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宋宜宁顾清彦最后结局如何,宋宜宁顾清彦强推全文阅读无弹窗

2023.07.06 | admin | 78次围观
顾清彦拂开通讯员的手,声音嘶哑:“你回去吧。”
说完,深一脚浅一脚地进了大院。
看着他的背影,通讯员于心不忍,沉叹了口气。
圆月高挂,闷热的晚风吹着顾清彦干涩的眼角,酸胀上涌。
“清彦!”
忽然,熟悉的声音让他登时停下脚。
抬头望去,只见顾母一脸焦急地从家门口跑过来,连声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宜宁呢?”
顾清彦一哽,不由又想起宋宜宁面无血色的模样,唇瓣颤了颤,始终说不出一个字。
见他不说话,顾母面色逐渐沉重:“我听隔壁的说宜宁一个多星期都没回来了,你们……离了?”
面对母亲的追问,顾清彦沉默了很久,才喃喃出声:“妈,宜宁死了。”
顾母眼神一震:“……你再说一遍。”
顾清彦下颚紧绷,像是在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声音拔高了几分:“她死了,为了救一个孩子溺……”
‘啪!’
一个巴掌突然狠狠甩在他脸上!
顾母力道很大,饶是作为军人的顾清彦,也被打偏了脸。
“顾清彦,我真是白养你这么大!亏你还是个军人,是个政委,你帮于英楠的时候我就告诫过你,别让宜宁寒心,现在你居然咒她死!”顾母恨铁不成钢地痛斥道。
顾清彦听着,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
看着母亲眼中愤怒,他再一次开口,声音更加清晰:“宜宁是为了救一个溺水的孩子,现在人在太平间。”
每说一个字,他都觉得心都被刺穿似的疼。
他都还没有完全相信,更没有接受,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就没了。
明明几个小时前她还站在自己面前,哪怕是在哭,在祈求他的放手,至少还活着,还活着啊……
面对儿子眼中从没有过的痛色,顾母的心登时沉了下去,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妈!”
次日,医院病房。
天刚亮,打从醒来后,顾母就开始哭,哭到没眼泪,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呜咽。6
被赶出去的顾清彦站在病房外,满是血丝的双眼无神空洞。
通信员疾步过来,见他下眼睑乌青,里头还传出顾母的哭声,哽了一下才压低声音:“政委,夫……宋同志的遗体已经被送去殡仪馆了,您现在要过去吗?”
顾清彦眼神闪烁了一下:“几点火化?”
“十点,工作人员说最近天热,不能拖太久。”
闻言,顾清彦转头看向半掩着的病房门,推开走进去。
见他进来了,顾母更气了,边哭边骂:“没良心的混球,给我滚出去!你让我死了以后,怎么有脸去见宜宁啊!”
顾清彦扯动着脸部僵硬的肌肉:“宜宁十点火化,您要去吗?”
他知道母亲伤心,说起这事跟是会戳到她的痛处,但他也明白,如果母亲不去送宋宜宁最后一程,她一定会遗憾……
而顾母听见这句话,慢慢止住了泪,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耷拉在被子上的手不停地在抖。
半小时后,两人赶到殡仪馆。
工作人员拿来火化证明,直接递给了顾清彦。
顾清彦怔了一下,才拿出笔在亲属确认栏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同志,我能再去看看我儿媳妇吗?”顾母怀里抱着件淡蓝色布拉吉,眼巴巴看着他,“这是我给她做的新衣服,还没来得及送给她呢……”
工作人员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顾清彦,还是点点头,带着顾母去了停放间。
相比外头的闷热,停放间冷暗的像冰窖。
顾清彦站在门外,呆看着地面,没有焦距的眼神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顾母深吸口气,踏进了停放间。
狭窄的空间,只有一盏垂吊的白炽灯,照着正中央床上瘦弱的身躯。
看到这一幕,她不忍地捂住嘴,踉跄了一步,泪水再次涌出眼眶。
半晌,顾母才慢慢走过去,颤抖的手从宋宜宁的头发,一寸寸抚过她的额头、眉眼和脸颊。
“好孩子,妈来了,妈来看你了……”
说着,她把怀里的布拉吉拿出来是,含泪扯出个笑:“你之前不是说很羡慕别人妈给孩子做衣裳吗?妈也给你做了件裙子,妈现在给你换上……”
顾母轻轻帮宋宜宁换上裙子,一举一动,温柔的像对待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说穿好新衣裳走,下辈子要投生一个好人家,无病无灾,吃饱穿暖,好好上学,有疼爱你的爹妈,再找个一心一意对你的男人,生个跟你一样乖巧的孩子,平平安安过日子……”

