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阮眠星姜慎(阮眠星姜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阮眠星姜慎)阮眠星姜慎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阮眠星姜慎)

2023.08.08 | admin | 41次围观
“啪!”
阮眠星还没回过神,脸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个巴掌,她刚要甩手抽回去,就被突然涌进脑袋的记忆冲击的头晕目眩,一个没站稳倒在了地上。
“啧啧啧,这么精致的小脸蛋,我还真有点舍不得破相了。但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啊,哈哈哈哈,先让哥哥我爽了再说……”
耳边传来恶心又油腻的声音,阮眠星脑袋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果不其然是一张油腻的肥胖大脸,满是黄牙的嘴喷着臭气就要往自己脸上凑。
转瞬间,阮眠星一把拧住男人凑过来的脑袋往边上狠狠一撞。
“砰”地一声巨响,男人的脑袋砸在边上的摄像器材上,并与其一并倒地。
阮眠星瞥了一眼倒地不起的男人,起身一脚踩在了他的子孙根上,瞬间,男人杀猪一般的惨叫响彻云霄。
这到底是哪儿?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恶心的猪头男嘴里不该得罪的人又是谁?
一声尖叫把阮眠星又拉回了现实。
“你们两个都是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把她给我按住!”
“你竟然还敢打我。看我不弄死你个小贱人!”
猪头男捂着裆部,狼狈却不忘恶狠狠地指着阮眠星怒骂。
他的两名手下赶紧冲上来想制服阮眠星。
笑话,阮眠星不屑地勾了勾唇角,随手活动了一下手脚。
她是华国刚拿了奥斯卡影后的女打星。
出生武学世家,家学渊源,家族因为时代的原因跟黑白两道都有些撇不清的关系。
她从小就是练武行里跟师兄师姐们真刀真枪、拳拳到肉练出来的。
就这俩小混混还真没放在眼里。
她边从猪头男身上收回自己的脚,边活动着自己的筋骨,骨头关节处发出一声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脆响。
两个小混混对视一眼,一起扑了过来。
阮眠星一个飞踢,一脚踹飞了最先接近她的那个。
小混混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踹飞了一米多。捂着胸口剧烈咳嗽,猝不及防咳出了一口鲜血。
又一个凌厉地转身,拽住另一个人送过来的胳膊,使了个巧劲给对方来了个过肩摔,顺势卸下了他的肩胛骨。
转瞬间,两个小混混已经失去战力,倒在地上捂着受伤的位置哀嚎不止。
“你……你动了我们,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上面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
刚才还想强x她的油腻猪头男瞪着一双眼睛,肚子上的好几圈肥肉因为恐惧而控制不住地剧烈颤抖,脸上偏偏还努力挤出一副色厉内荏的威胁表情。
靠,什么鬼运气。上面的人不是说这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花瓶女吗?这tmd的是吗??这是天降女煞星!!
阮眠星冷哼了一声,捡起了刚刚摔落在地的摄像机的三脚架,反手就抡在了猪头男的嘴上。
“不会说话就把你的臭嘴闭上。”
阮眠星眼底满是冰寒之意,这几个恶心的男人竟然还架着机器,这是准备拍摄她被侵犯的整个过程,真是恶心到了极致,也恶毒到了极致。
若不是自己还有几分真本事,怕不是真要被得逞了去。
阮眠星越想越气,又反手给了猪头男的肥猪脸狠狠来了一下子。
猪头男的牙齿顿时被打落了几颗,顺着被打偏的脸直接带着血一块吐了出来。
顾不得疼痛,猪头男就趴在地上口齿不清地求饶:“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啊!我们也是听命办事……是秦珊珊和姜慎,是他们派我们来找您麻烦的。”
“我们和您无冤无仇的,不是我们要和你过不去啊……姑奶奶饶命啊!冤有头债有主,您就饶了我吧!”
秦珊珊和姜慎?
阮眠星皱眉,她刚刚接受的记忆像一团乱糟糟的毛线球,突然拎出了秦珊珊这个线头,脑袋刺痛了一瞬,脑子里混乱的画面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原来她是重生在了这个娱乐圈花瓶身上,这具身体的原主叫姜琉璃。
秦珊珊是原主的圈中闺蜜,因嫉妒偷偷勾搭了原主的男朋友姜慎。
至于为何下此毒手,是因为这俩人刚被她捉奸在床,怕事情被暴露出去。转头就给原主安排了这一出,想留住把柄威胁她。
渣男贱女甚至还安排了人专门录像存证,这是想要彻底毁了她,其心可诛。
呸。
阮眠星还是提着那个沾满血迹的三脚架,一下一下的,看似漫不经心地轻敲着地面。
猪头男的身体却随着这个频率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抖动着,看起来差一点就要魂飞天外了。
“听着,想活命,就把刚刚你们想对我做的事,对着他俩全都做一遍。懂了吗?”
