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烟雨如梦(云笙席御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烟雨如梦)烟雨如梦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云笙席御琛)

2022.11.21 | admin | 81次围观
她到了洗手间里,发现女洗手间门口扔了条披肩;而里面,传来十分暧昧的声音。
“晚上你去找我,嗯?”男人压低声音说。
女人笑道:“今晚不行。”
“我快急死了,你看我硬的。”男人抱怨。
女人说:“看看后半夜,等老徐睡了。”
又是昨晚那对。
云笙急急退了出去。
她回到餐厅,果然见徐氏夫妻那桌,只有那丈夫一个人。
云笙请席御琛吃了午饭。
饭后,她准备回房,去听到席御琛问她:“要不要去看电影?”
云笙微讶:“还有电影看?”
云笙:“……”
在香港的时候,也有男同学约她看电影、喝咖啡。但她明白,那是追求她,她都拒绝了。
而此刻,她居然很想去。
云笙想了下:“好。”
他们俩往头等舱回,去那边的电影厅。
路上,云笙有点后悔。
她跟这人不熟,才见了两次面,居然要跟他去看电影。
而电影厅里没人。
云笙和席御琛再次选了靠后的位置,等待着电影放映。
这时,进来几个人,说说笑笑的。
竟是两对夫妻,昨晚的野鸳鸯就在其中,各自挽着自己的伴侣。
“奸夫淫妇都在了。”云笙看到他们,不免想到。
电影开始放映。
放了约莫三分钟,那对年轻夫妻中的丈夫说要出去抽烟,先走了;又过了十分钟,另一对夫妻中的太太也借口出去了。
他们俩一走,电影厅里只剩下云笙、席御琛和老徐,以及那位年轻的太太。
云笙的位置,正好可以瞧见,老徐的手一开始放在椅子扶手上,然后滑向了那位年轻太太的腿,再慢慢往上。
而年轻太太看着电影屏幕,默默把腿岔开了。
云笙:“……”
她突然就不同情老徐了。
随着老徐手上动作,年轻太太难耐似的,转过脸来亲吻老徐。
老徐吻住了她。
两人在光线幽黯的电影厅里接吻。
“我们走吧?”云笙心浮气躁,只感觉这些人实在太不要脸。
她不想高声说话,故而凑近了席御琛耳边。
不成想,席御琛这时候正好回头,他的唇,从云笙唇瓣擦过。
云笙:“……”
一阵酥麻,从她唇角荡开,她下意识咬了咬唇。
席御琛:“抱歉。”
云笙脸通红,摇摇头。
“你想说什么?”他却凑近,呼吸几乎在她的脸侧。
他的唇,贴着她耳朵。
他气息是冰凉的,唇也凉;而云笙的余光,再次瞧见了他裤子那里撑起了的包。
她一时呼吸紧蹙。
“我们走吧。”她说。
席御琛点头:“行。”
电影厅门口处,有个小小隔间,是放置杂物的,此刻传来细小的呻吟。
不用说,徐太太和那位年轻的先生,正在里面干好事。
云笙和席御琛回去。
回到房间,云笙想起今天遇到的那一幕幕,只感觉跟中了毒似的。
她站在镜子前,手指从自己唇角缓缓擦过。
那是被席御琛不小心亲到的地方。
晚上,云笙抚摸自己平坦小腹,总感觉那里有一团火在燃烧着。
慢慢睡着了。
睡梦中,似乎有一双冰凉的手,缓缓抚摸着她面颊,低低叫她:“窈儿……”
冰凉气息贴上了她的唇。
翌日早起,云笙坐在床上发了片刻的呆。原来,她昨晚梦到了隔壁的席御琛么?
她更衣梳洗,然后摇铃。
管家把早餐车推了过来。
云笙取早餐时,席御琛正好出门,云笙便向他说:“早安。”
他点点头,错身而过。
因知道隔壁两间住着席御琛和他随从,云笙便放心大胆去私人甲板的藤椅里看书、小憩。
隔壁一直没动静。
黄昏时候,落日熔金,将海面染成了但淡淡金黄色;一望无垠的海,没有边际,人在其中显得格外渺小。
云笙趴在栏杆上看了一会儿日落。
身后有开阳台门的声音。
片刻,有人走出来。
云笙回头,席御琛披了满身的晚霞,也走上了私人甲板。
“席先生,您好。”云笙主动打招呼。
席御琛嗯了声。
他递了一个桔子过来。
“坐船多吃桔子,不容易得病。”他说。
云笙道谢,接了过来。她的手指,无意在他掌心一划,软若无骨。在这个瞬间,她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故意。
她低头没敢看他,剥开了橘子皮。
果香四溢。
黄澄澄的桔子,比晚霞更金灿。云笙剥好了,分成两半,给了他一半。
席御琛接过来,尝了一瓣。
云笙也吃了。
很甜,果肉在嘴里爆开,每一株都是甘甜芬芳的果汁。
她莫名心跳如鼓,有点脸红似的。
席御琛则道:“你好像不怎么出门。”
云笙:“容易遇到一些麻烦。”
席御琛颔首,似乎很理解:“像你这样单身的美人,的确很容易招惹不轨之徒。”
他夸她美丽。
简简单单一句话,云笙却感觉绮丽无比。
在这个瞬间,她很想和他发生一点浪漫——两人同居一段路,下船之后永不相见,没有负担。
她鬼迷心窍了般。
“……我晚上想去大餐厅吃饭,你能不能陪我?”云笙突然问他,“我一个人害怕。”
席御琛:“可以。”
她微笑了下。
席御琛怔了怔。
晚霞铺满了她的脸,她眸子沾染了一层霞光,一瞬间美得令人窒息。
饱满的唇,沾染了桔子香——很想亲她!
