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宋婉霍瑾时短篇小说全集 宋婉霍瑾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3.06.22 | admin | 166次围观

门开的那刻霍瑾时就注意到了,男人沉静的目光朝她看过来。
宋婉忙道,“姐夫,你很久没吃东西了,我拿了瓶牛奶......”
按理说,手术室是绝不允许带食物进来的,但她知道霍瑾时忙的根本没时间出手术室休息,她更担心他身体。
霍瑾时注意到了,只点了点头,“放到一旁,过来一起学。”
宋婉连忙把牛奶放在边上,又在无菌手套外头消了毒,才走过去。
手术正好做到取脾脏这一步,霍瑾时握着止血钳,指了指脾蒂的位置,“脾蒂是脾脏动脉和静脉,出血速度非常快,为避免患者失血性休克,取脾脏前必须快速找到脾蒂位置,立马结扎。”
宋婉点头。
这些她先前只在书本上学过,并无实战经验,此刻面临实操,她才真切体会到纸上谈兵和带兵上阵的区别。
“脾脏周围韧带很多,含有重要的血管及静脉,取出来之前,务必确保脾膈韧带等全部离断,才能取出。”霍瑾时将几条韧带展示给他们看。
宋婉和那个医生又同时点头。
然后在两人的注视下,霍瑾时动作沉稳的将脾脏与周围组织进行分离,手里的止血钳快速将侧支血管结扎。
整个过程快到宋婉几乎都没看见小血管出血。
“确认腹膜后血管全部结扎完毕,对病人的腹腔进行冲洗,如果没有出血情况,可以进行切口缝合。”
霍瑾时一边说,一边将腹腔的引流管递到宋婉手上,“你来做。”
宋婉脊背瞬间紧绷。
霍瑾时目光落在她脸上,“别紧张,手术有危险性的操作已经做完,腹腔冲洗和切口缝合是临床实操最基本的一部分,凡事都有第一次,我看着你做。”
宋婉头皮有些发麻。
她万没想到,她只是好心进来送个牛奶,竟会被霍瑾时揪着上战场实操。
但霍瑾时这样看着,她觉得压力山大,肯定不能说她不敢,事实上具体的操作她都是会的,只是平时没有实践的机会。
宋婉硬着头皮握住那根灌注着加热生理盐水的引流管,暗暗深吸一口气。
她假装自己很淡定,至少不能让霍瑾时看出来她心里慌得一批,慢慢把引流管插进了患者腹腔。
按照自己熟背的内容,从另一侧引流出,循环往复。
其实真的插进去之后她心里的紧张就小了一些,可能也是因为有霍瑾时在她身后,她知道有他在,就算她出再大的漏子,他也能帮她兜底。
宋婉慢慢就没那么慌张了。
冲洗完毕之后,霍瑾时检查腹腔状态,满意点头,“可以,现在缝合切口。”
宋婉又暗戳戳深吸一口气。
不过切口缝合她倒是实操过,虽然是在学院食堂里对着猪皮一层层缝合,好在缝合猪皮和缝合人皮本就差别不大,都是脂肪和肌层组织,宋婉还是有信心的。
宋婉虽然是学渣,但好在态度向来认真,她一向最怕给霍瑾时丢脸,所以到哪个阶段该会的东西她还是会,缝合的步骤都在她脑子里,吸收线结扎小血管和浅筋膜,中号丝线缝合结缔组织......
但许是霍瑾时站的太近,男人身上的气场让她无法忽视,压迫感太重,她要用粗丝线的时候,丝线突然从缝线剪上滑脱,宋婉吓了一跳,一下子就慌了,不待她反应,霍瑾时骨节分明的手就从一侧伸了过来,稳稳握住了她的手。
男人掌心宽厚而温暖,包裹着她的小手,清冽干净的气息窜进她的呼吸,他的手握着她的,缝线剪轻轻一挑,那滑脱的丝线就被他勾了回来。
“手术台上最忌慌张,慌张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打乱节奏,缝合是外科手术的基本功,回去要多做练习,”霍瑾时嗓音低冽,冷峻清晰的眉目不动声色,用缝线剪指着她方才缝过的位置,“记住缝线要深浅合适,不能留死腔,这一块皮肤松弛,应做外翻缝合。”
宋婉呼吸发紧。
心脏不争气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继续。”霍瑾时放开了她的手。
宋婉抿着唇,微微偏过头,不敢让他看见她发红的耳根。
手术做完的时候,上头组织的大规模救援队终于来了。
“霍主任!幸会幸会!”带头的是医学会的会长,宋婉前几天见过一次,“昨夜收到山体滑坡的消息,上头连夜开会讨论,一大早就整合了救援队,还好有您带的人先行一步,否则这些病患可撑不过昨夜啊!”
