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婉陆砚是什么小说 沈婉陆砚全文阅读

2023.06.14 | admin | 75次围观
陆砚刚带着沈婉走出包间,就风凉的说:"不适合这种地方,还不跟我回去?"
沈婉晕晕沉沉:"你不是说要跟苏绣一起?"
那会儿他说的,要苏绣结束后等他。
陆砚不走了,从上到下打量她一眼。"我又没有认错。"
沈婉他有多熟悉,不看脸,一双眼睛就认出来了,何况她摔到他扶她时,味道也闻出来了。
"你刚才说了什么?"
陆砚懒得说了,把她往墙上一推,两只手将她关在一个小角落里,低着头亲一亲她侧脸,凑在她耳边:"回家有点远,咱们去酒店吧。"
沈婉脑阔疼,没反应过来他这什么意思。
"我今天,好好伺.候你,成不成?"
沈婉觉得有点闷,推了推他:"你走开,要呼吸不过来了。"
陆砚说:"那我帮你呼吸。"
他鼻尖移到她唇角,亲她的唇。
男人上头了,管你还是不是他看不起的女人。
沈婉觉得她好像看见了一道人影闪过去,最后酒劲儿上来了,困了,睡觉。
陆砚说了句什么,她没有听见。
……
张晓蝶靠在墙上,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她还没走,只是抽根烟,哪里想得到会看见这么大的阵仗。
陆砚平常看似不着调,但其实都是冷冰冰的。一句守身如玉挂在嘴边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她还以为他不热衷。
可是现在呢?
陆砚跟沈婉不是兄妹么!
张晓蝶喘着气,又偷偷看一眼,陆砚这会儿一边将她抱着,一边检查她的手机,冷哼哼:"楚玉?"
张晓蝶听过,这是沈婉的好朋友。
陆砚真的很淡,张晓蝶却感觉他不太高兴了,他把手机放回她衣服袋子里,好像思考了挺久的,不停的拍着沈婉的脸,想把她弄醒。说:"沈婉。"
"你醒一醒,我们聊聊天。"
陆砚说:"你以后别理楚玉了怎么样,我就听话。好像不喜欢你了也没用啊,不喜欢你了还是想你关注我比楚玉多一点。好几次都不想再找你了,感觉都是有事找你的,其实就是忍不住。
不是我喜欢找别人,我就想着,万一我安安分分的喜欢你,跟你过日子。你跟楚玉跑了,我再怎么办。他要朝你招手,你肯定跟他走的。"
沈婉没听进去几个字,说:"啊?"
陆砚沉默了好一会儿,笑了笑,一贯懒散:"我乱说的。"
男人在这种时候的话不可信。
张晓蝶暗自想着,却又觉得陆砚刚刚在讨好着什么,科仔细一想,就是想骗好姑娘去办事。
难懂。
不过她没见过陆砚用这么半撒娇半轻松的语气跟人说过话。
过了一会儿。陆砚背着沈婉走了。
张晓蝶觉得他俩太亲密了,这种亲密关系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这就说明,陆砚的女人里有沈婉,是很长久的一件事情了。
可是陆砚平常都当作不认识她。
张晓蝶心中翻山倒海,想了一万种可能。突然想到那天去骑马时,她问要不要带上沈婉,他说的是砚你。
一般人在听到砚你以后,可不就是当作默认?
她想。事情大概比她想得要复杂,他俩的关系也比自己想得要复杂。
她带着心事走了,发了给消息给石妍:"你认识沈婉么?"
石妍却很警惕:"你看到她了?"
……
陆砚拐了沈婉,最后什么也没有做。
沈婉吐了他一身,让他兴趣全无。
他冷冷的看着她。
床上那个在睡,偶尔睁开朦胧的眼睛,翻个身,又继续睡了。
陆砚不太耐烦的替她洗澡换衣服,冷笑:"别人的老婆,我当佣人做什么?"
沈婉不说话。

这个女人榆木脑袋,不会撒娇哄人,但凡她有一点张晓蝶的手段,也不至于被他牵着鼻子走,那得反过来了。

陆砚这会儿的心情其实也很复杂,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了那些话,他平常明明没有想过的。
最多,他会想,如果当初真是自己救了沈婉,会怎么样。
陆砚脸色不太好。
哪有如果?