猪头男一下子愣住了。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阮眠星转过头,直视猪头男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同时轻轻晃了晃手中的三脚架。
猪头男瞬间哆嗦了一下,点头如捣蒜。
“是是是,我马上去办。”
阮眠星拿三脚架的杆子轻轻拍着猪头男的脸,血迹沾上他的脸。
看着眼前的猪头男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颤抖地在兜里摸来摸去,哆哆嗦嗦地掏出一个手机。
“好好干,别让我失望。”
阮眠星顺手把手里的东西甩了出去,背后像长了眼睛一样,恰好砸中一个想偷袭她的小混混的小腿骨。
对方瞬间抱住小腿跪在地上不敢再造次,疼得声音都发不出来,血迹顺着裤管渗透出来。
一行人被彻底吓破了胆,一个个跟孙子似的,只会喊姑奶奶饶命。
阮眠星利落地转身进了洗手间。
打开水龙头,细细的水柱流下来,水流声压不住外间猪头男压着恐惧又不得不去执行的电话联系声,她听见他和对方约了一小时后见面。
阮眠星洗完手之后才抬头仔细端详镜子里的这个人。
暖暖的光打下来,镜子里却是一张冷漠的脸。
皮肤白皙莹润,眼睛明明是妩媚多情的桃花眼,却偏偏眼神淡漠又疏离。
鼻梁小巧又精致,嘴唇更是长成了性感又妖娆的形状,让人一看就有了一亲芳泽的欲望,却偏偏唇角紧抿,没有一丝弧度。
阮眠星眯着眼笑了一下,右眼下那颗血色的泪痣像是刹那间被点亮了一样。瞬间气质大变,端得是妖冶风流。
身材高挑,纤细窈窕。腰肢柔软,盈盈一握。倒确实是美到担得起花瓶这个称号了。
这副身体,眼看着比之前的自己还美上两分。
就是体质稍微差了一点,但既然现在身体里的是自己。
勤加锻炼,平时再多下点功夫也就是了。
原主姜琉璃之前签约在姜慎的公司名下,签订的条约并不平等。
而原主本人并不只是个花瓶,她还是个十足的恋爱脑。
根本没有发现姜慎更多地是把她当成摇钱树,这些年她赚的钱大部分都流入公司账户了。
秦珊珊之前是个网红,看娱乐圈捞钱比较快,便央求着原主介绍着进了,也签约在同一个公司。
秦珊珊和姜慎几乎是一拍即合,可能是渣男贱女之间的的致命吸引力。
一个嫉妒原主多年,一个本来就没多少真心,俩人狼狈为奸一块薅阮眠星羊毛。
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原主陷入如此万劫不复的境地。恶毒得简直令人发指。
阮眠星整理了一下脑袋里的信息,闭上眼睛承诺,既然上天让她重生在原主的身体里,那她就替原主报仇雪恨,也算全了这场缘分。
洗干净手之后,阮眠星走了出去。
看见她走出来,猪头男肥硕的身体猛地就是一颤。
“我,我已经约他们过来了,一会就来了,姑奶奶你,你你你别急.....”
阮眠星的脸上甚至带着淡淡的笑容,但看在此刻的猪头男一伙眼里却是犹如罗刹。
这女人恐怖的战力,他刚刚已经感受过了。
不止他,他和他的小弟每一个都感受得淋漓尽致。
“我不急,晚点媒体来了,我相信你们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的。”
“对吧?”
