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萧瀚秦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萧瀚秦敏全文无弹窗试读

2024.03.01 | lenhart | 8次围观

板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到萧瀚身边,悄悄说了声:“她朋友还没到,待会她们那桌我给免单。”

萧瀚忙推拒道:“那怎么行,从我工资里扣吧!”

“欸!你跟我争什么,我说了免单就免单。”

见老板的态度不容置喙,萧瀚只得感激的闭了嘴。

老板走到厨房门口,余光落在挺拔站立在前台的萧瀚。

他是很满意这个小伙子的。

自招工进来那天起,虽然他没法保证日日都来,但只要他来的日子,餐馆的效率肉眼可见的提高了。

这小伙子,是有点经商天赋在的。

前台收银的事,他没怎么管。现在店里搞了些活动,也都是萧瀚给出的主意。

他花一份工资,招来了一个前台、一个收银外加一个活动策划。

这对他来说当然是件好事,自然也愿意帮衬一把。

餐馆玻璃门被推开,蒋程程皱着眉头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个让秦敏如刻骨铭心的人。

那个前世在宴会上刁难她的舒语。

秦敏如的身子一僵。

蒋程程已经带着舒语走了过来。

她嫌弃的抽过几张纸来,擦了擦,这才将自己玉臀放下。

而属于则相反,不拘小节地坐了下来,只是眼底的嫌弃也十分显眼。

“你怎么找这么个地方吃饭,跟个苍蝇馆子似的。”

蒋程程不耐地抱怨道,紧接着她的视线瞄到了站在前台的萧瀚。

了然的一笑:“我说呢,原来你是跑这里来支持你男朋友工作来了。”

萧瀚秦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萧瀚秦敏全文无弹窗试读

秦敏如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蒋程程嘴巴冲着舒语的方向努了努。

“这个是舒语,我想你应该有印象。”

秦敏如眯起眼来,有些困惑问道:“谁啊?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

蒋程程白了秦敏如一眼,道:“上次宴会她不就坐在我旁边吗?人家上次一睹你的风采,特意要跟着我过来,想跟你交个朋友。”

秦敏如眼带歉意:“抱歉哈,我这个人有点脸盲,对不重要的人,记忆向来不深刻。”

蒋程程似是对秦敏如这样的语气早就习以为常,而舒语却只觉自己像是被人看低了一般。

心里有些不爽,但碍于秦家确实比她舒家势大,她只忍在心里,不敢吱声。

她自嘲的笑了声,道:“没事的,现在认识也不迟。”

秦敏如点点头,伸出手来与舒语交握,只一秒,秦敏如就将手收回。

徒留下舒语的手空悬在空中好几秒。

而后,她悻悻收回了手。

不知怎的,她竟觉得秦敏如对她有几分敌意。

收回手的秦敏如则心有余悸。

与舒语握手的瞬间,前世被折磨的画面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灌进她的脑海里。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把她骗进小黑屋的人,到底跟舒语有没有关系。

等系统回来,她一定要好好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第二十三章

蒋程程看着空空如也得餐桌,眯起眼来问:“你还没点菜呢?”

秦敏如笑了笑:“这不是在等你们过来吗?”

蒋程程白了一眼秦敏如,很快就叫来了老板。

点了几道店内的招牌,又将菜单分到秦敏如与舒语的面前。

秦敏如本意并非过来吃饭,只随便点了道菜就作罢。

舒语只看了一眼,便说:“点的菜够多了,我不用再点了,就这样吧。”

就这样,三人对坐着。

蒋程程的视线落在秦敏如身上的衬衫上,不解问道:“大夏天的,你穿这个,不热吗?”

秦敏如抬手看了看身上还隐约透露得出身上曲线的衬衫,说到:“我男朋友送的,管他热不热呢。”

她甫一说完,蒋程程就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

“倒也是个牌子,只是不怎么入流。你不是向来不穿这种的吗?你不怕身上发痒啊?”

