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凌尘顾云殊全文免费阅读-沈凌尘顾云殊小说(沈凌尘顾云殊)免费阅读全文

2024.03.01 | ling | 9次围观

敲响她披上外衣,穿好鞋开门,就看到了门外的沈凌尘。

他神色清冷,眸子里却隐隐闪着不明的情绪,顿了下才说:“起床上早课。”

顾云殊前一刻刚看到沈凌尘战死沙场,心里那股悲痛尚且还未散去,猛然又看到他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一时说不清该作何反应。

于是呆呆地应了声:“好的,师父。”

沈凌尘听到了她的回答,便转身离开了顾云殊的房间。

顾云殊这才发觉,自己刚刚怔愣太久,一不小心就忘了早课的时间。

回忆汹涌而来,在她及笄之前,沈凌尘待她远没有往后的疏离。

偶尔她睡过头,他都会亲自过来叫她起床。

顾云殊赶紧换好衣服,洗漱好去了练功的院子。

早课主要是练习一些基本功,她靠着记忆,自觉地扎起了马步。

沈凌尘就坐在一旁翻阅着兵书,偶尔抬头看一眼她动作是否标准。

顾云殊心乱如麻,硬着头皮在他的目光下扎马步。

在这一炷香时间内,她脑海里把前世从自己被沈凌尘捡回将军府,到后来战死沙场的过程都回忆了一遍。

顾云殊并没有想明白,老天为何独独垂怜自己,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但有一件事她想得很清楚,那就是她一定不要再重蹈覆辙。

爱不到的人,也不必再去爱。

神游天外间,沈凌尘已经合上了书,起身从她面前走过。

走了两步然后又回头,嗓音清冽:“还想扎到什么时候?”

顾云殊这才发现,一炷香已经燃尽。

她连忙起身,动了动泛酸的双腿,跟上了沈凌尘的背影。

沈凌尘顾云殊全文免费阅读-沈凌尘顾云殊小说(沈凌尘顾云殊)免费阅读全文

老将军夫妇多年前就已去世,整个镇国大将军府,就只有沈凌尘一个主子。

顾云殊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将自己捡回来,或许也有一个原因,是他那或许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孤独。

这个时候的二人,一日三餐还是在一起吃。

桌上摆的都是顾云殊爱吃的早点,这么想来,她当初就是因为这样一些微小的细节,而逐渐爱上的沈凌尘。

但她却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他,沈凌尘仿佛对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漠然视之,从来不轻易展现真实的自己。

他喜欢什么,又厌恶什么。

顾云殊好像一概不知。

她在饭桌上发呆,忽然听到“咚”一声,是沈凌尘把碗放到了桌子上。

他转头看着顾云殊,还没说话就听到下人跑进来通传:“将军!二皇子来了!”

顾云殊咀嚼的动作一顿,二皇子不就是还没成为太子之前的裴璟川?

她跟着沈凌尘一起走到了前厅,果然就看到了站在那一身锦衣的裴璟川。

他看到沈凌尘之后,深深俯身行了个礼:“沈将军,请收我为徒。”

第23章

顾云殊想起来,裴璟川的确是在这个时间拜入沈凌尘的门下的。

看来一切都没有改变。

她站在一旁,暗自思索着,然后就听到沈凌尘冷冽的嗓音响起:“二皇子请回,我这不收徒。”

顾云殊不可置信,沈凌尘为什么会拒绝?她明明记得他答应了的啊?

裴璟川也很意外,自己堂堂一个皇子,亲自来拜师,居然还有人会拒绝?

他起身,指着一旁的顾云殊,皱眉问道:“那您为什么会收她?”

顾云殊被提到,下意识站直了一些。

然后她就看到沈凌尘的视线朝自己投了过来,深潭中仿佛有暗流在涌动。

顾云殊躲避地移开视线,然后耳边就传来了他的声音:“她不一样。”

她猛地转眼看向沈凌尘,自己对于师父来说,是哪里不一样呢?

裴璟川估计也很想知道,于是率先发出了疑问:“她有什么不同?”

