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宁雪晴姜勋宁雪晴姜勋(宁雪晴姜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宁雪晴姜勋)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宁雪晴姜勋宁雪晴姜勋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宁雪晴姜勋)

2023.01.03 | zhang | 54次围观

6.jpg

第20章训练再次开始

应志感觉这礼物,就是个烫手山芋。

在他家老大凛冽锐利的眼神下,应志手指哆嗦的将礼物盒拆开。

盒子里放着一根看上去就很昂贵的皮带。

应志脑子有点懵。

宁雪晴为什么要送他皮带啊?

听说送皮带,就是要将人拴住,一生一世在一起。

而这根皮带的风格,太过霸气,好像也不太适合他啊!

应志看了看皮带,又看了看他家脸色沉冷的老大。

电光火石间,他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老、老大,这皮带会不会是宁雪晴送给你的?她以为你和秋若搞暖昧,一气之下,就送给我了?”

他感觉自己就是个炮灰!

姜勋紧抿着薄唇没有说话。

“可她不是和那个富二代在一起了吗?”

姜勋黑眸幽沉,“别他妈乱说,她送你就是你的。”

应志挠挠头,“老大,我感觉宁雪晴好像对你感兴趣。”

姜勋单手抄在裤兜,修长漆黑的眼眸中带着让人看不懂的神情,“你觉得她是认真的?”

应志不说话了。

宁雪晴是娱乐圈的,长得又漂亮,他们那个圈子,没几个纯粹动真情的。

应志还记得,当初有个和宁雪晴同样漂亮的女人,看上了他家老大。

那女人苦苦追了他家老大整整一年。

队里的人都觉得那女人对他家老大用情至深。

可结果呢?

那个女人有天打电话,跟她的小姐妹抱怨。

说他家老大像根木头,一点情趣也没有,除了那张英俊的脸和健硕的身材,性子又闷又沉。

若不是好玩跟人打赌,她才不会追他家老大一年。

漂亮的女人,都是有毒的。

还好他家老大没有动心中计,不然真会沦为别人的笑柄。

老大不敢接受宁雪晴的示好,大约也是怕宁雪晴和那个女人一样吧!

“老大,这皮带,我不能要。”

姜勋眼神凛冽,“要么扔了,要么下次她来,再还给她!”

应志,“……”

是他的错觉吗?

他感觉他家老大要剜了他一样!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

几天之后,艺人们第二次来到救援大队进行训练。

宁雪晴穿着一件白色t恤,牛仔短裤,长发盘成了丸子头。

她从车上下来,遇到了男明星越泽。

越泽上次过来参加综艺就对宁雪晴有好感,不过几次接触下来,他发现宁雪晴挺难接近的。

直到上次拍完,他也没能顺利加到她微信。

宁雪晴的外在条件实在太过优越,穿着牛仔短裤,让她的腿看上去纤长又笔直,皮肤白到发光。

“宁雪晴,你真是一点也没被晒黑啊。”

越泽虽然是男生,但他也挺白的,是圈内奶油小生类型。

宁雪晴看了越泽一眼,“没办法,天生的。”

她丝毫不谦逊,如同一朵又野又烈的红玫瑰。

越泽倒是蛮欣赏宁雪晴的真性情,跟她说话做事,不用虚头巴脑的绕圈子。

“你前几天拍的口红花絮我看了,你穿旗袍的样子,简直绝美。”

宁雪晴扯了下唇角,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拉着行李箱,往救援队宿舍走去。

经过一栋办公楼时,一道高大冷峻的身影,正好从楼梯上下来。

越泽看到男人,他停下来打招呼,“姜队。”

姜勋点了下头。

宁雪晴抬起长睫,朝男人看了一眼。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上。

男人眼眸漆黑修长,如同深渊般一眼望不到底,身上带着浑然天成的凛冽迫人气息。

“姜队。”她淡淡的打了声招呼。

态度,比起上一次来救援队,要冷淡许多。

姜勋紧抿了下薄唇,“观后感写好了?”

宁雪晴点了下头,“等下我会交给武教官。”

男人嗯了一声,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走了。

比她还冷淡。

宁雪晴看着他冷峻的背影,咬了咬牙,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怅然若失。

玛德。

臭男人,有了小护士了不起啊!

欺负她找不到喜欢的男人是不是?

越泽见宁雪晴脸色不太好,关心的问,“宁雪晴,你没事吧?”

“没事。”宁雪晴提着行李箱,快速朝宿舍走去了。

……

应志拿到宁雪晴写的观后感后,他到了姜勋办公室。

“老大。”

姜勋抬头,看着应志泛红的眼眶,他皱了下眉,“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哭什么?”

“我没哭,就是有些感动。”

应志将那五千字报告拿给姜勋,“我还以为宁雪晴空有其貌,原来是我误会她了,你看她写的观后感,好有深度,看得我都好感动。”

姜勋拿起观后感扫了眼。

她确实写得感人肺腑,也写出了他们这份工作的不易。

看来,那天她是认认真真的观看了两个小时。

难得她有那份心。

……

经过上次被罚,邓美美这次来训练老实了许多。

基本上和宁雪晴没有再发生过矛盾。

宁雪晴内心挺煎熬的,既想看到那个臭男人,又不想看到他。

看得到,却得不到,抓心挠肺的滋味,不好受!

可能是心情不好,她也吃不下什么东西。

下午训练完吃晚饭的时候,宁雪晴只打了碗汤。

她刚喝两口,一抹高大身影,就站到了她坐的桌子前。

宁雪晴抬起头,看向男人严肃冷厉的脸,她眼里露出疑惑,“姜队,你盯着我干什么?这次我没吃馒头,也没撕馒头皮,你该不会还要罚我跑圈吧?”

