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宁雪晴姜勋(宁雪晴姜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宁雪晴姜勋)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宁雪晴姜勋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宁

2023.01.05 | zhang | 155次围观

5.jpg

姜勋将烟咬到唇间,眼梢微挑,显得有些狂肆邪痞。

“怎么,在你的地盘,你允许发生那种事?”

燕栩笑容邪魅,“当然,若他们在我的会所逼迫女人,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但若人家两厢情愿,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是吧!”

他就不信,二哥能一直憋着不说对哪个女明星感兴趣了?

姜勋嗤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没多久,包厢门被推开,薄时礼过来了。

薄时礼长相清俊斯文,皮肤冷白,戴着防滑链的金框眼镜,一双细长而幽深的凤眸,被挡在镜片后,掩住了他眼底的犀利寒芒。

薄时礼是薄家私生子,曾受尽苦难,但他懂得隐忍。

三年前以雷霆铁血手腕结束了薄内家斗,手上沾了多少鲜血无所得知,他一举成为了薄家新上任的掌权人。

薄时礼进来,看到沙发上的男人,他嗓音清寒的打招呼,“二哥,老燕。”

“我去,别叫老燕,我还年轻力壮。”

薄时礼,“小燕。”

燕栩朝薄时礼踹去一脚,紧接着将一瓶珍藏的好酒,往茶几上一摔,“来,我们三兄弟难得见次面,不醉不归!”

……

地字号包厢内。

李总不断想要占宁雪晴便宜,但都被她不动声色的阻止了。

李总有些恼火。

其他几个女明星都很识趣,知道要陪其他几位投资商。

可宁雪晴,太不识好歹了。

“宁小姐,你酒量不错,但也别太矜持矫情。”

在李总又一次想要摸宁雪晴大腿被她避开时,李总的脸色就有些挂不住了。

据李总所知,宁雪晴在宁家并不受宠,只有宁韵秋才是正牌的千金。

上次他见到宁韵秋,从她话里的意思得出一个结论,宁雪晴是个私生活混乱,为了资源能出卖身体的烂货。

看着宁雪晴那张明艳娇丽的小脸,李总吞了吞喉咙,压低声音说道,“宁小姐,别给脸不要脸,女表子立什么牌坊?”

李总拿出一张房卡甩到宁雪晴身上,“陪我一夜,我给你投资五千万。”

宁雪晴抬起食指和中指,将那张房卡夹起,然后以更狠的姿势,扔回到李总身上。

忍了一晚上,她心里早就憋着口气。

这会儿,真是没法忍了。

这个老色批,也不拿块镜子照照自己,什么麻批玩意儿?

李总被宁雪晴砸愣了。

许是从未见过这种不识好歹的女明星。

李总脸色难看得厉害,“宁雪晴,我看你那部戏,是不想投资了?”

李总在投资圈算是领头人,他若是发话了,还真很难再有大佬替宁雪晴新戏投资。

除非她回去求许年——

但宁雪晴不可能求许年,她这人公私分得很开。

但凡是对她抱有不纯想法,想让她用身体换取的利益,她宁愿得罪人,也不会出卖自己!

李总先前有句话说得很对,她在圈子里混了三年,却还是不懂生存规矩。

包厢里其他人都朝这边看来。

李总脸色挂不住,其他投资人都搞定他们感兴趣的女人了,他却被宁雪晴甩脸子。

李总咬了咬牙,指着宁雪晴鼻子,毫不留情的羞辱、怒骂,“小贱人,装什么装?”

“谁不知道你私生活混乱?不要脸的烂货,我看上你,你都该烧高香了,在我面前拿乔,什么傻逼玩意儿?”

李总扬起手,就要朝宁雪晴脸上甩来。

其他人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尤其是那几位女明星,非但没有想要帮宁雪晴的打算,反倒还觉得她该打,谁让她不识趣呢!

得罪了李总,以后看哪个剧组还敢要她?

李总的巴掌,即将快落到宁雪晴脸上时,他的手腕被人扣住。

宁雪晴一把扣住他手腕,另只手扬起,干脆利落的朝他脸上甩了一巴掌。

她心里清楚,不该彻底得罪李总。

但他都快骑到她头上拉屎了,她还要无动于衷吗?

什么时候想要潜规则的人,都变得如此嚣张了?

狗逼玩意儿!

那清脆的巴掌声响,将李总和包厢里其他人都打懵了。

宁雪晴趁机提起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包厢门被甩关上前,她听到李总暴跳如雷,声称要封杀她的怒吼声。

出了包厢,宁雪晴原本打算离开,但先前喝了太多酒,她胃里难受得厉害。

想吐!

她踉踉跄跄的朝洗手间走去。

吐过之后,胃好受了一些。

纤细的身子靠在隔间门框上,闭着眼睛,指尖按着疼痛的太阳穴。

手机铃声响起。

她拿起来看了眼。

吕艳打过来的。

宁雪晴原本想要挂断的,但不小心划到了接听键。

吕艳的声音在寂静狭小的空间里传来。

“晴晴,刚李总打电话给你二叔,你将他打了?现在李总要报警,你快去给李总道个歉。”

吕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但说出来的话,却像根针一样扎进宁雪晴心里。

母女俩的关系,自从她父亲死后一直都很僵。

宁雪晴冷笑,“你弄清楚事情原委了吗?他要睡你女儿,你还让我给他道歉?”

“晴晴,李总是你二叔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他可能不是真的要对你做什么,是不是你态度不好惹怒了他?”

呵!


宁雪晴唇角冷笑和嘲讽的笑意加深,眼角却滑出滚烫的泪水。

就在她准备挂断电话时,那头传来宁韵秋的声音,“妈,我那套紫色蕾丝的内衣裤,你帮我放哪了?”

“我叠好了,还在晾衣房,妈等下帮你去拿。”

电话那头的人还说了些什么,宁雪晴不想再听下去了,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身子,无力的蹲下。

双手,环住自己身子。

孤寂与无助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心口,像是撕开了一条口子,疼得不行。

自从爸爸车祸离世,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除了外婆,没有真正心疼她的亲人了。

鼻尖发酸,眼眶涨疼得厉害。

她抬起手,迅速抹了下眼泪。

这些年,她鲜少掉过眼泪,因为她知道,掉眼泪是最没出息的。

没有人会在意。

可今晚,不知为何,心里特别难受。

想爸爸,也想,那个冷硬正气的男人。

宁雪晴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个被她放在通讯录第一位的号码。

响了几声,就被接通了。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出声。

宁雪晴哽咽了一声,“姜队,我想你了。”

电话那头的人,呼吸好像重了几分。

“你在哪?”

宁雪晴垂眸看着自己脚尖,声音慵懒沙哑,“你问我在哪干嘛,我现在想见你,你难道能立即出现吗?”

话音刚落,电话被挂断。

没多久,隔间敲门声,响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