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519次告白:裴言川沈夏(裴言川沈夏)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第519次告白:裴言川沈夏第519次告白:裴言川沈夏小说免费阅读)裴言川沈夏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第519次告白:裴言

2023.01.01 | zhang | 73次围观

19.jpg

大二下学期开学的第二天,我对裴言川进行了第519次告白。


周围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我喜欢裴言川,人尽皆知。


那天下午,拎着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我离开了华国。


坐在飞机上,我仔细观摩着手中的留学生交换计划,以及账户上那真实的50亿元。


谁也不会猜到,这一场局,我已经布了十余年了。


之所以选择今天离开,是因为过了凌晨0点,我就满18周岁了,就符合签署股权转让合同的最低年龄了。


沈中祥一定不会想到,那样乖巧、任人摆布了这么久的我,会突然一声不吭的出国。


我甚至能够想象到他派人来学校抓我,却落得一场空的模样了。


盛氏集团,这辈子都不会是他的,他沈家欠母亲和外公的,都得一点一点还回来。


至于顺着学校给的留学信息,出国来抓她,更是想都不要想,她可没那么单纯。


过了今天,沈夏这个名字将会查无此人。


五个小时后


裴言川看着发出去久久没有回复的消息,愣了神。


沈夏这个贱女人现在居然敢不秒回他的消息了,他愤怒的将手机摔到桌子上。


这时,白嘉仪的电话打了过来。


「言川,沈夏有联系过你吗?」


「没有,怎么了?」


「她不见了,学校宿舍也没有人影,据她室友说,她出国留学了。」


「出国?」


「算了,你不知道的话,挂了吧,我还要赶紧回复爸爸。」


听着手机那头嘟嘟嘟的结束音,裴言川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为什么一个上午还可以深情款款对你说喜欢你的人,下午却可以一声不吭的出国留学了。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被耍了好多年,他似乎从来没有看透过沈夏。


08

一周后,沈中祥愤怒的将厚厚一沓文件撇在了地上。


「人呢!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


他派去米国的秘书竟然跟他说,那所大学根本没有叫沈夏的人,甚至拿着证件照一个一个人对比,也没找到。


这怎么可能呢,学校的教务处信息就是那所大学,不可能会错。


难道沈夏没有去念书?难道,她在途中遭遇不幸了?


沈中祥突然笑了起来,对啊,没准沈夏死在哪了,那盛氏集团不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嘛。


他连忙咨询秘书。


「是的,如果您有证据证明沈夏小姐已经遭遇不幸,那三年冷冻期后,盛氏集团自然会划到您的名下。」


白嘉仪担忧的问道。


「爸,这真的行吗?那个尸体不会被认出来吧。」


「怎么可能,我已经打点好了,记住,沈夏死了,那个人就是沈夏,这件事跟谁都不要提起。」


「知道了,爸。」


从那天开始,沈夏死了,人尽皆知。


远在米国的沈夏,听着助手汇报这一消息时,不屑的笑了。


此时的她,已经换了一副面容,改名为盛夏。


09

挥退助手,我仔细端详着镜子里那属于我的真正的容貌。


说起现在这张脸,还要多亏了高三那年我捐出去的那半颗肝。


要不是那次的舔狗任务触发了额外奖励「神农书」,恐怕这件事不会有那么顺利。


「神农书」,简而言之,就是囊括了焕颜术与易容术等七大秘术的天极术法。


能轻易将你在他人眼中的模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换掉。


即使是和你朝夕相处的亲人,也不会发现任何端倪,他们只会觉得你本来就长那个样子。


为了不暴露自己,我硬是顶着那张我修改过的带疤痕的脸继续生活着,当然,其余的五官为了保险,我也都改动过了。


这样,即使有一天,我恢复了真正的容貌,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认出我。


那之后我花费了将近半年的时间,认真研究神农书这门术法,不厌其烦地将其中的草药与近代的药物进行替换、创新。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某个夜晚,我奇迹般的创造出了一款特效祛疤膏,这款药膏仅需三个小时就将我脸上那陈年旧疤清除的一干二净。


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效果之好,远超现在高昂的激光祛疤技术,而且全程不会有丝毫风险。


想到靠药妆发家致富的沈氏集团,我默默在心里牢牢记住了这个配方,我知道,日后,它必将成为我扳倒沈氏的利器。


10

第一次触发额外奖励的时候,我属实有点惊喜,因为这奖励实在是过于丰厚了。


于是,我又赌了一把,没错,就是在大一开学典礼那次,我当众表白了裴言川,因为我太想验证自己心中那个想法了。


果不其然,我得到了可以在系统商店自选的机会,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神奇的地方。


它远远超过了我理解的范围,打开那个商店,里面居然联通了千万个小世界,小到蛮古的野草,大到星际的机械战甲,无所不有。


但我的眼神却被一枚丹药所深深吸引,它摆在商店最上面的那层世界上,散发着及其耀眼的光芒。


我轻轻勾手,它眨眼间便出现在了我的手上,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我被强制退出商店了。


虽然心中万般不舍,但我还是及其庆幸的,因为,我貌似掌握了这个系统的规律条件。


只要我越是表现得对裴言川死心塌地,越是让所有人认为我此生非他不可,那我得到的奖励也会越丰厚。


当我付出的越多,舔狗到一定境界时,我就有机会再次触发系统商店。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开始变得激动起来。


