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楚霆傅年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楚霆傅年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2024.03.01 | peiqi | 10次围观

设计稿工作室内的人每个人都看上去非常忙碌,她的秘书给我一杯水后,便没有再管我。

我等到下午一点,鲁笙终于忙完,从办公室内来到了待客室,她手中端了两杯咖啡,一杯给了我,另一杯自己拿在手上,她笑着说:“我说过我们迟早会见面的。”

我说:“我今天来是公事,我也希望今后工作鲁小姐能够公事公办。”

鲁笙靠在门口看向我说:“当然,我这个人在办起公事这方面一向都很严肃,同样也公私分的很开。”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朝她走了过去,向她伸出手说:“希望这一个月内我们能够合作愉快,鲁总。”

我将右手上的咖啡杯递到了左手,同样握住了我手说:“合作愉快,周小姐。”

我工作第一天是跟着鲁笙跑的一个外贸展销会,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为难我,明知道我的弱点是法语,她便带着专门去一些法国公司的展销场地进行交涉,她在一旁只是冷眼看着,见我磕磕碰碰交流的并不是特别流利时,也不说话,而是要身边的助理上前代替我问他们法国公司布料的货源价格。

等她助理流利的交涉完后,鲁笙便带着我离开,在车上直接毫不客气对我进行羞辱说:“周小姐,我的助理都精通七国语言,我不知道你精通几国,身为一个专业素养过硬的翻译小姐,在法语这边你有点让我失望。”

我丝毫没有半分退却,也没觉得很丢脸,而是理直气壮回答说:“你要精通法语这方面的,我们公司也有,我想鲁总在去我们公司交涉要人是,我们门市部告诉过您我的特长和短处吧?如果你认为我专业素养不过关,我会和公司那边申请派一名精通七国语言的人过来为您服务就是。”

鲁笙大笑了两声,轻轻拍了我肩膀说:“我只是开玩笑的,何必这么认真,周小姐的职业素养我很信赖。”

我往她手下躲了躲说:“不好意思,在工作期间我并不喜欢开玩笑。”

我这句话刚落音,鲁笙电话便响了,她拿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提醒,忽然嘴角勾起一丝笑,按了接听键后,便柔软着嗓音喂了一声。

我不知道她正在和谁打电话,但可以判定是个男人。

她将电话挂断后,便抬起脸对司机说:“去东江大厦,有人宴请。”

司机得了她的命令后,将车子改道。

车子到达东江大厦时,我提着公文包跟着鲁笙下车,由这里的经理领着一路去了雅阁,刚走到门外,经理还来不及开门,鲁笙便微扬着声音说了一句:“齐总,是不是让您久等了呀。”

她这句话说完,门就在此刻被经理推开,我甚至毫无思想准备,一眼便从大开的门内看到了年年。

他正坐在一扇屏风的侧面,背对着我,他起初没有看到我,也是听到了鲁笙的声音才侧脸看了过来。

我们两人视线不约而同对上后,年年眼眸内起了一丝变化,他放下了执在半空的茶杯。

鲁笙最开始走了进去,首先第一件事情便是从后面抱住年年,在他脸上吻了吻,笑着说:“让你久等了,亲爱的。”

楚霆傅年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楚霆傅年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她说完这句话,便直起身来,对着屏风里侧唤了一句:“爸爸妈妈。”

265.无爱亦无恨

我僵硬在门外,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也没想到这房间内有年年以外,竟然还有鲁笙的父母,别人家的家宴。

鲁笙在发觉我没进来,又从屏风内走出来,对门外站着的我说:“楚霆,你进来呀,一起吃饭。”

我提着公文包的手紧了又松开,最终复为平静,我对鲁笙说:“鲁总,谢谢您的款待,既然公事已经完成,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吩咐了,那我先行离开了。”

我转身要走,鲁笙在我身后说:“谁说我没有公事?陪我应酬我父母就是公事,还是说,这里有什么人是你不敢面对的。”