说到这儿,她眼泪大颗大颗低落在裙子的领口上。

“妈对不起你,生了个让你受委屈的儿子,你好好去,把咱们都忘了,妈一定会替你教训他,你好好去,啊……”
顾母把宋宜宁搂进怀里,低声啜泣。
外头,工作人员看了眼自始至终都一声不吭的顾清彦,又看了眼怀表,只能进去提醒顾母时间到了。
两个小时后。
工作人员把装着宋宜宁骨灰的盒子拿出来,正要交到顾清彦手里,顾母却先一步接过了盒子。
她看都没看顾清彦,自顾抱着往外头走:“宜宁啊,咱们回家了……”
顾清彦站在原地,僵硬收回伸出去的手,朝一脸尴尬的工作人员点点头:“谢谢。”
说完,转身跟上已经出去的顾母。
回去的路上,顾母耷拉着眼皮,抱着骨灰盒,整个人靠在车门。6
顾清彦坐在一边,唇线绷直,好像已经完全从宋宜宁去世这件事剥离出来了。
等车驶到一个路口,顾母突然出声:“停车。”
通讯员愣了一下,还是把车停下。
刚停稳,顾母就下了车。
顾清彦回过神:“妈,你……”
顾母丝毫不在意还有其他人,劈头盖脸就说:“宜宁的后事我会办,至于你,再没把于英楠的事处理好之前,别回来,也别叫我妈!”
说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通讯员大气不敢出,余光却还是忍不住瞥向顾清彦,腹诽大概除了司令,也就他爹妈敢对政委这么说话了……
看着顾母远去的身影,顾清彦慢慢握紧了拳,半晌后才开口:“走吧。”
通讯员怔了怔,反应过来,立刻掉头往电视台驶去。
半小时后。
顾清彦脚步匆匆,直奔演播厅的办公室。
没想到一进去,就看见台长、主任以及播音室其他工作人员都一脸严肃地站在里头,而于英楠站在一边,苍白的脸上满是泪。
见他来了,像是看见救星似的靠过去,抓住他的手臂:“清彦,你快帮帮我……”
面对于英楠的靠近,顾清彦眼底浮起抹抗拒,看向台长,顺便抽出手:“怎么了?”
台长没有说话,压抑怒火的眼神瞄向了于英楠。
主任也剜向她:“上午小于做直播节目,提到昨天宋宜宁见义勇为的新闻,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笑了。”
“整个中午,电视台投诉部的电话一个接一个。”说着,又拿起桌上厚厚一摞信,“还有这些,都是群众指责小于不尊重英雄的批评信。”
顾清彦登时黑了脸。
于英楠一慌,连忙解释:“我没有!清彦,那只是角度问题,我根本没笑!”
听到这话,助理也看不下去了,直接站了出来。
“你直播时笑没笑我没看清,但我见你拿到新闻稿,看见宋宜宁牺牲那页时就是笑了!”
于英楠瞪着助理,眼神有一瞬的狰狞。
没想到这助理平时唯诺的三锥子扎不出个屁,处处瞧不上走后门的她,现在居然敢跳出来跟她作对!
可到此时,她也顾不得跟别人争论什么,只能对顾清彦做出一副无辜委屈的模样:“我是和宜宁有些小误会,可她因为救人牺牲,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去幸灾乐祸啊,你相信我……”
台长将目光转向脸色难看的顾清彦,字眼委婉:“顾政委,小于是你推荐来了,但出了这样的直播事故,我们必须得给观众一个交代,所以……”
于英楠心一咯噔,脸也白了。
听台长的意思,是要开除自己吗……
没等她反应,顾清彦决绝的声音就打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这事我也有责任,我会回去向上级做检讨的。”
于英楠诧异看着男人的侧脸,一下没回过神。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顾清彦突然陌生了好多,特别是那双眼睛,明明以前那么温柔的人,此时此刻却流露着冷彻骨髓的寒凉。
见顾清彦都表态了,台长和主任也浅松了口气。
他们本来就不满意于英楠的能力,只不过碍于顾清彦政委的面子不好说什么,现在出了这档子的事儿,也算是顺水推舟把混饭吃的人踢出去了。
顾清彦看了眼于英楠,转身离开。3
“清彦,等等我!”
于英楠顺势追上去,千回百转的心思飞快搜寻着挽留对方的方法。
一路追到楼下,她伸手挡在男人面前,可怜兮兮望着他:“清彦,你还在因为之前的事生我的气是吗?我知道我做的不对……但我那只是一时冲动,而且我,我是真的很爱你,被逼结婚那些日子,我也真的很难熬……”
“我熬到离婚,熬到那个男人不在了才敢回来找你,清彦,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毕竟你也曾经真心爱过我,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