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在古代搞基建(唐一璇燕云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我在古代搞基建最新小说_笔趣阁(唐一璇燕云镜)

2024.03.01 | lenhart | 6次围观

“胡闹!”
刘主簿厉声喝斥,气得手指发颤的指着她:“以前是我太纵容你了,你马上给我滚回家去!”
刘素娘擦掉脸上的茶水,跺了跺脚:“爹爹!我嫁给唐县令,对您也有好处啊!”
刘主簿脸色十分难看,他要弄死姓唐的,他女儿却说要嫁给他?
姓唐的果然诡计多端!
“你追出去,他都对你说了什么?”
“说了很多啊,他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番薯,唐大人是个好官。”刘素娘嘴角上扬,手作捧心状。
刘主簿看得直皱眉头:“番薯是什么?”
“爹爹,番薯是一种农作物,书上有写啊,您平日里也多看看书嘛。”刘素娘的语气带着一丝嫌弃。
刘主簿差点气吐血:“……”
“你懂什么!哼,你要不想守活寡,就老实在家里待着,不许来县衙了,听见没有?”
“为什么会守活寡?他身子不好吗?”刘素娘小脸一白,充满疑问。
刘主簿给她说这么多已经是宠着她了,其他事若泄露出去,被贵人知道,他刘家会招来灭门之祸。
刘主簿眼神陡变,看向王二:“你亲自把小姐送回去。”
“不用送,我自己会走!”
刘素娘气冲冲的扭头就走,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她又恢复成沉稳贞静的性子,慢悠悠的绕远路走县衙后门离开。
只是可惜,她还是没见到唐大人。
此时的县衙外面,聚集了许多老百姓,如同前几日般热闹。
他们是苍河村和长留村的村民们,因为村子地处偏远,消息闭塞,等听到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时,别的村子已经办完户籍了。
两个村长花了半天时间统计了分家人数,然后带领村民走了一天来到清川县城外,在城外的破庙中睡了一晚,清早就进城来了衙门。
在等待中,他们看到一群人挑着扁担往县衙走来。
因着村里有闺女嫁入林家村的,两个村的村长都在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林家村后生。
长留村的村长率先上前问道:“大壮,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大壮笑呵呵的喊道:“叔,这是我们村长准备的谢礼,让我们来感谢县令小老爷。”
长留村的村长心中咯噔一下,压低声说:“我先前打听了,没说要给新县令大人送礼啊!”
大壮先是一愣,然后连忙摇头解释:“叔,你误会了,我们村长是感谢县令小老爷教我们砌土炕。”
“土炕是什么?”长留村的村长问道。
大壮解释了什么叫土炕,又说道:“叔,你别着急,县令小老爷交代我宽哥走遍清川县每个村子,教会大家砌土炕,应该很快就走到你们村子了。”
长留村的村长不敢相信:“那个土炕真的保暖吗?”
“是真的,我们全村人家里都建了,建得早的,昨晚就睡在上面了,很暖和,到早上土炕都是热的。”大壮激动得满面通红,等他回家了,也能睡土炕了。
长留村的村长神情恍恍惚惚。
“大壮!快点过来,我们要走了。”
大壮听到同伴的喊话,朝村长挥挥手道:“叔,我还要去做活儿,下次再和你聊啊。”
说完大壮就跑向了同伴。
长留村的村长这才回过神来,与同样打探到土炕的苍河村村长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忽然,从县衙里跑出两名男子,拦住了大壮等人的去路。
影六把银子交给为首的青年男子道:“你们的心意,县令大人心领了,东西就当是县衙买的,这里五两银子你们收好。”
“不行不行,这是我们村长托我们送来感谢大人的,哪能收大人的银子啊。”青年男子拒绝道。
黑豹忽然说道:“苍州境内任何官员不得收百姓财物,一经发现,轻则罢官,重则砍头,你们想害死县令大人吗?”
青年男子吓得直冒冷汗,连忙否认:“没有没有,我们村就是想感谢大人,绝对没有要害大人的意思,我们……”
黑豹打断道:“那便把银子收下,你们好好过日子,就是对县令大人最好的回报。”
青年男子点点头,又摇摇头:“五两太多了,劳烦护卫大哥给我三两就行了。”
影六下意识看向黑豹。
黑豹说了句:“就给三两吧。”
青年男子收了三两银子就带着林家村人匆匆赶往城东李家。
影六和黑豹则提着那些东西往县衙里走。
这一幕就发生在县衙附近,周围的老百姓看在眼里,转头就跟认识的人说新来的县令不收礼,是个好官。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尤其是当土炕在全县推广开来后,唐县令得了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名声。
当然,这其中有很大部分原因与上任县令有关。
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衙门里,一路走到无人处时,影六忍不住担忧道:“豹兄,大人收了那么多银票,会不会被罢官啊?”
“大人不是把银票都存钱庄了吗?只要用在老百姓身上就没问题。”黑豹睁着眼说瞎话。
影六不疑有他,松了口气说:“还是你懂得多,麻烦以后多提醒我啊。”
黑豹眼角抽了一下:“好。”
他在心里提醒自己别得意忘形,唐大人聪明谨慎,绝不是影六这般好糊弄的人。
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好唐大人和唐夫人,其他事一律不管。
只是唐大人的土炕太好,对北地百姓和将士都太重要了,黑虎这才冒险传信。
但万万没想到唐大人现在又制作水泥,黑豹有一种预感,唐大人一定能成功制出水泥!
❀❀❀
曹家。
曹老夫人请了自己的几个老姐妹过来,好好地炫耀了一番自己的新床。
几位老夫人摸着温热的土炕,惊奇不已。
在曹老夫人的邀请下,几人脱了鞋坐在土炕上,舒服得不想下去。
李老夫人和许老夫人也在,两人对视一眼,都在想着回去如何教训自家的不孝子。
人家县令大人送的礼能不好吗?
好歹是花了五百两的东西,居然毫不上心!
李老夫人爱不释手的摸着土炕说:“回去就打一顿吧,反正孙子也大了,可以张罗着娶妻了。”
许老夫人眼神微凝一瞬,问道:“县令大人年纪小,应该还没娶妻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