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妖精又苏又撩(颜初倾傅砚)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小妖精又苏又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颜初倾傅砚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颜初倾傅砚)

2023.01.12 | lenhart | 179次围观

微信123654 (1732).jpg

不仅颜芷馨疑惑,颜初倾心里也无比疑惑。


她的男朋友,为什么这般财大气粗?


其实在她心里,他真的就只是个舍已为人,英勇无比的大队长。


工资也就是普通上班族的工资。


甚至她还觉得,他的收入是比不上她的。


可最近接二连三的暴击,让她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另有身份?


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大队长?


颜初倾心脏跳动的速度有些快。


她忍不住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颜初倾趁人不注意,她拿着手机,悄悄前往后花园。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她家傅队的电话。


响了几声,没人接听。


颜初倾纤眉微皱。


难道他现在还在忙?


颜初倾又打了一次。


然而,还是没有人接听。


就在她疑惑走神间,忽然身后伸过来一只拿着手帕的大掌。


颜初倾的嘴唇被捂住,她意识到不对劲,立即屏息凝神。


手肘用力朝身后的人捅去。


身后的人腹部吃了她一肘,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颜初倾立即转身,朝那人看去。


方楚南!


方楚南见她看过来,俊气的脸上没有半点慌乱,反倒勾勒出肆无忌惮的调笑。


“初倾妹妹生什么气呢?”方楚南将手帕扔进垃圾筒,他端起两杯酒朝她靠近,“来,哥哥向你赔罪,别气好不好?”


颜初倾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小脸冰冷一片,“滚!”


方楚南半点没有滚的意思,他眼神猥琐的上下将她打量了一遍。


“初倾妹妹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了,这脸蛋、身材,比酒吧头牌还要出挑。”


颜初倾浑身血液都在往头顶涌。


她想一脚踹死这个不入流的狗东西!


年少时的一些往事,因为方楚南的故意挑衅,又一次浮现在她眼前。


她美眸里浮现出一丝可怖的猩红,“方楚南,你上次没有死在我手里,你还想再被我捅一次是不是?”


方楚南脸色发生微微的变化。


但他并没有退缩。


尽管刚才她快速推开了他,但手帕上的东西,她肯定吸入了一点。


只要双方僵持着,她肯定会倒在他怀里。


这丫头,明艳璀璨就像一朵枝头开得正艳的红玫,谁看了不心痒痒呢?


方楚南将酒杯递到颜初倾跟前,“初倾妹妹,来,哥哥真心实意向你赔罪!”


颜初倾用力将酒杯挥开。


她快速朝别墅大厅走去。


但方楚南怎么可能轻易放她离开,他大掌一伸,扣住了她手腕。


“啧啧,初倾妹妹的皮肤,可真是好啊,上等绸缎一样!”


颜初倾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她抬起长腿,用力朝方楚南身上踹去。


但方楚南也不是吃素的,他从小就学过跆拳道,双方交手几个回合后,颜初倾明显落了下风。


她的脑袋有点晕眩,心脏跳动的速度很快,浑身血液,都在往头顶涌。


方楚南看到她的神色,伸手,用力将她抱住。


“初倾妹妹,你放心,等我要了你,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嫁给我好不好?”


颜初倾心头极度慌乱过后,反倒冷静了几分,她眉眼间有种冷艳凛冽的气场,一字一顿声音清寒冷冽的道,“你敢碰我一根头发试试?”


她万万没想到,今晚爷爷寿宴,方楚南竟然都这么大的胆子。


方楚南嗅着颜初倾身上的香气,眼里露出誓在必得的神情,“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初倾妹妹,给我吧!以后我会给你好资源,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方楚南的手,朝她身上的礼服扯去。


颜初倾真是快被恶心坏了。


但偏偏,她现在浑身酸软无力。


压根推不开他。


她紧咬牙关,真是杀了这个畜牲的心,都有了!


“放手!”


颜初倾用尽全身力气,朝方楚南手臂上咬去。


方楚南吃痛,不得不松开颜初倾。


颜初倾抬起脚,用力朝他(月夸)下踹去。


方楚南脸色铁青的躲过,他扬起手,想要朝颜初倾脸上甩去一巴掌。


但下一秒,一道清厉的女声传来,“你在干什么?”


依蔓见颜初倾好半响没有回宴会厅,便出来找她。


她听到颜初倾的怒斥声,连忙滑着轮椅过来。


哪知一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依蔓连忙滑动轮椅到了颜初倾身前,她面色清寒冷厉的瞪住方楚南。


依蔓虽然半身不遂,但她从小出身名门,气场是刻在骨子里的。


她用那样清冷的眼神朝他一瞪,方楚南莫名有些怂了。


许是听到这边的动静,宋翾,颜芷馨,颜二叔也纷纷过来了。


看到颜初倾礼服领子破了条口子,头发凌乱,宋翾连忙走到她跟前,“倾倾,出什么事了?”


“舅妈,我来找初倾妹妹赔罪,她却故意勾引我,你们也知道,我以前就很喜欢初倾妹妹,我哪里受得住诱惑?可我当真的时候,她又开始极力反抗,大喊大叫,让沈夫人误以为我对她做了什么?”


“初倾妹妹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记恨我吧,她是不是想冠一个强姦的罪名,好让我去坐牢?”


颜芷馨眉头紧拧,“倾倾,你也太狠了吧!虽然楚南哥只是姑姑的继子,但我们好歹也是一家人,你这报复心是不是有点太强了?”


“你看看你,将楚南哥弄得满身都是伤,等下让姑姑看到了怎么想?”


宋翾看了看颜初倾,又看了看方楚南,她眉头紧拧的道,“倾倾,向楚南道歉!”


颜初倾浑身,一阵发寒。


血液,凝结成冰。


三年前那晚,方楚南就对她做过同样的事情。


同样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的清白。


颜初倾眼眶刺疼得厉害,她朝方楚南看去一眼,方楚南像是早就料到这个结果,得意挑衅的朝她挑了下眉梢。


颜初倾走到方楚南跟前,方楚南以为她要道歉,假惺惺的勾了勾唇,“初倾妹妹,只要你诚恳一点,我还是能勉强原谅你的——”


颜初倾揪住方楚南的衬衫衣领,她陡然的靠近,让方楚南有点意乱神迷。


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候,最脆弱的地方,被颜初倾狠狠一顶。


“嗷!”


他痛得脸色,一阵扭曲、发白。


颜初倾又抬起手,狠狠朝他脸上甩了两巴掌。


“畜牲压根不配得到我的道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