我动作一僵,笑着说:“鲁总太会说笑了,这里是你丈夫你的父母,我这个外人来参与,确实不太好。”

鲁笙从屋内朝我走来,拉住我的手说:“我父母还有我的丈夫不会介意,来吧。”

她动作非常强势的拉着我进屋,我又不可能堂而皇之的推开她,只能被她拖入了房间,站在屏风口时,年年收回了放在我身上的视线。

我被鲁笙按在桌前坐下后,鲁笙的母亲便对鲁笙一脸溺爱的骂了一句:“胡闹。”然后看了一眼年年说:“还好都是自己人,不在意。”

年年抬手轻轻在鲁笙吻过的地方一抹,对了鲁笙的举动没有高兴也没有惊喜。

鲁笙的父母大约五十多岁,母亲面目温婉随和,父亲天生一副威严相,眉目间不怒自威,又带着一丝精明。

她妈妈看到我后,问鲁笙:“这位是?”

鲁笙坐在了她妈妈身边,小女儿般撒娇说:“我新请的翻译,年年也认识。”

鲁笙的妈妈一听,有点意外的看向年年,年年抬眸简短介绍说:“老朋友了。”

她妈妈似乎非常喜欢年年,眉开眼笑说:“既然是老朋友了,那双方都不要拘谨了,高高兴兴吃顿饭。”

鲁笙的父亲鲁直斌看了我一眼后,倒没有鲁笙妈妈那么热情,而是看向年年,刚想对年年开口说什么时,我身边有服务员正端菜上来,我在桌下的脚轻轻一勾,服务员身体瞬间往前倾,手中那碟炒菜正好扣在了我身上,我当时就惊呼的站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烫还是连锁反应,那服务员直接摔在了桌上,所有人纷纷都起身。

鲁笙的父亲看到好好地一顿饭,因为服务员这样一摔,便变成一片狼藉,当场便严厉的呵斥服务员问:“你这怎么搞的?会不会上菜?”

那服务员从桌上爬起来后,根本顾不得鲁笙父亲的怒吼,而是想用手上的湿手巾来捂住我被烫到的手,她不断惶恐的和我说着对不起。

鲁笙走上来后,直接一把推开服务员说:“你怎么做事情的?把人烫伤了,你负责的起吗?”

说完,便拿起我手要查看,她吹了几下便问我:“疼吗?”

我想从她手上抽回手,鲁笙强硬的拽住我,还不断看向我手背上的红印子说:“必须得涂点药膏,不然会起水泡。”

她正自顾自专注着我伤时,房间内的气氛忽然变得怪异无比了,最怪异的应该是鲁笙父母看我的眼神,我当即想起鲁笙的性取向,便知道他爸妈肯定误会了什么,我刚想说什么,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年年,忽然站起来朝我这边走来,从鲁笙手上接过我手,对鲁笙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伤,陪你爸妈好好吃顿饭,我先带她去医院。”

鲁笙的母亲,满是歉意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年年看了我一眼,对鲁笙母亲淡淡说:“没关系,她是我前妻,这是我应该的。”

鲁笙母亲一听,眉间满是惊讶,还不知道这里面有这样一层关系,鲁直斌眉间也带着一丝意外,重复了一句:“这是你前妻?”

年年很肯定的说:“对,这几年她一直在瑞士,近期才回来。”

鲁直斌说:“既然是这样的话,就不留你吃饭了,刚才是服务员的失误,还是先去医院吧。”他看到年年手上我被烫红的手说:“留疤就麻烦了。”

年年目光落在我满是油渍的手上,伸出手拿起桌上的一块餐巾擦拭了一下后,身后一位助理给年年递了一瓶矿泉水,年年接过后,拿着我手在那儿简单的冲洗了一下,然后用湿毛巾给裹住,将矿泉水瓶递还给身后的助理。

年年目光又重新看向鲁直斌说:“那我暂时先不打扰了,下次再陪您用餐。”

鲁直斌说:“没关系,周小姐的手要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