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钟意顾司洺钟意顾司洺-钟意顾司洺全本阅读

2023.05.07 | admin | 150次围观

《钟意顾司洺》精彩内容试读

钟意攥着手机,如坠冰窟。

深夜的医院走廊悠长寂静,她一个人无助的靠在墙上,望着急救室门口刺眼的红灯,内心恐惧又绝望。

她一直知道顾司洺不爱自己,但也万万想不到,在他心里,发了高烧的小乐竟然还比不上害怕打雷的皓皓重要。

也许只是爱屋及乌罢了,虽然皓皓不是他的亲生孩子,但却是他心爱的女人生的。

全江城都知道,顾司洺爱的人,是她的妹妹钟媛。

五年前,顾司洺病重,钟媛毅然躺上手术台为他捐肾,自此她就走进了顾司洺心里,发誓此生非她不娶。

可造化弄人的是,在一场商业宴会上,他被下药阴差阳错和钟意有了一晚,还有了孩子,不得不被逼无奈娶了她。

整个江城,都觉得是钟意处心积虑设计嫁进顾家,包括顾司洺,所以他对她从没有好脸色,对她生的小乐,更是甚少关心。

而钟媛在他结婚后,就出国跟一个华裔富商结了婚,还生了孩子,三个月前那富商突然去世,她才带着孩子回了国。

回来后,这母子俩就立刻得到了顾司洺的关心和照顾。

这三个月,他别提关心她们母子,甚至连家都再也没回过。

这时,急救室的灯关了,医生走了出来,说孩子已经脱离危险。

钟意悬了一整晚的心,才终于放下。

孩子被推进病房,钟意一步不离的跟着,因为是双人病房,旁边还躺着另外一个生病的孩子。

那孩子父母都围在床前,不时的问他冷不冷热不热。

孩子享受着父母的关心宠爱,一句一句的撒娇。

钟意又看了眼还在昏迷的小乐,心中酸涩更甚。

另一头,钟媛家里。

皓皓在顾司洺怀里睡着,钟媛看着顾司洺,想起刚才那通电话。

“真是抱歉,这孩子这么黏你,小乐没事吧?”

顾司洺想起钟意焦急的声音,黑眸微沉:“发烧了。”

钟媛叹了口气,“没想到姐姐做了妈妈这么负责,一点发烧都这么着急,到底是她费劲辛苦才生下的孩子,你不去看看吗?”

费尽辛苦生下的孩子。

这话意有所指,又让顾司洺想起当初就是受孩子裹挟,才让她进了顾家门。

果然,他的声音冷了冷。

“不用。”

钟媛嘴角一勾,没再说话。

第二章

钟意在医院守了小乐一整晚。

直到第二天清晨,小乐才迷迷糊糊醒来,他还是很难受,但又很听话,不吵也不闹,就窝在钟意怀里默默流泪。

钟意看的愈发心疼,隔壁床孩子的妈妈问她:“你家孩子真听话,不像我家这个,特别粘人。”

明明是在夸小乐,钟意心里却一酸。

因为只有浸在爱里的孩子才能肆无忌惮的讨宠啊。

“对了,你老公呢,怎么一晚上都没见到他?”

钟意表情尴尬:“他工作忙……”

这时,小乐也小声开口:“妈妈,我好想爸爸……”

软软的声音特别可怜,钟意握住他的小手。

“爸爸很忙,等小乐病好了就可以见到他了。”

小乐小嘴瘪了瘪,虽然满脸都写着失望,但不想让妈妈担心,还是乖乖的“嗯”了一声。

钟意心里苦涩至极,她知道哪怕平时顾司洺再忽视他,他也终究是爱爸爸的。

看着这样可怜又可爱的儿子,钟意愧疚极了,只想一个人把父母的爱全部补给他。

医生说小乐还要住院观察两天,她就寸步不离的陪伴着儿子。

中午时,小乐吃了药又睡了过去,钟意守在旁边刷了会儿手机,正好看见钟媛更新了朋友圈。

是一张顾司洺抱着皓皓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眼底流露着从未给予过她和儿子的柔情。

底下还有人评论:孩子爸爸真温柔。

钟媛没有解释,仿佛默认了这个称呼。

那四个字和照片像一根刺般**了钟意的心,她猛地关掉手机,不敢再看。

接着,又照顾了小乐一天一夜,连隔壁床的孩子都出院了,顾司洺也没有出现。

翌日清早,睡梦中的小乐哭着说渴,钟意四十多个小时没有休息,强行撑着精神想给他倒水,刚站起来,眼前猝然一白,就这么晕了过去。

醒来时,她躺在旁边的病床上,护士还没走。

“你也真是,身体这么虚弱,病人怎么照顾病人呢,赶快让孩子的爸爸过来吧!”

