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谢秉添祝云婳(谢秉添祝云婳)抖音热推小说全集无删减_谢秉添祝云婳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2024.03.01 | liulan | 15次围观

小名儿也是官家当日就请的,但这话不能和主子说。

  “您不知道,官家特地没给咱们公主起小名儿,就是教您起呢,这宫里,能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儿,您可是第一个。”云烟又道。

  贵妃心里乐滋滋,面上还端着,谦虚道,“瞎说什么呢,许是官家忘了呢。”

  谢秉添…他是真忘了,当时想的太多,给搞忘掉了。

  “对了,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贵妃看向了云烟。

  云烟一顿,看向了两个奶娘,将话语权交给两个奶娘。

  “回娘娘,红色包裹的是姐姐,黄色包裹的是妹妹。”奶娘上前回道。

  贵妃抿了抿嘴,仔细想了想,两个公主,“姐姐叫倩儿,妹妹叫盼儿吧。”

  “是出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吗?”云烟问道。

  德妃点点头,当然盼儿还有另外一层含义。

  虽然生孩子确实可怕,可她娘说过,还是有个皇子会更可靠。

  开花结果,花儿开了,结果子还会远吗?

第75章 魏美人

  定了两个名字,云烟再去紫宸殿禀报贵妃情况的时候就说了,“官家,娘娘给公主起了两个小名儿,说先叫着,大的是倩儿,小的盼儿。”

  “嗯,好名字,你们娘娘怎么样了?”谢秉添点点头,不过是小名儿,想起大名儿他也不是不行。

  云烟松了口气,回道,“太医说恢复的不错。”

  “回去好好照顾你们主子吧,朕明日去看她。”谢秉添颔首道。

  云烟转身出了紫宸殿,就碰到了临华殿的人,二人互相福了福身就擦肩而过。

  谢秉添刚提起的笔就又放下了,听到是贤妃的人又叫人进来了。

  “禀官家,刚才我们娘娘身子不适,请了太医看是遇喜三个月了。”素月屈膝道。

谢秉添祝云婳(谢秉添祝云婳)抖音热推小说全集无删减_谢秉添祝云婳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做戏做全套,虽然官家也早知道娘娘怀孕了,素月也这般说道。

  谢秉添听后抚了抚掌笑道,“好,这是好事儿,叫你们娘娘好好养着。”

  “是,奴婢告退。”

  素月刚回了临华殿,后脚坤宁殿和紫宸殿送来的赏赐就都到了。

  两刻钟后,宫里也都知道贤妃娘娘怀上了。

  雨微阁内,魏美人听后直接就眼泪止不住了,眼泪越擦越多,最后直接滚到了被子里,肩膀一耸一耸的。

  魏美人身旁的还是原先的白术,安慰的话年年都一样,生孩子已经成美人儿的执念。

  可美人大概是不会生了,原先官家还来的时候就没什么动静儿,如今官家都不来,来也是略坐坐就走,怎么生呢。

  想着就叹了口气,将床帐子放了下来,将屋内的人遣了出去,自己守在了门口。

  就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吧。

  她们美人以前性子其实很好,她还是三等婢女的时候魏美人就在老夫人那里,每日哄的老夫人眉开眼笑,她见过眉目清朗的美人。

  一阵风吹来,窗户上的纸森森作响。

  想起刚进宫时美人的高兴,美人那会儿说她从小被家里卖掉,谁能想到她还有朝一日进宫做太子嫔妃,皇帝嫔妃呢。

  太子嫔妃做了,皇帝嫔妃做了,可,美人她自己呢?

  也或许美人就不曾拥有自己,在家不受重视,在府里要讨主子开心,在宫里想得到官家看中。

  白术抬着头,使劲儿眨了眨眼,逼退了眼里的泪意。

  她甚至清清楚楚的记得她奶奶和她娘骂她赔钱货,可,她们不也是女的吗?

  那会儿她看着她们拿着中人给的十两银子头也不回的走了,她就觉得,好像自己被卖掉也挺好的。

  白术摇摇头,她现在的日子是她从前没想过的,吃饱喝足,穿的也是小时候不曾想过的细棉,箱子里还攒了好多好料子。

  她知足。

  可美人…

  白术听到帐子里安静了下来,走过去慢慢撩开帐子,就见美人已经睡着了。

  轻轻给美人净了面,白术就盖着毯子躺到了对面的美人榻上。

  宫里对于贤妃怀了二胎各有各的心思,贵妃淑妃等自然是盼着贤妃再生个女儿。

  但生男生女这事儿,祝云婳表示,就谢秉添能操控啊。

  你一个庄稼地,种了玉米种子,它无论如何也长不出小麦啊。

  所以,想求子,拜观音,不如拜拜谢秉添呢。

  不过众人目光就被五日后的花朝节吸引了,花朝节帝后要带着后妃出宫去。

  嫔妃们又火热的开始结伴讨论起当日穿什么梳什么头了。

  天气也渐渐回暖了,祝云婳把花厅大缸里的胖鲤们移出了外头池塘里,胖鲤游的有种她当年被封在家一个月解封的样子。

  三月三那日,天空湛蓝,喜鹊报喜,祝云婳就把月芽儿送到了临华殿门口。

  整整一个早上,祝云婳在临华殿都能听到帝后出宫的礼乐声。

  这能人出行就是不一样啊,自带BGM。

  后宫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

  这章怎么有些emo呢。

  作者也很emo,本来以为放假了,被抓起来继续上班了。

  还想着这几天加加班过年来个爆更呢。

第76章 打起来了?

