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苏禾不付近期热推小说(第1-4章)沈淮苏禾完整章节阅读

2023.07.09 | admin | 72次围观
第1章

我死后的第四年,外婆翻出我以前的旧手机,打通了沈淮的电话。
沈淮:「苏禾,整整四年了,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怎么,金主没钱了?没钱你就去卖啊,少在我这里装可怜。」
「我告诉你,我一刻也不想见到你,哪怕是死!」
电话这头的外婆有些愣住,佝偻的背影看起来格外孤单。
她捧着电话小心翼翼问:「沈淮,你跟小禾吵架了吗?我找不到小禾了。」
外婆说完,浑浊的眼神看向空旷的房间,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呢喃了句:「对了,小禾死了,不在了,我怎么又忘了……」

或许是因为放心不下外婆,我死后一直留在她身边。
只可惜,外婆得了阿尔茨海默病,经常会忘记我已经死了。
这次她又犯了病,独自一人跑到公园,忘了回家的路。
倔强的小老太太坐在长椅上,嘴里还嘟囔着:「找不着路了不要紧,小禾发现我不在家,肯定会出来找我的。」
我的灵魂就守在外婆身边。
明明她离家不远,可因为她听不到我说话,所以我没办法给她指引正确的方向。
眼看太阳快要下山,身为灵魂的我开始急得上蹿下跳。
一个快八十岁的小老太太,要是不及时回家,独自在公园过夜,肯定会撑不住。
好在外婆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看着周围越来越稀少的人,终于站起来。
她上前,抓住一个人便问:「你看到我孙女小禾了吗?」
我知道,只要外婆问人,对方多交谈两句,就会了解到外婆的情况,多半会把她送到派出所。
只要到了派出所,外婆就能安全回家。
可惜,外婆问错人了。
因为被她抓住的人,正是沈淮。
沈淮看着外婆,语气里带着丝不耐烦:「苏禾去哪儿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都这么晚了她还放任你一个老太太留在公园,肯定又是跟……」
2.
最后那几个字,或许是看在外婆的分上没有说出来。
但我知道他的意思。
他想说,肯定又是跟哪个野男人鬼混了。
看吧,哪怕我死了四年,这个男人也丝毫没有减少对我的厌恶。
外婆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见到沈淮,反而很高兴。
「沈淮,你好久都没有去我家吃饭了,你不是最喜欢吃外婆包的饺子吗?明天你生日,来我家吃饺子。」
「你们年轻人处对象就要好好处,小禾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话喜欢憋着。」
「今天小禾出去的时候,还说要去给你买生日礼物,明天给你一个惊喜呢。」
原来外婆的记忆停留在这天。
那时候我们还很相爱,跟天底下所有热恋的情侣一样如胶似漆。

而他的小青梅也还没有出现。

可惜了啊。
沈淮闻言,嘴角扯起一丝讥讽:「外婆,这样不好玩。」
「我和苏禾已经分手了。」
「你说她出去给我买生日礼物,恐怕是给别的男人买生日礼物吧。」
外婆一愣:「你们分手了?可是小禾从来都没有告诉我。」
「沈淮,你不要生气,等小禾回来,我教训她!」
小老太太生气的样子可爱极了。
我想抱抱她,告诉她不要生气,可身体却从外婆的身体穿过。
四年了,我竟然还没有习惯我只是个灵魂。
3.
沈淮笑得更厉害了。
很显然他不相信外婆的话。
「我说了,我们真的已经分手了。」
「如果这些都是苏禾教您的把戏,我姑且原谅一次。」
「请您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她的名字。」
就在这时,同小区的两个大妈走了过来,看到外婆一脸惊讶。
「大娘,天都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回去,不会是又忘了家住哪儿了吧?」
说完,冲另外一个大妈啧啧感叹:「说来这老太太也可怜,跟外孙女相依为命,谁知道四年前外孙女死了,就剩下这么一个老太太。」
是啊,我四年前就死了。
记得四年前那次生日,我满心欢喜地出去给他买礼物,却在商场看到了他跟别的女人出双入对。
失魂落魄地走出去后,社交软件就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私信。
打开来看,里面是一个女孩子穿着男士白衬衣,躺在酒店凌乱的白色床单上的自拍照。
除了照片,还附带了一句话:『都说青梅不敌天将,你觉得我这个青梅敌不敌得过?』
白衬衣我认识,最上面的纽扣是我亲自缝上去的。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上面缝出来的小花,是我在网上跟一个博主学的。
沈淮不嫌弃,连重大会议都穿着它。
他说,那是我们爱的标志。
可是现在,这个标志出现在了别的女人身上。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爱还可以那么廉价。
4.
听到大妈的话,沈淮整个人浑身一僵。
各种情绪在脸上接连闪过。
最后他不敢置信地问:「你们说什么?苏禾死了?」
「你们是骗我的对不对?一定是苏禾让你们这么说的。」
「这个女人最擅长花言巧语。」
两个大妈颇为震惊,一边扶着外婆一边嘀咕:
「这人是谁?该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就是,死人这事谁还敢乱说,那不是咒人家嘛。」
外婆这时候也像是想起来似的,她张了张嘴,颤抖着唇,最后说了句:「是啊,小禾……小禾不在了……」
沈淮呆愣愣地站在那里,样子有些可笑。
而我飘荡的灵魂,则跟着两个扶着外婆的大妈,一起飘回了家。
甚至在外婆进屋的那一刻庆幸,幸亏沈淮那家伙没有跟上来。
或许是因为想起我的死,外婆很难过。
孤单的小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干瘦的手抚摸着我的照片暗自垂泪。
「你说,你这丫头年纪轻轻,怎么就比外婆先走了呢?」
我飘过去想给她擦眼泪,却扑了空,只能哭着安慰:「外婆,小禾没走,小禾就在这里。」
可惜,外婆是听不见的。
门铃在这时候被按响,随后传来沈淮的声音:「外婆开门,是我,我是沈淮。」
我大吃一惊。
不行,不能给他开门。
要是他进来,翻到了我以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