云笙回房,拿了件大衣,便和席御琛出门,去餐厅吃饭了。
晚饭时候,侍者不停推荐船上的好酒。席御琛问云笙:“你能喝酒吗?”
“喝一点,醉了正好睡个好觉。”云笙道。
他便要了一瓶红葡萄酒,一瓶威士忌。
酒上来,云笙先尝了一口葡萄酒,觉得香醇回甘,果香馥郁,果然很不错;席御琛也尝了葡萄酒。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品酒。
这时候还没上菜,云笙已经喝了两杯葡萄酒。
她只感觉自己更活泼了点,笑声也动听。
席御琛让侍者换了杯子,他要喝威士忌了。
一杯威士忌,他喝了两口,云笙突然说:“给我尝尝,行吗?”
席御琛:“有何不可,一整瓶呢……”
他打算喊侍者,却见云笙居然握住了他的手,将他的手和酒杯一起拉过来。她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
喝完了,辛辣从喉间滚到了胸口,心几乎要跳出来。
席御琛的眸色渐深。
云笙的挑逗,生疏而拙劣,但她太美了,美得令人着迷。
谁不想将这样的女人压在身下?
何况席御琛本就是个重欲之人。
他一口把威士忌喝下。
他站起身,拉过了云笙的手:“走吧,回去。”
云笙没想到变化如此快,还在微微发愣:“不吃饭了吗?”
“我等不及了。”席御琛微微俯身,在她耳边道,“我要吃你!”

第2章
云笙便感觉心跳得更快,小腹处的炙热,被酒精点燃,更加燃烧了她。
他已经忍了很久,她亦然。
两人离席,侍者把他们的菜暂时叫停,稍后管家会送到他们房间;而他们的酒,也会送到船舱里去。
快到了特等舱,席御琛将她带回自己房间。
他反身将她抵在门上。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小小壁灯,光线幽淡昏黄。
云笙的呼吸急促。
席御琛低头看她,忍不住笑了笑:“好荒唐的事。你,真的想好了吗?”
他很少笑。
这么一笑,笑容谲滟,简直把云笙的理智L.ོ全部勾走了。
云笙搂住了他的脖子,主动亲吻了他。
云笙的吻,也是很笨拙的,只知道啃。
席御琛却熟练很多。
她被他撬开了牙关。
亲吻着,他便撕她衣衫。云笙很想说,这衣裳料子厚,不容易撕,等她慢慢脱好了。
不成想,席御琛的手比刀还锋利;而料子结实的衣衫,在他手下不如薄纸,一撕便碎成了渣。
他的手,抚摸着她后脊的肌肤。
他真凉。
云笙从未遇到过手掌如此冰凉的男人。席御琛的唇、他的肌肤、他的手,没有半点活气般,凉得惊人。
她以为,他身体不好。
可他能轻易把一个高大男人扔得老远,又能轻易撕碎她衣衫。
席御琛将她剥光,却还在唇齿间问她:“不要后悔,嗯?”