宋婉,“……”
会长脸上笑呵呵,红光满面,哪像是昨夜辛苦开了一晚上会的样子。
要真是能意识到事态紧急,大规模的医疗队昨夜就该提前过来,而不是等到天亮才开拔。
而且最辛苦的前中期工作他们昨夜就干的差不多了,此刻才带人来,不明摆着收尾抢功?
霍瑾时微微颔首,看了眼他身后数以百计的工作人员,客气回握他的手,“大家都辛苦。”
会长又笑了一下,“霍主任,我这有个不情之请,上头给的指示是让我的人来接替你们的工作,但您也知道,我一把老骨头离开临床很久了,这山体滑坡来的又急,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再来,而且这里还有那么多等着手术的病人,临床抢救方面我到底还是比不上您,要是可以的话,您能不能再留下来坐镇一段时间?”
宋婉听的就有些生气。
霍瑾时已经不吃不喝高强度工作那么久了,那老头怎么能那么不要脸,自己能力差,凭什么就要让霍瑾时帮着承担本就属于那老头的工作?
可霍瑾时并没有拒绝。
“我留下没问题,”他说,“让昨晚辛苦工作的同事都回去休息。”
会长见他答应的这么爽快,乐的连连答应。
霍瑾时打了个电话给李尧,问询了人民医院急诊的现状,宋婉隔着屏幕都能听见李尧的喘气声。
估计是忙的不行。
“老师,重症病人实在太多,太多致命伤,很多人在半路上就不行了,icu我们已经在尽最大努力周转了,但照这个趋势看,还远远不能应付!”
   霍瑾时明白他的着急,温声安抚,“别着急,除去重症监护室,呼吸内科和急诊是抢救经验最丰富的地方,一定要把这两个地方留给危重症病人,轻症住院患者尤其是没有基础病的年轻人全部转去边缘科室,青华另会援助一批ecmo下来,你让王处派人签收。”
他没法回去,只能在电话里把该交代的交代清楚,挂上电话之际,他看向宋婉,“你跟队伍一起回去,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去急诊报道。”
宋婉闭着眼睛也猜到的他会赶她走,她摇头,“我不走。”
霍瑾时是那种一忙起来就根本顾不上自己身体的人,宋婉有预感,如果她真的走了,他能忙到天黑都不记得吃饭。
但她不能说是因为担心他才不走,小姑娘编瞎话水平一流,“姐夫,急诊现在不缺人,各家上下级医院都会派人援助,这里才是生死一线的地方,我留在这里可以帮不少忙,而且不仅是帮忙,我跟着您也能学到不少东西,就好比刚才的切口缝合,您带着我做一遍,比我看十遍视频操作都管用。”
她话说的真诚无比,挑不出一丝的错处,乌黑漂亮的大眼睛诚恳的望着他,到底是有着跟霍瑾时朝夕相处七年的经验,她自然知道怎么说会让霍瑾时同意。
果然,霍瑾时低眸看她,“身体能坚持住?”
