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祝云婳谢秉添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_祝云婳谢秉添小说免费最新章节列表

2024.03.01 | zhang | 16次围观

还想和亲近的人一起守,而如今亲近的只有素月和素琴。

  暖阁三主仆欢声笑语,祝云婳是斗地主老手,她们不赌钱,就贴纸条。

  一个时辰下来,祝云婳也只额头上贴了两条,素月和素琴就差露俩眼睛了。

  一直玩也没意思,几人歇了下来,都洗了把脸。

  “呀,真下雪了,已经下了一层了。”素琴在外间惊讶道。

  祝云婳直接裹着薄被走到了门口,下的还挺大的,地上的一层雪把夜晚照的亮亮的。

  “希望是瑞雪兆丰年。”祝云婳感慨道。

  祝云婳先前以为古代没霓虹灯的夜晚会是漆黑一片,其实月圆的的时候夜晚会很亮,还有漫天的星宿,再前世城市里已经不多见了。

  “希望姑娘未来一年好好的。”素月看着自家姑娘的侧颜眼神温柔。

  “嗯,好好的,咱们都要好好的,爱自己,爱生活。”祝云婳抬头看向了纷纷扬扬的雪花。

  素琴看了看素月看了看姑娘,心里羡慕素月和姑娘的情谊,但她也明白,她是后来的,比不上,她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姑娘。

  祝云婳看了一会雪,就缩回暖阁里去了。

  差不多寅正的时候,祝云婳终于撑不住了,钻进提前暖好的被窝里几息就睡着了。

第15章 受委屈的祝为溪

  雪一直纷纷扬扬的下着,时断时续。

  一直到初二午时,天才放晴,祝云婳吃过午饭,披着斗篷站在廊下,看着满院的皑皑白雪。

  熙和居暖阁内,谢秉添正把着女儿谢莞的手写着大字,另一边府里大哥儿谢容璋在一侧背着书。

  程氏在一侧缝着一件小衣,很是祥和。

  初二要回娘家的,但程氏父母如今不在京中,再者程氏快生了,自然省了这个流程。

  这时门外进来一婢女,“回禀殿下,娘娘,门房传话来府外有个六七岁的孩子,说是要找姐姐,姓祝的。”

祝云婳谢秉添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_祝云婳谢秉添小说免费最新章节列表

  程氏挑了挑眉,府里确实有个祝小娘,随后问道,“就一个小孩儿?”

  “是,门房的猜测像是独自跑出来的。”婢女回话。

  “派个人去折兰居,叫祝小娘去门外认认,这大冷的天,别叫孩子站外面。”程氏开口道。

  “是。”婢女出去传话。

  差不多一刻钟后,折兰居内。

  祝云婳刚叫人栏台上的残雪处理干净,垫了垫子靠在栏杆上看着阳光下有些刺眼的雪,呼出的气化作白雾消散开来。

  正巧看到了门外头熙和居来的人。

  直到听到门外头有个六七岁的孩子找她,祝云婳心头一跳,她家小弟可不是六七岁嘛……

  祝云婳道了声谢,便匆匆往门房处赶了,素月在身后紧紧的跟着。

  好在府里的主干道清扫出来了,不过府里够大,足足一刻多钟才到了门房。

  祝云婳看到阿弟那一瞬,忙将身上的斗篷解了下来蹲身给弟弟裹了上去。

  祝云婳小弟叫祝为溪,来自“常德不离,为天下溪”,还是祝云婳给起的,祝云婳那会心血来潮正啃道德经。

  祝为溪见了阿姐就红了眼,紧紧的搂着阿姐没说话,但祝云婳感觉到了脖颈的热意,这孩子分明是哭了。

  正院内,程氏放下手头的活计,对着谢秉添道,“殿下要不去看看?或许是祝家出了什么事儿,叫个小孩儿独自跑来。”

  鉴于祝云婳在府里的良好表现,程氏很是愿意给祝小娘几分脸面。

  谢秉添点了点头,他本来也要去的。

  起身拍了拍女儿的头顶,说了声好好写,由着婢女给他披上斗篷,往折兰居去了。

  到了折兰居门口,便看到了另一条岔路过来的祝云婳,谢秉添眼神闪了闪。

  无他,就是觉得祝云婳这女人,怀里抱着个六七岁的孩子,竟然脸不红气不喘,脚步稳健,像个练家子。

  祝云婳自然也看到了门口如松的谢秉添,没空欣赏谢秉添的美貌,将怀里的弟弟放了下来。

  “妾见过殿下。”祝云婳见礼。

  谢秉添摆了摆手,眼神看向了地上尚且有婴儿肥还敦实的小子。

  祝云婳拍了拍弟弟的头,“为溪,给郡王殿下行礼。”

