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娇软奴婢被清冷权臣宠上天了》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云舒贺璟昀小说阅读

2024.03.01 | ling | 11次围观

娇软奴婢被清冷权臣宠上天了

《娇软奴婢被清冷权臣宠上天了》 小说介绍

在一山澜的小说《娇软奴婢被清冷权臣宠上天了》中,云舒贺璟昀是一个普通人,但他注定要成为改变世界的英雄。被选中保护一个古老的神秘遗物,云舒贺璟昀踏上了一场充满奇幻和冒险的旅程。他将面对邪恶势力的追逐和自己内心的挣扎,同时也发现了自己隐藏的力量和使命。一响贪欢。被灌下避子汤后,我才知,自己不过是个丫鬟,给大人的未婚妻提鞋都不配。可后来,权臣大人的手却落在我小腹,语带卑微。“给我个孩子,可好?”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感动的世界。

《娇软奴婢被清冷权臣宠上天了》第一章 我要刮花你的脸 免费试读

第一章我要刮花你的脸

“王爷回府啦!”

“快准备一下,王爷回来了!”

“......”

我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浇花的手抖了一下。

紧接着,立春便在小院门口招呼着我。

“云舒,快来,王爷叫你过去呢。”

我放下手里的东西,咬唇往贺璟昀所住的武宁阁走去。

我是摄政王贺璟昀的通房丫鬟,一个毫无背景的孤女,连半个主子都算不上,在府里同普通的丫鬟地位一样。

我要养着一个病恹恹三岁儿子,名叫云策。

众人都认为这是我和别人生的孩子,包括贺璟昀也这样误会,所以并不管这个孩子的死活。

为了他的药钱,我不得不跟着贺璟昀。

他是当朝手握大权的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

以杀伐果断、狠辣无情著称。

多年前我曾偶然救过一次,他看中了我的美貌,强行将我带了回来。

如今他回来,我必须随叫随到去伺候。

武宁阁周围已经没有闲人,我站在门外,摸出他之前给我的玉镯戴上。

敲了门进去,我顺手关门。

桌案前的黑色身影缓缓转过来,我看到了他略有几分兴致的眉眼,这才松了口气。

他今日高兴,应当不会过分为难折腾我。

“王爷。”

我缓缓走过去。

到了贺璟昀身侧,他忽然递给我一样东西。

口吻命令,不容置喙。

“收下。”

是个种水极好的翡翠镯子,又透又亮,过于名贵。

我没接,不太想要。

他将我强行打扮成他喜爱的样子,我知道自己不过是他掌心一件玩物。

贺璟昀高兴了,就随便赏些东西给我。

可但凡哪次我忘记戴上,他总是关起门来将我狠狠折腾。

眼下,我不过是盯着镯子片刻没接,便忽然间被他缓缓锁住了脖子。

贺璟昀逼着我抬头和他对视。

他这张脸其实真的很好看,面如冠玉,眉眼深邃,棱角分明恰到好处。

高高的鼻梁下,冷峻孤傲的气息几乎要溢出,却依旧让人无法离开视线。

所以,王府里的诸多丫鬟都对他怀有春心,巴不得爬上他的这张床。

可惜他发起火来的时候,一双瑞凤眼尽显戾气,如同刀刃一般冷冰冰。

我不过盯着贺璟昀的脸出神片刻,男人一言不发,豁然低头便强行吻住了我。

他悉数掠夺了我的呼吸,抵着我坐在了背后的椅子上,便粗暴解我的衣衫。

我眯着眸子,眼中泪光一闪。

“别......别在这里......”

话语也被他拆吞入肚,消失在这一片突如其来的云雨中。

我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被他按着惩罚强行要了。

事后,他又把那镯子拿了过来,硬要往我的手上套。

我都还未曾反抗,便听贺璟昀在我身边冰冷地出声。

他眸光摄人,带着威胁。

“云舒,想想云策的病。”

我扯出一个还算温柔的笑,垂眸故作妥协。

“刚刚只是在想手腕上已经有了镯子。”

他命令着。

“那就戴另外一只手上。”

我乖巧听着他的话,总算从他脸上看到了两分悦色。

镯子戴在手上冰冰凉凉,一截玉臂相称,十分好看。

贺璟昀微微勾了唇角,眉眼又舒展了一些。

他对这般听话乖乖的女子很满意,这才起身。

“下去吧。”

“是。”

我起身低头迅速穿着衣服,而后收拾掉刚刚留下的一片狼藉。

出去时带上武宁阁的门,我扶着柱子艰难走了几步,不太舒服。

刚出了这边院子,就看到了那边候着的几个婢女。

她们都是伺候武宁阁的,但贺璟昀一回来,各个连近身伺候的资格都没有。

我发丝略有凌乱,她们一看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名叫雨水的那个婢女,离得老远便阴阳怪气地开口。

“哟,倒真是个有福气的,拖家带口的腌臜东西,也不怕玷污了王爷!”

有人附和。

“姐姐这话说的,没准人家那方面厉害着呢!”

我看了一眼,冷脸朝着她们走了过去。

只是还未到那边,便被鹅卵石滑了一下,立春赶忙扶了我一把。

“没事吧?我送你回去。”

这一滑一扶,众人纷纷注意到了我手腕上戴着的新镯子。

立春吃惊,有些羡慕。

“王爷是真的疼爱你,这样好的东西也赏给你了。”

旁边的雨水呛声,满眼不屑。

“你怎知不是使别的手段讨来的?”

我倏地抬眸,面无表情盯着她,一字一顿道。

“有功夫在这嫉妒,不如绞尽脑汁好好想想法子,爬上那张你梦寐以求的床。”

她脸色一变,将要开口,我又先声夺人。

“哦,我差点忘了,能想的法子你全都试遍了,对吧?”

“三番五次被撵出来,管事婆子就差找个人牙子将你发卖了。”

怼的雨水哑口无言,立春也出了口恶气,扶着我离开了。

回到住处,还没进门就听见有人唤我。

“哎呀云舒,你怎么才回来?云策被长乐郡主带走了!”

我僵在了原地,“带去哪了?”

“快来,就在前院。”

我鼻子一酸,急忙跟着跑了过去。

长乐郡主一直喜欢贺璟昀,可惜多年纠缠,连一个正眼都未曾得过。

她娇生惯养长大,最是斤斤计较,不容旁人。

云策年纪小又一直病着,身子孱弱,我简直不敢细想。

到前院见到一袭红衣的郡主,她看到我的第一句话便是一声呵斥。

“大胆刁奴!还不跪下!”

我依稀看到了长乐郡主身后的云策,咬住唇,只能听命跪下。

她风风火火走来,头上金钗首饰乱晃。

我抬起头,紧张地看着她那张娇纵跋扈的脸。

“郡主,云策他只是......”

“住嘴!”

眨眼间长乐郡主已经到了我眼前,她居高临下扼住了我的下巴,面露讥讽。

“**,都已经同旁人生过孩子了,谁给你的胆子再勾引王爷的?”

“顶着这样一张狐媚脸,做着些下流的事情,果然就是个小娼妇!”

长乐郡主看向一旁护卫,伸手直接拔了他腰间的刀。

府上众人见此,哪里还敢阻拦?

况且,平日里她们一个个都巴不得我早点死。

白刃折射惨白的日光,刺得我睁不开双眼,侧眸躲闪之间,她挥刀便要砍。

“今天我就划花了你这张脸,剖开你这肮脏身子,让你死无全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