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周正兴花玉(花玉周正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完整版,(周正兴花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2024.04.17 | liulan | 24次围观
周正兴花玉(花玉周正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完整版,(周正兴花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火车驶离至远方,带起一阵风来。
  周正兴只能眼睁睁看着火车消失在了视线尽头,心被狠狠揪起。
  差一点……就差一点……
  他死死攥紧了手,如果当初他没有去帮白小雨修屋顶,而是直接去找花玉……
  “同志……”
  一名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本想问问是否找到了家属,但见他身边空无一人也了然了情况,叹了口气道:“同志,你知道你的家属要去哪里吗?或许可以买下一趟的火车。”
  “如果你不方便,将名字上报给我们,我们会和列车长沟通一下,让她到时候返程。”
  周正兴黑睫轻颤了一下,终于开口道:“我去买下一趟,麻烦你们了。”
  刚刚……花玉看见他了。
  但她的眼底对他只有无尽的失望和恨意,就算列车长让她返程,她也不会回来的。
  他要亲自去找她。
  周正兴赶到了售票窗口,得知下一趟的火车在明天傍晚,即使心中再着急,却也无可奈何。
  他只得先回到军区,却看见了一道身影——白小雨!
  脑海中闪过一帧又一帧的画面,白小雨说花玉害得她摔跤,白小雨说花玉发疯偷别人的孩子,白小雨在他要去找花玉的时候巧合出现……3
  周正兴攥了攥手,这一刻,他好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大步走上前去,白小雨恰好回头看见了他,扶着肚子走了过来,面上担忧:“周副营长,花玉她没事吧?刚刚家属院的人都在说她已经疯了……”
  周正兴的眸光更冷了几分,声音犹如寒冰:“白小雨,那个孩子……你为什么要说那个孩子是你表姐的?!”
  说到后面,他紧攥着的手已经开始咯吱作响。
  “我听医院里的人说了,那个孩子就是花玉的!”
  白小雨猛地一怔,脸色白了一瞬,但很快就恢复如常:“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表姐当时也早产了,是她告诉我那个孩子是她的……”
  “但是你分明看见了花玉也怀着孩子,为什么那样断定?!”
  周正兴冷声打断她,眼中已经浮现起了一抹戾气。
  “周正兴,你在做什么呢!”
  身后响起一道浑厚的声音,随后一个身影挡在了白小雨的面前,正是杨一为。
  看着他出现,周正兴气笑了:“白小雨,这就是你说的,杨营长出任务去了?”
  听见这话,本来还一脸谨慎护住白小雨的杨一为眼中划过一抹疑惑,转头道:“媳妇,我什么时候说要出任务了?我不是说了这段时间都会待在军区吗?”
  白小雨的脸色愈白,忽地,她捂住了肚子道:“啊,我的肚子好疼!”
  杨一为是个神经大条的,听见这话刚刚的疑惑完全烟消云散,连忙扶住了白小雨惊慌道:“我,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周正兴冷眼望着她,等清醒过来后他才明白,白小雨的演技是多么的拙劣。
  他冷然丢下一句:“白小雨,如果花玉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到了工作宿舍,周正兴忽地一拳狠狠砸在了墙壁上。
  鲜血滴落,他却像是感觉不到痛,眼中尽数是悔意与痛苦。
  就算他们之间是受了白小雨的挑拨,可他自己呢?一次都没有选择过相信花玉,哪怕只有一次……
  脑海中浮现起花玉满眼恨意的模样,周正兴只感觉自己的心就如同被千万根针狠狠扎着,疼痛难耐。
  一夜未眠。
  第二天周正兴便去申请了休假,之后踏上了去乌城的火车。
  海岛离乌城很远,火车直到第三天凌晨才到。
  周正兴一下火车,甚至都没有休息,便直直朝着乌城的山下村奔去。
  这也是那对夫妻的地址。
  可刚踏进村口,耳边却传来了一阵议论:“听说了吗?前天咱们村从外乡来了个女人,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