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祈寒祈念笑(隔岸迢迢)小说免费下载全本-祈寒祈念笑(隔岸迢迢完整版)免费阅读

2024.03.01 | chen | 11次围观

自打认识大人,我就没见过他何时不洁身自好。”

  “兴许,他以前不是洁身自好……只是日日以面具示人,活得谨小慎微,不想惹出事,落人把柄……”

  “哎哟姑娘,要是连你都不信他了,那我们大人可该怎么办呀?”

  祁寒烦躁地背过身去。

  一年来,她都不敢与察罕对视。

  因为她知道阿尔泰山的真相,知道那一夜的阿勒台山谷,究竟发生过什么。

  可她不敢说。看着眼前这个憨厚单纯的男子,看着他对罪魁祸首感激、爱戴、维护——却不敢,也不能告诉他真相。

第310章 笑面虎(中)

  祁寒匆匆作别察罕,从绛绡楼里走出来。

  一抬头,诧异地看到了辆华贵的马车,就停靠在灯火通明的绛绡楼外。

  车旁站着一身锦袍的成王。

  他见她出来,热络地招了招手。

  这下祁寒没法装作没看见了。

  她迟疑着走上前,冷淡道:“殿下贵为皇子,如此招摇过市,等候在风月场外——所为何事?”

  她不理解,成王不是最看重名誉了?眼下他与晋王夺嫡,争得不可开交,哪怕是为了博得民意,也不该大落落现身于此、引得争议吧?

  “本王来接未来的成王妃,如何使不得?”成王并未收声,教街上来往的百姓和围观的人群都听得清清楚楚。

  祁寒心一沉。

  先前是打算用这个说辞稳住成王、得他协助。

  而且依照成王的心眼子,他根本不可能认了真啊。

  所以他现在这幅诚恳的表情,是演出来的?为什么?

祈寒祈念笑(隔岸迢迢)小说免费下载全本-祈寒祈念笑(隔岸迢迢完整版)免费阅读

  祁寒的脑仁嗡嗡作响。眼看着附近人越聚越多,她不想耗在这儿。

  “殿下要带祁寒去往何处?”

  成王满意地笑了。

  “别多心,就是许久未见,想与你酌饮片刻——寒姑娘会赏本王这个脸吧?”

  “这么大的阵仗,我有不去的选择吗?”

  祁寒没理他伸出的胳膊,也不让搀扶,自己登上了他的马车。

  ……

  湖心亭内,早已布置好了灯笼,美酒,与菜肴。

  “还在怪我,当日没能为颜公翻案?”

  成王见她冷着脸,知她心中不悦,便斟了杯酒,推到她面前。

  祁寒低头瞥了眼摇晃的酒液。

  “不敢,”她轻嗤一声,“与惯于出尔反尔之人共事,该早有预估。”

  “得,这不还是在生本王的气嘛……”成王嗟叹不已。

  “中书六部的管辖权,臣女分明已助殿下得到。这可是您决胜的关键。为殿下献的谋略,臣女自认为行之有效,从未辜负过信任。”

  祁寒侧过脸,忍着肝火,“臣女只求过殿下一件事,那便是落实王魏残害颜太医的罪状,为颜太医平反冤情。证据已确凿,真相已板上钉钉,殿下为何临时反悔?而且,太子是你的父亲!你连自己父亲的死因都不追究了?”

  “不是本王变卦,是玉昔帖木儿跟本王道清了利害关系,”成王愀然,难得看上去稳重了几分,“谁都知道幕后主谋是国师,但,谁都拿他没办法。”

  首先,祁寒手握的证据不足以直接牵涉国师——买通格鋆的是王魏,格鋆作为证人,最多能够指正王魏之罪——但太子薨逝当夜,国师本就身处于遥远的上都,有着最完美的不在场凭证。

  既无法直接锁定,便不能打草惊蛇,否则以国师睚眦必报的性格,往死里咬,成王党一定首当其冲。

  毕竟国师可知道,是成王曾经陷害了怀王。

  玉昔帖木儿附耳提醒成王的,便是这一点。

  其次,颜家满门抄斩,是当今圣汗一怒之下的旨意。纵使圣汗后来也觉察出疑云,但天子怎能承认自己做错了事?哪怕现在圣汗抱病不理朝政,也不能有人给颜敬翊伸冤——那是在打皇权的脸。

  只要圣汗一日不发话。

  颜太医就永远是罪臣。

  “不过寒姑娘,本王百思不得其解,”他压低了声音,睁大了眼,似是好奇地问道:“你该不会真与颜公有关系罢?为何要失了理智,不惜一切也要证明他的清白?这不像你……”

  桌下,祁寒紧攥着拳,手心沁出一层薄汗。

  “你该不会,真与他沾亲带故吧?”