听到宁雪晴提到跑圈,坐在另一桌的邓美美,顿时感觉到双腿一阵发软。

姜勋修长的手指,微微曲起,往桌上敲了敲。

“你,跟我过来。”

不容置喙的口吻。

宁雪晴,“……”

行,你是救援队的老大,我听你的。

宁雪晴跟着姜勋到了食堂里一处单独的小隔间。

有时候姜勋出任务回来晚了,他就会在隔间里用餐。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宁雪晴坐下。

宁雪晴不明所以。

他想干嘛?

姜勋走到厨房,端了两份套餐过来。

将其中一份放到宁雪晴跟前,“吃了。”

宁雪晴睁大眼,“我不吃!!!”

训练营不是只规定,打多少东西吃多少吗?

她晚上从不吃碳水的,这一顿吃下去,她得胖两斤吧!

“我绝对不会吃的。”

姜勋朝她扫了眼,“你觉得,弱不禁风的样子很好看?”

宁雪晴,“上镜好看,再说,我该有的地方,又没少一块肉。”

她挺了挺胸。

姜勋的视线,不经意往她那一扫,然后,他发现——






第21章


今天训练时,几位明星穿的是带扣子的救援服。

由于天气热,宁雪晴只在救援服里穿了件黑色胸衣。

其中一颗扣子不知何时开了,她刚刚挺了挺胸时,缝隙就更加明显。

白皙的弧度,隐隐露了出来。

男人扫了她一眼后,就立即移开了视线。

宁雪晴慢条斯理的将扣子系上。

狐狸眼盯着男人线条冷峻的轮廓,他面上当真是没有半点波澜。

若换成别的男人,看到这一幕,可能早就心猿意马了吧?

宁雪晴回想了秋若,好像没她这么傲人。

可能他喜欢平的一点的?

宁雪晴朝男人睨了一眼,“姜队,看都看了,你装什么正人君子呢!”

姜勋眉眼漆黑,“里面不会穿件t恤?”

食堂里那么多人,她扣子开了都不知道?

其实刚也不算太露,还比不上她平时走红毯穿v领礼服时的性感。

“什么年代了,又不是没穿内衣。”

男人,“……”

宁雪晴看着男人晦暗不明的脸色,她扯了扯唇角,“反正又不是你家小护士走光,你生个什么气?”

“你哪只眼看到我生气了?”

宁雪晴挑了下眉梢,“那你管我里面穿不穿t恤?”

姜勋舌尖抵了下后槽牙,“吃饭!”

“我说了不吃。”这人,怎么这么固执呢!

“不吃就出去跑圈!”

宁雪晴,“……”他有病吧!

不吃饭也要罚她?

姜勋将筷子递到宁雪晴跟前,“晚上要加训,不吃你想被抬进医院?”

他扫了她一眼,“而且,太瘦,不好看。”

宁雪晴瞪了他一眼,“又不要你看!”

“不要我看,你成天在我面前卖弄什么风骚?”

宁雪晴气得不行,她抬起脚就朝男人身上踹去。

两人面对面坐着,她是朝桌下他的腿踹去的,按理说,他没朝下看,不知道她朝他踹去了。

但她刚要踹到他身上时,他突然抬起手,握住了她脚踝。

她的脚踝,细细的,他一掌握住都还有多余。

他当即皱了下剑眉。

真的太瘦。

宁雪晴试着抽了几下,没能抽回。

男人握着她脚踝的大掌,骤然收紧。

“疼,疼……”

男人眯了下深眸,“知道疼?瘦成这样,还不多吃饭?”

宁雪晴,“……”他今天是必须逼着她吃完这份套餐了?

“老子一只手就能将你骨头捏碎。”

宁雪晴,“……”暴力狗!

他手劲很大,宁雪晴挣脱不开,又被他捏得很疼,她只能妥协。

“我吃吃吃还不行吗?”她拿起筷子,红唇不满的嘟哝,“长胖了上镜不好看,你赔我好身材。”

男人松开她脚踝,颀长的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

他今天穿着件黑t,因着往后靠的动作,t恤布料紧贴到他身上,宽阔的肩膀和健硕的胸肌轮廓被毫无保留的勾勒了出来。

宁雪晴吃了口米饭,视线从男人凸起的喉结,再落到他棱角分明的俊脸上。

他正睨着她,眉眼漆黑深邃,像是一汪漩涡,要将人深深吸附进去。

宁雪晴心口,蓦地一跳。

艹!

她有点怀疑,这个男人故意在她面前秀身材。

不就是比她结实精壮吗?

她又不是男人,要那么强劲结实干什么?

“看什么看?”宁雪晴瞪了男人一眼,“不怕你家小护士吃醋?”

她生气时,有种奶凶奶凶的感觉,倒是和她明艳的美貌不符。

姜勋没忍住,低笑了一声。

宁雪晴鲜少看到他笑,冷硬凌厉的轮廓柔和了几分,看上去多了丝邪痞。

她张了张嘴,刚要说点什么,男人突然端着他的餐盘起身,“我出去吃,你在这里吃完,不许剩!”

男人起身,居高临下地凝着她,“还有,小护士不是我家的。”

宁雪晴盯着他的背影,咬住筷子。

黛眉紧拧成一团。

狗男人什么意思?

小护士不是他家的,联谊那天还将人单独叫出去?小护士还上台对他唱表白歌曲?

宁雪晴在男人的压迫下,苦不堪言的将套餐吃完了。

好多年都没有吃这么撑过了。

她在心里将男人骂了千百遍!

男人进走来,看到她吃完了,满意的点了下头。

“以后晚饭按这个份量来。”

“不行。”宁雪晴站起来,手指发颤的指着男人,“我不就是试图追过你吗?你不答应就算了,还要用这种方式害我,以后我再也不追你了,还不行吗?”

