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裴泓哲沈苑珺(沈苑珺裴泓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裴泓哲沈苑珺最新小说_笔趣阁(沈苑珺裴泓哲)

2024.02.20 | lisa | 26次围观

沈苑珺想想裴泓哲一脚踹死关嬷嬷的样子,再想想她睡完他后,他拎着刀满镇子找她的情景,不自觉地抖了抖。


他要知道当初睡他的人是她,估计她会死的比关嬷嬷还惨!


她懊恼地拍了拍自已的胸口,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贪图他的美色睡他了。


她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


她一把撩起车帘,马车边的裴王府侍卫便齐刷刷看了过来。


她忙将车帘放下,这种情景,除非她长双翅膀飞出去,否则别想逃走。


她叹了一口气,决定走一步算一步。


喜轿是大红的颜色,所有的嫁妆也都缠了红色的绸缎,但是迎亲的队伍却没有一分喜色,跟送葬出殡一样冷清。


这情景在到裴王府后更加明显。


裴王府门口石狮子上的白幡还没有完全撤下来,便在上面绑了一朵红绸。


喜轿落地时,四周鞭炮声炸天,锣鼓声震天响,却都掩盖不住裴王府沉重的气氛。


王府门口,除了迎亲的队伍和礼部派来操办的官员外,一个围观的人都没有,冷清至极。


裴泓哲象征性的踢了一下轿门,撩起轿帘,冷冷地道:“公主,请下轿。”


沈苑珺应了一声,牵着他递过来的红绸,跟着他往里走。


等到她跨过裴王府的大门,鞭炮放完,锣鼓声停,四周就只余压抑的气息。


礼部派来操办喜事的人卖力地喊着吉祥话,却喊不散放在前院六具棺材带来的悲伤和绝望。


沈苑珺生长于道门,隔着盖头她都能感觉得到棺材里散发的血煞之气。


喜堂就在前院放棺材的隔壁,裴王府老太君领着裴王妃和王府的几位小姐端坐在喜堂的正中。


老太君满头白发拄着拐杖,面容慈祥却神情复杂。


裴王妃眼睛红肿,眼上乌青,此时没忍住小声抽泣。


礼部侍郎冷声道:“裴王妃,这样大喜的日子,你这副模样,是对皇上赐婚不满意,想抗旨吗?”


裴王妃气得眼睛通红,礼部侍郎昨天奉圣旨进裴王府帮助筹办婚礼,已经明里暗里欺负了他们好几回。


这会居然还要将抗旨的名头栽在裴王府的头上,其心可诛!


老太君拉了一下她的袖子道:“皇上赐婚,是裴王府的大喜事。”


“裴王府能得娶公主,合府上下喜极而泣。”


礼部侍郎皮笑肉不笑地道:“皇上隆恩,欢喜是对的,喜极而泣倒没有必要。”


“还请老太君和王妃多笑一笑,否则会让人误会裴王府不想娶公主。”


裴王妃想要说什么,老太君拦着她笑道:“大人说的是。”


礼部侍郎得意洋洋地道:“还是老太君识大体,裴王府不过是死了几个男人而已。”


“你们这副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裴王府的人都死绝了。”


他说完指着裴泓哲道:“这不,三公子还活得好好的嘛!多开心的事!”


之前他儿子纵马街头伤了好几个百姓,被裴王打断腿,他一直对裴王府怀恨在心。


如今终于让他逮到这个机会,自然要好好羞辱裴王府上下一番。


最好是裴王府露出什么不满的情绪,他借题发挥,让裴王府满门抄斩。


可惜的是老太君沉稳智慧,寻不到错处。


沈苑珺跟着裴泓哲进到喜堂的时候,把他们的对话全都听到了。


她的唇角露出讥讽,眸光幽深,有些事情不能忍。


那边傧相扯着嗓子喊道:“吉时已到,请新郎新娘拜堂!”


沈苑珺将盖头掀起来大声道:“先等一下。”


众人齐刷刷朝她看了过来,裴王府的众人以为她不愿意嫁进裴王府,表情有些复杂。


裴泓哲的表情不善:“公主这是要做什么?”


沈苑珺朝他微微一笑:“我有件事情要做,你放心,不会误了吉时拜堂的。”


裴泓哲看向她,她今日上着新娘的妆,明艳若春花照水,潋滟生姿。


两人身份有别,他盯着她看不太合适,忙别开眼。


沈苑珺却在他看过来的时候震惊的发现,他的面相和之前见面时已经有所不同。


他此时印堂发黑,眉宇间煞气横行,这是将要横死的面相。


可是他本身的面相又十分尊贵,是多福长寿之人。


两种面相相冲,十分奇怪,就算是她,也看不明白。


他的命格有点意思!


裴泓哲见她盯着他看,不由微微皱眉。


她也回过神来,扭头问礼部侍郎:“本宫大婚,大人是不是也很开心?”


礼部侍郎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脸上露出得体的微笑:“公主大婚,普天同庆,下官自然开心。”


“只是公主此时私自揭下盖头,于礼不合,还请公主尽快把盖头盖上。”


他心里对她却极为不屑,就她这种身份哪里配称之为公主?


昭明帝这一次让她嫁进裴王府,打的是什么主意,明眼人心知肚明。


只是明面上他还得给她相应的尊重,毕竟她要是闹事他也不好交差。


沈苑珺对他赞许地道:“我做完这件事情就会把盖头盖好,你这个笑容非常好,请注意保持。”


礼部侍郎假笑了一声,她又问:“我现在还没有拜堂,不算裴王府的人吧?”


礼部侍郎点头:“是的,等公主拜完堂之后才算是裴王府的人。”


沈苑珺又问:“那我没拜堂之前做的事情和裴王府无关吧?”


礼部侍郎再次点头:“是的,不知道公主想要做什么?”


沈苑珺微微一笑:“如此便好。”


她说完满喜堂环视一圈,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找到一圈,最后目光落在老太君的身上。


她走到老太君的面前问:“您的这根拐杖能借我用一下吗?我用完就还您。”


老太君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却还是把拐杖递给了她。


她拿起拐杖掂了掂,十分满意,然后转身,一拐杖就敲在礼部侍郎的头上。


老太君的拐杖是她的武器,拐杖头是用精铁所制,这一下砸下去,直接就把礼部侍郎砸得头破血流。


众人再次大惊,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礼部侍郎怒道:“公主这是做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