但是沈凌尘不见得想要回答,眉心已经不耐地蹙起:“这与二皇子没有关系。”

裴璟川被他一噎,过了片刻才重新开口,嗤笑道:“想来是因为她是女子,而我是男子吧?”

“沈将军,你收一个女子为徒,还放在将军府养着,不怕世人说你不伦?”

顾云殊虽说知道自己和师父之间,在情爱一事上没有可能,但还是见不得旁人在她面前诋毁沈凌尘的。

她朝前走了两步,提高了声调:“你说什么呢?别用你那肮脏的思想来揣测我师父!”

“要不是师父出手相救,我恐怕早就冻死在雪地里了!这高洁的品德值得万人称颂!”

沈凌尘静静看着她,眸光微动。

裴璟川被这师徒俩气得够呛,眼神里散发着阴冷的寒意。

但下一瞬,他反倒勾起了唇角,退了一步:“好,既然沈将军今日不收我,那我明日再来。”

顾云殊对于他这一反应并不意外,裴璟川惯来是个心机深沉的,十分能忍耐,不然也不会在十多个皇子中脱颖而出,在宣崇帝面前得了脸,被立为了太子。

不过她也有些担忧,裴璟川不达目的不罢休,看来以后,这镇国大将军府是没有安生的日子可以过了……

顾云殊无意识叹了口气,然后就听到沈凌尘的声音:“叹什么气,他奈何不得我。”

嗓音没有波澜,但她却好像在其中听出了一丝安慰的意思。

话音落下,沈凌尘也已经转身离去。

顾云殊连忙跟上,接下来还要跟着学习兵法。

师徒二人一路上并没有言语交流,但是就这么默契地走到了书房。

看着沈凌尘落座,顾云殊也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翻开兵书的时候,就听到了沈凌尘清冽的声音:“现在学的这些,是你真心喜欢的吗?”

顾云殊手上的动作一顿。

其实不是,她和这普天下的女子一样,喜欢琴棋书画。

但顾云殊摇摇头之后,又点了点头:“或许不是喜欢,但是我想要学的。”

她亲历过那么多次战争,实在是非常明白,战争对于百姓会带来多大的伤害。

而一个国家,只有优秀的将领多,实力越强,别的国家就越畏惧,百姓的日子才能过得安宁。

第24章

琴棋书画她固然喜欢,可这些都救不了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百姓!

沈凌尘黑眸沉沉地望了她半晌,最后点了点头:“那翻开书……”

顾云殊虽然已经听他讲过一遍,但现在重新一听,不知是心境变了,还是因为什么缘故,总能得到一些新的收获。

裴璟川果然说到做到,自那天后,每日都来将军府点卯。

仿佛铁了心要做沈凌尘的徒弟。

即便是沈凌尘甚至都不出面去见他,他都能独自在大厅里坐上半日。

顾云殊路过的时候,偷偷看过好几次,裴璟川脸上的阴翳,让人隔着道门都感觉到背上发寒。

就这么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也不知道裴璟川这个阴暗扭曲的性子,最后能干出些什么事情来。

在连续七天都看到他坐在那之后。

第八日,顾云殊拜托厨房准备了一盒点心,提着去了前厅。

裴璟川见她进来,抬眼冷淡地扫了一眼,然后转头冷哼了一声:“你来做什么?看我笑话?”

顾云殊上前,把食盒放到他身旁的小几上,一边将里面的点心摆出,一边说道:“你整日就只喝这茶,难道不嫌寡淡吗?”

“将军府的点心厨子,是专门从扬州请来的,二皇子可以尝尝。”

裴璟川眼神狐疑地看着她的动作,像是不相信顾云殊会这么好心。

他皱着眉捏起一块糕点:“这里面难道下了毒?”

顾云殊无语得白眼都要翻出来,她没好气道:“我毒死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然后作势要去抢他手中那块糕点:“不吃还我!”

裴璟川眼疾手快地立马将糕点塞进了自己嘴里,两颊都鼓了起来。

相关Tags:孤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