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溯,死亡倒计时最新章节,回溯,死亡倒计时今日热议小说完本阅读

2024.03.01 | niuniuniu | 11次围观

日记该翻到新的篇章了。
  江夏缓缓睁开眼,天还没亮,柔和的橘色床头灯点亮精致的卧室,新的轮回,她从一张陌生的床上醒来。
  陌生的白色连衣睡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薰衣草熏香,江夏一头雾水地下床到窗台前,拉开绫罗绸缎的窗帘,从数十米的高空,俯瞰帆楼市。
  不…这不是我家,我没有这段记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江夏翻出一面镜子,迫不及待地把脸怼到镜子前。
  熟悉的克夫相五官让她松了口气,除了发型从单束高马尾变成散发披在右肩上之外,镜中还是原来那个江夏。
  只是不知是不是灯光暗的缘故,江夏总觉着镜中的自己看起来年轻了些。
  门外的管家似乎听见屋中的动静,礼貌地敲了敲门。
  “大小姐,您起床了吗?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是要给您送进屋,还是您等会儿出来吃。”
  大小姐?江夏再次把屋里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保床底、衣柜、窗帘后,吊灯天花板里面这些地方没有藏着其他人。
  看样子管家指代的大小姐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了。但这么一来不是更奇怪了吗?
  “这怎么会是我的卧室,我又啥时候变成大小姐了?这案子回溯回溯着,不会给我整成快穿了吧。”
  江夏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拿出那本红色日记本,翻到最新一页,果不其然。
  如果说谁能让她以原形象快穿附身的话,毫无疑问只能是那个人了。
  “唐绘。”日记本上白纸黑字地写着她的名字。然而和林清不同的是,本上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日记片段。
  “大小姐,您听得到嘛?”
  门外的管家催得紧,江夏不由得随声附和。
  “起来了起来了。”
  她一想唐绘家境和林清差不多,肯定是大家闺秀,对着镜子匆匆忙忙地整理了一番仪容仪表,才开了门。
  管家叫梁少若,他身材魁梧挺拔,端正庄严的外表由内而外透着一股稳重的气质,他并没有质问江夏为什么这么墨迹,不卑不亢,简明扼要地告诉江夏他为何如此催促。
  “徐先生让大小姐您早点收拾好,八点之前到大洋证券公司,他有事要和您交代。”
  “徐先生?是哪位客人吗?”江夏已经绞尽脑汁地猜测,但还是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回复。
  “是您的父亲,准确地说,是您的养父。”
  好在高素质的管家一言一行都很有分寸,她才没有露出马脚。
  谁家大家闺秀睡一觉忘了自己爹是谁。江夏心有余悸。
  “具体是哪方面的事?”
  “先生没有透露,但再三嘱咐我事情非常重要,您今早必须要去。您先用餐吧,吃好后直接下楼就行,我在车里等您。”
  听到管家下楼关门后,江夏才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溜出房间。
  整座宅邸是两层的复式结构,楼下正中央是客厅,她和管家的卧室分列两侧,楼上则是一间大书房。
  目光所及尽是琳琅满目的华贵陈设,和林清家相比有过之无不及,怪不得林清当时那么笃定唐绘绝对不是图他的钱。
  话说唐绘家是干啥的?江夏摸索到餐桌前,看见桌上摆着一张墨林集团的财报。
  这种机密性的财报只有企业内部的财政高管才有资格浏览,难道她的养父是墨林集团举足轻重的人物?
  江夏倒吸一口冷气。
  “龟龟,林清你小子是真一点都不关心企业啊,对方家里就是林氏集团密切合作伙伴的高管,但凡长点心也能查出来吧。
  然而江夏很快就打消了顾虑,早餐吃的是山珍海味,各式各样的衣服塞满三个衣柜,出门被三四个保安保护着,不用上班,没有生活压力,一眼望到头的富有且无趣的生活,江夏恨不得永远生活在这样的时空。
  “唐大小姐,您来了。”
  到了公司后,另一位女人热情地出门迎接。
  她叫田雨轩,是徐寅徐先生的贴身秘书。
  “徐先生已等您多时了。”
  江夏听罢加快了脚步,唐绘的父亲身居要职,又是富族豪门,想必有着不少规矩,江夏已经脑补出一个略带刻板不苟言笑的中年人形象。
  这次迟来一定免不了责罚…江夏惴惴不安地拖着这副躯体走进客厅。
  只见富丽堂皇的装饰点缀之间,有一个半秃的小老头缩在真皮沙发上,穿着休闲的衬衫,翘着脚玩着小霸王游戏机。
  “嘿我还就不信今天过不了这关了!”老头因为游戏卡关急得面红耳赤,全然没注意田雨轩已经领着唐绘进来了。
  “徐先生,徐先生!别玩了,唐大小姐来了。该干正事了!”