他是要胖死她吗?

她的黑粉和竞争对手本就多,若是看到她长胖了,还不得喷死她?

恋情没了,她绝不对再毁了自己事业。

“姜队,你太狠了!”

见宁雪晴离开,姜勋叫住她,“站住!”

姜勋走到她跟前,“怀表。”

“忘在家里了。”这次她是真的忘了,并不是故意不还他的。

男人咬了下牙,“行,有你的。”

宁雪晴看着男人疾步离开的背影,有点懵。

他、什么意思?

……

接下几天,姜勋外出开会了。

宁雪晴没有见到他的人,第二次拍摄马上就要结束了。

这天,应志找到宁雪晴,将皮带还给她。

“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宁雪晴看着应志还回来的皮带,微微叹了口气。

当初买的时候觉得适合那个狗男人,没想到反倒送不出去,成了烫手山芋。

应志离开后,宁雪晴随手将皮带,扔到了垃圾桶。

……

磊子出完任务回来,经过一个垃圾桶时,看到了那条皮带。

他将皮带捡起来,眼里露出疑惑。

这么好的皮带,谁将它丢了?

应该是那些有钱的男明星吧?

丢了应该就是不要了,还这么完好,他拿回去系应该没事吧?

磊子洗完澡,将皮带系上。

还挺合适。

“我去,磊子,你买新皮带了?”

“打扮这么帅气,怎么,是打算去向宁雪晴告白?”

时间过得真快,明星们后天就得离开了。

磊子挠了下头皮,“你们觉得我告白,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你管它能不能成功,就算被拒绝,也不会留遗憾。”

“就是,我看宁雪晴也没有表面上那么高冷,她私下里还挺好的。”

“对啊,我们问她要微信,她都加了。”

几人正说得热火朝天,突然一道低沉冷酷的声音响起,“告什么白?”

姜勋过来了。

磊子看到老大回来了,脸庞一阵黑红,他刚要说点什么,就见他家老大,眼神落到他皮带上,脸色又沉又冷。





第22章


磊子被叫了出去。

他来到宿舍楼一侧,看到靠在墙上抽烟的男人,心里有些忐忑。

先前老大叫他出来一趟的时候,脸色又沉又冷,眼神好似要剜了他一样。

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哪里没做好?

“老大。”

男人将咬在唇间的烟拿下来夹到指尖,他缓缓吐出一口烟雾,黑眸朝局促不安的磊子看去。

然后,视线落到他腰间系着的皮带上。

“谁给你的?”

磊子怔了下,随即不好意思地回道,“我在垃圾桶捡的,老大,你知道是谁扔的吗?”

姜勋没有回答磊子的话,继而眸光凌厉地朝他全身一扫,“打扮了,想对谁告白?”

在磊子心里,他们家老大一直都如同他们的大哥哥一样。

虽然在工作任务上严厉冷肃,但私下里,他们有困难,他都会帮助他们。

难不成,老大也想替他出出主意?

磊子黑红着一张脸,神情间显出羞赧,“我对宁雪晴有点意思,我想对她告白,但我知道她肯定不会答应——”

话没说完,就被男人低沉冷冽的声音打断,“队规一百零一条是什么?”

磊子立即直起身,将第一百零一条队规背了出来,“不允许跟新进来的女队员搞暧昧,至少要入队三个月以上才能打报告申请。”

磊子背完,脸更加红的道,“可老大,宁雪晴只是来参加综艺训练,而且明天最后一天结束,她就会离开,我打算明天结束后再跟她表明心意的!”

姜勋抬起手,吸了口烟,青白色烟雾中他轮廓显得讳莫如深。

他对磊子想要告白宁雪晴没有发表意见,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过段时间前往云城的任务,我准备从救援队选拔两名优秀队员一起过去。”

姜勋夹烟的那只手,拍了下磊子的肩膀,“我很看好你。”

磊子的眼睛,顿时亮了亮。

老大这次前往云城,是受到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聘请,让他帮忙去调查一批象牙走私。

虽然有危险,但能完成任务的话,对他的能力和事业,都是一次飞跃式的提升。

救援队内部竞争相当激烈,谁都想跟老大一同过去。

老大最看好的是应志,另一个名额,迟迟没有下来。

“老大,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姜勋低低地嗯了一声,“不要儿女情长。”

“是!”

磊子正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又被姜勋叫住。

磊子一脸惊慌。

老大不会是反悔了吧?

姜勋靠在墙上的身子,微微直起,他夹着烟的那只手指了指磊子腰间,“皮带。”

磊子愣了一下。

“老、老大,皮带是你的?”

“不是。”

“那老大是看中这条皮带了?”磊子连忙解下来交给姜勋,“那我送给老大哈。”

姜勋脸色黑了黑。

“我知道是谁的,等会还给她。”

磊子尴尬的拍了下后脑勺,“那就麻烦老大了。”

磊子离开后,姜勋垂眸看了眼手中的皮带,紧接着加快了抽烟的速度。

……

女生宿舍里。

宁雪晴洗完澡,穿着一条白色睡裙出来。

长长的头发还在滴着水珠,她拿起毛巾擦了擦。

邵蔷跑过来,笑得贼眉鼠眼。

“笑成这样,又有什么八卦新闻了?”

邵蔷身为小网红,能说会道,打听八卦的能力一绝。

什么邓美美自知追许年无望,又和另一个小明星勾搭上了,还有救援队哪个小伙子喜欢谁,她都打听得一清二楚。

“这次的八卦主角是你。”

宁雪晴挑了下眉梢,“嗯?”

“我听说沈磊准备对你告白。”

宁雪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会吧?”

邵蔷正准备将自己打听来的消息全部告诉宁雪晴,宿舍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女声,“宁雪晴,你下楼一趟,姜队找你。”

宁雪晴心里咯噔一声。

他出差回来了?

