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抖音】重生:侯爷老公将我宠上天全文阅读

2024.05.28 | 真爱美 | 10次围观

《重生:侯爷老公将我宠上天》 小说介绍

言情题材小说《重生:侯爷老公将我宠上天》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姜舒月姜琉璃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主要讲述的内容有:她就在正厅待客,姜安回来不来前厅,却直接去了后院,这是什么道理?系统:系统提醒,后院有大瓜,宿主速去啃瓜!姜舒月立刻放下筷子:“娘,我光顾着吃,还没带相公去见祖母呢,祖母最将就礼节了,她会不会怪我啊?”姜母:“这……”明明是想吃瓜,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真不知道像谁?姜母心里也隐隐不安,她放下筷子,带...

《重生:侯爷老公将我宠上天》 第11章 免费试读

当天夜里,赐婚的圣旨就下来了。

二房几次上门赔罪,都被姜琉璃挡了回去。

他轻点书房的案台轻挑眉头:“都查清楚了?”

周时野点头:“是,孩儿已经将刘姨娘的姘头揪出来交给二叔公了,想必他这阵子都没空再登门了。”

“小桃是姜琉璃的人,孩儿自作主张一并处置了,尸体已经丢去狼圈处理掉了。”

周时野满意地点点头。

他本就不喜欢礼部尚书,特别是那个叫姜琉璃的。

他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何来白月光一说?此事若不是本人和尚书府有意宣扬,又怎会人尽皆知?

如此心机的女人,实在让人生厌。

姜琉璃:“姜家过来的人都要查一遍,若有异心者,也不用杀了,直接丢进狼圈喂战狼。”

“孩儿明白,那孩儿就不打扰父亲休息了。”

姜琉璃点头应允,回到房间,姜舒月被几团丝线裹住了。

姜琉璃:“夫人这是……在和丝线打架?”

姜舒月尴尬地挠挠头:“我娘说女儿家要精通女红,我想着闲着也是闲着……”

姜舒月:女红好难啊!我的手指都扎破了,连针眼都没穿进去!哎,想给崽崽做衣服好难。人为什么要穿衣服呢,真麻烦!

姜琉璃扯掉了丝线,把乱线丢到一边:“这些事有下人做就行了,你是侯门主母,不需要为此伤神。”

姜琉璃的脸逼近了些,伸手将人捞进了怀里。

“以后在侯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敢说你。”

姜舒月:统子,他真的是大反派吗?为啥我觉得,他人还怪好咧?

系统:姜琉璃三岁尿床,嫁祸给堂弟,五岁因为抢玩具输了,把别人门牙打掉了,七岁放火烧了他爹小妾的院子,十岁扒光了师傅的胡子……

姜舒月心中传来4D环绕爆笑声。

姜琉璃有种想掐死系统的冲动。

他三岁揍翻成年人,五岁倒背诗经论语,七岁抓探子,十岁拿下武状元。

这些光辉事迹怎么不提?

姜琉璃的大蘑菇伞伞都被磨平了,把她打包丢在床上,被子一盖,冷声道:“睡觉。”

姜舒月:睡觉就睡觉,干嘛这么凶。

他很凶吗?

姜琉璃抿了抿嘴唇,轻轻把人搂进怀里,嘴唇摩挲着她的耳垂道:“今晚放你一马,乖乖睡觉。”

他想从姜舒月的心里读取点信息,可惜直到他睡着,她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

姜舒月的后背紧紧贴着他的胸口。

这男人的胸口怎么这么烫?

心跳也很哐当哐当的,但是没她的快。

姜舒月:系统,我的心跳声怎么和他不一样。

系统:睡觉!

好嘛,一个两个的,都欺负她第一次做人是吧?

睡觉就睡觉,有什么好凶的!

姜舒月往被子里钻了钻,梦里感觉自己被几个火盆子围住,有些热,不过还有点舒服。

刘姨娘刚参加完侄儿的婚礼,回来就起得摔碎了几个茶盏。

“小贱人!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竟然讨的姜琉璃如此维护!”

“以后我们刘家要把个婊子供起来,真是晦气!”

周博野带人进来的时候,刘姨娘正在咒骂,见他来了,立刻换上哭哭啼啼的表情。

“老爷,这事您可要为我做主啊!你侄儿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才敢这样对我。”

周博野一个冷眼都没看她,让两个脸生的下人把东西放上来。

刘姨娘诧异:“老爷,这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你和那几个情郎私相授受的证物,还有他们的供词。”

刘姨娘头皮炸裂,还没回嘴,周博野狠狠一巴掌扇到他脸上。

刘姨娘带人去闹那天,侯府派人来通知他,他本是想去打个圆场,把人带回来的。

但是刚靠近侯府的大门,就听见奇怪的声音。

周博野双目赤红:“儿子不是我的种,女儿也不是我的种!刘莹,你真是厉害啊!”

“这些年,你一边在我面前装可怜,一边争夺府上的钱财,还跟人苟合!我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

刘姨娘一脸呆愣地捂着脸,半响才惊恐开口:“老爷,您这说的什么话啊?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听不懂是吧?那我跟你详细说说。”

“你和这些下人苟且,生了两个孽种争宠,在入我府中之前,你在老家还有一个相好的,现在是送菜的菜农,你们每个月都会见上两次,是也不是?”

“刘莹,你真是骗的我好苦啊!”

周博野一想到自己宠爱有加的儿女,竟然都是别人的种,心里的恨意就压不住。

他可以养孩子,可以每个月捐钱给孤儿,更可以收养别人,但绝不允许别人骗他!

周博野气不过,上去又是两巴掌甩到刘莹的脸上。

“贱人,你喜欢野男人是吧?我让你喜欢个够!”

“来人,把她送到最劣等的窑子里去,跟老鸨说清楚,每天不接满十个人不许她休息,也不许人赎的,更不许人去看她。”

刘姨娘脸色惨白,她从来没想过,同床而眠的人会这么狠!

“老爷我错了,我是一时糊涂!看在我伺候了你这么多年份上,你饶了我吧?”

周博野厌恶地踹了她一脚。

她还有脸求情?一想到他和那么脏的东西睡了十几年,周博野就忍不住想吐。

“你去之后,我会让你的儿子进宫代替我孝敬陛下,女儿也安排好了,你那个老相好不是有个儿子吗?你们既然有缘无分,我便让他们的做对鸳鸯吧。”

“不行!我女儿是要做主母的人,她天生凤命,怎么能嫁给一个菜农!”

周博野已经不想听她的嚎叫声了,让家丁把她的嘴堵了,连夜打包送了出去。

一儿一女也随刘姨娘一同消失了。

再出现的时候,也无人再人认识他们了。

第二天,姜舒月吃着差点,听到这个瓜的时候还有点惋惜。

姜舒月:哎,虽然刘姨娘的儿女是讨人厌了点,不过二伯的手段也太狠了,这差别待遇,会让他们生不如死吧。

系统:也不冤枉,她儿子逼良为娼,弄死了几个丫头,女儿还往自己亲妹妹脸上泼开水,幸好没得逞,不然三岁的娃娃就毁容了。

狠虽狠了点,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人还是要多做好事。

姜舒月点点头,拿起衣服在周鹿鸣的身上比了比,满意点头。

姜舒月:瞧瞧我这手艺,真是巧夺天工!

周鹿鸣:不是,娘,你对自己的水平没点数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