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江蕾冥昭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2024.03.01 | liulan | 11次围观

双世界交叠:仙君来向我讨债了

《双世界交叠:仙君来向我讨债了》 小说介绍

《双世界交叠:仙君来向我讨债了》描绘了江蕾冥昭的一段异世界冒险之旅。他身世神秘,被认为是命运的守护者。花小甲巧妙地刻画了每个角色的性格和动机,小说中充满了紧张、悬疑和奇幻元素。精彩的情节将带领读者穿越时空,探索那些隐藏在黑暗背后的秘密,我在蓝星这个世界已经失踪了五年了,现在终于回来了,但我苦修的修为都狂跌了好几倍。五年前,因一些机缘巧合我到了修真界,这五年在修真界那可是三百年了,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最大仙门的天子骄子,只为修炼冲向虚空漩涡回到蓝星世界。在我跳进虚空漩涡时,却听到他说:“你逃不了的,不管你逃到那个大千世界,我一定会找...。

《双世界交叠:仙君来向我讨债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江蕾不禁有些又喜又震惊。

蓝星上竟然有灵气!

那这灵气是以前就有,只是她没有发现,还是后来才有的?

不会是这其实并不是她来的那个世界,而是一个蓝星都平行时空吧?

一想到这个可能,江蕾顿时紧张了起来。

这时,前方有个落单的工作人员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了过来。

“好的,张导,我马上去找。”

挂完电话后,工作人员正准备离去,忽然脑子一阵迷糊,不由自主地走到一棵树木旁,直接将身体往树干上一靠开始发呆,浑然不觉手里的手机已经被人拿了过去。

用对方的指纹将手机解锁后,江蕾不太熟练地操作着手机,先是打开地图确定了一下所在的位置,发现这里正是当年自己出事的滇省地区后,又即刻用游览器搜索Y市和灵溪镇。

很快,她就发现这两个地方的介绍都很熟悉,再搜索“B市和S市”这两个一线大城市的百科,发现也和记忆中的一样后,这才放下心来。

太好了,自己真的是回到原来的世界,而不是什么平行时空了。

江蕾大大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就想打电话给妈妈。

自己一失踪就是五年,妈妈也许早就认为自己死了,她得赶紧告诉她。

只是,刚调出电话页面,江蕾就怔住了。

妈妈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来着?

江蕾极力地回想,却发现怎么也想不起来。

以往那些社交软件的账户密码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整个人顿时蔫了好几分。

半晌后,她只好把手机还给了工作人员,然后解开了精神催眠,让他走人。

清醒过来的工作人员发现自己正靠着树,有些莫名,但也没想太多,立刻匆匆地去找人了。

浑然不知,其实他要找的人此刻就在他身后的树林中,秀美的眉头正蹙的紧紧的,头疼着自己该怎么回家去。

滇省离Z省至少几千里,她现在又只有凝气期,根本无法打开储物法器,更不用说御剑飞行了。

想要回家,唯一的办法就是坐车或者飞机。

但这里又是在滇省的边界,滇省本就交通不便,单单这路上只怕至少也要花两天的时间,更不用说她现在还身无分文,也没身份证。

一想到还不能马上见到妈妈,甚至连妈妈的声音都还听不到,江蕾就更加地郁闷,忍不住随手抓了一把树叶撕拉撕拉地泄愤。

好在虽然修为狂降,一下子也无法回到家,但得以成功回到蓝星的喜悦还是很快又占了上风。

不就是凝气后期吗?

既然这个世界有灵气,那自己就能修炼,就能重新筑基。

等筑基成功了,就能开启储物手镯。

储物手镯里的东西虽然比不上储物法宝里头的,但好好利用,应该也能帮助自己结丹。

等结了丹,不就还是能用法宝吗?