好几天没有见到他,她感觉在这里训练一点趣味都没有。

现在听到他回来,她心脏不受控制的乱跳。

但转念想到,他回来了找她准没好事,她心情又郁闷起来。

将毛巾放下,宁雪晴朝楼下走去。

快到宿舍大门口时,她看到了外面花坛边上站着的高大身影。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衣裤,修长挺拔,宽肩窄腰,乌黑的短发下,五官英俊深刻,光是站在那里,就有种不动声色的凛冽与冷厉。

宁雪晴看向他的时候,男人也看到了她。

她身上的白色睡裙齐膝盖,露出纤细白皙的小腿,一头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肩头,水珠将睡裙一小块前襟浸湿了,隐隐能看清里面内衣的颜色。

粉色的。

姜勋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

宁雪晴看着男人那张冷硬又淡漠的俊脸,她心里憋着口气。

叫她下来,却不看她,他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宁雪晴就看到了他背在身后的另只手上拿着一个东西。

那似乎是——

她扔进垃圾桶的那条皮带?

男人见她看到皮带,他将皮带递过去,“怎么乱扔东西?”

宁雪晴没有伸手接过。

“应教官不要了,我拿着也没用,扔了就扔,你捡回来干什么?”

男人舌尖抵了下脸腮,“队规三十八条是什么?”

宁雪晴一阵无语。

他们虽然是来拍综艺的,但训练也是动了真格的。

刚开始进来的前两天就要求背这里的队规。

宁雪晴记性好,想了几秒就想起来了。

“要节约,不能铺张浪费,大手大脚……”

姜勋眯了下黑眸,“上万块的东西,你随便就扔了?”

宁雪晴看着凶巴巴的男人,她一把夺过皮带,“我扔外面去总可以吧?”

这人,有时候真是讨厌!

闲事儿,管得太宽了吧!

不少路过的人,都朝他们这边看来。

其中还有几位来参加训练的男明星。

姜勋看着宁雪晴被浸湿的睡裙,他剑眉紧皱,“穿成这样出来,像什么样子?”

宁雪晴恼了,“你又不是我男人,管那么多干什么?”

姜勋从宁雪晴手里夺回皮带,他指了下宿舍,“回去,我替你扔!”

宁雪晴,“……”

……

宁雪晴不知道姜勋扔掉那根皮带没有,反正她丢掉的东西是不会再要了的。

第二天,几位明天要跟着救援队前往贫穷山村送温暖,等活动结束,他们就能各自回家了。

宁雪晴穿着队里统一发的衣服。

黑色t恤,配上一条自己的牛仔裤。

宁雪晴和邵蔷手挽着手朝大门口走去,那里停了两辆大巴。

仁爱医院也来了一同去送爱心的医护人员。

宁雪晴在人群里找了一圈,很快就看到小护士院花和姜勋站在一起。

两人好像在说着什么。

宁雪晴的牙关,紧紧,一咬。

……

【小剧场】

很久之后。

宁雪晴得知当年磊子准备对她告白,结果被某人掐了桃花,她狠狠戳了下他胸膛。

“我说我身边的桃花,怎么越来越少了,原来都被你掐了?”

男人摸摸她脑袋,“什么桃花?”

宁雪晴一口咬到男人唇角,“你装,你再装!”





第23章


今天献温暖的活动,大家统一都穿着黑色t恤。

小护士同样穿着黑色t恤,下身一条白色短裙,看得出是精心打扮过的。

小护士不知说到了什么,情绪有些激动。

姜勋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修长漆黑的眉眼之间,甚至有一丝不耐烦。

“晴晴,在看什么?”

邵蔷顺着宁雪晴的目光看去,她笑着将拇指和食指放到唇间,吹了声口哨。

姜勋和小护士听到动静,朝这边看来。

宁雪晴和姜勋对视了一眼,她将头顶架着的墨镜推下来,红唇微微勾起,“哟,姜队用公费谈恋爱啊!”

说罢,也不顾男人脸色有多难看,和邵蔷走到另一边。

秋若听到宁雪晴的话,她难过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欣喜,“你没和她在一起。”

姜勋皱了下剑眉,“秋小姐,这次活动,你们医院能派人过来做志愿者,我们很感激,你若没其他事,我先走了。”

“姜勋,我听说你要去云城执行任务,那里边境藏了很多危险份子,你就不怕出什么事吗?”

姜勋眼神冷厉地看向秋若,“秋小姐,请注意分寸,你我并没有熟到需要关心彼此私事的地步!”

姜勋没有再理会秋若,他大步上了大巴车。

若不是看在院长妈妈,以及她是仁爱医院院长女儿的份上,姜勋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会跟她说。

秋若看着姜勋冷酷无情的背影,再一次被刺伤到。

他这种冷硬又不近人情的性子,真的会谈恋爱,会懂女人吗?

可不得不承认,女人有时和男人一样,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想要得到!

宁雪晴和邵蔷被安排到了姜勋那辆大巴车上。

两人一前一后往车上走去。

一上车,就看到了坐在靠前门位置的男人。

宁雪晴美眸在墨镜的遮掩下,肆无忌惮地朝他看了一眼。

男人下颌紧绷,轮廓凌厉,看上去不太开心的样子。

不不不,他天天冷着张脸,就没有过开心的时候。

宁雪晴刚要收回视线,突然身子被人从身后一撞。

她身子不稳地晃了晃,眼见就要摔倒,突然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伸过来,及时搂住了她的腰。

男人大掌宽大粗砺,即便隔着一层衣服布料,宁雪晴也能感觉他掌心的温暖以及力量。

向来厚脸皮的她,耳朵不自觉地泛起了红。

宁雪晴侧眸朝男人看去,男人依旧面不改色,神色肃然。

好像什么都影响不到他,又好像他已经归入佛门,没有了七情六欲一样。

宁雪晴真想扒开他那副禁欲冷酷的外皮,看看到他内里到底是什么样的。

不甘心就这样放过他,凭什么他搂了她的腰,她就要脸红心跳,他却无波无澜?

