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苏星桐姜钊(苏星桐姜钊)小说全文无删减版在线阅读_(苏星桐姜钊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苏星桐姜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笔趣阁

2023.08.27 | admin | 44次围观
“姐姐,你为什么要推我下水?”
苏星桐睁开眼的时候,听见的就是这一句带着哭腔的指责。
面前的 女人浑身狼狈,抽抽噎噎,一双含情的眸子充斥着哀怨,十分惹人怜爱。
一群人正围着她,对苏星桐大加指责。
“就是!你太过分了苏星桐!悦悦哪里惹到你了?”
“你看看这手臂被你掐的,都青紫了!”
“就是!太恶毒了!”
外面是泳池轰趴,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隐隐传来。
身侧散落啤酒几瓶,零食四散,显然是处于一场低端宴会中。
苏星桐身形停了两秒,就闭上了眼,长叹一声。
又穿了。
“叮——”
脑中突然响起一个欢快的嗓音。
“宿主您好,我是系统小k!从今天起,我就为您服务啦!这是您穿的最后一个世界了!”
“集齐最后一片灵魂,您就可以回归主神之位!”
“您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本小说世界中,名为《真千金女王她马甲又掉了》。您的身份是恶毒女配苏星桐,面前的是您的妹妹,秦悦悦。”
“原身苏星桐在一个月前被发现并不是秦家亲生的女儿,于是秦家人开始寻亲,找到了真千金秦悦悦。”
“原身受了刺激,不断作死,被秦悦悦打脸惩治。”
“现在需要您配合完成支线剧情,填充故事,走到结局。过程中如果触发了隐形剧情,是可以得到奖励的哟!”
“接下来,请您进行剧情——否认自已故意推倒秦悦悦,秦悦悦当众拿出证据,您无力辩解,最终不欢而散。”
苏星桐搜集了所有信息,缓缓抬眸。
对面,秦悦悦见她看了过来,立马掩面而泣,“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跟你一起去上那档节目啊?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放弃的……”
众人一听这话,齐齐被吊起了胃口。
原来是这么个原因啊!
要提起这阵子最火的节目,莫过于苏星桐和秦悦悦即将要上的恋综。
——《第二次心动》。
传闻两人为了出场顺序已经撕过一次了。
大家没想到的是,苏星桐竟然这么霸道,连节目都不让秦悦悦去上?
这也太过分了吧!
苏星桐面对众人指责,缓缓勾唇。
又是这种戏码。
她在其他世界里可见了不少,演过绿茶,斗过小三,玩过商战,还搞过美男。
这秦悦悦,不就是之前看过的马甲文女主么?只是段位属实还是不够高了点。
“你叫小k?”苏星桐在心里道。
“对哒!”
“是新人?”苏星桐问。
“昂?是的呀!”小k回答,“我还有一个月就满试用期啦!今天是抽签抽到您的呢,说明我跟您有缘分!”
“是么。”苏星桐勾唇,笑了一声,“那让你去抽签的那几个系统,你都记住是谁了吗?”
“啊?都是我的同事呀……”
“把这些统子都记下来,以后不能处,明白了?”
小k彻底懵了。
为什么啊?
它抽到的时候,所有人都替它开心呢,说这个任务最好做了!奖励也是最丰富的!
毕竟是帮两大主神之一的苏星桐完成灵魂碎片的搜集啊!它也觉得好荣幸呢!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苏星桐站起身来,缓缓朝着秦悦悦走去。
“你刚才说,任务是什么来着?”
小k回过神来,“主人,任务是,否认自已故意推倒秦悦悦,秦悦悦当众拿出证据,您无力辩解,最终不欢而散!”
苏星桐:“行,简单。”
“嗯嗯!”小k满心欢喜。
这个主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嘛!
这边,苏星桐已经站在了秦悦悦的面前。
秦悦悦抬起一双泪水涟涟的眼,抽噎着道:“姐姐,再怎么说,你也不能推我打我。你要是觉得我抢了你的位置,我明天就……”
“我没有推你。”苏星桐凉凉扫了她一眼。
这眼神如刀锋一般,直接刮过了秦悦悦的脸。
小k:好好好,开始否认了!
秦悦悦被她的气场一震,还是扬起头来,“姐姐!你怎么能撒谎呢!我……”
“伤痕在哪儿?”苏星桐又道。
秦悦悦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还好,她就知道苏星桐会反驳,早有准备!