这么一通安慰后,江蕾很快又乐观了起来。

于是她便随手折了根被自己薅秃树叶的树枝,将满头青丝利落地盘了起来,然后就近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即刻开始修炼。

结果一个时辰过去,再睁眼时天色都变淡了不少,她也没吸收到多少灵气。

不行,这里的灵气实在是太单薄了。

再这样下去,一天一夜也吸收不了多少。

江蕾蹙眉,然后迅速地奔向山顶,想要感受一下哪边灵气更多,顺便看看周遭的地形。

很快,她就发现东边距离此处大概十几里的地方就有个小镇,只是那边几乎没有灵气,而明显看不到人烟的西边群山则隐隐地有一处所在似乎灵气更浓一些。

只是略加思考,江蕾就决定先去西边。

要是能找到一个灵气充裕些能让自己冲一冲筑基的地方,那她就能打开储物手镯,直接御剑飞行回家了。

随即,江蕾就往西面而去。

虽然她的修为跌落到凝气后期,只能使用轻身术,但这轻身术比起武侠小说里的轻功却已经强出许多。

对于普通人而言崎岖难行,只怕一天也走不了多少的山路,对她来说也不过是片刻之事。

没过多久,她就已经翻越了几座没有什么开发痕迹的山头,又沿着一座满是铁锈的铁索桥过了一条峡谷。待再翻了两座山后,终于发现灵气是来自于一座位于半山腰的破旧道观。

这座道观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大半的建筑都已经倒塌,只剩下两间明显都是修补痕迹的小屋还勉强地挺立着。

不过道观虽破,前面和左右却都开辟成了菜园和药田,而且作物中间也干干净净的,并没有多少杂草,显然是有人打理的。

江蕾还未靠近,便先用神识扫描,就发现其中一间供着三清的屋中,正有一个须发雪白的老道在打坐。

老道的发髻之上,有一只绿毛鹦鹉正在同款打瞌睡。

白发绿毛,色彩鲜明。

似乎是感受到了江蕾的神识,原本闭目的老道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个修士?

江蕾感觉到对方身上有淡淡的灵气,不过大概才凝气三层的样子,而且还参杂着极为浓郁的暮气。

“无量天尊,不知是何方道友,还请现身一见。”

老道没有起身,只是垂头行了个礼。

他头上的绿毛鹦鹉立刻惊醒,脆生生地学舌:“何方道友,现身一见!”

等江蕾徐步走入观中,那只鹦鹉却立刻惊飞而起,直接飞到了房梁上,只探出一个鸟头小心地窥探。

在浮渊界见惯了各种珍惜灵宠的江蕾,并没有在意这只发音还挺标准的鹦鹉,只是礼貌地向老道回礼。

“不告而来,还望道长见谅。”

这近距离细看,她才发现这老道身上何止暮气浓郁,还明显已经油尽灯枯。

老道满脸皱纹,神色灰败,唯有一双眼睛还算清澈。

他平静地看着犹如诗经中山鬼般缥缈灵动的女子,直接开口请求:“贫道大限已至,却能有幸在生命尽头遇到道友,不知可否厚颜拜托道友一件事?”

江蕾不知可否:“你先说说看。”

老道缓缓地转头,看了一眼摆在一侧桌上的一封信:“可否请道友帮我把这封信送到一位故人手中。”

江蕾点点头:“可以。”

相逢即有缘,她要借人家的地方修行,这点小事自然可以帮忙。

“多谢道友,”老道颔首致谢,脱下了手中珠串,“贫道身无长物,唯有此物跟随多年,还望道友不要嫌弃。”

“既然这是你随身之物,那我就替你一并送到这信封上的地址处吧。”江蕾虽然看出这珠串上面有淡淡的灵气,已经是件低阶法器,却并没有动心。

“福生无量天尊,那就多谢道友了。”老道又行了个道礼。

“相逢既是缘,道长不必客气。”江蕾随意地盘腿在他面前的地上坐了下来,“我想要跟道长打听一些事情,不知可否?”

“不知道友想要知道什么?”老道语气十分缓慢,精气神已经越发不足。

江蕾道:“我想请问道长,这世界是一直都有灵气,还是近些年才有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