宁雪晴狐狸眼一眯,坏坏的笑从唇角溢出。

她顺势朝他凑近,红唇贴近他耳廓。

如兰的气息,若有似无的拂过他耳朵以及侧脸。

他蓦地松开搂在她腰间的大掌,警告地朝她看去一眼,“站好!”

宁雪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她轻启唇瓣,声音娇软柔媚,“姜队,我的腰,手感怎么样?”

离得太近,女人身上清幽好闻的香气,如影随形的钻入鼻尖。

男人轮廓线条紧绷,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先前他握住她腰肢一的幕。

太柔、太细、太软。

姜勋舌尖舔了下后槽牙,黑眸幽漆地看着她,“去后面坐好!”

宁雪晴朝男人侧脸看了眼,视线扫到他耳廓。

咦,好像有点红。

她戴着墨镜,看不太清楚,刚要摘掉墨镜,身子就被男人大掌推了一把。

“再胡闹,老子罚你下车跑着过去!”

宁雪晴,“……”

坐到倒数第二排的位子,宁雪晴看向身边笑得花枝乱颤的邵蔷,指尖用力戳了下她额头。

“还好意思笑,居然故意将我推到那个狗男人身上。”

邵蔷朝宁雪晴挤眉弄眼,“我不是在给你和姜队制造肢体暖昧的机会嘛!”

宁雪晴看到朝车上走来的小护士院花,抬了抬下巴,“看到没,那才是狗男人喜欢的类型。”

“不会吧?姜队放着你这么个美艳大美女不喜欢,居然喜欢小白花?”

“很正常,每个人喜好不同,就像我喜欢硬汉,不喜欢小白脸一样。”

邵蔷,“那你怎么办?岂不是跟姜队没戏了?”

宁雪晴扯了下唇角,“能怎么办,他对我没感觉,就算我脱光了他估计也无动于衷。”

这还是第一次,她在男人身上栽跟头。

想想被她拒绝过无数次的许年,她都有点佩服他了。

不被暗恋的人喜欢,滋味真特么不好受。

宁雪晴心里幽怨,她朝坐在前面的男人,愤愤地瞪去一眼。

邵蔷见宁雪晴还能自我调节,两人说了会话后,她就跑到后排跟救援队的小伙子们说话去了。

宁雪晴昨晚没有睡好,她戴上耳机,靠到车窗上睡觉。

睡得迷迷糊糊时,她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宁雪晴睁开眼睛,她侧头看了一眼。

身边空着的位子上,坐了一个人。

小护士院花。

宁雪晴朝身后看了眼,邵蔷朝她眨了眨眼,一脸八卦的样子。

宁雪晴见小护士盯着她看,她将耳机扯下来,狐狸眼微眯,“有事吗?”

秋若近距离看着平时只能在大屏幕上看到的女明星,她心里五味陈杂。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长得不错,不论是上学时还是参加工作了,别人见到她的第一眼都会觉得清纯漂亮。

可是看到眼前的女人,她竟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秋若眼睫轻眨了下,“姜勋不喜欢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宁雪晴挑眉。

姜勋不喜欢小护士?

抱歉,她听到前半句,心情就不自觉的好了起来。

至于后半句,谁care?

他不喜欢她,是他的事,只要她喜欢他就好了。

“然后呢?”

秋若没料到宁雪晴会是这个反应,听到姜勋不会喜欢她,她怎么看上去还高兴了不少?

她脑子没病吧!

“他过段时间就会去云城,云城边境离y国很近,他要去完成一个为期很长又危险的任务,若是他喜欢你,就不会过去的!”

宁雪晴,“……”





第24章


宁雪晴上次观看了救援队的纪录片,她觉得他们每一次出任务,都是有一定危险的。

这跟喜不喜欢一个人,愿不愿意为一个人留下,没有任何关系吧?

做这份工作的,大都是骨子里带着热血、正义和信仰,不然,谁会冒着生死去不断救人呢?

宁雪晴从不会因为喜欢一个人,就自私的将人束缚在自己身边。

更何况,她自己的工作,也不是能固定在一个地方的。

宁雪晴扯了扯唇角,“在没有跟你接触前,我确实还有一点危机感,不过,现在完全没有了。”

秋若睁大眼睛,不明白宁雪晴话里什么意思。

宁雪晴终于想明白,上次在食堂隔间里,男人为什么会说小护士不是他家的了。

因为思想观念和他不是同一个频道的小护士,压根配不上他的喜欢。

现在看来,他对小护士并没有兴趣,他俩之间,应该是小护士单方面的一厢情愿!

“姜勋现在不会喜欢你,以后应该也不会。”

宁雪晴看着小护士陡变的脸色,她自信张扬的弯唇,“但我就不一定了,他现在不喜欢,但不代表他以后不喜欢。”

“若是将来,他喜欢上我,必定不是因为我的外表,而是因为我有着一个爱他,尊重他一切决定的灵魂!”

秋若被震惊到。

宁雪晴竟会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

她是大明星,可对方,只是一个救援队的队长,他们的身份,在外人眼里并不匹配。

何况,宁雪晴这样的美貌,她真的会对一个大队长动真心吗?

她应该只是一时兴起,好玩罢了吧!

绝不会像她对姜勋那样,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秋若轻嗤一声,“姜勋不会喜欢我,他就更加不会喜欢你了!”

姜勋那样正直肃然的男人,哪里会找个狐狸精的女人呢?