孩子爸爸……

钟意心中一痛,顾司洺是不会过来的。

可小乐的确需要有人照顾,想了想,她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走出病房,拨打了一个电话。

“妈,小乐发烧了,您和爸爸有时间吗,能不能来帮忙照顾一下孩子?”她小心翼翼地问。

那头,钟母很快回答:“我和你爸没空,媛媛自从上次给你爸献血之后,身体一直不好,这两天想吃你爸腌的盐渍桃子,我们得赶紧做好了给她送去,发个烧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不是你没照顾好……”

钟母一边怪罪她,一边挂断了电话。

明明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她却仍然还会觉得心痛。

她该习惯的。

从小到大,在父母眼里钟媛的事都是最重要的。

钟意苦笑一声,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强迫让自己清醒过来,好继续照顾孩子。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意意。”

钟意一转身,就看到青梅竹马凌风穿着白大褂站在自己面前,有些惊讶。

“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去隔壁市医院学习了吗?”

他气喘嘘嘘,像是跑过来的:“今早刚回来,听同事说好像看见你了就来看看,小乐怎么了?”

他的眼神很关切,钟意没想到最后唯一关心小乐的人是他,鼻子有些酸。

“没事,就是发烧了。”

凌风见她一脸苍白,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休息了,立刻道:“你一个人照顾他?顾司洺呢?你父母呢?他们难道不知道你的身体有多虚弱?”

钟意有苦难言。

凌风看出钟意的为难,不再多说,低声叹了口气,抓住了钟意的手臂。

“我照顾小乐,你去休息。”

说着,两人便一起走进了病房。

而他们进病房之后,站在不远处电梯口,将刚才的画面全部收入眼底的钟媛勾了勾唇,意有所指的对旁边的顾司洺说:“凌风从小就喜欢姐姐,没想到姐姐都结婚了还不知道跟他避嫌,两人该不是……”

顾司洺脸色瞬间沉了几分,接着漠然转身,离开了医院。

第三章

一向疼爱自己的凌叔叔来了,小乐开心了一些,病也好的快了些。

但他还是经常有意无意望向门口,像是在等谁。

钟意知道孩子还在期待爸爸来看看自己,但顾司洺始终没出现。

直到出院那天,小乐趴在她怀中闷闷不乐。

“爸爸为什么不来看小乐,是不是我不够乖……”

钟意心里酸涩极了,不停地哄他。

“小乐很乖,真的很乖。”

“爸爸太忙了,过几天就回来了,妈妈回家给小乐做可乐鸡翅好不好?”

小乐看着明明眼眶都红了,却还是哄着自己的妈妈,心里一酸,连忙乖巧的点头。

就这么过了一周,小乐没再提起见爸爸的事。

顾司洺本就不常回家,哪怕钟意这五年一直想努力做好他的妻子,每天都会做好饭菜等他回家,每天都捧着一颗热忱的心去爱他,但他很多时候宁愿睡公司都不愿回来,到后来,她和小乐几乎都快习惯他的冷淡了

钟意觉得这次小乐只是因为生病所以才特别想见他,现在病好了,也就忘了。

没关系,她一个人也可以給孩子足够的爱。

直到某天收拾房间时,她看到了小乐的日记本。

孩子虽然小,但是很聪明,会写的字不少。

小小的日记本上,一多半都是在思念爸爸。

【三个月了,爸爸又没有回家。】

【幼儿园的同学都说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我好想牵着爸爸的手站在他们面前说,小乐不是野孩子,小乐有爸爸。】

【是不是小乐不乖,爸爸才不喜欢小乐,小乐会乖乖的,爸爸回来好不好。】

【又到亲子运动会了,我最讨厌亲子运动会了,大家又要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小孩了。】

每一个稚嫩的字都像是一把刀,把钟意的心扎的鲜血淋漓。

她一直以为孩子不懂,原来小乐其实把顾司洺对他的忽视看的清清楚楚。

钟意眼眶都红了,心里被巨大的愧疚和心疼占满。

晚上,她将小乐哄睡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再一次拨通了顾司洺的电话。

依然是等了很久才接通。

她紧张的开口:“你最近忙吗?”