她拉起自已的袖子,露出浅浅的红痕,满脸不忿,“既然你非要跟我在这里争个长短,我也不怕丢人!不是要伤痕吗!喏,这就是证据!”
苏星桐瞥了一眼。
“哦,这个啊。”她勾唇,转了转手腕,声线婉转悦耳,“可是姐姐打人的伤痕,不是这样的呢。”
秦悦悦一愣。
不等她开口反驳,苏星桐直接扬起了手。
下一秒。
“啪!”
一巴掌,狠狠落在了秦悦悦的脸上。
秦悦悦被甩到一边,直接跌进了池中。
扑通——
“天呐!!”
尖叫声四起。
秦悦悦呛了一口水,被人拉了出来,满目震惊地看向苏星桐。
她,她……
那半张脸浸了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
全是红痕!
“记住了吗?”苏星桐笑眼弯弯,在众人抽气的声音中,一字一顿道,“被你姐姐打过的脸,长这样。”
众人:“!!!”
秦悦悦:“??!!!!”
小k:“……”
小k瑟瑟发抖。
这这这……
它是要让主人否认没错,可不是这样的否认啊!什么情况啊???!!!
苏星桐转动手腕,笑意冰凉,居高临下俯视着水中的人,“至于节目不节目的,妹妹尽管去上,期待明天跟妹妹的相遇哦。”
留下一句尾音妖娆的话,苏星桐直接转身离开。
小k崩溃大叫:“主人!你这,这……”
“怎么了?不是走剧情呢吗?我否认了啊,也不欢而散了。”
小k:“……”
这能叫走剧情吗?!
不等小k继续有所反应,一旁突然窜出来一个人。
“少奶奶,我可算找到你了!少爷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是专程来接你的!”
中年男人急得不行,一身西装,看起来跟这场聚会格格不入。
苏星桐将自已肩头裸露的衣服扯了扯,顶着大浓妆看他,“少奶奶 ?”
小k缓过神来,没有忘记自已的职责,“主人,这是苏星桐丈夫家的管家。”
“丈夫?这女的都有老公了?”
“是的,隐婚三年,从来没有见过面。今天,是他从国外回来的第一天。”
“离谱。”苏星桐丢出一句评价。
小k:“……”
“总之 ,接下来的剧情就是,您要在车上勾引并不喜欢你的姜钊,意图爬上他的床,然后被羞辱一番,扔出车下。”
勾引?
这不是撞上她主修课了嘛。
苏星桐挑眉,跟着管家的步伐。
小k经过刚才那么一遭,有些忐忑,“主人,您有什么疑问吗?有什么都可以提的,我会帮助你哒!”
“有。”
“是什么呀?”
“他长得帅吗?”
小k:“……”
“少奶奶。”管家打开后座车门,做了个‘请’的动作。
车内灯光昏暗,男人的脸隐藏在黑暗中。
苏星桐依稀能够看到精致立体的侧脸和紧绷的下颚线。
“姜钊是全书里最没有七情六欲的一个角色,想让他动心比登天都难。”
“主人你只要配合小k把剧情走下去就好了,可千万不要招惹姜钊!他是这书里最大的反派!”
脑海中的小k还在碎碎念,苏星桐已经关上车门。
砰!
车内暖黄色灯光亮起,男人那帅气逼人的侧脸清晰可见。
苏星桐穿书七次,也算是活了七世,见过的男人数不胜数。
但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给她如此直面的视觉冲击。
窗外斑驳光影透过车窗打在姜钊绝美的脸上,黑眸深邃沉着。
姜钊刚出差回来,身上还穿着白色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却又略带华美。
像是晚宴中的贵公子,透着几分说不出的性感。
苏星桐眸子深了几分。
她倾身朝着姜钊靠近,纤柔的手缓缓抬起,朝着他伸了过去……
手腕突然被人一拽。
“你做什么?”姜钊低沉的声线在头顶响起。
苏星桐叹息一声,眼底划过遗憾。
然而视线依旧直勾勾盯着姜钊看。
啧,真的帅。
小k震惊:这这这……主人,是勾引,不是强上啊!你怎么硬来啊??!!
姜钊在她的眼神下眯了眯眼。
这女人,简直是放荡!