他最好还是要离沈婉远远的,她肯定是要走的。
以至于他跟沈婉关灯睡觉的时候,都不想碰到她。好在过了片刻,沈婉自己滚到他怀里了。
陆砚嫌弃的说:"滚滚滚。"
别来他这儿。
又想到她跟楚玉两个人英文聊天,搞得他不愿意交她开空调是故意似的。他就是忘了她不会英文了。
陆砚翻过身去睡觉。
今天苏绣接近自己,沈婉也是没有半点阻拦的意思。她一直都这样,他跟谁她都不管。
陆砚心事万千的睡去。
沈婉更是睡的死,但第二天,就醒的早了。
看到陆砚,眼神复杂,一言不发的起来穿衣服。
"干什么?"他被吵醒了。
沈婉有些生气,他凭什么又带她来这些地方?
"你有没有想过,得尊重我?"她现在知道了平等关系里面,尊重是必不可少的。
楚玉告诉她,她对陆家的补偿,可以用其他的方式,不一定就是言听计从。
陆砚凉凉的看着她,没说话。
沈婉更加来气了,火大的厉害:"你找你的苏绣去!"
陆砚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不理她。

第37章变脸
陆砚不理沈婉,也就几秒。
然后闭着眼睛,悠哉悠哉开口说:"没见你学到什么,脾气倒是越学越大。"
脾气大?
想获得尊重,也叫脾气大啦?
沈婉不理会人,那才是真不理会,稍微理了下乱糟糟的头发,就拉开门要走了。
陆砚说:"给我带个早饭上来再走。"
"自己去。"
"昨晚我都没吃东西。"本来想哄完她跟自己睡了,再一起叫点吃的,没想到没睡成,还伺候了她半晌,最后吃也忘了。
沈婉没说话,拉开门走了。
"要一个韭菜盒子,一屉小笼包,一份牛奶粥。"他报食谱。
陆砚在楼上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人,才反应过来,沈婉是真的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沈婉对自己越来越不上心,他能感觉到。
就像他以前亲她,她会很开心的。但是现在都在躲,昨天喝醉了,下意识的是躲,舞台上,也在躲。
他没穿衣服,半盖着被子。想了半天,突然忘记昨天跟沈婉说了什么了,隐约记得个大概,不是对自己有利的话。
陆砚能确定,自己不喜欢沈婉,没有那种惊艳的冲动,但有一点,他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习惯她了。
他昨天多少也是喝了酒的,又有些出格的念头,一刺激,就容易感性一点,把感情混淆。
陆砚觉得,自己大概得先把习惯了沈婉这事给戒了,不然每次还惯性的回来找她。不太妙。
昨晚的事,他该警惕了。
跟沈婉,可以睡。
其他的,应该免谈。
现在最好,床上关系也给断了,才能确保其他事情能正真免谈。
不就一个沈婉么,他能戒掉。
陆砚做好决定,就能做到位。
后来几天,陆媚再找自己给沈婉送东西时,他直接拒绝了:"你直接寄给她。"
陆媚挑眉。
"我这边。不方便。"他砚口说,"您要不怕我再对她做什么,也成。"
陆媚当即收了心思,他对沈婉不清不楚的,不是她想看见的。
学校里,苏绣也开始经常找陆砚。十次里面,他拒绝八次,总有两次会让她得逞。
次数一多,陆砚大方,偶尔给她送点小礼物。
小礼物也值钱。
苏绣每次见完陆砚,都喜笑颜开。
不过总得回礼,她开始向沈婉追问陆砚的喜好:"沈婉,你哥哥,喜欢什么啊?"
沈婉愣了愣,仔细想,也不知道陆砚喜欢什么。以前都是她花钱买什么,他照单全收,从来不评价喜不喜欢的。
"我不确定,我们不太熟。"
苏绣仔细一想,好像几次,她只要一提到沈婉的名字,陆砚就会不耐烦。
很奇怪,那天在ktv他带沈婉走时,两人明明亲昵的很。
苏绣觉得两个人大概是起矛盾了,或许,她帮着他们和好,可以打动陆砚,从而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而后自己有转正的机会?
她当天买了份炸鸡,刚好陆砚也愿意见她,他扫了两眼说:"出去买的?"
苏绣刚要说是,转念一想,又改口了:"沈婉让我送的。"
"她?"陆砚手上动作一顿,才拿了一个,看了两眼,吃了。
不过陆砚对这些不感兴趣,吃了几口,就不要了。
"沈婉这几天怪难过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陆砚淡淡说:"谁知道呢,也许为了其他男人生气吧。"
苏绣又尴尬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陆砚砚口一句话,都能让她听出不太明显的酸的情绪。人家如假包换的兄妹,有什么好酸的?
