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姜莲莲安元奇安珵(甜桃佳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甜桃佳人)姜莲莲安元奇安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甜桃佳人)

2023.01.04 | hetong | 154次围观

73.jpg

听完了安元奇与长公主的过往,我陷入了沉思。

阿紫问我:「是不是很心痛?」

我道:「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当然心痛。」

她说:「我是问你,你相公心里有别的女人,你心不心痛?」

我说:「还好吧……反正他们比我更痛。」

阿紫这个人,很有意思。

她给我透露了这么多,顺便给自己提了个小小的要求:「夫人,你是个好人,那么能不能好人做到底,把我嫁给将军身边的晋青,我不想再扫地了,晋青得将军重用,前途无量,我想嫁给他。」

她还说:「夫人,阿紫劝你一句,风花雪月不能当饭吃,只要对你好,甭管将军心里是谁,别跟他闹,你可是要指望他过一辈子的。」

她说的都对,唯有一点不对,我怎么可能跟安元奇过一辈子呢,跟他过一辈子的是我家小姐李秀妍。

说曹操,曹操到。

在我来了京城半年之后,秀妍小姐过来了。

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比如春闱放榜,殿试点花。

状元、榜眼、探花游街……状元和榜眼都不太年轻,唯有探花郎,高骑大马,红衣似火,郎艳独绝。

探花游街,林思润做到了。

不久之后,李秀妍带着丫鬟雀儿、婆子邹氏上门了。

她是以李家养女李秀荷的身份上门的,与我相见,潸然泪下。

我自然是知道她要来的,因为在此之前,老爷和夫人给我来了信。

我也是提早做好了准备,对安元奇说:「我实在是很想家,想让我妹妹入京一趟,陪陪我。」

安元奇惊奇道:「你还有妹妹?怎么没听说过?」

我低下了头,叹息一声:「说出来不怕相公笑话,我妹妹李秀荷,名义上是李家养女,其则是我父亲在外的私生女,她与我一同长大,但我母亲不太能容得下她,自我嫁人之后,她在家的日子更难了。」

这段身世,当然是我胡编乱造的,安元奇不疑有他,当下道:「夫人看着办吧,这等小事自己做主就好。」

是以,李秀妍施施然而来。

但我见她第一眼便知,这半年,恍如隔世。

我原以为老爷和夫人迟迟不肯让她过来,是打定了主意想将她嫁给林思润。

这当然也是小姐所期盼的,可是她说:「林公子是琅琊世家子弟,家中已有婚约,我无法嫁给他。

「说来真是好笑,我为他背弃婚约,他却要去履行他的婚约。」

李秀妍一来,我仿佛又变回了她身边卑微的丫鬟,为她愤愤不平:「他怎么能这样呢,既然有婚约,为何不坦诚相告,他明知小姐心意。」

「他也从未答应娶我啊。」

我家小姐叹息一声:「我爹明里暗里都透露过要将我许给他的意思,他又没答应过,是我们一厢情愿罢了。」

「可是,小姐送他东西时,他可以不收啊,他既然收了,就理应知晓其中深意,这人着实可恨。」

「罢了,谁知道呢,兴许他一开始是愿意的,后来又改了主意,如今他探花游街,仕途平顺,什么样的名门贵女娶不得。」

李秀妍兴致索然,目光扫过屋内陈设,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莲莲,看来你在这里过得很不错。」

看吧,即便我做了半年的将军夫人,骨子里还是她的奴婢,立刻低下了头和声音:「这都是托小姐的福。」

「安元奇对你很好?」

我斟酌着回答:「奴婢如今是小姐的身份,他不是对奴婢好,而是对小姐好。」

这般绕嘴绕舌的,她叹息一声,揉了揉我的脑袋:「莲莲,你我一同长大,我待你怎样你是知道的,半年而已,难不成就生分了?」

「没有,莲莲怎会与小姐生分?」

「你瞧你,说话这般谨慎,不要再叫我小姐了,我如今是你妹妹李秀荷,莫要让人看出破绽。」

其实我很想问她,李家为何没有采纳我最初的建议,以李家养女的身份过来为的是什么?