然而下一秒,苏星桐的声线就在耳畔响起,“我要那个毯子。”
柔软中带着几分委屈。
姜钊顺着她的视线一看,果然看见自已腿下压着毯子的一角,身子顿时僵了僵。
原来刚才是来摸毯子的……
再看苏星桐,因为身上浸了水,正在微微发抖。
他眯眼,扯出毯子往她身上一扔。
“谢谢老公!”苏星桐弯了弯眉眼,故意笑得水波荡漾。
月光下,那张涂满了血红色唇彩的大嘴一咧,姜钊被震得往后一退。
他嘴唇蠕动片刻,才吐出来一句压抑至极的呵斥——
“你脸上画的是什么 鬼东西!”
脸上?鬼东西?
“小k,我很丑吗?”苏星桐眯眼,在心里问。
不至于啊,她在经历这些世界的时候,都是她原本脸蛋的分身和投影。
前七次都美得不行,烂桃花走到爆,这一世安排了个丑女身份?这么刺激?
“不是,您很美,只是在秦悦悦怂恿下,化了浓妆。”小k答。
苏星桐悟了。
这剧情,她熟。
化了浓妆,故意把自已整成丑八怪,又穿着奇装异服,男主怎么不喜欢怎么来,然后一反转,全员惊艳。
爽文终于轮到她了,非常好。
只是按照剧情,秦悦悦既然让她这么弄了,肯定是料到她会惹姜钊发怒,再被赶下车,她能如她的愿?
正想着,姜钊的声音再次响起,浸着冷意,“化成这样,还穿成这副德行……”
“斯沉!”苏星桐眼眶一红,眼泪说来就来。
姜钊骂语在耳边顿住。
女人哭声凄婉,“今天,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想美美的见你,可这是我第一次化妆,只能化成这样,我尽力了……”
她的语气带着娇软的哭腔,像极了撒娇。
姜钊一时有些语塞。
可一想到刚刚接苏星桐的地点,他语气又阴郁了几分,“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说是泳池派对,其实就是那些富少爷们的选妃现场。
参加派对的男女都毫无廉耻之心。
感觉来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运动也是常有的事。
来参加这种派对的,能是什么正经人?
在姜钊讳莫如深的目光下,苏星桐抹掉脸上的泪水。
她咬着下唇,表情委屈,“还不是因为秦悦悦说你在这里,不然谁会来这种地方。”
这话还带着几分鄙夷,像是真看不上这地点似的。
仿佛刚才抓着几个帅哥要摸几下的人不是她。
小k:还、还能这么栽赃的???
女人抽抽搭搭的哭声就在耳边,姜钊头皮发紧。
他正要出声让女人闭嘴。
谁料手臂一暖,柔软的手小心翼翼的握住他的手腕。
姜钊身子一僵。
苏星桐又贴近了些,“老公,你回来真好。”
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廓上,带着痒意。
说话间,吐气如兰,呼吸也带着凉。
苏星桐小手勾着姜钊的衣角,眼底促狭,故作不解问道,“老公,你耳朵怎么红了呀?”
说着,苏星桐又凑近了,像只猫儿般靠着他,“还热热的,老公,你是不是发烧了?”
苏星桐伸手朝着姜钊额头探去。
姜钊身子僵硬,只觉得身体燥热。
他迅疾出手攥住了眼前皓白的手腕。
苏星桐眼底闪过一抹遗憾。
果然,下一秒她就已经被甩开。
“停车!”姜钊嗓音压抑,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
车子在路边停下。
姜钊冷眼看向苏星桐,厉声道,“下去!”
“老公……”
“下去!”
苏星桐只得装作心不甘情不愿的下了车。
黑色车子绝尘而去。
苏星桐一改刚刚委屈巴巴的神色,勾唇轻笑出声,眉眼肆意飞扬。
“ok,完成剧情。”
小k风中凌乱:剧情好像是这么个剧情,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啊???原定是姜钊愤怒将人扔下吗?
现在倒确实也是愤怒,但怎么像……因为害羞?还是……
小k不敢细想。
有一些成年人的东西,不是它未成年的统子可以承受的。
没人看见,苏星桐身后的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车子。
夜色中,秦悦悦的表情格外得意阴毒。
“那小贱人被赶下车了!”助理在一旁恨恨道,“她竟然还想勾引顾总,要不是我们出来得及时,都发现不了这件事!”
