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宋予希江禹安小说讲的是什么-宋予希江禹安章节目录

2023.06.24 | admin | 21次围观
54床病人,你需要住院一周,这次不能再……”
江禹安在病房醒来,护士在第一时间提醒他。
护士对这位病患有印象,上次因为胃出血住院,结果当天就出院了。
现在又被打得伤痕累累,软组织多处挫伤。
江禹安偏头看向窗外。
不知不觉,已经深秋了。
窗外的树叶全部呈现金黄或火红,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一圈光晕。
而予希已经离开快半年了,不是说时间可以消散一切吗?
为什么自己胸口堵得还是这么痛,一点没见好?
深秋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
江禹安坐在草坪长椅上,伸出手接住太阳洒下的光辉。
突然,一阵刺眼的白光,晃过江禹安。
他抬起手,遮挡住双眼,眼睛不可避免的眯起来。
远处,几个孩子的嬉笑声传来。
似乎还有其他的声音,“欧——欧——”。
是海鸥!
还有,还有更多的声音!
江禹安紧闭双眼,侧耳屏呼。
“哗——哗——哗”
是海浪!
江禹安从长椅上猛地站起,看着眼前草坪远处的场景。
只有几个孩子那种一面小镜子玩得不亦乐乎。
随后,江禹安朝医院大门跑去。
江禹安跑回家,翻出从北海带回来的包裹。
本来这袋包裹自己是准备直接处理掉的,但当晚自己去了酒吧,所以还在。
“咚——”江禹安把包裹里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
四处翻找,他看到了自己掉进海里那天穿的那件衣服。
“咻——”四周一片安静,江禹安可以清晰听见自己紧张的呼吸声。
他向着那件衣服华缓缓伸出手,犹豫了两秒后,一把将它掀开。
一边袖子上的袖钉竟然不见了!
他想起来了!他全部想起来了!
宋予希费力拉扯他的手臂,想将他拖上岸。
可是她虚弱得根本使不上力气。
她坐在原地又休息了会,这次改拉他的袖子。
扣住袖口的间隙,然后埋头向后拖。
结果,袖钉被扯开,崩到一边去,宋予希自己也摔倒在地。
那枚崩飞的袖钉,在掉落过程中,将太眼光反射到自己脸上。
陷入昏睡的自己,被光照刺到眼睛,有了意识,慢慢苏醒。
他手里拿着那件衣服,急忙跑出门。
现在,还有一件事情需要确认!
江禹安跑到酒吧后巷。
因为发生火灾,地上一片黑焦。
江禹安皱了皱眉,仿佛还能闻见空气中火焰燃烧的呛人烟味。
虽然现场已经被清理了,但是还是可以看出,火势最大的是哪块区域。
而就在起火点的斜对面,稍远一点的位置。
一个绿色大型垃圾桶,安然无恙的伫立在那。
江禹安眯了眯眼,探究的看了垃圾桶两眼。
随后抬头,更为幽深的眼光,看向电线杆上,灯泡的位置。
和远处老旧的灯泡相比,灯泡底部没有常年使用积留下的黑渍。
这是一枚崭新的灯泡。
“小叔,你醒醒,我碰不到你,怎么办呀?”
宋予希蹲在昏睡的江禹安面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江禹安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夜晚。
宋予希围着自己干着急,却无能为力。
予希……予希她……一直都在我身边!
想到这个可能性,江禹安气喘吁吁的左右环看。
可是,自己的肉眼,没有看到宋予希的一点影子。
“叮铃铃——”
江禹安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直接挂断。
可是那边坚持不懈的第三次拨号。
“喂。”江禹安清冷的声音,透出不耐烦。
“请问是江施主吗?你前两年在我们这点的买一年送一年的祈福灯,今年还要续吗?”
海象寺。
江禹安从山底拾阶而上,这是本市远郊的一座寺庙。
在附近小有名气,因为地势偏高,所有祈福者必须登山爬上去。
据说有九百九十九级台阶,但是也因为如此,劝退了大部分的游客。
江禹安出国第一年,非常担心宋予希,瞒着众人悄悄回国。
那时候,宋予希大一,正好是学校校运会期间。
她穿着蓝色的啦啦队队服,在草坪中央,挥动着手里的手摇助威花。
高耸的马尾随着她的身体,甩出青春的气息。
一曲完毕,观众席上爆发出浪潮一般的鼓掌声。
她带着她那个年纪该有的青春活泼,笑得无比开心。
他的目光牢牢锁在人群中的宋予希身上。
江禹安觉得她的笑,比太阳还要刺眼。
这才是她应该有的模样,过着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活,享受自由自在的快乐。
而不是被自己耽误,甚至被别人指点。
她就应该活在太阳底下,迎接所有人的赞美和夸奖。
江禹安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
看到她过得很好,他就安心了。
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出现在她面前,又去打扰她的生活。
“哎!那个不是宋予希吗?”
“是的呀,你也听说了……”
身前两个女生,开始八卦起来。
“宋予希怎么啦?”江禹安直觉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个人转身就看到江禹安眼神凌厉,狠狠直视自己。
“她……那个……那个事情……大家都听说了的……”
两人相互挽紧手臂,其中一人胆子大点,但还是说得磕磕绊绊。
“她推迟了入学时间,说是……是……因为自杀。”
自杀!宋予希……自杀!
江禹安怎么也不敢,将这两个词连到一起。
他珍爱这么多年的女孩,还有这么多人对她的痛爱。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推迟入学?难道是因为……自己偷偷出国?!
江禹安是最不想宋予希受伤的人,但是可笑的是。
现在伤她最深的,竟然是自己!
嘴里满口仁义道德,却被现实打得节节败退的江禹安。
江禹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
他不敢再去看宋予希的笑脸,他怕自己多看一眼。
宋予希的生命就会因为自己突然消失。
他沿着路途,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就来到一个巨石前。
巨石上刻着“海象寺”三个大字,没有用红漆喷染。
它像是直接在巨石上凿出来的,更像是多年风雨冲刷出来的。
字体上没有任何突出的棱角,三个大字边缘都是圆润光滑的。
但是字迹磅礴大气,威严气势,让人心生肃穆。
巨石旁边,就是直梯,一直向上延伸,看不到头。
江禹安就从底下一级一级台阶爬上去。
九百九十九阶,他就这么一阶一阶的走上前。
走到寺庙门口时,寺庙正好晨钟响起。
门口,一位和蔼可亲的和尚接待了自己。
他问:“施主,如有心愿,点灯一盏,可得福报。”
他点了一盏灯,在佛像前,双手合十,愿她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