平复好心情,深吸了一口,我开始研究起刚刚那枚丹药。


当我的眼神与丹药的纹路重合在一起时,神奇的事情再次发生,那枚丹药之上突然浮现出来许多字。


「九转回元丹」:上古神丹、服之可淬体炼躯、定魄祛邪、筑基期以下服用,效果更甚。


我拼命的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狂喜,快速的回到了寝室,这个时间段其他人还在参加开学典礼,留给我的时间还算充裕。


我拉上床帘,迫不及待地将那枚丹药吞服了下去,刹那间,一股热流涌遍我全身的经脉。


并且,我的眼里好像看见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准确来说,是数不尽的五颜六色的气体,它们有序的缓缓进入我的身体。


那种感觉很舒服,仿佛置身于云朵之上一般,在这种暖洋洋的氛围下,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每一个经脉,甚至是器官。


器官!我再次定睛细看,我的肝,竟然完好如初了。


从那之后,在外人看来,我在裴言川面前卑微的连条狗都不如,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获得的奖励越来越多。


神秘如黑客技术,飘渺如战甲制造,靠着那一年半的时间,我成功在国外积累起了属于自己的势力—DEMON集团。


但平常我还是会穿着破旧的衣裳,忙碌于各个兼职场所,毕竟,作戏要做全套。


收回思绪,我转过头,窗外的天气不知何时变得阴沉压抑,一如我过往的十八年。


起身走到落地窗旁,我看着华国的方向,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不急,暴风雨当然是来的越猛烈越好。


11

两年半后,华国,沈氏集团。


「怎么回事!为什么盛氏的股权一夜之间全都涌向了那个外国的DEMON集团!」


「沈总,稍安勿躁,请再给我一些时间。」


沈中祥愤怒的踢了一下旁边的凳子,转过头,有些癫狂的说道。


「时间!时间!我已经给了你一天的时间了!」


助手慌张的咽了一口唾液,低着头,畏缩的解释着。


「对不起,沈总,这,实在是对方手段太高明,而且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们根本毫无准备。」


「有推脱解释的时间,还不滚去查!」


办公室的门被快速打开又关上,看着桌子上一份份关于盛氏的股权移动变更书。


沈中祥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哗的一下将那几堆文件扫落在地。


就在此时,门被猝不及防的推开。


秘书看见沈中祥这一副模样,也是有些吃惊,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急促的说道。


「沈总,米国的DEMON集团刚刚发文,她们将从明天开始正式入驻华国。」


沈中祥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空洞了起来,像是突然被抽空了身体一样,他缓缓跌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


「天要亡我沈氏,天要亡我沈氏啊。」


盛氏集团现在已经不归他管了,如今,国外对沈氏最具有威胁的集团还突然入驻华国了,市场就那么大,沈氏危矣…


「沈总,据说DEMON集团这次强势入驻,还带来了她们已经研究了好几年的特效祛疤膏的升级版。」


沈中祥紧闭着眼睛,他当然听说过这个特效祛疤膏。


早在一年前,DEMON集团就已经凭借着这款药膏迅速占领了国外市场,随后她们推发出的其他产品也是毫不逊色。


仅仅一年,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集团就以其极具迅猛的姿态稳稳居于米国药妆企业榜首,堪称业界神话。


他也雇人花钱从海外买了她们的产品做研究,可惜毫无头绪。


现在她们要来华国了,还带来了王牌产品的升级版,这怎么能让人不担惊受怕。


正当他心烦意乱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12

「爸爸,我的新剧要上映了,你赶快拿五百万出来,让公司给我做做推广嘛~」


白嘉仪用她甜甜的嗓音对着电话那头的沈中祥撒着娇。


只是,和以往不同,这一次沈中祥没有宠溺的马上答应她的要求。


「嘉仪啊,爸爸很忙,先挂了。」


看着已经熄灭的电话屏幕,白嘉仪这才反应过来,所以,她被拒绝了?


旁边的经纪人,十分有眼力见的凑上前来,奉承道。


「我们嘉仪长的这么天生丽质,演技又好,哪里需要那些推广,但凭你自己的实力,这部剧的收视就肯定会大爆啦!」


白嘉仪显然是被说开心了,她笑着说道,「也是。」


比起二人这里的欢声笑语,另一边的沈中祥可就没这么好过了。


DEMON集团还没入驻呢,沈氏的股票就已经在呈下跌姿势了。


若是再过个半月,情况只会更糟,若是不能赶快研究出与之抗衡的产品,沈氏破产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沈总,要不要用一些特别的手段,我有一个表弟在DEMON做成分化验,他肯定对配方有所了解。」


沈中祥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半晌,他眯着眼睛,压低嗓音问道。


「你这个表弟靠谱吗?」


助手信誓旦旦的坏笑了一下,紧忙说道。


「沈总,我这个表弟非常不靠谱,他以前可还是个赌徒呢,不过,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背叛DEMON不是?」


二人眼神相对,随后心照不宣的一同笑出了声。


与此同时


华国郊外一栋古典别墅内


我静静的听着助手将一会新闻发布会的内容转述给我。


距离发布会开始还剩8分钟的时候,Even突然小心翼翼地问道。


「盛总,沈氏那边要不要派人提防着?」


闻言,我不急不慢的将茶杯放了下去,「涸辙之鱼,让它蹦跶几下又何妨。」


发布会开始,一切比我想象之中的还要顺利,直到主持人快要宣布会议结束…


「我反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