秦悦悦眯眼,冷笑一声。
虽然今天的苏星桐的行为有点超出往常,但所幸计划还是照常进行着。
苏星桐哪点能和她比?
这贱人天生就该一无所有!
想到这里,秦悦悦嘴边弧度加深。
这一动作牵动了脸上红肿的伤,疼得她低呼一声。
她摸着脸,阴鸷握拳。
明天恋综开播,她一定要让苏星桐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悦悦,我去给你买个冰袋敷一下吧。”助理道。
“不用,直接回家。”秦悦悦拒绝的干脆。
消肿了,她还怎么让爸妈问责苏星桐?
……
苏星桐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
她打了个哈欠,“小k,接下来是什么剧情?”
“主人,接下来秦悦悦会回家和秦家夫妇哭诉您的行为,因为您刚刚又补了一手,这次会比原剧情里的更棘手。”
“哦。”苏星桐反应平淡,完全不将小k的话放在心上,只是问道,“任务是什么?”
“接下来请主人您回到秦家,面对秦悦悦的哭诉,您要表现出百口莫辩的样子,之后秦家夫妇会责骂您,您只要默不吭声就行了。”
“知道了。”
苏星桐突然答应得这么干脆,小k反而不确定了,“主人,您清楚任务内容了吗?”
“嗯,清楚了。”苏星桐随口应道,视线在街上的帅哥身上游移。
小k只能闭了嘴。
怎么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半小时后,苏星桐到达秦家的别墅外。
一抬眼就看见了里头的灯火通明。
她缓步往前走着,还没有迈进大厅,就听见了怒吼声砸了出来。
“太过分了!她是你姐姐,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爸,不怪姐姐的,是我的错……”
这第二声,自然是秦悦悦了。
苏星桐顿住脚步,翻了个白眼。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秦悦悦想说什么。
懒得听这哭哭啼啼的戏码,她脚尖一转,直接走回自已房间里。
原身的房间以白色和粉色为主调,处处透露着‘老娘是公主’的气息。
走进浴室,视线刚触到镜子,苏星桐就被吓了一跳。
“妈呀,什么鬼!”
镜子里面的人顶着一头鸟窝卷发,漆黑熊猫眼,烈焰大红唇,衣服还是乡土风的紫红配色……
别说姜钊了,她看到这张脸都只想扇自已几巴掌!
她找到台面的卸妆油,三两下就把脸上厚重的妆容给卸掉。
水珠顺着脸颊滑落,苏星桐竟是有些看呆了。
——白皙嫩滑的脸蛋带着满满的胶原蛋白,眉形弯弯不需要任何修饰。一双杏眼澄澈透亮,鼻梁高挺鼻头小巧,唇形不薄不厚,透着淡淡的粉色。
若要说美中不足,那就是几乎覆盖半个额头的红斑。
红斑颜色很深,不细看的话还挺像古代的护额。
小k的声音响起:“书里女配苏星桐就是因为这块红斑一直被嘲笑,是秦悦悦建议她用浓妆盖住这片斑,所以原身一直都用浓妆见人。”
苏星桐摩挲了下红斑的位置,随手就拿来一把剪刀,直接挑起额前的一缕头发,在眼睛齐平位置剪下。
之后又修剪了一番。
齐刘海盖住了红斑,衬得脸蛋只有巴掌大小。
不仅没有违和感,反而是添了几分清纯邻家的感觉。
苏星桐拨弄着额前的刘海。
虽然刘海能遮挡,但终究治标不治本。
想到这,她不紧不慢问道,“怎么说我也完成两个任务,就没点奖励?”
话才刚刚说完,苏星桐便觉得心口一阵剧痛,立马扶住洗手台才不至于摔倒。
她错愕抬头,看见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溢出,脸色瞬间白得像一张纸。
“时间到了!恭喜主人触发奖励机制。”小k兴奋道。
“在这个世界,主人的寿命只有一天,每成功完成一个任务就能够续命一天!”
苏星桐:“……”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我如果不做任务或者任务失败就会死?”
“是的主人,所以接下来主人要好好完成任务,这次没有重来机会,主人且行且珍惜。”小k语重心长说道。
苏星桐眯眼沉下了眼。
小k一惊,急忙补充:“但主人您刚刚触发了隐藏任务,已开启主人和姜钊的亲密值!”