宁雪晴挑了下眉梢,“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秋若长睫一颤,“打什么赌?”

“赌我现在能坐到姜勋身边,不被他赶回来。”

秋若压根不信,“不可能的!”

姜勋从不和女人坐在一起。

宁雪晴没有跟秋若多说什么,她从座椅上站起身。

姜勋正在低头看贫困户的资料,突然,一道纤影站过来,落下一小片暗影。

姜勋抬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宁雪晴对上男人漆黑的深眸后,又迅速移开。

她看向坐在里侧靠窗位置的应志。

唇瓣轻咬,长睫轻颤,“应教官。”

娇媚的声音,带着一丝春风拂柳般的柔与媚。

应志手臂上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天,宁大小姐是不是又要暗害他了?

上次因为那条皮带,他被他家老大冷了好几天。

她可千万别再作妖了啊!

“应教官,我坐后面好晕车,前面视野开阔一些,我能不能和你换个座位?”

她纤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栗,细白的贝齿咬住红唇,一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样子。

谁说她只能走妖艳贱货的类型?

小白花她也能拿捏得妥妥的。

应志朝身侧的男人看了眼,男人轮廓线条紧绷,眼帘低垂,让人看不清他内心在想些什么。

“老、老大,我能换吗?”

姜勋掀起眼皮朝女人看去。

宁雪晴纤细的身子靠在他坐的椅背上,一副晕车难受快要倒下的样子。

不愧是演员,演技倒是不错。

“随你。”姜勋丢下一句。

应志连忙起身,落荒而逃。

只要远离宁雪晴,他就不会受到牵连。

那女人,就是个让人害怕的妖精!

他真怕有一天,他家老大会被妖精吃得骨头渣都不剩!

不过他还是相信他家老大不会被妖精吃住的!

宁雪晴坐到应志坐过的位子上后,她朝身边的男人看去。

男人线条硬朗如同刀削斧凿,鼻梁如山峦般高挺,双唇紧抿,下颌线流畅冷硬。

她的视线,落到男人凸起的喉结上。

天,真的好性感。

好想摸!

宁雪晴的眼神,实在太过大胆,男人想忽视都难。

他侧过头,扔给她一瓶药。

宁雪晴,“……”

“不是晕车?”

宁雪晴看了眼药瓶,居然是晕车药!

狗男人!

他明明就看出她是装的晕车,还让她吃药,他是故意的吧!

宁雪晴美眸转了转,看到他脚下放着的水壶,笑意盈盈的说道,“我没带水,你让我喝你的水,我就吃。”

男人看着她直勾勾的眼眸,舌尖舔了下唇角,“想的美。”

宁雪晴朝男人靠近,眼见两人的腿就要贴靠到一起,男人瞪她一眼,“坐过去。”

“没办法,屁股大。”

许是她太不要脸了,男人都被她整无语了。

两人离得近,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充斥着宁雪晴的鼻息。

“姜队,听说屁股大的女人能生儿子哦。”

她凑到他耳边,声音轻轻的,媚媚的。

男人抬起大掌,食指和中指抵上她额头,将她推开。

“老子上次跟你说的话,你忘了?”

宁雪晴长睫轻眨,妩媚又妖娆,“小护士将我当成情敌了,可见你对我也不是完全没感觉的嘛!”

男人下颌紧绷,冷哼,“要点脸。”

宁雪晴看着男人线分明的侧脸,性感无比的喉结,“那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对我没有半点感觉,你说没有,我立马就走,你说——”

如此肆意张扬,如此咄咄逼人。

姜勋看着女人一张一合的红唇,他拿着文件的大掌微微收紧握成拳头,低沉微哑的嗓音透着几分咬牙切齿,“宁雪晴,你是不是觉得,所有男人都会喜欢你?”

宁雪晴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她生得美,是有不少男人想要得到她。

何况她处在娱乐圈那个大染缸,他将她想成不正经的女人也能理解。

“别的男人喜不喜欢我,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喜不喜欢我。”

宁雪晴看着他紧抿成一条直线的绯色薄唇,一字一句,“我只想,上你的床!”

最后几个字,她几乎贴上他耳廓。

温热的气息洒进去,又酥又麻。

男人下颌线条骤然收紧,脖颈和手背上的青筋,都突了出来。





第25章


宁雪晴看着男人因情绪压抑克制,微微起伏的胸膛,以及肌肉贲起的手臂,她心口跳动得厉害。

光是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他满屏的荷尔蒙气息。

不知道扒了他的外衣会如何?

宁雪晴吞咽了下喉咙,看着他的眼神,愈发直勾勾。

她似乎没有察觉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凛冽气息,伸出细长的手指,往他肌肉紧绷的手臂上,轻轻一戳。

红唇贴近他耳廓,声音娇媚,“姜队,你好硬啊!”

肌肉硬,脾气硬,哪哪都硬。

男人修长漆黑的眼眉中攥动着幽炽的火苗,他大掌将她戳他手臂的手指,紧紧握进掌心。

那力度,似乎要将她手指骨头捏断。

宁雪晴疼得皱了皱眉,“你轻点啊。”

男人轮廓线条紧绷,黑眸中风雨欲来,“宁雪晴,你对老子发騒没用!”

宁雪晴看着他那副要将她吞噬的猩红眼眸,微微弯了下红唇,“我还没真正发騒呢,你看你,就被激成这样了!”

男人攸地松开她的手指。

宁雪晴心情大好。

这次交手,她大获全胜!

她对着他笑,明媚娇艳,昳丽旖旎。

“姜队,你看,你将我手指都捏红了。”

她肌肤嫩白,手指纤细,被他那样紧紧一握,确实食指红了一圈。

“疼,你替我吹吹。”她将手指伸到他跟前。

姜勋清黑的眼眸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伸手,将她直勾勾盯着他看的脸扭过去对着车窗外。

“闭嘴,安静!”