  田雨轩一把抢过小霸王游戏机。
  “我来替您打。”
  好家伙…江夏没想到身居高位的人活得如此“平易近人”。
  徐寅翻身坐起,平和地让唐绘坐到他对面,又把一封文件递给了她。
  “我给你找了份工作。”
  靠,江夏以为是类似程羽那种继承遗产的大事。
  “不就是找份工作嘛,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
  “自从大学毕业之后,你已经在家躺了两年了!”
  好嘛,面对“前科累累”的宿主,江夏只好乖乖闭嘴。
  文件介绍了一个名为风语的家装设计工作室,去年年底成立的,目前紧缺设计师。
  “爸,我也知道我是该找份工作,但总得是我会的吧,设计什么的这方面我是一窍不通…”
  徐寅眼都不抬一下。
  “咋这么快就融入角色了?”
  “啊?”
  徐寅拍了拍手,田雨轩领着另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姑娘进了客厅。
  当她摘下帽子的那一刻,江夏愣住了。
  因为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她看了看江夏,略显胆怯地轻声问。
  “父亲,这是你说的,我失散多年的孪生姐姐吗?”
  直到这时,徐寅才说出事情的原委,原来这个后来的姑娘才是他的养女,是真正的唐绘,而江夏,是他找来的,和唐绘一模一样的替身。
  她刚才根本没必要那么拘谨,人家完完全全只是把她当成替身看待。
  好消息,自己不是唐绘,不用担心因为这副身体被指控什么罪名了。
  坏消息,完了,我成替身了。
  经徐寅介绍,江夏得知唐绘是海归的设计师,在国外深造五年,攻读了硕士学位,放到风语工作室甚至大材小用了。
  “我有问题!”既然自己已经是替身,这家里也没什么规矩,江夏索性也放松了很多。
  “既然她能够胜任这份工作,还需要我这个替身做什么?”
  “你问到点子上了。”徐寅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
  “我这闺女呀聪明是聪明,就是感情这方面不太敏感,有些木讷。”
  嗯?江夏没听明白,木讷和当设计师又不冲突。
  “当设计师是次要的,你们真正要做的,是接近这个人。”徐寅说着,将一张男人的照片放到桌子上,江夏和唐绘都凑上前看,照片上的人竟然是程羽,但无论打扮还是长相,都比那位憔悴的中年大叔精神太多了。
  “这真的是程羽?”江夏从未见过这样的程羽,甚至觉得他有点小帅。
  “这哪像一个三十岁的人?”
  “人家今年才二十出头,正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江夏下意识地瞟向办公桌上的台历,恍然大悟。
  怪不得连她自己都显得年轻了,江夏这才意识到,原来她回溯到了十年之前。这时唐绘和程羽都还不认识,更不用提成为结发夫妻了。
  江夏的反应惊动了徐寅,他下意识地瞥了眼她,又看了看唐绘,示意田秘书把他们带出去,只留下江夏单独谈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接近他吗?”
  徐寅颇为神秘地侧过身,向江夏吐露实情。
  他观察最近的政策指向和经济发展态势,断定帆楼市将会逐步进入快速发展的时代,而基建是一切发展的基础,因此他变卖了原本的大洋证券公司,决定将经济注入实体经济,而地产巨鳄墨林集团就是他盯上的目标。
  “墨林集团的总裁程墨林是个野心勃勃的企业家,我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才搞到一份他们公司内部的财报。”
  据分析,墨林集团意图在未来五年进行更大规模的扩建,趁着地产行业的蓝海蓬勃发展,快速占领市场份额。
  “这是个机会。”徐寅断言道。
  “您是想趁机入股吗?”江夏问。
  徐寅叹了口气。
  “愿望总是美好的,程墨林虽然野心勃勃,但怀疑心特别重,不会轻信他人,我多次派人向他表示愿意合作的心意,别说拒绝了,直接面都没露闭门谢客。”
  “热脸贴了冷屁股。”
  “所以说我改变了策略,既然撬不开程墨林的嘴,我们或许可以从他的儿子程羽下手,让唐绘借着设计师的身份拉近与程羽的距离,最好关系能进一步发展,咱们家族也能借着你们的关系攀上墨林集团这棵参天大树。”
  折腾了半天,原来是要去“色诱”程羽。
  江夏也似乎明白了为何程羽对唐绘那么依恋,唐绘却还是会出轨,难道从一开始她就只是出于经济利益接触程羽吗?