“亲密值增加之后,主人不仅能够续命一天,还能得到相应的积分奖励,积分可以兑换商城道具哦!”
闻言,苏星桐立刻打开商城。
商城物品种类繁多,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仿真蟑螂整蛊道具?心心相印马克杯?情趣……”苏星桐眼睛放光,用轻咳掩饰兴奋,“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虽然奇怪的东西很多,但有用的也不少。
比如祛痘祛斑,嫩肤美容、除皱抗老等堪比现代美容医疗机构的项目。
还有一些可以兑换的技能点数,例如钢琴,格斗等等。
她关掉商城,十分满意。
也就是说她现在只有攻略姜钊,增加两人的亲密值,才能够拥有更多的积分,武装自已变得更强……
“ok,明白了。”
小k:明白什么了?总感觉很恐怖啊……
苏星桐敛起神色,走出房门。
长廊的尽头是浓黑的夜,秦家的别墅装修得很是豪华,只有监控的红光在夜空中微微一闪。
客厅里。
秦悦悦靠在罗淑身上,脸上梨花带泪,好不可怜。
“我当时被人推下水,看见姐姐就站在我身后,所以就问了一嘴,可能……可能姐姐觉得被冤枉了吧,她生气也是正常的。”
“悦悦,你都被她打成这样了,还替她瞒!”
助理在一旁不忿道,“伯父伯母,当时我就在现场,那么狠的一巴掌,直接抽上来,明天就是综艺开拍了!这脸这样,怎么去?!”
“什么?!”父亲秦围城愤怒拍桌,“你是她妹妹,她怎么能这么打你!”
母亲罗淑也咬着牙,“天呐!你还被推下水了?张妈,你快拿毯子过来,再给悦悦煮碗姜汤!”
毯子拿来后,罗淑立刻围在秦悦悦身上。
“妈,我没事的,我想等姐姐回来和她道歉,可能真的是我冤枉她了,我……”
“看来,有人觉得脸还不够疼。”
一道冷冽的嗓音响起,卷着几分懒意。
苏星桐不知何时出现在客厅里。
她双手环胸倚靠在墙边,双眸似笑非笑的睨着他们。
气氛顿时安静。
“你……是?”罗淑不确定地看着苏星桐。
“妈这是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吗?”苏星桐道。
客厅里的人顿时一脸惊疑!
这……这是苏星桐?!
这是那个血盆大口,团黑浓妆的苏星桐?!
眼前人素面朝天,巴掌大的小脸在齐刘海的衬托下更显得楚楚可怜,透过刘海缝隙依稀可见红色痕迹,可却丝毫不影响美感。
她只是站在那里,可周身自信脱俗的气质却让人移不开眼。
反应过来之后,秦悦悦眼里闪过一丝嫉恨。
她竟然把妆卸了!
这丑八怪想翻天了不成?!
今天竟然还敢动手打她!她必须让苏星桐滚出这个家!
秦围城怒喝声紧跟着响起:“你来得正好,滚过来说清楚!悦悦的脸是怎么回事!”
“婼婼,你这次是真的过分了!你瞧瞧悦悦的脸!得下多狠的手才能打成这样?你简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罗淑也一脸愤怒。
“立刻过来,给悦悦认错道歉!”
秦围城满脸失望。
他们将亲女儿秦悦悦接回来之后,并没有让苏星桐离开这个家。
但苏星桐却越发放肆,浓妆艳抹不说,还出入今天这样的场合,甚至对妹妹动起了手。
是他们太骄纵了。
秦悦悦哭着低头,唇角却是含笑。
等着吧,苏星桐一定会大喊大闹,甚至再冲上来给她一巴掌。
苏星桐越不懂事,就越衬得她可怜可叹。
今晚,这个冒牌货必须滚出这个家!
小k提醒:“主人,接下来你不能反驳哦!等他们骂完你,任务就完成了!”
苏星桐:“好。”
小k惴惴不安,不过立马就安慰了自已。
主人这次应该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了吧?反正不能反驳,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来?
然而就在下一秒,刚刚还腰杆挺直的苏星桐,突然像秋风中的落叶一般,摇摇晃晃,往地上一跌。
众人:???
小k:!!!

相关Tags:鬼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