  他一直盯着祁寒的眼睛。

第311章 笑面虎(下)

  祁寒僵硬地摇了摇头。

  “没有……我只是看不惯乌烟瘴气,就爱伸张正义,殿下还不了解我吗。”

  成王半信半疑,倒也没再多问。

  “不过,你放心,”他端起酒杯,“虽说这样有点大不敬,但我给你打个保票,等我当了天子,别说是这一件冤案,你便是再申诉千八百件冤案,我都一定,为你处理妥当。”

  “不是为我,”她皱眉,厉色道:“是为了那些蒙冤之人,是为了正义。”

  “是,是……”成王笑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祁寒沉默着,也捧起了酒杯,默默啜饮几口。

  “其实吧,我还有个好奇的事儿,”成王干咳几声,神秘兮兮地探身过来,小声问:“你和祁念笑,到底是不是……”

  “是,”她咽下苦涩的酒,平静地说,“如果没有那些变故,我与他,应当已经成婚了罢。”

  “那你没了的那个孩子……也是他的?”

  “……”

  “别生气,本王就是问问,”成王见她面色铁青,赶紧陪了笑脸:“其实这没什么,我们元人不看重贞洁云云。在我族里,改嫁之事常有,没谁在意那些有的没的。”

  “嗯,你们族内,还有收继婚制。兄收弟媳,弟收兄嫂,子收庶母……”祁寒挑眉,奚落道。“你们的婚姻多么包容自由。得逞了男人,屈辱了女人。便拿霁宁公主来说,若不嫁祁念笑,她恐怕将被嫁给自己的鳏夫姑父,对吧?”

  成王被怼得无话可说。

  他知她在暗讽——他们自己族人可以堂而皇之地逆伦,却又颁布苛令、助长民间的贞节观,用妇德贤孝来压迫普通人。

  过了很久,他忽然轻声道:“祁寒,其实你一点都不想嫁给我,是这样吗?”

  她蹙眉看向他,面无表情地,吐出了一个字:“是。”

  “可我也说了,不介意你是二嫁之身,也能娶你作妻而非妾……”

  “你们元族,的确没有纳妾的说法,但却可以同时有好几任妻子,”她无奈地笑,“虽说有正妻和次妻之分,但我是不会和人分享丈夫的,懒得争抢,也不知我将来的头衔是正是次……殿下,我明白你有野心,总想什么都要,可如果有一天,你也有了真正喜欢的人,或许才能明白,婚姻嫁娶,从不是用来明争暗斗的谈资,”

  祁寒板着脸孔,严肃道:“婚姻嫁娶,是兑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是抛开了利益,只与心上人长相守。若非如此,那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要是沦落到,自己的枕边人只能由别人来安排,就连每夜与你相拥的人都在算计你,每天挣扎着,活在勾心斗角里……那才是最绝望的事吧?”

  成王又给她斟满一杯酒。

  “不会再让你为难了,”他郑重地说,“你不想嫁,我不违背你的意愿。我理解,你先前作出决定是受形势所迫。我这人……虽不是什么睿达的,倒也不想趁火打劫。咱俩那八字没一撇的婚事,就作罢了。”

  祁寒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没想过能从他那吐不出象牙的狗嘴里听到这话。

  “殿下当真这样想?”

  “当然了,定不能叫你受委屈罢?哪怕……你以后不帮我夺位,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啊,记得以前我和你说过,我想做个好皇帝——那可不是说笑,我会做给你看的。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多,接下来,我要凭自己的本事赢过我大哥,”成王拿着酒杯,碰了碰她的杯子,“寒姑娘,我一直都拿你当信任的朋友,才愿和你交底。”

  祁寒足足愣了好半天。

  是她还没睡醒,还是成王这厮转性了,还是他道行又深了?

  她留了个心眼,没将戒心表露出来。

  只举杯回敬他道:“那,殿下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你尽管说。”

  “不要用什么下作的手段,不要残害手足,你得光明正大地竞争,”她一字一顿,“而且,登及帝位后,万不可威胁到晋王性命。那毕竟是你的亲兄长,做事莫要做太绝。”

  “没问题,都依你。”

  “殿下既想做个好皇帝,那便记住,唯一能支撑你的力量,是万民百姓——不要将自己与黎民割裂开。”

  “这是两件事了,”成王耸肩,又赶忙笑道:“没问题,我答应你。”

  祁寒这才稍稍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