他的手掌按在她脸上,宁雪晴趁他不备,伸出舌尖,往他掌心,轻轻一舔。

男人身子骤然紧绷。

他迅速收回手,深眸里的猩红不断加深,“再胡闹,信不信老子真将你扔下车?”

宁雪晴回过头,身子靠到椅背上,狐狸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好啊,到时我就对你手下说,你觊觎我美色,我不从,你恼羞成怒……”

男人舔了舔门牙,“我他妈再说一遍,别再勾老子,我们不合适。”

宁雪晴手指撑住脸腮,长睫轻轻颤动,“那你倒是说,哪里不适合?”

“哪哪都不合适。”

宁雪晴重新将脸凑到男人跟前,她眼尾上挑,本就生着一双天生含情的狐狸眼,直勾勾盯着人看时,里面像是涌动着一汪春水,眼角泪痣随着眼梢上挑愈发显得鲜活生动,“你跟我对视三秒,你再说一遍,我就信你。”

姜勋朝她看去。

她眼尾细长,那样眉目含情的看着他时,无比的媚。

靠。

他低咒一声。

只对视两秒就移开了视线。

他将帽子戴上,帽檐拉低,颀长的身子靠到椅背上,双手环胸,闭目休憩,懒得再理她了。

惹不起她。

宁雪晴看着被帽檐挡住了一半脸庞的男人,从她的视线,只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着的性感薄唇。

下颌线条削瘦又硬朗,脖脉络脉分明,喉结性感。

真是哪哪都长在她的审美上。

宁雪晴见他装睡,她朝他靠近,两人手臂几乎贴靠在一起。

现在天气炎热,彼此都穿着黑色短袖。

细腻的肌肤与他有力的臂膀相贴,能清晰感受到他的温度与肌肉线条。

宁雪晴轻声问了句,“姜队,我和小护士,谁好看啊!”

男人长腿朝她踹来一脚,“宁雪晴,安静!”

宁雪晴撇了撇小嘴,“你可以叫我晴晴,或者晴宝,又或者宝啊!”

男人似乎嫌她吵,侧过身子,背对着她躺下了。

看着男人后颈乌黑冷硬的短发,宁雪晴唇角轻轻一勾。

她能感觉得出来,他好像也不是如同他嘴上所说的那样,特别讨厌她。

口是心非的狗男人!

宁雪晴站起身,回头朝坐在后面的秋若看去。

秋若一直看着前面,虽然看不到宁雪晴和姜勋说话时,姜勋的神情,但他们的脑袋,先前离得好近好近。

若是她那样靠近他,他早就避开了。

可是他没有避开宁雪晴,他还让她坐到了他旁边位置。

宁雪晴朝秋若勾了下唇。

那神情,似乎在说,我赌赢了!

宁雪晴听到手机信息声响,她拿出来看了眼。

邵蔷发过来的信息。

海棠花:搞定了?

晴晴:他握了我手指,四舍五入,是不是代表他握我手了?

海棠花:被不近女色的姜队握手,感觉怎么样?

晴晴:老娘还想要更多怎么办?

海棠花:你个腐女。

晴晴:靠近他,心脏就怦怦跳,男人味太强烈了。

海棠花:祝你早日将人拐到床上。

晴晴:听说男人手指粗长的话……嘿嘿。

海棠花:我肿么觉得某人笑得好猥琐。

宁雪晴正要回复邵蔷,突然发现一丝不对劲。

侧身对着她的男人,不知何时坐正了,他被拉下挡住脸的帽檐,也被抬高。

那双漆黑的狭眸,正盯着她手机屏幕。

宁雪晴心里卧槽一声,连忙按了手机锁屏。

他,都看到了?

宁雪晴刚要说点什么,突然她微信声响了一声。

许年那个二货,发来了一张照片。

还是一张他手指的照片。

许小爷:宝贝,你看到我手指上的戒指没有?cartier最新情侣款,我订了一对,你今晚回来小爷送你。

宁雪晴,“……”

他有病吧!

她又没答应做他女朋友,送她情侣钻戒干什么?

宁雪晴抬头看向男人。

“那个我和许年……”虽然知道他没有看过八卦,但她还是想解释一下。

结果,男人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直接用后脑勺对着她。

浑身都写着:老子不在乎!

喂,你礼貌吗?

宁雪晴摸了摸自己鼻尖,懒得再说什么。

臭男人,脾气这般阴晴不定。

除了她,哪个女人受得了?

……

一个小时后,车子驶到了一处古朴又贫穷的村子口。

大巴车开不进去,大家拿了东西,列队走路进去。

村子里的大都是留守儿童和老人。

宁雪晴和几位女生负责给大家分发食物和礼物。

忙碌之余,宁雪晴抬头朝带头给村子里老人家修屋顶的姜勋看了眼。

炙热的艳阳下,有汗珠顺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滑落。

他撩起衣摆,随意的擦了下汗。

腹肌露了出来,隐约还能看到人鱼线。

宁雪晴嗓子滑动了下,正要收回视线,男人突然抬起头,朝她看来。

视线,猝不及防的对上——





第26章


男人的眼眸,漆黑又深邃,像是蘸了墨,渗不进一丝光。

宁雪晴趁人不注意,她抬起食指和拇指,悄悄对着男人比了个心。

唇瓣嚅动,用气音发出一句,“姜队,你好man啊!”

姜勋懂唇语,自然看懂了她说的什么。

他舌尖舔了下唇角,低低的骂了声,“操。”

移开视线,沉着脸,专心做事,不再看她一眼。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男人身上,好像覆着层寒霜。

他好像在不高兴。

因为她公然对他比心?

