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书推荐小说沈辛夷秦冶(沈辛夷秦冶)-沈辛夷秦冶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2023.06.04 | ji | 58次围观

     17.png铺着厚厚软垫的驷车极为宽敞,车中还摆着长条案。

  沈辛夷原本还担心秦治找她麻烦,或是讥笑她胆大包天,可谁知他上车之后就靠在对面小憩。

  男人闭着眼时脸上线条柔和下来,冷白素容沉入轻晃的光影之中,似寒玉落于温水,消弭了一身逼仄人心的凛厉。

  她心中渐渐放松下来,忍不住扭头掀开身旁帘子。

  ?山离京城不远,秦治的庄子就在城郊。

  早春桃花未开,梅花已谢,四周积雪压住的农田其实并无太好的风景,冷风吹在脸上有些冻人,可许久都没见过外间天日的辛夷却满是贪婪地呼吸着自由的气息。

  等驷车走进东城门时,周围行人多了起来。

  那逐渐鼎沸的人声,偶尔传来的叫卖,都让她无比真切感受到自己是真的回来了。

  马车到了铖王府前,却得知铖王妃去了户部尚书府中赴宴。

  沧浪站在外间说道:“今日钱家三郎娶亲,铖王妃去赴宴了,听说谢世子也去了……”

  “可要进去等他们?”秦治看向沈辛夷。

  沈辛夷轻咬着唇,她被扔在?山之中差点没命,谢寅却欢喜赴宴:“不,直接去钱家!”

  ……

  户部尚书钱宝坤是岭南大族出身,虽不比京中崔、陆两家底蕴,可四十岁时就稳坐户部头把交椅,手握朝中钱户要职十年未曾挪动,光这一份能耐就足以让京中上下与之交好。

  他府中三郎娶的是恩远伯府嫡女,亦是身份显赫的人家,此时钱府宾客盈门,极为热闹。

  铖王妃与人坐在挂着幕帘的八角亭里,笑谈着钱家的这桩好婚事,隐约就瞧见远处有些说笑着的少年男女结伴而来。

  “那不是谢世子吗?”

  与铖王妃相熟的文信侯夫人周氏笑着道,“谢世子身边的那位女郎倒是瞧着眼生,莫不是好事将近了?”

  铖王妃顺着她视线看过去,顿时面露嫌恶:“可别晦气我,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

  “庶女?”

  文信侯夫人讶异,“该不会是沈家那个?”

  此言一出,铖王妃脸色都黑了起来。

  谁都知道铖王妃的长姐嫁入了沈国公府,与沈家二爷沈熙恩爱异常。

  那荣氏早年诞下一女便伤了身子再难有孕,风姿绰约的沈二爷却拒不纳妾,只守着荣氏过日子。

  这二人天不假年双双亡故之后,多少人感慨他们深情,提起时谁不道他们鹣鲽情深,可谁想前段时间沈家却突然多出来个庶女,说是那早死的沈二爷血脉。

  这事在京中可谓珍奇,当初多少人赞沈二爷痴情,这事出了后就有多少人讥笑。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沈家会将那庶女放在府里遮丑,可谁知沈家那位玉台公子却带着那庶女连赴了好些宴会。

  他逢人便说那是沈家女郎,托人对她多加照看,言语多有疼爱怜惜,不消几日就让满京城都知道他多了个隔房的庶出堂妹。

  如今倒见得,这铖王府的谢世子也对那庶女多有亲近?

  谢寅几人也留意到了铖王妃她们这边,一众人便都走了过来。

  “母亲。”

  谢寅容貌俊逸,笑起少年意气风发。

  其他几人也纷纷行礼:“见过铖王妃。”

  谢寅见沈姝兰有些无措地站在一旁,似是不认识眼前人,便颇为怜惜地替她解围:

  “姝兰,这是我母亲铖王妃,这位是文信侯夫人,我母亲算起来还是你姨母呢,不必拘束。”

  沈姝兰有些害羞地上前:“姝兰见过姨母。”

  “我阿姊只有一个女儿,女娘别乱叫的好。”

  铖王妃一句话就叫沈姝兰白了脸。

  谢寅皱眉:“母亲!”

  “叫什么叫,人在这里,你叫魂儿呢?”

  铖王妃不是个好脾气的。

  她本就厌恶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庶女,心疼自家姊姊和外甥女。

  如今见她儿子居然还凑上去,她没好气道:“开春就要举试,你不在府中好好温书,跑来这里来干什么?还有,我没给你生什么妹妹,别胡乱跟人攀亲,无端端污了人家清誉。”

  原本笑闹的几个少年男女都是瞬间安静。

  铖王妃这话看着像是在骂谢寅,可话里什么意思谁都听得出来。

  沈姝兰眼圈瞬红,雾蒙蒙地噙着泪,纤瘦身子摇摇欲坠。

  谢寅顿时心疼至极。

  他知道母亲不喜姝兰出身,可这又不是她自己能够选的,再说她也是沈家的女儿,是姨丈的血脉,她理应回到沈家跟辛夷一样金尊玉贵的活着。

  母亲为什么要为难一个弱女子?

  “母亲,姝兰也是姨丈的女儿,和辛夷一样,您别为难她……”

  “闭嘴!”

  铖王妃脸色一寒,“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怎么跟辛夷一样?”

  “什么台面不台面的,她是姨丈房中之人留下的血脉,是辛夷最亲的姐姐,她性子温柔善良,对辛夷更是处处照顾,您就不能像是疼爱辛夷一样也分一点疼爱给她?”谢寅神色不满。

  铖王妃差点被他的话气死,倏地起身脸色铁青的就想要发火。

  文信侯夫人连忙拉着她:“消消气消消气,这里是钱家,别在孩子们面前闹了笑话。”

  铖王妃胸口起伏,扫了眼那几个惊着的少年男女,忍了又忍才压着怒气:“我的疼爱她当得起吗?”

  “我告诉你谢寅,辛夷是辛夷,她是她,你的妹妹只有辛夷一个,不是什么腌臜东西都能攀上我阿姊。”

  沈家的那起子事情她不是不知道,辛夷先前好几次委屈的直哭,这个庶女更是个祸根头子。

  铖王妃扭头看着梨花带雨的沈姝兰,“你在沈家怎么折腾我不管,哪怕翻了天我也懒得理会,可是别拿着那副作态利用我儿子舞到我面前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没有……”

  沈姝兰委屈的眼睛通红。

  她从来没做过什么,是阿寅哥哥主动来找她,也是他一直拉着她不放。

  铖王妃懒得看沈姝兰那作态,怕自己会忍不住上手揍蠢货儿子,她拉着文信侯夫人就想走,只还没等她转身,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惊诧。

  “秦督主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