秦敏如挑了挑眉:“毕竟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不穿白不穿。”

闻言,蒋程程瘪了瘪嘴:“你别哪天真的把自己带进坑里去了,打赌根本没有你这么敬业的。”

紧接着,她问:“我说认真的,你该不会是真的爱上他了吧?”

秦敏如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反问道:“你觉得呢?”

蒋程程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像,他给不了你想要的。”

秦敏如笑了笑:“你倒是比我自己还了解我。确实,只不过就是玩玩,没什么好当真的。

“至于衣服,他喜欢送,我就穿上给他瞧一瞧,穿过之后,这样的垃圾自会有它的归宿。若他问起,只消说是被风不小心吹跑了。又或者是随便哪一件相同款式的衬衫替代一下就好了……”

她话才将将说完,一抬眸,桌上的两人都沉默看着她没出声,表情倒是有些精彩。

“怎么了?”

蒋程程手指了指她身后,秦敏如循着蒋程程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萧瀚端着一壶鲜榨果汁脸色阴沉的站在她的身后。

秦敏如的心一惊,踢了一把蒋程程的腿,悄声道:“怎么他来了你们也不叫一下我?”

蒋程程虽然并不在意萧瀚,但是也着实被他现在的神情给镇住。

她爱莫能助地看了一眼秦敏如,秦敏如只得站起身来,朝萧瀚走去。

“萧瀚……”

她的手才触上萧瀚的手臂,萧瀚就避之不及地往后一退。

随即,他绕过秦敏如,将果汁放在他们这一桌上。

对着桌上的两人说道:“你们的橙汁,请慢用。”

话落,他已转身看都没看秦敏如一眼,就回到了前台。

秦敏如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蒋程程戏谑道:“不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吗?我怎么感觉你的天都要塌下来了?秦敏如,你怕是真的沦陷了。”

秦敏如眨了眨眼,死不承认自己的心,她眨着眼回到了座位上。

“这算什么,他又不会在意这些。”

只有舒语皱着眉头道:“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你刚刚说的话,确确实实伤到他的心了。”

秦敏如眉心一皱:“这关你什么事?”

舒语一时语塞,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立场去斥责她。

一时半刻倒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一瞬间,因着这一插曲,此桌上的氛围骤然沉了下去。

菜络绎不绝的送了上来,萧瀚再也没来过。

另外俩人都自觉的吃起了菜来。

而秦敏如,则坐在椅子上,目光定定看向菜盘。

实则她的心里在想:这下应该是达成了让萧瀚对她生恨的指标了吧?

第二十四章

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加上蒋程程与舒语在家也都是吃惯了珍馐玉食的人。

忽的来到这种小馆子,倒也是吃不下多少。

三个人点的五盘菜,临走前还剩了一大半。

蒋程程站起身来,嗅了嗅身上浓重的菜味,面带不豫。

“下次你再也别叫我来照顾你家男朋友生意了,弄得我身上臭死了。”

秦敏如失笑:“你去哪里吃饭身上不都是要有味的?”

蒋程程轻嗤一声:“才不会。”

顿了顿,她看着秦敏如全然没有要走的样子,问道:“你准备在这等他下班?”

秦敏如点点头:“嗯。”

蒋程程挑了挑眉,又想起方才那段不愉快的插曲。

她幸灾乐祸道:“行,你赶紧救救你着火的后院吧!”

秦敏如无语地白了一眼蒋程程,蒋程程叫上舒语:“走吧。”

舒语跟着蒋程程往门外走。

不知怎的,秦敏如忽然从舒语的反复回头的动作中看出了几分念念不舍。

她顺着舒语的视线看去,发现舒语的视线目的地正是站在前台专心收银的萧瀚。

秦敏如这才想起来。

前世之所以与舒语成为最不对付的冤家,全靠了这凭着长相四处招蜂引蝶的萧瀚。

正如今日一样,舒语是由蒋程程带来和她认识的朋友,只是不同于今天的是——

她们前世相遇的场所高级多了,在蒋程程举办生日聚会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