宁雪晴没来得及多想,又要去忙别的事情了。

大家中午要在这边吃饭,后勤人手不够,宁雪晴被安排到小溪边去洗菜。

长得美,大家也舍不得让她干重活。

宁雪晴提着篮子,朝村子里的小溪边走去。

……

姜勋帮其中一位老人家补好漏雨的屋顶,他到了村子里最穷的一位老人家家中。

一进去,他就发现不对劲。

老人家的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

“汪奶奶?”

卧室里传来一道申吟声,姜勋大步过去。

只见瘦弱的老人倒在地上,站不起来的样子。

姜勋大步走过去,将老人扶了起来。

“汪奶奶,你孙子回来了?”

汪奶奶家里条件不好,属于小偷都不会光顾的那种。

家里乱成这样,只有一个可能,老人家那个混不吝的孙子回来过。

老人家孙子叫汪斌,小学没毕业就出去跟着人混了。

每次他回村,大家都怕他。

上次被姜勋碰到,狠狠教训了他一顿,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过了。

汪奶奶眼里含着泪水,她指了指那把被撬开锁的柜子,“小姜,他将上次你给我的钱全部拿走了,他每次回村里,村里的人都会遭殃,尤其是漂亮小姑娘,你快去看看他离开没有……”

虽然是自己孙子,但汪奶奶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

只希望,他不要祸害到别人。

姜勋将汪奶奶扶到床上后,叫来医护人员,然后大步出去。

他在四周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宁雪晴,剑眉顿时一皱。

打听到宁雪晴去小溪边洗菜了,他心里腾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

宁雪晴洗菜的时候,确实遇到了汪斌。

汪斌原本准备离开村子的,结果经过小溪边的时候,他居然看到了一个宛若天仙的美女。

美女穿着黑色t恤和紧身牛仔裤,衣摆扎在裤子里,小腰细得不盈一握,牛仔裤包裹着翘臋和两条纤长的腿。

一般背影好看的女人正面不见得好看。

但女人转过身的一瞬,汪斌感觉自己呼吸,滞了一下。

好美好美。

汪斌感觉自己要喷鼻血了。

这种穷山沟哪来的大美女?

他突然想起今天那个救援大队的人过来了,难不成这个美女是跟着救援大队一起过来的?

汪斌想起姜勋硬如铁的拳头,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但那个女人太美了,他好想尝一尝她的滋味。

汪斌内心的欲望,战胜了他对姜勋的忌惮。

他搓了搓双手,一脸猥琐的朝宁雪晴走去。

宁雪晴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一直盯着她看的男人。

看男人神态举止,应该是个小混混。

宁雪晴淡然自若的洗好菜。

她提着篮子起身。

汪斌拦身挡到宁雪晴跟前。

离近了看,女人的肌肤就像剥了壳的鸡皮,又白又嫩。

太他妈好看了。

“美女,急着走什么,陪哥哥玩会儿啊!”

听到哥哥二字,宁雪晴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被恶心到了。

“别侮辱哥哥二字,叫你二师兄还差不多。”

汪斌愣了下,随即恼羞成怒。

“别他妈不识好歹!”在村子里,他是有名的恶霸,哪个女人见了她不是谨小慎微的?

这般张狂,敢惹怒他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汪斌伸手,想要握住宁雪晴手腕,将她往边上的小树林里扯。

但下一秒,放下篮子的宁雪晴,反握住他手腕,一丝冷光从狐狸眼倾泻而出。

一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直接将汪斌摔倒在了地上。

汪斌被摔得头晕眼花,还没反应过来,女人的脚,直接踩到了他胸口。

稍一用力,他疼得喘不过气。

汪斌看着眼前纤细窈窕,美艳动人的女人,直接傻眼。

她、她居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人?

宁雪晴踩得汪斌快要喘不过气来时,她才收回脚。

她蹲下身子,看着脸色发白的汪斌,“还要老娘陪你玩吗?”

汪斌瞳孔紧缩。

他没想到,如此美的女人,竟如此野、烈、彪悍。

他好歹也是有身手的人,可刚刚被她压制得毫无还手的余地。

汪斌面如死灰的摇头。

宁雪晴刚要捡起篮子站起身,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一抹朝这边走来的高大身影。

男人疾步如飞,像是担心她安危,寻着她而来。

宁雪晴美眸一转,她连忙放下篮子,装出一副腿抽筋的样子。

汪斌刚刚被她压制成那样,他本就带着怒火。

见她腿抽筋,他爬起来后,用力将她一推。

宁雪晴被他推倒在了地上。

汪斌伸手,想要去撕宁雪晴的衣服,但还没碰到她,突然一只手从他后衣领伸过来。

他被人扯开,还没看清谁过来了,他脸上,就狠狠挨了一拳。

“啊!”

汪斌的鼻血被打出来,脸也被打歪。

还没缓解疼痛,他又被人揪住衣领,腹部狠狠挨了男人顶来的膝盖。

“嗷!”

汪斌疼得在地上打滚、嚎叫。

宁雪晴坐在一边,看着汪斌的惨样,心里默默为他点了三根蜡烛。

姜勋动起手来,可比她狠多了!

那男人的拳头,硬得跟什么一样。

看来,他之前只是将她手指捏红,还真是手下留情了!

姜勋一脚踩到汪斌胸口,修长漆黑的眉眼中带着可怖的猩红,像是出闸的猛兽,危险又骇人,“上次还没被打够?”

汪斌浑身哆嗦,“姜、姜勋,我没动那个女人,是她故意设计我,我没碰到她……”

话没说完,胸口就被姜勋的脚,用力往下一踩。

咔嚓一声。

肋骨好像被踩断两根。

宁雪晴看着处在盛怒中好像收不回来的男人,她意识到不对劲,连忙上前。

从男人身后,一把将他抱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