  “那我这个替身的用处是?”
  “代替唐绘出面,让她参与工作室的设计,你负责接近程羽,摩擦出火花,尽快拿下他!”
  “哦…啊?”江夏愣了半天,才回过味来。
  合着这一轮回我要疯狂追求那个自己竭力避开的精神病人?一想到这样狗血的剧情在自己身上发生,江夏简直无语。
  但有什么办法呢?因为和真正的唐绘长得像,江夏现在是刀俎上的鱼肉,为了保全不惹是生非,她只能任人摆布。
  梁少若把两个女孩子领回之前的宅邸,推开卧室的门,让仆人送来另一套睡衣和枕头。
  他告诉她们,从今天起她们两个就住在一起了,为安全考虑,她们同时只能有一个人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另一个人在对方出行时最好待在家里。
  梁少若走后,江夏和唐绘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二人相对无言,江夏窘迫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你说话,你说话呀,这不是你家吗?我就一替身我哪来的资格先张口啊,这可是你家啊,十年前的唐绘这么腼腆吗?”
  终于,江夏忍无可忍,还是率先开口了。
  “你真的是海归的设计师吗?”
  “姑且算是吧。”
  “徐先生对你咋样,你们平时会吵架吗?”
  “还好,我们聊得并不多。”
  也对,毕竟徐寅也算是企业家,平时工作太忙不陪女儿也很正常,但江夏实在找不到可聊的话题了。
  “那个,风语工作室的应聘…是在啥时候?”
  “上午,十点半。”唐绘说话的样子宛如平静的湖面,一字一句毫无涟漪。
  “他们官网上是这么写的。”
  “这样啊…哈哈,其实我也不知道为啥他偏偏选择了我,是,我的确人缘不错,整个学生时代都有很多朋友,但我对建筑设计啥的真的一窍不通,他就不怕我会露马脚吗?”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唐绘不自觉地低下头,轻声呢喃。
  “啊?”
  “没没没什么,我是说…我相信你,你只要故作高深,扯一堆比较冷门的名词,如果他说到你不懂的事物,你就嗯嗯啊啊地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就好,我刚才看了看他们工作室的一些产品展览,说实话水平很一般,他们应该真的急缺人手…”
  江夏走到唐绘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这一举动把本就胆小的唐绘又吓了一跳。
  “没想到你表面上看着温文尔雅,实际上懂的事还不少啊。”
  “没有啦…经验之谈…”
  唐绘话音未落,梁少若又一次敲门闯入,带来了数十套衣服,每一套衣服都有相同的两件。
  “快换上,衣服穿得一模一样也是徐先生的要求之一。”
  换好衣服后,二人看着面前和自己如此相像的人,相视一笑。
  看来,我们是不得不合作了呢。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取的名字…
  江夏向唐绘友好地伸出手。
  “叫我江夏就好。”
  江夏…真是个好名字,唐绘在嘴里反复念叨着。
  “话说我们穿着一样的衣服,就算不让外人分辨,我们自己也要互相分清吧~”江夏说着解下发卡。
  “蓝色的是我,橙色的是你,这样就不会搞混啦~”
  “怎么可能还会把自己搞混呢...”唐绘小声吐槽,不过还是听话地把发卡递了过去。
  趁着江夏换衣服的档口,唐绘忽然从背后抱住了她。
  “你是我的孪生姐姐,以后我私下里就叫你江夏姐好了。”唐绘忽然撒起娇,二人的关系也渐渐拉近。
  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名字被他人在意,江夏感觉如同有一股暖流从她的身上流过,即使变成了替身,她在这一轮回中也并非毫无价值。”
  那么,就一步步来吧,首先,从攻略程羽开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