  花朝节持续一整天,祝云婳估摸着谢秉添等人申末回来。

  又是摆烂的一天呐。

  干点什么好呢?

  祝云婳想了想,叫了宫人拿了本未写字的书。

  又叫人研了墨,在封皮上写了本孟子,就开始回忆起和月芽儿的点点滴滴。

  从一岁起咿牙学语到如今的月芽儿,祝云婳嘴角始终带着笑意。

  爱人如养花。

  她只想将来月芽儿回忆起童年来是快乐的,最大的苦大概就是吃药。

  半个上午过去,月芽儿语录已经记录了好几页。

  “娘子,您歇会儿吧,也不在这一时半会儿的。”素琴在一旁提醒道。

  祝云婳看了看外头,“过的还挺快,厨房开始备午饭了吧。”

  “是,今日的菜单是焖竹笋,炒肝儿和清炖羊肉。”素琴说道。

  “再加个素菜吧,炒肝儿就别了,不想吃。”祝云婳想了想道。

  后宫里走的基本上差不多了,没带出去的都是无品级的妃嫔,高位的就剩贵妃和她。

  哦对,差点忘记了还有个一直闭门不出的兰妃。

  感觉好久没见到兰妃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皇后娘娘出宫前让她看着点宫里,坤宁殿里迎春和知秋两个皇后秘书都留了下来。

  所以她真的只是看看就行。

  处理起宫务,俩秘书比她专业多了。

  午时,祝云婳刚喝了一口香喷喷的羊肉汤,就见采霞进来说外头来了个面生的宫女。

  祝云婳看了眼素月,素月会意出了殿外。

  “素月姑姑,快,出事儿了,刘贵人和郑郡君打起来了。”小宫女儿没顾上行礼,就弯着腰喘气。

  看样子是一路跑过来的。

  “为的什么事儿就打起来了?”素月问道,怎么就打起来了,嫔妃之间拌个嘴儿的她知道,这开打的真不多见。

  当然,她们娘子那是第一人,直接甩鞭子过去,那也是因为要出人命了啊。

  “你慢慢说,别着急,采月,倒杯茶来。”素月拍了拍小宫女儿后背道,打不打的,得叫她们娘子把饭吃完啊。

  小宫女儿灌了一杯茶,缓了缓才说道,“是我们娘子,对了,奴婢是郑郡君身边儿伺候的豆子,今儿上午刘贵人说来看我们娘子,可那分明就是来看我们娘子笑话的,我们娘子不理她,可她越发的过分,最后我们娘子哪般好脾气的人动了手。”

  “坤宁殿的迎春姑姑可知晓了?”素月问道。

  “回姑姑,奴婢也叫人去禀了,眼下官家和皇后娘娘出宫,奴婢只好找贤妃娘娘来了。”豆子急道。

  素月往里看了看,这真是…不去也不行了,不过她家娘子也吃了些饭了,还是得去,不然闹太过,是她们这个做贤妃的娘娘无能了。

  “我知道你急,但你急也急不来不是,我先去派人叫个太医过去,你回去看看,我们娘子到底怀着孕,过去的慢。”素月安抚道,也不能听一言之堂,鬼知道怎么打起来了呢。

  一个巴掌拍不响。

  “多谢素月姑姑,奴婢这就回去。”豆子快速福身行了一礼就转身跑了。

  素月派了个小黄门去请太医去郑郡君那里,转身回了殿内,将豆子的话如实转述给了祝云婳。

  祝云婳还诧异了一瞬,这俩人谁啊这么虎。

  想了半天也无法和那几个人对号入座。

  主要是这些没等级的嫔妃们也不用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也没出来混个脸熟。

  这些人还是上一次选秀时入宫的,到现在还没有册封,就熬着。

  祝云婳漱了漱口,披了个薄披风,多带了几个人走了。

  一路到了春雨阁,祝云婳就看到了迎春站在院内,指了几个小黄门说话。

  迎春也看到了祝云婳,上前几步,“请贤妃娘娘安。”

  “不必多礼,有个宫女儿和我说这里打起来了,我过来看看,你依着宫规处理。”祝云婳握着迎春的手将迎春扶了起来。

  祝云婳话刚说完,一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