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卿月凤翎秦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2023.05.08 | admin | 178次围观

她的话中句句透着得意,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秦晚的脸,想从她的神情中窥探到真相。

“那是你的二哥,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秦晚终究是忍住了,她冷嗤道。

卿云瑶一听她这般说,那张脸陡然冷了下来,只听她道,“秦晚,你知道是谁将我二哥害成这样的吗?”

卿月抿着唇没有接话,就听她接着开口,“是一个女刺客,她不仅半夜闯入我的房间偷走了我的东西,还给我二哥下了剧毒,你说这个女刺客会不会还给我的娘亲下毒?或者给我的爹爹下毒呢?”

卿云瑶一字一句轻轻问道。

秦晚紧紧咬着牙关,眼中的恨几乎要溢出来,她听懂了卿云瑶话中的意思,她是在告诉她,今日卿湛可以中毒,命不久矣,那么接下来她的娘亲和爹爹也有可能。

是逼迫,也是试探!

卿月恨到极致,却也绝不泄露一丝一毫的情绪,她拧眉冷冷的看着卿云瑶,“幽王妃,你这话说的实在是有意思,刺客要怎么做我怎么知道?

不过我听着你的话怎么这么奇怪?好像你二哥中毒你很开心似的,你不是卿家的女儿,最受他的宠爱吗?”

卿月反问道。

眼见面前的秦晚油盐不进,卿云瑶眼中的阴狠再也压不住,她咬着牙道,“我知道她还活着,秦晚,你回去告诉她,今晚我在卿家等着她上门,她要是不来,就等着给所有人收尸吧。”

听到她的话,卿月瞳孔一缩,她抬起眼,皱眉看着卿云瑶,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幽王妃,你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卿云瑶气到胸口起伏。

她其实已经八九分的怀疑秦晚了,她怀疑秦晚跟卿月之间有着某种隐秘的联系。

卿云瑶还想说些什么试探一下,但此时王老在卿家的人带领下匆匆而来,卿月目光一闪,终于来了,因为她无法靠近卿湛,否则会露出破绽,所以只能等王老过来诊断,到时候将症状和采集到的血样拿给她。

但是秦晚的面上没有露出任何急切,只道,“王爷在院子里等着,我陪王老一起过去吧。”

话音落下,便直接将卿云瑶扔在原地,随着王老一起进了后院。

楚宴和凤翎正在门口说话,看到她走过来的时候纷纷抬起眼。

“王老来了。”

卿雷山忙的迎上去,王老打了招呼之后便直接进了屋子,卿月没有跟进去,她如今这个身份确实不便跟进去。

楚宴眼睛扫过秦晚,似拧了下眉,这时候卿云瑶也走上前来,他才缓解了几分脸色。

秦晚站在一旁面无表情,但内心焦灼不已,过了好一会儿,王老才从屋内走了出来,他面色沉重的冲着众人摇了摇头,“卿二少中的毒很是罕见,若是不能快点儿找到解药,恐怕……”

“王老,您当初是御医院总首,您也没有办法救湛儿吗?”

柳婉红着眼颤声道。

她身体已经很不舒服,是听到王老来了,这才强撑着上前。

王老叹一口气道,“卿夫人,术业有专攻,老夫对奇毒的了解的确不够深,确实诊断不出二少中的什么毒,恐恕老臣无能为力。”

他说的是实话,卿家二少中的毒他的确没法解,最多列个方子延缓他几天寿命,若是说救命,反而是煜王妃应该可以,但是在这之前王爷已经在府上下了禁令,任何人不得透露王妃懂医术的事情,所以钟五去喊他来的时候,他心理便已经有数了。

看来王爷和王妃压根就不是真心想救卿家二少,但是看破不说破,他能活得长。

“老夫多谢王爷一片好意了,也许是湛儿命该如此。”

卿雷山冲着凤翎的方向重重的一鞠躬,虽然这位煜王爷没有帮上什么忙,但是堂堂煜王爷能走这一趟,且喊了自己的贴身医师过来,足以看出来煜王心胸,所以卿雷山这一躬是真心实意的。

柳婉一直站在靠近王老的地方,听到他的话,身体一颤,腿便软了,秦晚一直在偷偷看着自己娘亲,在她差点儿倒下的时候便及时的伸出手扶了她一把,“小心。”

她在心里默默的喊了一声娘亲。

“谢谢……煜王妃。”

柳婉一愣,她知道面前的小姑娘是秦家的女儿,也是煜王妃,这些日子也听说了她不少事,听闻她跟月儿好像不和,几次找月儿的麻烦,今日倒是第一次见她,说不上心里什么感觉,并不讨厌,刚才她差点儿摔倒,是这秦家小姑娘扶了她。

“不用,卿夫人保重身体,卿二少会没事的。”

秦晚出声道。

她尽力的控制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发颤。

“谢谢。”

柳婉道谢,但内心里好生绝望,连宫中最好的御医都无法救湛儿,恐怕湛儿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

明明那碗粥应该她喝的,柳婉别过脸,用帕子按住眼睛。

“王爷,咱们回吧。”

卿月心里焦急,她也不能再待下去了,太难受了,只能催促的凤翎。

凤翎点了点头,卿雷山亲自相送,秦晚推着凤翎的轮椅,一次都没敢回头。

卿云瑶跟楚宴盯着二人的背影,目光沉思。

“阿宴哥哥,你有没有觉得这一次六皇弟和秦晚之间的氛围好像有些不一样?”

卿云瑶眯眼问。

“长公主寿宴那天,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很疏离冷淡,甚至于整个宴会一句话都没说,但是今日我瞧见凤翎握她的手了,而且似乎很听她的话。”

从秦晚出现的那一刻,她就一直在偷偷观察。

在她的认知里,秦晚是肯定要被凤翎给厌恶的,最好是一声狼藉的被休了才好,几次交锋,她都在秦晚手里吃了亏,更别说她还怀疑秦晚跟卿月之间有关系,心里对她便更加厌恶。

楚宴拧眉陷入思索,就听卿云瑶接着道,“阿宴哥哥,你说这次我二哥中毒会不会是凤翎和秦晚所为?其实那毒药也并一定是给二哥的,当时那碗有毒的粥本来是给我喝的,因为我不饿,我 娘亲又没有胃口,所以才被二哥喝了……”


标签: 作文大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