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宁雪晴姜勋(宁雪晴姜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宁雪晴姜勋)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宁雪晴姜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高冷教官的明星小娇妻

2023.01.05 | zhang | 107次围观

3.jpg

宁雪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辆越野车里。

车厢有点熟悉。

她揉了揉太阳穴,好似想到什么,连忙朝驾驶座看去。

那里并没有男人的身影。

宁雪晴坐起来,降下车窗,朝外看了看。

不远处的路灯下,男人站在那里吞云吐雾。

高大冷峻的身子靠在路灯杆上,单手插兜,一只修长的腿微曲,带着几分随意与慵懒。

他微微仰着下颌,薄唇里吐出青白色烟雾。

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

削瘦的下颌,冷硬流畅。

宁雪晴带着熏意的美眸里露出妖娆的笑意,“姜队,可以让我也抽一根吗?”

男人朝她看来。

修长的眼眸在寂静的夜色下,愈发显得漆黑幽沉。

片刻后,他迈开长腿,朝她走了过来。

宁雪晴双手撑在车窗上,美艳的脸上还带着酒意未褪的红晕。

她眸色滟潋,唇瓣鲜红,就像一朵惹人采撷的娇艳玫瑰。

他高大的身子,停在副驾驶车窗边。

他盯着她看了几秒,抬起手将咬在唇间的烟夹走,紧接着俯首,朝她靠近。

宁雪晴看着眼前陡地放大的英俊容颜,她身子微微僵住。

脑海里有些嗡嗡作响,心脏不受控制的乱跳。

两人的视线交汇,鼻尖几乎碰到一起。

他对着她的小脸,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深沉的眼眸,在青白色烟雾中,特别幽暗、迷人。

宁雪晴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狠狠击中。

直到呛人的烟雾,钻入鼻尖。

她被呛到,微微咳了几声。

他抽的烟,比她抽的女士香烟,要浓郁、辛辣许多。

时间,仿若静止在了这一刻。

宁雪晴看着他深刻英挺的容颜,喉咙不自觉的吞咽。

只要她再稍稍往前靠一点,就能碰到他棱角有型的薄唇。

夜风吹过来。

吹乱了她的发丝,也吹乱了她的心。

“姜队,我可以亲你吗?”

男人喉骨里发出一声低笑,将她想要往前凑的小脸推开。

“别做梦。”男人熄了烟,绕过车头,坐到驾驶室,“住哪,我送你回去。”

宁雪晴看着他冷毅分明的轮廓,娇滴滴的开口,“我好饿啊姜队。”

这样的夜色里,她那样的声音,简直勾人魂魄。

姜勋舌尖舔了下门牙,忍不住嗤了一声,“你要吃什么?”

宁雪晴眨眨眼,“可以吃…你吗?”

姜勋握着方向盘的大掌紧了紧。

他下颌紧绷,轮廓显得凌厉,“宁雪晴,你真他妈当老子是柳下惠?”

宁雪晴刚要说点什么,男人突然推开车门,他走到副驾驶车门边,一把将车门拉开,“我看你不需要我送了,自己打车回去!”

宁雪晴不想真的将他惹怒,举手朝他投降。

“是真的肚子饿了,可以吃那边大爷卖的烤红薯吗?”

马路对面,有个卖烤红薯的摊子,即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闻到红薯香。

似乎没料到她是明星还会吃这般接地气的东西,男人微微怔了下。

“等着。”

看着男人的背影,宁雪晴又补充了一句,“姜队,你将大爷的红薯全买了吧!”

宁雪晴看着穿过马路,朝红薯摊走去的男人,他高大挺拔,气质凛然,即便是个背影,也能叫人怦然心动。

他不知跟大爷说了什么,大爷好像愣了一下,随即喜不胜收的拿出袋子,将剩下的所有红薯都包了起来。

宁雪晴唇角弯起笑意。

没想到他还挺听她话的。

男人很快就折了回来。

他将十多个红薯递给她,“你吃得完?”

宁雪晴接过红薯,她留了两个,然后推开车门下车。

姜勋没有问她去干什么。

宁雪晴将其他的红薯分给了深夜工作的环卫工人,还有两个流浪汉。

姜勋倚在车头前,他眉眼深沉的看着一点也不嫌流浪汉脏臭,蹲下身子跟他们说话的女人。

她除了送给他们红薯,还给了他们一点钱。

她很快就回到车上。

她拿出自留的红薯,递了一个给男人,“姜队,我们一人一个。”

姜勋抿了下薄唇,“你自己吃。”

他降下车窗,点了支烟。

宁雪晴吃了大半个红薯,还剩小半个时,她朝男人看去。

不知想到什么,眸光骨碌碌一转,拿着剩下的小半个红薯凑到他跟前。

淡淡的红酒味混合着女人身上的清香,扑鼻而来。

姜勋夹着烟的手指微微一紧。

“姜队,要吃吗?”她将红薯递到他唇边。

那勾魂入骨的眼神,哪里像是在问他吃不吃红薯?

看着她美艳不可芳物的样子,姜勋没夹烟的那只手,扣住她细细的手腕。

他手指,加重力度。

宁雪晴疼得轻呼一声。

男人眯了眯深沉的黑眸,“再乱勾试试?”

宁雪晴挑了下唇角,她没拿红薯的那只手,轻轻抚上他胸膛,然后,慢慢往下。

随着一层衣服布料,触碰到了他壁垒分明的腹肌。

男人身子,骤然紧绷。

“宁雪晴!”眼底,警告意味明显。

宁雪晴看着男人刀雕斧凿般英俊的轮廓,她的指尖,落到了他的皮带扣上。

她并没有解开,而是抬起长而翘的睫毛,眼含嘲讽笑意的道,“姜队,你就是个胆小鬼。”

姜勋紧咬了下后槽牙。

“你是不是以前被漂亮女人伤过?”

她能感觉得出来,他对她是有感觉的。

现在这个社会,成年男女有感觉上个床,她并不觉得有什么。

但他不敢。

听到宁雪晴的话,男人轮廓线条骤然紧绷。

他扣在她手腕上的大掌加重力度,“想知道是谁吗?”

宁雪晴的手腕骨头都快被他捏碎,她强忍着疼痛,轻哼一声,“看来真被我猜中了。”

姜勋薄唇勾起一抹冷笑,“你看,你也是胆小鬼。”

宁雪晴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他有过心爱的姑娘,她凭什么要知道?

知道了不是让自己找罪受吗?

难怪一直克制隐忍不让他自己受她勾引。

原来,还是个痴情种。

宁雪晴突然间就失了兴致。

她退回身子,将那小半个红薯吃完,擦了擦手,报出自己小区的名字,扭头看向车窗外。

姜勋启动引擎前朝她后脑勺看了眼。

漆黑的眼眸里,情绪翻涌。

不知过了多久,最终,回归于沉寂、幽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