顾司洺声音冷淡:“有事就直说。”

钟意被他冷淡的态度刺得眼睫一颤,但为了小乐还是强忍着开口:“周五幼儿园有个亲子运动会,你能来参加吗?”

那头似乎冷嗤了一声,像在嘲笑她的异想天开。

生怕他拒绝,她又立刻带着哀求的语气开口:“我知道你恨我,当年的事我也不辩解了,但小乐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五年了,他见你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你知道别人都在说什么吗,别人都说,小乐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说到这里,钟意的声音已然哽咽。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终于开口:“把时间和地址发我。”

钟意心头一喜,连忙挂断电话开始编辑信息。

翌日。

送孩子上学时,钟意便告诉了小乐顾司洺这次会陪他参加家庭运动会的消息,小乐高兴得都跳了起来,钟意从未在他眼睛里看到那么神采奕奕的光芒。

他开始掰着指头期待运动会的到来,等终于到了周五,他换上最喜欢的衣服,牵着钟意的手兴高采烈的去了幼儿园。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有多孩子和家长都到了。

一群人坐在草地上,只有小乐时不时朝门口张望。

“妈妈,爸爸真的会来吗?”

钟意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爸爸答应过,就一定会来的。”

小乐这才放下了心,又等了十多分钟,远处走来一道高大的身影,顾司洺穿着西装走了进来。

小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扬起手就要喊爸爸。

“爸爸……”

可顾司洺却并没有朝他们这边走来,而是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

钟意顺着他的脚步望过去,竟然看到了不远处的钟媛和她儿子!

有负责登记幼儿园老师来询问顾司洺是谁的家长,顾司洺身姿颀长,步伐沉稳的走到钟媛身边。

“我是皓皓的爸爸。”

第四章

轰!

钟意脑子嗡的一声巨响,仿佛什么都听不清了。

而钟媛的目光也不知何时看向了她,眼里的得意掩饰不住。

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生下他的孩子又怎么样,我一样有办法从你儿子手里抢走他。

钟意不知道钟媛是用了什么办法让顾司洺改了主意,但她知道这么残忍的画面她不愿意让儿子看到。

她连忙捂住小乐的眼睛,转身就想把孩子抱走。

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小乐就已经哭着跑到了顾司洺的面前。

“爸爸!”

小乐声音很大,一时很多家长都朝这边看来。

顾司洺蹙眉,刚要说话,旁边的皓皓突然一脸凶相的喊:“你乱喊什么,这是我的爸爸,才不是你爸爸!”

小乐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一边哭一边喊:“你胡说!”

两个孩子都情绪激动,就这么推搡了起来,没一会儿两人都被推倒在地,但是皓皓的额头嗑到了石头上,钟媛大脑一片空白,疯了一样的跑向小乐,顾司洺夜立刻弯腰查看皓皓的伤口。

而同时摔倒地上的小乐,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爸爸去关心别的小孩。

皓皓的额头磕出了血,他大声哭闹着,顾司洺抱着他离开了幼儿园,钟媛眼眶含泪得跟在后面,俨然一对担心孩子的父母。

从头到尾,他都没看小乐一眼。

钟意感觉到小乐的绝望和委屈,她眼眶发热的将他抱在怀里:“小乐不哭,妈妈在,妈妈在。”

好在送到医院后,小乐并没有受伤,确认没事之后,她才将情绪激动的小乐哄睡着,转身走出了病房。

想到刚才皓皓受伤的额头,毕竟是跟小乐推搡导致的,她决定还是去vip病房看望一下。

皓皓伤的并不重,但顾司洺还是为他包下了一整层的病房,还请来了最好的医生。

看着他如此兴师动众的样子,钟意忽然想起小乐生病时他不冷不热的模样。

原来顾司洺不是不会关心人,只是不会关心他们母子。

她忍住心里的酸涩,上了电梯。

皓皓已经包扎好伤口睡了过去,顾司洺一看见她,立刻压低声音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孩子。”她低声道。

钟媛双眼还是红的:“钟意,你怨我恨我都冲我来,为什么要伤害我儿子!”

明明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在她嘴里却像是钟意唆使的一样。

标签: 最新资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