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孟宁傅廷修(孟宁傅廷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孟宁傅廷修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孟宁傅廷修)

2023.01.10 | ling | 53次围观

“孟宁,你是不是找办假证的,随便弄了个假证糊弄我。”孟母还是不信,反复确认结婚证的真假。

孟宁指着盖章处,说:“妈,民政局颁发的,如假包换。”

“那女婿呢?怎么没领来让妈看看?”孟母望了眼门外,又说:“妈只是让你相亲,先跟对方相处看看,你怎么把证都领了,你连对方的情况都没摸清楚。”

“你不是都打听清楚了,在晟宇集团上班,三十岁,工作还很不错,长得也不错……”孟宁想到与傅廷修相处的细节,说:“他人看起来挺温和的,而且父母双亡,无兄弟姐妹,家庭成员简单,也没那么多麻烦。”

少了婆媳难题,挺好的。

孟母很久才消化这个消息,她捏着结婚证,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逼女儿结婚到底对不对。

她如何不懂,孟宁是被她逼的,是为了讨她开心,这才匆忙结了婚。

她患了病,癌症,到现在还瞒着孟宁,自从上一段恋情失败后,孟宁一直不肯再与异性交往。

她担心自己哪天死了,孟宁就一个人了,也没有人照顾,遇到事也没有人帮忙,没人心疼。

她这才逼着孟宁去相亲,找个靠谱的男人,有一个家庭。

现在事已成定局,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小宁,你让女婿来家里见见。”孟母坐下来,说:“虽然你们领了证,我也得把把关。”

“行,我待会问问他,明天一起吃个饭。”孟宁说:“妈,我得去出摊了,外面天热,你身体不好,就在家休息,别出门了。”

孟宁再三叮嘱后,收拾东西出摊了。

孟宁在兴乐路的夜市摆摊卖一些手工,都是她自己做的小首饰。

为了摆摊,她买了一辆二手的面包车,每天五点定时出摊,十一点才收摊。

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下来也有一万左右,在这寸金寸土的京市,生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她是学珠宝设计的,几年前因为一件事,现在没有一家珠宝公司愿意聘用她,她索性自己干了起来。

孟宁支好摊,夜市已经热闹起来了,她抽空给傅廷修发了个信息:我妈想见见你,明天有空一起吃饭吗?

消息发出去,石沉大海。

一会儿来了生意,孟宁忙碌起来,也没把这事放心上。

今晚运气不错,孟宁卖了四百多块钱,十一点准时收摊。

她坐在面包车里清点今天的收入,这时,手机响了。

是傅廷修回了信息:抱歉,我去A市出差,过几天回来,等我回来,我来安排吃饭的事。

大公司上班,出差是家常便饭,孟宁也理解,回了一个字:好。

收摊回家,除了多了一张结婚证,她的生活跟平日里没什么区别。

以至于,接下来几天,孟宁早出晚归的忙碌,压根就把有老公这事也忘记了。

这天晚上,她忙到十二点才收摊,天下起了雨,车子在家门口抛锚了。

孟宁撑着伞下车检修车子,这辆二手车,已经不是第一次出问题了。

大毛病没有,小毛病倒是不少。

孟宁又舍不得买新的,一辆二手车,也得要她大半年的收入,每次只能修修,又继续用着。

孟宁初步检查了一下,想到又得送去修车厂,又得几百块,顿时有点肉疼。

距离小区还有一百多米,雨越下越大,又是深夜,孟宁只能先把车子停在路边,撑着伞去后车搬东西。

她得把没卖完的首饰都搬回去,有一些还需要加工,也有客人送来让她修的首饰,也得今晚赶出来。

风太大了,孟宁撑着雨伞,又抱着个大箱子,很是吃力,雨水已经湿透了她半个身子,十分狼狈。

孟宁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不远处,一辆劳斯莱斯车里,从A市回来的傅廷修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孟宁的背影单薄,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跑,却又那样坚毅,再大的风雨也压不垮她的脊背,伞被吹飞了,她顿时浑身湿透,护着箱子低着头往前面小区走。

她就是这城市里最底层的小人物,风雨都得自己扛。

傅廷修心底触动,拿了一把伞,对主驾驶的人说了句:“开回老宅。”之后,下车大步走向孟。”

第4章

孟宁着实抱不动大箱子了,手有些脱力,就在箱子要掉地上时,忽然有一双手托起了箱子,头顶响起一道醇厚的嗓音。

“我来。”

孟宁抬头,眼前的男人将手里的伞塞给她,接过她手里的大箱子,抱着往前面小区走。

孟宁愣了几秒,回过神,赶紧快步追上,给男人撑伞。

傅廷修调查过孟宁,自然知道她的住处,轻车熟路的将东西搬到她所住的单元楼里,放在电梯门口。

“谢谢先生。”孟宁连声感谢:“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不然我这些货都得被水泡了,要不我给你钱吧,或者我请你吃顿饭。”

孟宁脸盲又近视,今天她忘了戴隐形眼镜,眼镜刚刚又落车里,她真没认出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结婚几天的丈夫。

仔细算来,他们上次见面前后也不过就一个小时。

这几天,两人也没有发信息联系。

她真的很感激男人的帮忙,不然这些货掉地上进了水,损失就大了。

傅廷修意味深长地凝视着孟宁,说:“不用给我钱,也不用请吃饭,请我上楼坐坐喝口水就行。”

大半夜的,陌生男人要求进家里坐坐,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孟宁立即满眼戒备的盯着男人,对男人的好感瞬间没了:“我、我有老公。”

傅廷修一笑:“看来还算没忘干净,知道自己有老公。”

他凑近,说:“那你好好看看,我是不是你老公。”

当那张英俊的脸近在咫尺时,孟宁惊诧得瞪大了眼睛:“傅、傅……”

她忘记名字了。

他无奈地说:“傅廷修。”

她有点不好意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出差回来。”傅廷修站直了神身子,解释道:“这几天忙,才没有联系你。”

“没、没关系的。”

他点头:“嗯,看出来了。”

有没有他,确实都没关系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