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奶宝三岁半,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小说无弹窗 苏颜星薄言在线阅读

2023.04.13 | admin | 109次围观

《奶宝三岁半,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苏颜星薄言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她转身要走,却还是顿了顿,道:“你女儿要是现在找上薄言,不管他们相爱与否,那她也是个小、三。这么支持女儿做三的父亲,你应该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为了温湉,你着实不应该来找我。”

苏颜星倒不是故意为了讽刺他,只是他想为温湉好,怎么样也得先等薄言单身。

男人冷笑了两声,道:“温老师一张巧嘴,我自然说不过你。”

“温先生,或许你该去多读点书,婚姻那张证,是受法律保护的。”苏颜星说,“不能光生活条件上去了,修养也得跟上。”

温父脸色沉得吓人,苏颜星却抬脚走了。

回到办公室,同事们依旧在讨论温湉,说她这次比赛要是继续拿奖,可不得了。以后妥妥一个女强人。

见苏颜星进来,又羡慕的说:“温老师你可真幸运,刚进学校就带了个这么优秀的学生,说出去多有面子。”

她笑了笑,就回到了位置上坐着。本来今天倒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只是既然来了学校,她就顺带把明天的事情给处理了。

刚开学没多久,迎进来了一大批新生,而苏颜星带的学生都大四了,这批新生她也得兼顾。新生得给他们开新生入学讲座,跟他们说晨跑事宜,各种校规。都是小事,但有的忙的。

更有些一上大学就放飞自我的,一来就逃课逃晚自习,苏颜星作为辅导员,又得去找学生谈话。

谈话的是个男学生,长得很帅,五官清秀深邃,就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他身上有薄言上学那会儿的影子。

苏颜星有些发愣。

男同学似笑非笑道:“老师也犯花痴啊?”

苏颜星回过神,然后说:“马原课为什么没去?”

“没睡醒。”他无辜的耸耸肩。

苏颜星皱了一下眉,道:“你文学概论课也没去。”

“哦,那个打游戏过了头,忘了有课。”他说出来的话让人生气,却态度又诚恳。

苏颜星道:“蒋文哲,事不过三,下次旷课,纪检按旷课处理你,我不会再去给你求情。”

蒋文哲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嘴上却讨饶道:“知道了,老师。”

苏颜星知道这类男孩子,不好管。

结果没出两天,蒋文哲就惹了事。苏颜星是在半夜接到电话,宿管查完寝,发现他不在,连电话都打不通。

不是周末,学生归学校管,这大半夜人不在,还是新生,学校不可能不管的。

苏颜星找到他的联系方式,果然是打不通的。最后从他室友嘴里隐隐约约知道他外出去了哪,说蒋文哲应该去了某某酒店。

苏颜星也只好去找人,在酒店里跟前台好说歹说,才知道蒋文哲在哪个房间。

她敲门的时候,里头很久才开了门。蒋文哲打开门看到她的一刻,脸上的阴鸷瞬间变成了漫不经心:“辅导员啊。”

苏颜星看着他身上松散的浴袍,皱了皱眉:“学校规定,周一到周五留宿外头,得请假。”

蒋文哲抓了抓头发,懒洋洋的往里走。苏颜星跟进去的时候,里头有一个女人正在穿衣服。

女生见到她,背过了身。

苏颜星也有些尴尬,道:“既然要出门见女朋友,你可以跟我请假。”

蒋文哲点了支烟,似笑非笑道:“怎么请?跟你说,我要请假出门释放自己?”

苏颜星眼皮抬也没有抬:“你可以用文雅点的方式,谈恋爱是为了爱,不是那点欲望。”

他淡淡的扫了女生一眼,那个女生在穿完衣服以后,就走了。

蒋文哲喉结随着他说话,轻轻滚动着,他还是很懒的模样:“谈恋爱是为了爱,不过,那女人不是我女朋友。”

苏颜星微微一顿。

蒋文哲挑眉道:“辅导员,别告诉我,你觉得发生这种事情的,一定就得是恋人。”

“那是你的私生活,只是我希望你能遵守学校规章制度,不然会有很多人担心你。”苏颜星道,“今晚你是想在这边住,还是我送你回学校?”

蒋文哲盯着她的脸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慢悠悠的说:“既然辅导员这么热心的来接我,我怎么可能不跟你走呢。而且,我一般不拒绝美女。”

苏颜星不打算搭理他,只带着他往楼下走,她的职责只是把他送回去。

蒋文哲看到苏颜星的那辆车时,倒是有点惊讶。这老师的穿着看上去挺普通的,气质寡淡朴素,没想到居然开的是豪车。

路上两人一直没说话,只有苏颜星的手机不停的响。

苏颜星扫了眼来电显示上的薄言,接了,开口就是:“我还在忙学校的事。”

“这么晚?”