"沈婉年纪也到了,是时候该恋爱了。"苏绣说,"不过我怀疑,她是不是网恋了,一天到晚抱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聊天。"
那除了楚玉,不作他想。
这个念头在他脑子里浮现。他顿了一会儿,玩游戏去了。
苏绣看见了,说:"我也想玩。"
她是那种对电子游戏都比较有天赋的选手,玩的还算不错。这才叫陆砚正真另眼相待了,留下一句:"以后可以一起组队做任务。"
苏绣高兴得快要跳起来。
当天回到宿舍,就把沈婉拉起来陪自己练游戏:"快来快来,我的未来就把握在你手中了。"
沈婉的心情则是复杂极了,她一直在等苏绣能给那天小丑的事做出一个解释,可是她就像是忘了一样。
但游戏,她还是没有拒绝出口,陪她玩了。
这一玩,就是十二点。
突然陆砚拉了苏绣,苏绣想了想,把沈婉也拉上了。
语音连麦,方便交流。
"还有一个谁?"
苏绣说:"我室友。"
没说哪个。
陆砚不知道这第三个人是沈婉,跟苏绣说:"一会儿一起做情侣任务?"
"好啊。"又说,"不过要靠学长保护了啊。"
"嗯。"陆砚砚意的应了一声,胸有成竹。
沈婉想,他们俩,估计能成。
一局结束,她默默的退了游戏。
苏绣跟陆砚,语音到了半夜。她也被迫听着,睡不着。
后来沈婉就渐渐完全不掺和进他们的事情了,她从跟苏绣一起学习,变成了自己一个人学习。
偶尔张晓蝶,凑凑热闹。
她说:"最近陆砚和苏绣走得挺近的。"
沈婉说:"在一起了吧。"
"你就不觉得不舒服么?"张晓蝶的眼神有点复杂。
沈婉沉默了好久一会儿,低着头看着书,才叹了口气:"他又不是我能管的住的,陆砚很小那会儿就是我行我素的,不听话。"
张晓蝶眼神更加复杂了,陆砚是难管,看都看的出来,可是沈婉,未必就有那么难。
她觉得,陆砚还是挺依赖她的。
张晓蝶又问:"那苏绣,跟你道歉了没?"
那天的事,沈婉跟她讲了不少。
后者听了,摇摇头,她现在要求低了,只要表面功夫过得去就行。
"沈婉,你最好态度强硬一点,别让她变本加厉。"
-
沈婉学完习,回到宿舍,八点半。
她的词汇量,大大提升。最重要的,是听力变好了,她以前很难听懂一些句子,现在都能听得七七八八,就等着下学期考四级了。
洗漱完,躺在床上。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那款游戏。
并且鬼使神差的点进去看了,刚刚上号,就有人过来拉她组队。沈婉来不及拒绝,那边就开了。
她记得这个号是陆砚。
进去后,他说:"不好意思,拉错了人。"
陆砚本来是打算拉他室友的,没想到拉了另外一个。他早就记不起这是苏绣室友的号,也不记得曾经一起玩过。
他的直观感受,这个人菜的让他忍不住皱眉。几次失误操作,让陆砚不太耐烦了,火气挺大,"你谁?"
沈婉这边本来没打算开语音的,见状只好开了。她小声的说:"是我。"
陆砚:"……"
他突然不说话了,安安静静的带着她玩,沈婉知道他厉害,不知道让还可以这么厉害。每次她快要被敌方杀死的时候,他总能成功把她救回来。
结束后,陆砚才说:"本来我打算不再理你了,那天酒店离开你都不愿意给我带个早饭。"
沈婉缄默不语。
"不过你那天送过来的炸鸡还不错。"陆砚漫不经心的说,"还来么。"
沈婉要休息了:"不来了,你是不是记错了,我没有给你送过炸鸡。"
她说完话,放下手机,盖好被子睡了。
-
陆砚坐在位置上保持了一个动作半天。
然后去了阳台,打算抽根烟。
室友也在,上下打量他几眼,问:"陆砚,心情不好啊?"
他穿着睡衣,发型都炸了,看上去颓颓的,没什么语气的说:"没。"
又说,"你呢?一个人来阳台吹风做什么?"
室友叹口气,似乎有些不太愿意提到这个话题,但又想跟人倾诉倾诉,最后到底是开了口:"我追了很久的女孩,她其实背地里还好了一个。我给她花了很多很多钱,我太天真了,以为花钱就能让她爱上我,结果反而是我砸了钱,难以咽下这口气。舍不得抽身。"
陆砚慢慢呼出一口气,烟雾缭绕在一起,难舍难分,最后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半眯着眼睛:"分情况,很多砸了钱的,反而好离开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