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岩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影视从四合院开始:我是贾东旭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2024.03.01 | lenhart | 11次围观

用来装猪肉,接着李书记还额外的给了他一斤猪板油。

  贾东旭一口气将东西全部都装上了车,在准备离开周家庄的时候去了一趟李书记的办公室,准备告别,可是李书记此刻并不在办公室里。

  也是没办法,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中午了,要是再不走的话,下午回去天就黑了,想了想,贾东旭还是给李书记留了个字条跟一包大前门之后就离开了。

  李书记回来看到了那些,也就知道自己先走了。

  就这样,贾东旭开着车,车上载着两百斤猪肉,嘴里哼着小曲,朝着四九城的行使而去。

第六十二章:好人好事

  等贾东旭好不容易将车开到四九城,天已经黑了,看样子应该有七点多钟了。

  把那一斤板油跟十斤猪肉另外找了个麻袋装好之后,贾东旭便打算直接将车开进轧钢厂里。

  在快开到轧钢厂的时候,在半路上,贾东旭突然就看到大马路上横躺着一个人。

  贾东旭赶忙一个刹车,还好是自己眼疾手快,不然指不定就撞上去了。

  也不敢耽搁,下车查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一下车,贾东旭就听到了一阵哀嚎的声音。

  贾东旭上前去查看,只见躺着的是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手中还紧紧的抱着一个公文包。

  余光中贾东旭还看到远处有一个人影一晃而过,不过他此刻也顾不上别人,况且万一那人就是歹徒,自己这贸然上前岂不是自找麻烦,人家都出来干这事了,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贾东旭表示自己还年轻,还想活着。

  还是先看看躺着的这个男人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吧。

  贾东旭发现他除了衣服有些脏之外,身上看不到什么明显的伤口,就是额头肿起来好大一块,脸也破皮了,还在往外渗着血,应该是被重物狠狠的击中了。

  那个男人看了眼前的贾东旭一眼,只是喊了一句“救命”,之后就晕了过去。

  眼下这种情况,贾东旭肯定是没办法不管的,毕竟是条人命,可不能就这么不管。

  要是在后世,虽说大家都会开一些看到老人摔倒了应不应该扶之类的玩笑,可是这个年代,大家还是会选择去帮助人的。

  六十年代四九城的治安状况一般,在这一时期,四九城的社会治安状况比较稳定,但也存在一些治安问题,例如,抢劫、盗窃、抢夺等犯罪活动比较普遍,尤其是在夜晚。

林岩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影视从四合院开始:我是贾东旭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但是大多数的打架斗殴抢劫之类的恶行并不是因为钱财纠纷,只是由于当时的社会政治环境,社会矛盾也比较严重,社会治安状况也受到一定的影响,主要是一些社会问题造成的,例如贫困、贫富差距、缺乏就业机会等等。

  贾东旭赶忙将那个男人给扶上了车。

  想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出生点就是医院,去医院的路贾东旭也是熟得很,一路上贾东旭安安稳稳的开着车,由于车上载着伤者,贾东旭担心开得太快太颠簸,会引起人家的不适,所以将车速放得慢了一些。

  一边开着车,贾东旭还跟对方说话,试图唤起他的意识。

  贾东旭一路轻车熟路的就将车开到了医院门口。

  见有人受伤了,医院的医生跟护士们赶忙都出来,将人给抬到了急救室。

  贾东旭见没自己什么事情了,准备转身离开,至于医药费,他肯定不会去管了,好事都做了,再让他垫医药费岂不是显得自己冤大头?

  万一这个人没钱付医药费,那可咋整?

  况且他现在的车子上还有两百斤猪肉等着运回厂子里,要是这单出了什么问题,那他真是得不偿失。

  但是很显然,医院的护士并不知道贾东旭心中在想什么,在贾东旭准备抬腿走人的时候喊住了他。

  “同志,麻烦这边缴费。”

  没办法了,贾东旭想起了那个男人落在自己车上的公文包,将包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个户口本,一封介绍信,还有一张车票。

  户口本上写得倒是挺清楚的,那人叫娄新盛,家庭住址啥的也有。

  户口本登记表页的上端盖满了红印章,每个印章“草纸”、“火柴”、“肥皂”、“烟酒已发”等等,这这些印章也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是这年头老百姓生活的一个“实笃笃”的鲜明写照。

  要购买生活用品,必须要带户口簿,票证、数量、户口必须对号,所以说这个年代钱不重要,就算是资本家有钱他也不敢随便花,很多方面也是要跟大家一样。

  更重要的是,贾东旭看到了户主的名字,叫娄半成。

  这个名字当即让贾东旭想到了一个人,这娄半成不是院子里面的那个娄晓娥的父亲吧。

  再往下翻,贾东旭果然看到了娄晓娥的名字。

  这下算是确认了,今儿个自己救下的这个人居然是娄晓娥的哥哥。

  还真是赶巧了。

  其实对于娄晓娥的哥哥,这个叫娄新盛的人,贾东旭是完全没有一点印象,毕竟这人在原著当中就没有出现过。

  原剧中,按照娄晓娥父亲的计划,娄晓娥的大哥一家是要去往海外的,毕竟他们一家人也算是出逃了,鸡蛋不能装进一个篮子里,他们一家三口去到了国外,娄父娄母还有娄晓娥则是在香江落户。

  娄父去世之后,娄晓娥带着娄母返回了四九城,跟傻柱他们一家人强行大团圆解决,娄晓娥的哥哥却是没有露面。

  这里不得不说,娄半成却是很有智慧,当年抗战时期还有后来的战争,他都多次支援国家,也算是很有功劳了。

  后来发现政策变了,及时的捐出权利,只是在轧钢厂里做了一个董事,并且还让儿子娶了一个农村的姑娘当老婆,女儿娄晓娥则是嫁给了许大茂,并且跟儿子女儿减少了来往。

  只是后来风暴来临,娄家还是被许大茂跟刘海中坑害,不仅自己差点栽了,还险些连累了一帮亲戚朋友。

  还好娄父还留有一手,在香江也有人,果断带着全家出走香江,分散家人,这才保住了一家人的性命跟部分的财产。

  包括他们家的那个传家宝的手镯,娄晓娥交给了傻柱,傻柱也是代为保管了好多年。

  将户口本给收起来放回了公文包里,然后贾东旭便去缴费了。

  缴费完了之后,贾东旭便跟护士说了一声,自己出去一趟办点事情,等会儿再回来。

  想着这娄新盛一时半会应该也不会醒,贾东旭便想着回厂里先把自己的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