“嗯。”

薄言迟疑了一会儿,说:“温湉父亲昨天被你姑姑搅和了一单生意。”

苏颜星一阵见血道:“你以为是我跟我姑姑说的,让我姑姑故意这么干的?”

101

“我没有。”薄言顿了顿,道,“他那边,又去求我妈帮忙了。”

苏颜星没说话,薄母帮温父,是看在谁的面子上呢?

如果不是因为当中横着一个薄言,薄母并不是那么爱多管闲事的人。

蒋文哲在这时候突然开口喊了一句:“辅导员。”

薄言再次顿住,警惕的冷淡道:“你大晚上为什么要跟学生在一起?”

苏颜星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蒋文哲又开口道:“辅导员,我的身份证落在酒店了。”

“酒店?”薄言的语气变了变,“你跟你学生去酒店干什么?你们——”

他咬牙,气急败坏道:“苏颜星!”

苏颜星扫了眼蒋文哲,后者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低低的笑,那是恶作剧成功之后的得意。

她直接关了手机,也没有说蒋文哲什么,等到了学校,他随意的说:“老师,我今天可算帮了你大忙,那个男人估计得气的够呛。”

苏颜星声音淡得像水,道:“你怎么知道不是给我惹麻烦了?”

“听到温湉这两个字,我就知道你男人是谁了。薄言跟你结婚了,还帮着温湉父亲,你身为他的老婆,这也能忍?”他微微俯身,凑在她耳边说。

苏颜星不适应的往旁边让了一步:“他做什么,是他的事。”

蒋文哲眯了眯眼睛,她这个动作嫌弃的味道可太明显了。他凉凉的勾了勾嘴角:“辅导员,其实是你并没有那么喜欢他吧,我能感觉出来,你对他并不是那么喜欢。还有你躲什么,你一个比我大五六岁的,我能对你有什么想法?”

苏颜星淡淡道:“我这个人,很招弟弟。”

蒋文哲冷嗤:“你挺自信。”

宿管阿姨过来了,苏颜星也没有跟他多聊,她甚至没有跟蒋文哲多认识的打算,也不希望自己激起他的挑战欲。

苏颜星回到家以后,倒是主动给薄言把电话给打了过去。

薄言那边没有接,还把她的电话给挂了。

苏颜星也就没有再继续打。

她去洗了个澡出来,就有薄言的几个未接来电。苏颜星接了,他就是冷冰冰的不肯说话,直到也她平静的把蒋文哲的事跟他解释了一遍。

薄言才开口说:“你换平板接。”

苏颜星扫了眼躺在穿上的平板,照做了。

倒是没有再说起温湉的事情。

薄言换成了视频电话,苏颜星看见他那边有只活泼的小狗,他正在陪那只狗玩。她隐隐约约觉得那只狗有点眼熟。

“是那只流浪狗,这只狗的眼神太像你以前了,又被我撞到了,我很喜欢,就带回来养了。”薄言摸了摸小狗的头,说,“小黄,看视频那边,以后就是你妈。”

苏颜星坐在这边没吭声。

“咱们反正不要孩子,这辈子以后就养着小黄,怎么样?”

这辈子?

苏颜星的眼皮动了动。

那头的狗在哼哼唧唧,薄言坐在地上,长腿曲着,给狗梳毛。

他这个坐姿隐隐约约能看见他那,苏颜星目光微闪,被抬头的薄言抓了个正着。

“老婆,你要看说一声啊,咱们什么关系啊,一句话我不就脱了么。”他在那边坏笑道。

苏颜星没来的及说话,手机又响了。

她看见蒋文哲三个字,锁眉。

薄言在视频那边把她的脸色看个清清楚楚,笑容就浅了下去,也没有给狗梳毛了。他状似随意的问:“谁啊?”

苏颜星淡淡说:“别人打错了。”

薄言那边没有多说什么,想闹,可苏颜星今天主动打过一次电话了,再闹又得吵架了。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苏颜星终于说:“要是没事,就挂了。”

只是说完事情,她的手机又响了。

苏颜星想挂,薄言凉凉的笑了笑,说:“挂什么,接啊。”

她扫了他一眼,如他所愿。

蒋文哲的声音懒洋洋的传来,说:“辅导员,我睡不着。”

苏颜星道:“这不在我管的范围里。”

“是谁说,自己挺招弟弟的?”蒋文哲假装委屈道,“不说还好,这一说,害我就想了。辅导员,你腰好细。”

102

蒋文哲不过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声音比起年长的男人来说,要清亮许多。

这股子委屈劲儿装的,确实也够像。

少年撒娇,总是带着几分惹人怜惜的味道。

薄言那边也是听得一清二楚,他声音几乎是立刻阴鸷下来:“腰细?”