宋婉点头,“能。”
霍瑾时默了两秒。
而后点了点头,“求学好进是好事,值得鼓励,虽然学习机会难得,但这里的工作强度很大,姐夫未必能时时顾上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凡事不必冒进,也不必逞强,有什么困难随时告诉我。”
宋婉乖巧的抿着唇,就听见他低沉有力的嗓音继续,“预计救援工作还要两天才能结束,如果中间觉得坚持不住,随时回去。”
宋婉想,她才不回去,再苦再难的困境她也会坚持到底。
她想陪着他。
……
救援队来了之后,主要就是清理废墟,遗体安置,以及辅助灾后重建工作,可有能力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做手术的医师很少,所以哪怕宋婉想让霍瑾时休息,霍瑾时也没有休息的时间,只把她带过来的牛奶喝了,就又走进了手术间。
宋婉在帐篷里小睡了一个小时,然后就又出去帮忙。
到了晚上分发帐篷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救援队人数多,帐篷少。
宋婉一开始没有在意这个问题,因为带过来的帐篷都是双人帐篷,可以睡两个人,再少也不可能不够睡,可发到后面她才发现,很多人一人领用一个帐篷,宋婉让发物资的小伙去问,可大家给的答复都是抢救已经是这么累的活了,晚上一定要休息好,要是同住的人打呼噜什么的,那身体可遭不住。
小伙也只给了宋婉一顶帐篷,很抱歉的说,“这已经是最后一顶了,宋医生,您是大城市来的,您别跟我们这种小地方的人一般见识,我跟领导反映过了,没用,大家都是人,想要休息好也没错。”
宋婉不确定霍瑾时有没有帐篷,他还在做手术,没日没夜的忙,估计顾不上这种小事,但她肯定要让他休息好,她问,“你们有给领导预留出帐篷吗?”
小伙愣了一下,摇头,看了眼登记表,“李会长已经拿过了,但是霍主任还没有。”
宋婉明白了,看见一旁刚领完帐篷的女医生,她走过去,语气很客气,“抱歉,打扰一下,冒昧问一句,这顶帐篷您晚上一个人用吗?”
“是啊,怎么?”女医生蹙眉。
宋婉轻轻笑了一下,“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青华医院……”
“我管你是谁,有什么事就说,”女医生很不耐烦。
宋婉抿了抿唇,大约也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没礼貌的人,但偏偏她又有求于人家,她维持着温和的笑意,“我意思是,我们今天分发的帐篷不够了,我的同事没有帐篷休息,您看我可不可以跟您用一顶帐篷,您放心,我睡觉不吵人的。”
她没搬出霍瑾时的名字,因为不想让对方觉得她是在用霍瑾时的身份仗势欺人,以为她是想强行夺走对方的帐篷。
女医生眉头蹙的更深,“帐篷是我领的,凭什么要跟你一起用,你自己领不到只能怪你自己手慢,你同事有没有帐篷休息关我什么事?”
宋婉,“……”
她忍。
“大家都是同行,互相帮助一下总没有错吧?”她看着对方,眼底温柔的浅笑渐收,“帐篷本来就是供两个人用的,谁都辛苦,如果每个人都只想着自己,后面还有那么多人很可能今晚没有帐篷睡觉……”
“你有病吧!”女医生怒推了宋婉一把,“神经病是不是?老娘用得着你来教育?!要不是为了那五倍加班费,谁他妈愿意来这种地方受罪!”
宋婉骤然被推到了地上,手臂擦过尖锐的桌角,疼的她一下子泛起了泪花。
女医生骂骂咧咧,“来就来了,还碰上你这种垃圾圣母婊!简直有病!老娘自己都睡不好还他妈管什么别人,我睡不好,那就别指望着我明天干活救人!”
宋婉抬起水雾氤氲的眸子,反驳她的话,“比你辛苦的人大有人在,身为医者,如果大家都像你这么自私,工作还怎么开展?灾后救援本来就是劳累清苦的工作,又不是来度假!如果人人都一人占用一顶帐篷,那你让后面没有帐篷睡觉的同事怎么办,你就不能考虑一下他们吗?”
“我管他们怎么办?老娘就是自私又怎么样?有本事你去管啊,你去和他们睡啊,老娘又不拦着!”
宋婉忍着眼泪。
她没注意到身后沉稳的脚步声渐近。
“霍主任!”先前那小伙恭敬的喊了一声。
宋婉呆了一下。
反应过来的时候,霍瑾时的手已经握住了她的小臂,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