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景儿完整版九月盛开大结局-九月盛开是什么书

2023.04.29 | chen | 131次围观

2.


大夫人对我娘是身体上的苛待,但是补品和吃食却没有断过,所以我还在我娘肚中的时候营养是跟得上的。


我娘一开始还奇怪大夫人怎么可能这么心善,后来她观察后发现了异样,那就是府里住了一个从京城来了一个老嬷嬷。


那嬷嬷还特意来看过我娘的肚子,我爹看到这嬷嬷都点头哈腰一副讨好的模样。


我娘猜测那嬷嬷就是那大人物家里的奴才,那大人物应该是从哪得了消息,那嬷嬷过来是为了我娘的肚子。


在我娘临盆生下我那天,那嬷嬷也进了产房看我,我娘看到那嬷嬷在确定是我是女孩后就一脸失望,她还摇头叹息:「是个不中用的丫头。」


之后那嬷嬷就在府里彻底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些补品和吃食,我娘月子里根本没什么东西吃,每日只有一个馒头。


所以后来连奶水差点都没有,每日我都被饿得哇哇哭。


她还被大夫人指派干活,如果不干连馒头都没有,也是因为如此,我娘落下一身的月子病。


这样的苦日子,我们一过就是十五年,这十五年里,京城那位好似已经忘记我和我娘,我爹从一开始忌惮,到后来开始慢慢放肆起来。


只要在官场上受了气,就回来打我,每次都是用鞭子狠狠的抽打我,一边打一边他好似发泄一样的怒骂:「贱种,真是贱种,就算是那个人的女儿又怎么样,老子一样可以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我娘只能抱着我,为我挡住大部分鞭子。


我每次被打后,偷偷问我娘,我亲爹到底是谁,但是我娘总是一边给我抹药一边哭,次数多了我也不问了,免得她伤心。


我知道我亲爹在京城,因为我娘瞒着我爹和大夫人偷偷给京城寄过好几次信,我知道那是给我亲爹的信件。


我偷偷看过,信里都是央求我亲生父亲接我回京的话,对她自己却只字不提,但是每封信都好似石沉大海一般。


我本以为这辈子也就这样过去,突然有一天,我娘慌张的冲回院子,然后翻出她私藏了十几年的银子五两四钱,那都是她点灯熬油绣帕子偷偷卖了存下来的,她一股脑的全部塞给我。


「景儿,你赶紧逃,往京城逃,去找你亲爹…」


我大惊:「怎么了?」


我娘眼泪吧嗒吧嗒的落:「我偷听到你爹和大夫人商量要把你嫁给陆通判的三儿子!」


我只感觉天旋地转,陆通判是我爹的上官,按理说他家门楣是轮不到我这种人的,但是他那三儿子已经死了,还是在妓院马上风死的。


通判夫人可怜自家儿子没有成亲,一直想找个姑娘结阴亲,通判夫人眼光高,不想委屈自己儿子,想找官宦人家的嫡亲女儿。


一般好人家就算想巴结陆通判,也不会把自家女儿嫁过去,更何况还是官宦人家。


结阴亲就已经丢人了,关键是对方还是在妓院马上风死掉的,如果真的把女儿嫁过去,那会被人吐沫星子淹死的。


后来听说放低了要求,庶女也可以,但是依然要官宦人家的女儿。


可是一直没有人答应,却没想到我爹能上杆子答应,他真的为了讨好上官,什么缺德事都干得出来。


半夜,我和我娘收拾好包裹,偷偷从后院的狗洞爬了出去,准备一起偷跑。


没有路引我们肯定没办法走官道进城,不走官道就可能会碰上山贼或者山中野兽,或许会死我们在路上,但是如果不走,那比死了还折磨。


我们想过了,大不了就找个人迹罕至的山里住下,我们母女两个相依为命也比现在好。


我爹和大夫人似乎早就料到我们会逃跑,院子外面有人守着,我跟我娘刚刚跑出去就被发现了。


大夫人亲自带人抓住了我们,随后就我们被关进了柴房,临走前大夫人冷冷的看着我们:「母女一对贱种,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夫人一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着大夫人那冰冷的眼神,我心中发狠,哪怕死也要让大夫人和我爹不痛快。


我娘抱住我:「别怕,你爹那个贱人如果真要把你嫁过去,为娘大不了一头撞死在你花轿前。」


我吓了一跳,连忙拒绝:「娘,千万别干傻事!」


我知道我娘的打算,大梁朝律法,父母双亲有一方过世,子女要守孝三年,不可婚嫁,就算通判能一手遮天,也不敢逼孝期女子嫁人,这明显是釜底抽薪的办法。


我娘不搭话,我心中害怕她真的想不开,所以紧紧抱住她,就算我死也不能让我娘死,她这辈子为了我吃了太多苦了。


而且现在也不是没有办法,大不了我就嫁过去,入了通判府,在通判面前给我爹上上眼药,让他不死也脱层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