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上热文分享姜柚裴谌-姜柚裴谌(姜柚裴谌)小说最新更新全章节

2023.09.24 | admin | 48次围观
她刚推开包间门,就和个小姑娘撞了正着。
小姑娘白白净净,明眸皓齿,看着就惹人喜欢。
姜柚记得她,秘书处新来的实习生,宋音音。
宋音音抬头看见姜柚,脸上闪过瞬间的慌乱,低声喏喏了句,“姜柚姐。”
姜柚才从外面进来,身上还沾着些寒气,她样貌出挑,但却因为不常笑,而多了分距离感。
她淡淡嗯了声,视线在包间里扫了一圈,才又落回到宋音音身上,声音泠泠,问她:“裴谌呢?”
听见裴谌的名字,宋音音明显有些手足无措。
她不安的抬起眼睛又瞄了下姜柚,声音细细软软,都快被包间里的音响盖过去。
她说,“盛总去给我买饮料了。”
姜柚眉梢一跳,看着宋音音的目光多了点打量。
她跟了裴谌那么多年,也从没劳烦动裴谌替她做点什么。
上个月,姜柚开车时和人追尾,导致左手腕骨扭伤,做什么都不方便,裴谌也没见替她倒杯水。
宋音音被姜柚打量的目光看的更加慌,她攥了下衣角,声音很拘束,“盛总应该马上回来了。”
姜柚没说话。
她上周临时去合城参加了个会议,今天赶着参加盛家的晚宴回来。
裴谌和家里关系不太好,这种家族宴会向来都是姜柚代替他去。
门口的两个人引起了包间里其他人的注意,灯光昏暗,他们没看清姜柚的脸。
对着宋音音开玩笑道,“宋秘书,你家盛总也就一会没回来,怎么就去门口守着了,这不还有两个妹妹陪着你呢吗?”
声音很大,姜柚听得清楚。
宋音音整个人一绷,尴尬的和她解释,“姜柚姐,他们开玩笑的,盛总第一次带我出来参加酒局,所以照顾我一些而已。”
也不知道宋音音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能和裴谌私下在这种酒吧包间玩的人,哪个不是圈子里的朋友?
而且。
姜柚抬眼看向说话的那人。
只是听语气里的玩笑,就能知道他对宋音音的熟悉和接纳程度。
裴谌第一次带姜柚和这些人见面的时候,可没这么好的待遇,她被扔在一边坐了半天的冷板凳。
津南市富二代圈子,个顶个的看不起人,如果不是裴谌交代了,哪能对宋音音这么友好?
姜柚难免自嘲,她跟在裴谌身边这么多年,还不如宋音音这么个实习生得到的庇佑多。
她收回视线,决定去停车场等裴谌。
刚转身,就看见裴谌从远处走过来。
黑色衬衫的领口上方散开,袖子挽到手肘上,露出的小臂线条堪称完美。
在酒吧里这种群魔乱舞的氛围中,都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清贵气。
唯一有点不和谐的大概是他手上拎着盒纯牛奶。
违和感很强。
姜柚的视线落在那盒牛奶上,随即跟着牛奶又到了宋音音身上。
她听见裴谌清润的嗓音,“出来做什么,不是让你和他们玩一会吗?”
宋音音捏着牛奶,耳朵染上粉红,她低声道,“我本来想去洗手间,没想到姜柚姐来了。”
裴谌这才看到姜柚似的,不过他很快又转回视线,手里多了个奶糖,也递给宋音音:“买牛奶时顺手拿的。”
宋音音受宠若惊的接过。
裴谌这才有空问姜柚,“开车来的?”
姜柚想说不是你让我来接你的?
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闷声点头。
“先送音音回去。”
*
宋音音家在城北青年公寓,和姜柚还有裴谌住的高级小区完全相反。
姜柚开车都要绕半座城。
姜柚出差回来,又开那么久的车,很累。
然而裴谌跟她回了家,她也懂是什么意思。
虽然住在一栋楼,但是裴谌在没有需求的时候,从不会踏足姜柚的屋子。
纤腰被人从后面环住的时候,姜柚低头,看见裴谌手腕上凸起的腕骨,还有修长匀称的指节。

淋漓事后,姜柚声音都哑了,她看着刚洗浴好正在换衣服的裴谌。
他从不会在她这过夜。
这也是当初裴谌给姜柚买这套房子的原因。
姜柚懒倦的眯着眼,“看上那个实习生了?”
裴谌穿衣服的动作没停歇,淡淡道:“她很乖。”
姜柚嗤笑。
乖的多了去了,也没见他在谁身上收心。
她目光移到裴谌线条分明的人鱼线上,有些玩味,“那么乖,你怎么还憋了这么久?”
裴谌动作这下停了,他乌沉的眼睛看向姜柚,过了会才慢慢皱起眉心。
“太乖了,舍不得动。”
姜柚脸上的笑慢慢僵住。
哦,不是裴谌不愿意,是他舍不得。
姜柚第二天又在公司看见宋音音的时候,她正在被人为难。
宋音音也看见了她,但又很快收回视线,有点躲闪的意思。
姜柚脚步一顿,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
只是她没想到,不过中午,秘书处的丽萨被辞退的消息就传了出来。
丽萨就是早上为难宋音音的那个管理。
而下午的时候,姜柚就在总裁办公室看见了宋音音。
她怯生生的站在那,满脸的稚嫩,低声介绍自己:“姜柚姐,盛总让我来总裁办公室报道。”
裴谌说的没错,她确实很乖。
姜柚指尖文件翻动,上挑的眼尾抬起,即使她坐着,那股压迫感也不小。
她声音没什么语气:“裴谌让你做什么?”
宋音音更紧张,“他说让我跟在你身边,能学到东西。”
姜柚将文件合上,淡淡嗯了声,随后指了个工位,“你去那。”
总裁办公室的秘书和其他的秘书不一样,加上姜柚总共也才三个人。
现在多了个宋音音,只剩下最偏的位置给她。
宋音音脸上明显僵了下,但又很快调整好情绪。
姜柚见她欲言又止,问:“还有事?”
宋音音咬着唇,摇摇头,“没有,谢谢姜柚姐。”
姜柚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她一会,突然开口:“你和裴谌到哪一步了?”
宋音音像被人抓住尾巴似的,缓缓睁大眼睛,惶恐的看着她,不安解释。
“我和盛总只是上下级,盛总是个很好的老板,姜柚姐,你不要误会。”
凌华的人都知道,姜柚不仅仅是裴谌的秘书。
私底下有不少人都在猜测姜柚什么时候才能正式上位,成为凌华的董老板娘。
姜柚神情依旧没变化,她看着宋音音说:“别紧张,只是想提醒一下你,裴谌的新鲜感不会超过一个月。”
宋音音咬着唇,眼眶突然就蔓了红,看着像受惊的兔子似的,楚楚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