但我不敢问,我怕那个答案我接受不了。

当晚,我与她一同用膳,过后又说了会儿话,丫鬟锦儿过来道:「夫人,将军还在等您回去,二姑娘如今已经住下了,日后有的是机会谈心,咱们先回去吧。」

我望了一眼窗外,确实天色已黑,但不知为何,李秀妍不开口,我竟不敢自作主张地回去。

锦儿说完,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李秀妍,她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地喝着参汤,垂下的眼睫投下暗影。

锦儿不明所以:「走吧夫人,再晚一会儿,将军又要亲自过来抱你回房了。」

我顿时浑身发冷,自我与安元奇成婚以来,他对我的宠爱所有人有目共睹。

不仅是在外面,在家里也是,他始终只有我一个女人。

而且这半年来,对我兴趣不减,他这人胆子又很大,从不将规矩什么的看在眼里,众目睽睽之下亲亲抱抱都是常有的事。

我脸皮这么薄的人,都被他整得习惯了,更何况府里其他下人。

见过了他整日抱我哄我,锦儿脱口而出,也不觉得有什么。

但我始终忐忑,因我面对李秀妍时,心生惧意。

这个位置,原本是她的,我是鸠占鹊巢之人。

锦儿第二次提醒时,她已经笑着开了口,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快去吧,咱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说话。」

那晚我回到房间,安元奇很是不满。

「妇人真是狠心。」

我「啊」了一声,他冷哼道:「你妹妹一来,相公也不要了?」

说罢,又将我禁锢在怀,故意勒我:「你以前都是跟我一起用膳的,今天竟敢把我抛下。」

我笑着去掰他的手,歪着头道:「那明日,让秀荷与我们一同用膳?」

「别,夫人怎地一点也不知避嫌?」

「她是我妹妹,为何要避嫌?」

安元奇笑了,摸了摸我的脑门:「听说姨妹甚美?」

我点头:「是啊,她长得真好看,螓首蛾眉,艳若桃李,相公见了一定喜欢。」

话说完,我就意识到不对了,果不其然,安元奇盯着我笑,神情讳莫如深:「夫人可得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我见了一定喜欢,莫非姨妹入京,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我咬了咬嘴唇,弱弱道:「是我自己的意思,相公,我不想让秀荷回去了,不如留她在府里吧,我想与她共侍一夫……」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安元奇的声音越来越高:「你说什么?!」

我硬着头皮,又说了一遍,声音细若蚊蝇:「我想与秀荷共侍一夫……」

嘶——

我低着头,听到安元奇吸了口凉气,声音咬牙切齿:「你还真有胆子说,李秀妍,我怎么娶了你这么个玩意?」

说罢,又抬起我的下巴:「我是真搞不明白,别人家的夫人都是不愿丈夫纳妾,我家这个真是心胸开阔,千方百计地给我找女人,连自家小姨都送来了。」

我瘪了瘪嘴,哇的一声哭了:「那,谁叫我生不出孩子呢?」

成亲半年,安元奇只有我一个女人,可我的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

外人不知说了多少闲话,将军府的「胭脂虎」,生不出孩子还不准丈夫纳妾。

为此皇后娘娘单独诏我入宫,旁敲侧击道:「皇室宗家,血脉传承尤为重要,很多时候本宫也不喜欢后宫有那么多女人,争风算计,委实令人心累,但世间安得两全法。

「本宫知道你与安珵感情深厚,你也还年幼,担起当家主母不易,安家人丁单薄,该思量的还是要尽早思量,身为女子,万不可妒……  」

见我哭,安元奇又是一声发自灵魂的「嘶」声,气愤道:「哪个不长眼的说将军府的闲话,你且告诉我,为夫替你出气。」

「皇后娘娘说的。」

「那算了,当我没说吧。」

噗……我被他逗笑了,他很嫌弃地为我擦泪:「别哭了,丑死了。」

「那,你愿不愿意留下秀荷?」

「留她干嘛,不就是孩子嘛,咱们生就是了。」

说罢,他拦腰将我抱起,放在床上,伸手去解我的罗衫。

我无语道:「可我生不出来。」

他年轻英俊的脸庞掠过一丝笑意,手指摩挲我的脸颊,在我耳旁道:「夫人急什么,咱们才成亲半年,我倒是不急着要孩子,来日方长,孩子总会有的,在那之前,咱们二人相守不也很好吗?」

是很好,我也觉得很好,可是安元奇,若你是个屠夫,我会觉得更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