云笙的乳,蹭过了他的衣衫,被粗粝磨得有点发胀。
她拉过了他的手,覆盖上去:“疼我……”
他的手收紧,揉捏。
云笙喘息得厉害。
他真凉,覆盖在她身上也凉,但她却贪婪汲取着,因为她已经热得快要发烧了。
过程很痛。
她初经人事,而他的尺寸又比想象中更惊人一些。
开垦的过程,简直是要劈开她。幸而他极有耐心,停下来亲吻她,让她动情起来。
他的驰骋,带着几分力度,时轻时重,把云笙弄得简直要疯魔了。
……
结束后,云笙无比的累。
席御琛抱着她去洗澡,她是知道的;但他回来给她擦药,她就没感觉了。
第二天,阳光从窗帘里照进来,她这才睁开眼。
触目的,是一张熟睡的俊颜,云笙愣了下。
她慢半拍才回想起昨夜种种。
她趁着席御琛在熟睡,起身下床。
浑身都痛,她艰难寻找自己的衣衫,没发现;倒是瞧见了一套邮轮上提供的睡衣,她拿着去了洗手间。
云笙穿好了睡衣。
睡衣略大,她用力系紧了衣带。
腰极酸,下面略感胀痛,倒也没其他不适。
“我一定是鬼迷心窍了,我怎么能做这种事?”她坐在马桶上,捧住脸,只感觉自己很荒唐。
饶是如此,她也没多少后悔感,更没有觉得难受。
现如今是民国二年,女子本该洁身自好;而云笙去了趟香港,又从小跟着外婆和家里管事跑生意,思想比很多人开阔。
她外婆拥有庞大产业和势力,云笙将来肯定不会过相夫教子的普通 生活,所以她从来没把自己限制于内宅妇人的地位。
这就导致,她为何想要这样的一段浪漫,又为何拿得起、放得下。
只是,有点难为情。
席御琛这边每日都更换新的牙刷牙膏,云笙顺势刷牙洗脸,再跟他告别,回自己房间去。
不成想,等她洗好了出来,席御琛坐了起来。
他可能有点睡迷糊了,头发微微凌乱着,光裸着上身,眼睛半眯半睁。
看到云笙出来,他便站起身,走过来拥抱她,在她唇上轻轻落吻。
云笙:“……”
她一瞬间呼吸不由自主急促起来。
他没穿衣。
昨晚黑灯瞎火,她好像有无限的勇气。现在房间里虽然拉了窗帘,却光线充足,让她无端拘谨起来。
她轻轻推他。
“席先生……”
“席先生?”席御琛低低笑了下,“昨晚不是说,要做我的母狗吗?”
云笙:“你……”
提到这个,她便感觉被羞辱到了,一时用了力气推开他。
她逃也似的出去了。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吃早饭,也没吃午饭,就那么发呆。
其实,到底有点后悔的。
一时冲动,加上情欲作祟,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我早点下岸好了。”她想,“从陆地乘坐火车回去。”
就是不知道,邮轮下一次在哪里停。依照出行计划,这趟邮轮是直接到上海的,会在杭州停一次,需要半个月时间。
还剩下七日航程。
云笙咬了咬唇。
又是黄昏,有人敲了敲她后阳台的门。能从私人甲板过来敲门的,一定是席御琛。
云笙拉紧了被子:“谁?”
门口顿了下,才说话:“出来吃饭。”
“我不饿。”
“那你不想聊聊吗?”他问。
云笙:“……”
因为是她主动的,云笙也不好用受害人的姿态对待他,故而打开了门。
私人甲板上,有沙滩桌椅,也有个小小游泳池。
此刻,桌椅上摆满了饭菜,还有两瓶酒。
席御琛请她过来谈谈,云笙顺势坐下。她坐下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葡萄酒,先喝了一杯。
淡淡舒了口气,她似乎有了点力气。
“我们……”
“先吃饭,一边吃一边聊。”席御琛道。
他把筷子递给了她。
云笙接过来,吃了起来。
她真饿了,昨晚就一口没吃,今天又饿了两顿。食物勾起了她的食欲,她大快朵颐,感受到了无比的幸福。
吃饱喝足了,她感觉周身舒爽。
席御琛再次倒酒给她,她摆摆手:“不喝了,喝酒误事。”
他却站起身,走到了她身边,突然捧住她的脸,将一口酒渡给了她。
云笙猝不及防喝酒,既像是在吞咽酒,又像是在与他湿吻。
她一瞬间筋骨酥软。

第3章
席御琛将她抱坐在自己腿上。
云笙气息凌乱。
今日不算冷。
云笙穿的是洋衫,领子略微有点大,她低头夹菜的时候,席御琛便可以瞧见她胸口那一点雪白。
很想吃了她。
“……我们,我们不能这样。”云笙坐在他怀里,微微推拒着他,“我都不太认识你,我……”
席御琛听了,略微沉默。
他放开了云笙。
淡淡点燃了一根香烟,他表情有点疏淡,也多了份慵懒,与方才亲吻她时动情样子完全不同了。
轻吐两口烟雾,他看向了云笙。
这个瞬间,他眸色有点浅,像一种淡金色——云笙挪开了目光,不敢和他对视。
“你是何意?明明是你主动的。”他问,声音不高,却带着十足的逼问。
云笙不看他,只顾道:“我只是,一时冲动。”
他们遇到了三次那样火爆的情况,云笙又是个未经人事的年轻女郎,好奇与冲动纠缠着她。
而席御琛,又是个过分英俊的男人, 让她着迷。
她这才做出那般大胆行径。
她得到了快乐,但这样的快乐就像一场赌博:赢了钱就要及早离场,否则会输得什么也不剩。
不能贪恋赢钱的快感,要不然会死在这上头。
萍水相逢的男女,享受到了浪漫,就应该及时打住。
席御琛也没吃亏。
云笙也是个美人儿,她值得男人为她辛劳一夜的。
“……我虽然老派,却也听说过‘绅士’一词。”席御琛的声音很冷,“既如此,那便告辞了,你慢慢吃。”
说罢,他把香烟朝大海扔了过去,转身回房,关上了阳台的门。
云笙坐在那里,口中还有他送过来那口酒的回甘,心里失落得像下了一场雨。
然而,这是最好的。

相关Tags: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