“对……对的。”猪头男和他的小弟们忙不迭地应声,跟一开始的凶神恶煞对比真是反差到搞笑。
于是阮眠星真的轻笑出了声。
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有时候,这句话真是该死的正确。
交代完之后,阮眠星就回了原主的住处。
原主住在一个商品公寓里,陈列简单。
阮眠星稍微转了转,跟上辈子自己的住地是没法比了,但好在收拾得还算温馨。
在沙发上随意地坐了下来,拿出原主的手机,在通讯录里划拉来去筛选自己需要的信息。
“是xx头条吗,我想爆料一名网红转型的女明星和绵延娱乐公司总裁酒店偷情,地址在……”
挂完电话,阮眠星意犹未尽。
搞事情嘛,索性整个大的。想了想,她直接拨打了报警电话,偶尔也做一回热心市民。
“您好,我想举报一起聚众y乱的事件……”
忙完这一切,阮眠星终于有时间来整理自己脑子里混乱的一堆记忆。
她是阮眠星。
最年轻的奥斯卡华人女影后。
桂冠加身,何等殊荣。
可惜,就在她带着小金人回国准备参加庆功宴的时候,满身荣耀终结于“砰!”的一声巨响。
车祸来得非常突然。
太快了,甚至没让她感觉到太久的疼痛,一睁眼就直接到原主身上了。
好在她本人生性淡漠,年纪轻轻,孑然一身。
父母双亡,她多年积攒的财产都由信托公司处理,也很早就立下遗嘱并早早交给了自己的私人律师保管。
想必后事料理起来也容易,就是可能苦了蔷薇那个小姑娘了。
突然遭逢这么大的变故,也不晓得她撑不撑得住。
思及此,阮眠星打开微浪。
果然,自己的车祸新闻被顶在最上面。
“奥斯卡首位华人影后阮眠星归国途中车祸遇难,生死未卜!”
“影后之妹谈及姐姐遭遇,潸然泪下……”(附图)
“蔷薇,唉……”,阮眠星抚摸着屏幕上妹妹哭泣的泪眼,口中溢出一声叹息。
不像她一直跟着父亲练功,在梅花桩和沙袋群里长大。
钟蔷薇从小就是个爱哭包,遇见点事总是容易委屈得不行。
目前网络上公布的信息比较有限。
阮眠星翻了几下,发现内容都是大同小异的,关于新任影后生死不明的报道。
不知道是不是怕引起骚动,似乎自己的死讯暂时还没往外传。
阮眠星刚打算放下手机,就看见一条新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被顶了上来。
“绵延娱乐公司总裁嫖娼被抓,嫖娼对象竟然是他!”
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
“震惊!性向成迷之绵延娱乐公司总裁竟是多人运动爱好者!”
“惊天大瓜,被爆绵延娱乐公司总裁出轨网红出道女星,疑似劈腿!”
“开年第一狗血大事件!花瓶女星竟被闺蜜网红女星及总裁男友合伙送上绿帽……”
……
果然不能小看吃瓜群众的力量,娱乐新闻的标题都起得比社会版块更抓人眼球。
几条博文迅速爬上热搜,力压阮眠星车祸的新闻。
每条热搜下都有成千上万的评论及转发,还有更多的网友们正在奔走相告,闻讯而来。
眼看着热度在不断升级,阮眠星很满意现在这个局面。
信手点进一条热搜,配图关键部位打了薄薄的一层马赛克。
嗯……露出的皮肤青青紫紫,通过照片,依稀可以窥探到一丝当事人们激烈的战况。
要不怎么说媒体博眼球多少有点无下限呢,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部位码得倒确实是严严实实,三人的脸倒是录得整整齐齐,一点马赛克都没给上。
评论区更是炸了锅一样热火朝天。
“姜慎图啥啊,眼睛瘸了?秦珊珊这张网红脸哪儿好看了,出轨都不晓得找个更漂亮的。还有边上这个猪头男,哦我不行了我去年的饭都快yue出来了,无法理解。”
“虽然我真的很不喜欢姜琉璃,她的演技烂爆了。但是出轨真的零容忍,渣男滚出拆那。”
“谁说就是出轨了,没准拍视频那个就是姜琉璃呢,早听说圈里乱。”
“就是说啊,没准只是视频里没拍到姜琉璃而已嘛。谁说她就是无辜的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啊呀,那个男的都肥成那个猪样了他俩都还下得去嘴,这口味得重成啥样啊。”
“要我说,姜琉璃未必就清白,听说娱乐圈可乱着呢,可能他们就是各玩各的啊,大哥别笑二哥。”
“我支持楼上,贵圈乱的很。姜琉璃不过是一只想攀高枝儿的麻雀,折了翅膀摔下来倒也正常。活该!”
黑子们乘机出来煽风点火,对家也派出水军暗暗跟风出来带节奏。
一时间,贵圈真乱的舆论占了上风,大家都觉得姜琉璃也并不清白,没准就是咎由自取,心照不宣。
阮眠星倒是一点不急,甚至起身去厨房给自己烧了一壶热茶。
茶叶是她从柜子里翻找出来的,原本不抱什么期待,拿出来一闻,意外的还挺香。
阮眠星把刚泡好的茶端出来,浅尝了一小口,便随手放到了茶几上。
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