蒋文哲听到薄言的声音,也是愣了愣,随后却低低笑出声来:“原来辅导员老公在啊。你多想了,我不过是想夸温老师两句罢了,她是我辅导员,我怎么会有其他想法?”

他对苏颜星说:“辅导员,你真好看,还温柔,我一下子都爱学习了,明天来学校,我想感谢感谢你的关照,请你吃个饭?”

“你做梦呢?”薄言在苏颜星开口前就冷笑道。

说完话,又在屏幕那头死死的看着苏颜星,冷冷的,仿佛她敢答应,就要把她给吃了。

苏颜星淡淡说:“吃饭就不用了,你逃不逃课,也是你的自由,我管不着。我劝了你不听,反正一切按照校规处理。”

蒋文哲的话显然有几分装的成分,她也不想跟他纠缠,很快就挂了电话。

薄言的声音就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他半眯着眼睛说:“挺招弟弟?苏颜星,你给我解释清楚,什么叫挺招弟弟?你在家里都做了什么了!我在外头累死累活,你在家里给我找小白脸?”

苏颜星揉了揉太阳穴,索性没了言语。

“怎么,找不到话反驳了是吧?”薄言阴沉的盯着她,“你在家里招惹了谁?顾泽元?”

“你胡说什么?”提到顾泽元,苏颜星终于有了点反应,又因为他的无理取闹,到底是有些不太耐烦的蹙起眉。

“好啊苏颜星,你居然还觉得是我在无理取闹?”他看明白了她神情的意思,被气的面目都有点狰狞,几乎是立刻起了身,苏颜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几分钟后,她从视频里看见,他从楼上拎下来一个巨大的行李箱。

“你干什么?”她不明所以。

“回国。”他的声音崩得死死的,很冷漠,火气还足。

苏颜星沉默了半晌,说:“我的初恋是你,你不也比我小么。”

他听到这句话以后,终于回到视频前坐下,只不过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她也不说话,等着他自己慢慢平复心情。

一时半会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苏颜星今天折腾到半夜,不太想继续浪费时间,开口道:“既然没什么可说的,我就先挂了。”

“等会儿。”苏颜星看见那条狗又往他面前凑了,在舔他的手,他这会儿没耐心,敷衍的把狗子给挥开了,说,“别挂,我也要补个觉,我们连麦。”

苏颜星随他去。

“你说,最近你招了些什么男人?”回到床上,薄言那边还是揪着这件事。

“没人要的。”苏颜星说,“年轻那会儿也没有,就招了你一个。”

“上学那会儿的学弟我都知道好几个,还有顾越,行情好的很。”薄言冷哼,今天电话那头的那位,这笔账他也还是会跟他算的,“苏颜星,你结婚了,安分守己点。”

苏颜星随口“嗯”了一声。

薄言不满意道:“你可不可以走心点?你快说,你只会有我一个。”

“我不会出-轨。”苏颜星说。

薄言显然不太满意,却没说话,睡着了,苏颜星很快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透过平板,在她耳边一下下回荡,明明挺吵,但她居然也安心的睡着了。

第二天七点钟,她就被薄言给吵醒了。他在那头说:“老婆,醒了没?起床了。”

苏颜星刚刚起床,声音格外干涩,“嗯”了一声:“醒这么早?”

国外这会儿,时间应该还是凌晨。

薄言道:“没办法,要赚钱养你,得起来开会。”

苏颜星起了床,他依旧没挂语音,她换衣服时,都能听见他说话的声音。

只是某一刻,声音戛然而止。

苏颜星不会知道,在他声音戛然而止的这一刻,远在国外的薄言身边,温湉的腿,在桌子底下碰到了他的,大腿往上,挺敏感的位置。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温湉是被她的主管,带来开会的。

