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慕欢霍执全文(慕欢霍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慕欢霍执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慕欢霍执)

2024.02.18 | lisa | 30次围观

三天后,霍执回到B市。


傍晚,暮色四合,锃亮的黑色房车缓缓驶进别墅,停下熄火。


司机给开了车门。

u=1479070112,180917387&fm=253&fmt=auto&app=138&f=JPEG.jpg

霍执下车,反手关上后座车门,看见司机要提行李他淡道:“我自己提上去。”


才进大厅,家里佣人就迎了上来:“前几天亲家公公出了事儿,太太心情不好,这会儿在楼上呢!”


慕家的事情,霍执已经知道。


他心里带了些烦闷,提着行李上楼,推开卧室门,就见慕欢坐在梳妆台前整理物品。


霍执将行李放下,拉松领带坐在床边,打量妻子。


结婚后,慕欢一直很喜欢做家事,收纳整理、做小点心……若不是她顶尖的脸蛋和身材,在霍执心里真跟保姆没什么两样。


好半天,慕欢没有说话。


霍执出差回来也有些累,见她不说,他也懒得说……他径自走进衣帽间拿了浴衣去了淋浴间,冲澡时他想,以慕欢那样软弱的性子等他冲完澡出来,她大概早就消气帮他收拾行李,然后继续当个温软的妻子。


他这么笃定的……


所以当他走出浴室,发现他的行李箱还在原处时,他觉得有必要跟她谈谈了。


霍执坐到沙发上,随意拿了本杂志看。


半晌,他抬眼看着她说:“你爸爸的病情怎么样了?那晚的事情……我已经责备过秦秘书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很没有诚意。


慕欢放下手里的东西,抬眼,跟他在镜子里对视。


镜子里的霍执,五官英挺,气质矜贵。


一件浴衣,也被他穿得比旁人好看。


慕欢看了许久,直到眼睛都酸涩了,才很平静地说:“霍执,我们离婚吧!”


霍执明显一愣。


他知道那晚的事情慕欢肯定是不高兴了,后来他知道慕家出事也在第一时间让秦秘书赶去医院了,只是慕欢没有接受。


这是她第一次违背他,过去她都很柔顺。


霍执侧身从茶几上拿了烟盒,从里面抖出一根来含在唇上,低头点上火。


片刻,薄薄烟雾缓缓吐出。


他淡声开口:“前几天你说想出去工作,怎么……才过几天你又闹离婚?”


“霍太太当久了,想出去体验生活?”


“慕欢你出去看看,外面多少人拿几千工资都要加班加点、看人脸色,慕欢,你住着2000平米的别墅当着霍太太,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


他的语气无情又凉薄。


慕欢终于忍不住了,她颤着嘴唇恍惚一笑:“霍太太?有我这样的霍太太吗?”


她忽然起身,将霍执拉到衣帽间,哗的一声拉开柜门。


里面是一整排首饰柜,但全都是上了密码锁的。


慕欢不知道密码,这些归秦秘书管理。


慕欢指着那些,笑得自嘲讽刺:“有哪家的太太哪怕用一件珠宝,都需要向丈夫的秘书报备登记,有哪家的太太用每一分钱都要向丈夫的秘书写申请单,有哪家的太太出门,身上连打车的钱也没有?霍执,你告诉我,霍太太就是这样当的吗?”


“是,我家倒了,你每月会补贴给我十万。”


“可是,每一次接过支票,我都觉得自己就像是廉价的女人,只是供人发泄过后的恩赐罢了!”


……


霍执冷冷地打断她:“你是这样想的?”


他轻轻捏住她的下巴:“有像你这样不懂取悦男人的廉价女人吗,连叫都不会,只会像小奶猫一样乱哼!想要离婚?……你觉得你离开我,能过什么样的生活?”


慕欢被他捏得生疼,抬手想把他拨开……


下一秒,霍执捉住她的手,目光冰冷盯着她空空的无名指:“你的婚戒呢?”


“我卖了!”


慕欢语气悲凉:“所以霍执,我们离婚吧!”


这句话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霍执是她爱了六年的男人,如果没有那个夜晚,如果没有看见那漫天的烟花,或许她还会自缚在这段没有爱的婚姻里许多年。


可是她看见了,她不想跟他过了。


或许离婚以后,会比现在要苦,会像霍执说的那样为了几千块看人脸色,但是她不后悔。


慕欢说完,轻轻抽开自己的手。


她拖出一个行李箱,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霍执脸色难看,盯着她孱弱的背影,他从未想过慕欢会有这样叛逆的一天,竟然这样义无反顾地说要跟他离婚。


他心头升起一股无明火。


下一秒,慕欢被他抱了起来,快走几步把她扔到了床上。


霍执修长身子压住她。


他的脸紧抵着她的,眼睛对着眼睛、鼻尖顶着鼻尖,灼热而浓烈的气息萦绕在彼此之间。


半晌,他的薄唇移到她耳后软肉危险轻喃:“你跟我闹,不就是因为白筱筱?慕欢,坦诚一点不好吗?这个霍太太不是你处心积虑得来的吗?怎么……现在不想当了?”


慕欢在他身下颤抖。


直到现在,他还认为当年的事,是她做的。


或许是因为身体的接触,又或许是因为她柔弱的姿态,总之,霍执忽然就来了兴致,他盯着她的眼神染上深意,随即就捏着她的下巴跟她接吻,一手探过去松开她身上的真丝睡衣。


慕欢很美,身子更是晶莹剔透。


霍执不碰还好,若是碰了没有两三回是绝对收不了手的,他吻着她细嫩的脖子,将她双手按在身子两侧,十指相扣。


他在床笫间向来强势,慕欢往往反抗不了,都是由着他的性子来。


但现在他们要离婚了,怎么还能做这种事情?


“不行,霍执……不行……”


女人声音震颤,在床第间显得尤其柔弱,如墨乌发更是铺了满枕,美得让人想撕碎占有。


霍执抵着她软嫩的红唇,肆意侵占,一边说着不干不净的话:“我们还是合法夫妻,怎么就不行了?每次弄你你都说不行,但是哪次是真不行了……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