  祝为溪虽然七岁,但明白“殿下”这两字的含义,只是还没来得及跪下就被一手托住了。

  “免礼吧,地上冷,先回屋。”

  祝云婳看了眼谢秉添,福身道了声谢。

  牵着弟弟跟在谢秉添身后进了屋,只是这拖了地的斗篷,得好好洗了。

  小为溪还抽噎着,哭的眼睛通红。

  进了屋后,还是规规矩矩的给谢秉添磕了个头,就是话抽噎的断断续续罢了。

  素月叫人准备来了热水,祝云婳亲自上手给弟弟擦干了脸,只是一身脏了的衣服让祝云婳犯了难,就污渍的方位,祝云婳都能想到这弟弟是爬狗洞跑出来了。

  就是祝家离这里十万八千里的,就敢一个人跑来,祝云婳心里又生气又心疼。

  谢秉添自然也看到了祝为溪一身的污渍,也看到了祝云婳犯难,手一挥叫人去拿了套好大儿的衣服过来解了围。

  衣服料子自然是极好的,只是不是她们商户能穿的规格。

  换好衣服后,终于从一个小流浪回归了小正太。

  又灌了小家伙满满一碗姜汤。

  见谢秉添没要走留下听八卦的样子,祝云婳叹了口气,蹲下身与小家伙平视,问道,“可是受委屈了?”

  应该是受委屈了吧,不然怎么跨越大半个城市来找他,祝家怕不是乱成一团了。

  小家伙听到阿姐直接认定她受委屈了,眼泪直接如黄河之水泛滥不可收拾了。

  “阿姐…嗝…我不嗝…要爹娘…嗝了,我嗝…只要阿姐。”

  看样子受得委屈还不小,也没管还有个看客在,小家伙直接抱住了阿姐哇哇大哭起来。

  祝云婳不停的抚摸着弟弟后背试图安抚,也给谢秉添递去个歉意的眼神。

  谢秉添更不想走了,就挺新奇,这要是他好大儿这么哭,绝对先让好大儿感受一下什么叫父爱,不过想到祝云婳是个女子,也很合理了。

  哭声终于渐渐停止,祝云婳不由的又给擦了一把脸。

  “可哭好了?可能回阿姐的话了?”祝云婳轻声问道,前世就有养妹妹的经验,这辈子弟弟还是她看着长大的,而且更多时候是她带大的。

  祝为溪点了点头,哭过后心里也舒服好多了。

  “阿姐出嫁时送我的礼物,我好不容易就要搭了起来,表弟说要看看,却被表弟弄散了,他就是故意的,我生气就推了他,被木片划伤了手指。

  娘却直接罚我,还将阿姐给我的礼物处理掉了,说不准我再玩。”

  祝为溪说完眼泪又落了下来。

  祝云婳听完也火大,弟弟口中的表弟是她姨母家的孩子,小时候母亲去了,家里后娘当家,她娘去年把孩子接来住着,有什么好东西也都紧着表弟,那孩子虽小,小心思却不少。

  “不哭了好不好,男子汉大丈夫,阿姐的那个还没拼好呢,以后阿姐还给你弄更多更好的。”祝云婳用帕子擦着弟弟的眼泪。

  祝为溪又轻轻的抱住了阿姐,全然忘了有谢秉添这个“外人”在,“阿姐要是不嫁人就好了。”

  祝云婳叹了口气,心道弟弟你在想屁吃。

  事情明了了,谢秉添还以为这个架势是祝家破产了,没想到听了一肚子小孩打架。

  “你怎么来的?”祝云婳准备处理私事了。

  祝为溪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阿姐一眼,心虚道,“我…我一路走着,走不动了,就在路上拦了辆马车,给足了银子叫人带我来的,不过就在巷子口,我自己走过来的。”

  祝云婳看着弟弟心虚的模样,祝云婳后背出了一身冷汗,没忍住直接拽着弟弟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