当然,主管也是听说了薄言跟温湉之前那些事,才会对她格外关照。

此刻薄言扫了她的腿一眼,看见她脚上穿着那双红色的高跟鞋。

薄言对温湉的印象,更多是她学生那会儿,她总是穿着运动鞋,看上去青春有活力,现在却逐渐向女强人靠拢。

少女是不适合穿高跟鞋的。

苏颜星更白,腿更细更长,更适合穿这种红底高跟鞋。她长得也更欲,只是明明有一张勾人的脸,表情却要不就是假笑,要不就是平淡。

对他吝啬得很,都不肯多给他露几个表情。

只有他故意弄得狠,他才能看见不一样点的。

薄言想着想着,又想起早些年的苏颜星。

上学那会儿,她同样穿运动鞋,只是他却很难想起她还是少女的模样,仔细想,也只有她寡淡的脸,挺无趣的。

“抱歉,不是故意的。”温湉道歉说。

薄言回过神,抬眼看她,点了点头,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对上了。

他微微晃神,很快偏开头,继续讲解事宜。

温湉则是他看了他片刻,才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眼神。

一旁的主管将他俩的互动看在眼底,表情有些意味深长。

……

103

苏颜星在薄言声音戛然而止的那一刻,就切断了语音。

她在赶去学校的路上,挂断了蒋文哲的一个电话,以及收到了温湉的感谢。

【温老师,谢谢你帮忙打印证明。】

苏颜星也就顺道问了一句她什么时候比赛。

温湉说了个时间,又聊起自己的情况,说最近在实习。

苏颜星问:在哪实习?

温湉说:薄氏。

苏颜星就没有说话了。但仔细一想,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只不过,薄言口中的偶尔跟她见面,恐怕是天天见面。

苏颜星想了想,还是多问了一句:你告诉薄言,是我怂恿你出的国?我记得我只是说,不要把感情看得比个人发展还要重要,并没有说过半个叫你出国的字。

温湉道:那是我理解错了,你说个人发展重要,我就以为是,你让我出国。

苏颜星也没有点破她的心思,她只不过是自己不要薄言,分手了却依然见不得他跟其他女人好。

温湉说:薄言那边,我去替您解释,不会让您白白受了这份冤枉。现在我在开会,开完会我就跟他解释。只不过,他的下属问过我,有没有跟他旧情复燃的打算。

这个开会时间太过巧合。

苏颜星有种猜测,薄言大概跟她是一起的,两个人开的是同一场会议。

几分钟后,她看见温湉发了条朋友圈:庆祝今天的会议圆满结束。

苏颜星的视线很快被照片吸引,其中一张是温湉和行业内某个大佬的合影,照片上的温湉,一身职业装,而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原来她就是薄言说的,那个崴了脚,把高跟鞋留在他家里的女同事。

也不知道薄言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温湉的名字,她也认识她,光明正大总好过遮遮掩掩。

另外一张,是她拍了文件,照片的角落里拍进了一个男人的手,很修长,骨节分明,无名指上戴着戒指。

苏颜星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薄言,婚戒太过明显了。

他能入镜,显然他就坐在温湉的边上。一个实习生,有那个资格坐在老板的身边么?

她几乎是立刻串联起了前因后果,怪不得有人要喊温湉老板娘。

苏颜星是个女人,几乎是立刻就体会出了,小女孩那种不算明显的挑衅的味道。

温湉说的不会再对薄言有任何想法,自然不会是真的。

她想的是,大概是坐实老板娘的身份。只是现在的人,都爱面子,温湉一面有着不轨的想法,一面还扯着一块道德的遮羞布,想做的直接,却又不敢太过明显。

……

会议开的时间点实在是太早。

凌晨时间,会议一散,薄言决定请大家吃个饭。

十几个人,也不知道最后怎么回事,走着走着,温湉走到了薄言身边,其他人反而离他们好远。

薄言脚步一顿,看了眼旁边的温湉,她目不斜视,似乎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这个项目,你好好干。做好了毕业找工作,会方便许多。”他随口说了一句。

温湉弯起嘴角,视线并没有集中在他身上,小声哼了一句:“说的像是你会特殊照顾我似的。”

薄言扯了个笑,却没有接话。

“要是我没有记错,明天是你的生日。”温湉突然又说了一句。

薄言随口“嗯”了一声,带着大伙进了包厢,他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着,温湉去了趟洗手间,再回来时,只有他旁边的位置空着,不知道是不是别人故意把这个位置留给她的,她也只能坐这里了。

一开始,大伙还算客气,温湉身为在场唯一一个女性,被灌了几杯酒。在她微醺时,薄言就皱起眉,让人别灌了。

公司里面,关于温湉和薄言的流言蜚语,那是满天飞,薄言的这个动作,让在场的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笑,不过没有人点破。

毕竟薄言结了婚的,很多事情就不好声张了,但是有几个男人,外面没些花花草草。

温湉喝的头晕,整个人东倒西歪,最后直直撞进薄言的怀里,小声的喊了一句,说:“薄言,我不行了。”

这个动作,让气氛瞬间炸了。

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喊在一起的,到后来所有的人都喊他们在一起,旁边包厢的人都被吵到了,纷纷过来围观,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求婚现场。

“在一起!”

