郎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过瞬间,语气又轻松了起来。

  今日的檀郎不似往日,在吸食气运之时,只老老实实地坐在榻上。沈盈夏竟觉得,有些别扭。

  夜半,假寐养神的沈盈夏被檀郎叫醒。

  “有些事,你还是知道,比较好。”檀郎语气轻柔,似是有些不忍。

  他鲜少有这般正经的时候,沈盈夏便也没有多问。

  檀郎一只手环住沈盈夏的腰,从院中腾空,踩着瓦片跳了几下,来到了另一座宅子。捕

  他们在宅子中的大树上停了下来,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从半掩的窗子看进去。

  沈盈夏一惊!里头是两个赤条条的人,躺在一处。女娘的面容看不清楚,但那儿郎,分明就是顾倾之!

  一时间,沈盈夏内心五味杂陈。有震惊,有难过,有失望,万般情绪交杂,却唯独没有背叛感。

  内心有一道声音在为顾倾之辩解:他定是因为醉了酒才不小心。

  而另一道声音则冷漠道:那又如何?不管是被陷害,还是醉酒,抑或是其他,又有什么区别?对那女娘,他必然会负起责任,你不是很清楚吗?

  “放我下去。”沈盈夏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檀郎并无多说,揽住她的腰,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在了庭院中间。捕

  沈盈夏将檀郎的手从腰上拿开,一步一步走向那间屋子。

  她想起同赵君然和离的时候。虽然没几个月,但却恍如隔世。

  那时候,她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

  但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在内心深处,其实还在为前世的经历而感到恐惧,所以才会匆匆逃离。

  是,她没放下,她当了逃兵。

  可谁说逃离便一定是错误呢?

第133章 这次我不会再逃跑了

  逃离,让她的内心获得了平静,让她积攒勇气得以重新面对那些心底最深的伤疤。岆

  那种懦弱,始终蛰伏着,在她内心深处、在平淡的日常中。

  是以,在都城再次和柳玉儿等人相遇之时,她总将自己摆在一个观察者的位置上。

  好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