“……”

温湉似乎是醉了,闭着眼睛倒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脸色很红,不知道是因为周围的声音,还是因为酒。

薄言皱了皱眉。

他冷淡的有些漫不经心的说:“可是我现在,有老婆的。你别忘了,当时是你非要走的。”

温湉顿了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只是旁边的声音太吵了,将他的声音盖了过去。

薄言推开了温湉,直接喊来经理,把外头来的那些人给赶了出去。

气氛这才渐渐冷却了下来。

“小薄总,温小姐也算是个优秀的女生了,你真不考虑考虑?”几个老股东开玩笑道,说是开玩笑,其实也是有意撮合。

薄言的表情让人有些看不透,说:“是挺好的,不过我已经结婚了。”

“听说那个是出了意外,家里让娶的?”一个跟他熟的大胆问道。

“哦,的确是这么回事。”薄言没什么情绪的笑了笑,“但是婚结都结了,又不是说想换就换的。温湉当初跟我错过了那就是错过了,我这人不太喜欢旧情复燃,对现在的生活也挺满意,以后这种玩笑,别再开了。她自己说的分手,也不是我渣了她,两个人当当普通朋友就行了。”

温湉一直没说话,等到他送她回去,才醉醺醺的揉了揉眼睛,哽咽道:“薄言,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当初没有珍惜你?”

薄言低头看着手机,疏离的说:“没。”

温湉不相信,她感觉他就是在记仇,可是越是在意,才会记得越深刻不是吗?

她不想放弃薄言,一点也不想。

犹豫了好一会儿,温湉放下面子,鼓起勇气说:“其实我来薄氏,不是为了什么工作,我就是想,挽回你。”

104

温湉这会儿的姿态,真的摆的挺低的。

薄言今天一句“我是有老婆的”,到底是让她有些心慌。她原本是不肯服软的,可是她害怕薄言真的把心给送出去了。

温湉看不得薄言爱上别人。

“我说我来薄氏实习,都是骗你的,外资那么多企业,我怎么偏偏选择一个在国外刚刚起步的薄氏?”温湉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整个人颤抖得厉害,说,“我只是觉得,我是一个女孩子,不能主动,女生都是要男人哄的,哄一哄就好了。”

薄言点了一支烟,没有说话。

“我爸说,女孩子一旦主动了,就会显得很掉价,会不被珍惜。”温湉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说,“阿言,那会儿刚刚分手,我一个人在国外,就特别想你。我经常因为想你,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可是我不能告诉你,因为分手是我提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是一个罪人,怎么好意思跟你说我有多苦。”

薄言冷淡的抽出手,说:“你喝多了。”

“我没有,我只喝了一点。”温湉柔声说,“阿言,陪着你陪着这边分公司成长,我很高兴。我现在……也不是以前那个柔弱的我了,什么压力我都能陪你一起扛。”

薄言没什么情绪的反问道:“你是觉得,我结婚这件事情是在开玩笑?”

“婚姻当然不是玩笑。”

“那你说这些,把苏颜星放在什么位置?”

温湉顿了顿,说:“你不喜欢她,我能感觉得出来。你只不过总是用她来气我。”

薄言回头看着温湉一脸笃定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冷冷的道:“你错了,我没有不喜欢她,反而是你,已经是过去式了。”

温湉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几乎肯定薄言是跟自己赌气,她咬咬牙,说:“阿言,这回我会主动并且好好的追求你。之前是我错了,我一定会把你给追回来的。这次换我来主动,好不好?”

“如果你是为了旧情复燃来公司的,那么公司你不用待了。”他说话的时候还挺无情。

温湉诚恳道:“哪怕你要赶我走,我也要追你,不信你可以试试。”

“那你滚蛋吧。”薄言懒洋洋的留下一句话,驱车扬长而去。

小说《奶宝三岁半,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 奶宝三岁半,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第26章 试读结束。

《奶宝三岁半,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网友点评

风透绣罗衣:有一说一,这本小说是我看过的言情甜宠小说里,算得上比较好看的了,苏颜星薄言之间发生的故事很精彩。

长安忆:《奶宝三岁半,她被七个哥哥团宠了》这本书呢给我的整体感觉挺好的,有一些地方往往是捉住了读者的心,有一些地方也让部分读者感同身受,这本书挺好的,作为一个读者我挺希望能有第二部的,或者出一个番外

标签: 最新资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