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角祈寒祈念笑小说隔岸迢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24.03.01 | zhang | 9次围观
主角祈寒祈念笑小说隔岸迢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祁念笑的记忆里,至元二十八年发生过许多大事。
  西北诸王叛乱,烧杀抢掠,民不聊生。
  中原大旱,种粒皆绝。黄埃赤地,白骨遍野。
  江南农奴,不堪徭役重税,乌合起义。
  祁寒第一次同他产生分歧,难解难分。
  汴梁城外东侧高地,驻扎着枢密院的宿卫亲军,由江南行枢密院使李庭带领,右卫指挥使祁念笑担任副职。这一众军队本是秘密前往庐州镇压农奴起义,现下在汴梁稍作歇脚,隐匿与山林间。
  祁念笑是无法得空休憩的。持剑巡视各部,确保军备粮草车马等无恙,探查周遭戒严,消弭军中异动,是他每每征战戍边的习惯。
  他是一军统领,是元国最年轻的指挥使;武略过人,文韬异禀;沙场上锐不可当,擐甲挥戈;朝堂上明争暗斗,游刃有余。
  他是最该镇定自若的人,少有心不在焉,尤其是行军途中——容不得半分纰漏。
  可他现在偏偏烦乱不已。
  两天前,祁寒同他起了争执。
  “汴梁路久旱无雨,城内粮储早已告罄,宿卫军何苦为难百姓!家家户户本就无米为炊,又拿什么给朝廷缴纳军粮?”
  她懂什么?她当行军打仗如儿戏?她当他的诸卫有权管治行省?天真!她自诩为人尽善,不过是些幼稚的把戏。她便该被他锁在闺阁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不是总想着行医救世,凡事都要凑热闹,逞强出头……
  她还说了什么?
  “何必总摆出这幅为人兄长的做派?我依礼节唤你一声长兄,可你究竟算我哪门子哥哥?”她冷笑一声,继续道:“祁大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你的血是冷的,我不是。”
  他沉默,看着她转身离开,之后几天都不见了踪影。
  心烦意乱……
  不知不觉,天光已晚,暮色渐沉。
  一片寒鸦长鸣,从远处漆黑的丛林另一头扑簌簌飞起,那边正是汴梁城方向。祁念笑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他缓缓蹲下来,掌心扣住地面,是嘈杂的震颤……大批兵马将至的征兆!
  一声凄厉的号角响彻云霄,祁念笑怵然起身。他远远望见,大批的兵甲蜂拥而来,直奔汴梁城,自地平线呼啸向前,密密麻麻恍如黑色浪潮。而那高举着的旌旗,正是先前谋逆的叛军旗帜!
  现下还未到城门落锁的时辰,而汴梁此刻无军队驻守,于是叛军毫不费力地杀进了城内,疯狂屠戮着手无寸铁的百姓。
  杀人,放火,泯灭人性,乐趣。
  冷漠,观望,独善其身,成规。
  火光遥映在祁念笑的面庞,忽明忽暗。
  “报!”一兵士疾奔而来,仓皇拜倒道:“指挥使!城北有叛军残党突袭进城,大肆屠杀!而城南五里处,庐州起义的农奴军直奔而来,大有同叛军汇合的架势!李大人急召您回营帐商议——”
  不等小兵通报完毕,祁念笑已然挥袍迈步。
  “传令下去,我军各部,按兵不动。派人绕路通知地方镇戍军,一旦两方敌兵势力于城内汇合,请求援军即刻包围汴梁,协同我军一并围剿,歼灭敌方。”
  他抛下这句话,神色冷峻,直朝主营方向大步向前。
  祁念笑踏入营帐时,李庭正背着手俯看地图,面目严峻凌厉,见他来了,神色略有缓和。
  祁念笑刚要行礼,他却摆摆手,依旧凝神望着地图。祁念笑于是恭敬走到地图一侧,对这位尊长重述了他的计划。
  “你安排得很好,”李庭夸赞道,如慈父一般拍了拍他的肩胛。“我军势单,只镇压起义军尚且勉强,若叛军当真联手起义军,我们实无余力。待援军抵达,与我军左右包抄,方得一击制胜。”
  “幸得恩师多年教导。”祁念笑拱手。
  他向来是得体的,是矜默的,是毫无瑕疵的;从嘴角勾起的弧度,上至眼角眉梢,都是那样从容不迫,清冷优雅。
  在他的计划里,舍弃掉一座汴梁城并无大碍。汴梁注定要成为诱饵,为除掉叛军和起义军而牺牲,绝无不妥。
  敌军屠城又如何?城内百姓死伤多少都与他的宿卫军无关,与他祁念笑无关。需教敌军贼党失去警惕,倾数入瓮,之后便该黄雀在后将其捕食殆尽。折损百姓哪堪折损军队?他不会派兵进城送死。
  将一切折损降低到最小,以保全最大的利益,是行军之道,为官之道,做人之道。
  可不知为何,心中总隐隐有些空落,有一簇无名的忧虑慢慢升萦,令他几乎难掩不安。不过,这种不安不足以扰乱祁念笑的心神。
  李庭在同其余部下交代署兵安排,汴梁城内的兵戈声隐隐传至帐内。祁念笑兀自退居一侧,负手而立,优雅淡漠的瞳仁不含一丝温度。
  不想顷刻后,帐外阵阵嘈杂传来,除过漠然观望的祁念笑,其余几位将领纷纷皱眉。
  “何人喧嚣?”李庭扬声呵责。
  “祁大人!”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灰头土脸的婢女冲开层层阻拦,跌跌撞撞扑进营帐。“我家姑娘——寒姑娘她——还在城内!”
  祁念笑仍负手伫立,瞳孔却骤然紧缩,呼吸亦陡然凝滞。下颌紧绷,无人发觉他已然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只僵了一瞬,立刻哑着嗓子厉声责问道:“祁寒怎会在城中?!她跑去那里做什么!”
  欢儿被她眸中毕露的凶光吓得一抖,却是连忙道:“她去了药坊!大人,您不能放任敌军屠城啊!寒姑娘的安危,大人便不顾了吗!您快些去寻寒姑娘!大人——”
  帐外城池,叛军屠戮的厮杀声混杂着黎民逃窜的惨叫声,缥缈传来,却声声尖利刺耳;远处,恶孽的火光点燃了街巷屋宇,张开血盆大口猖獗肆虐,那火舌翻卷向上,直烧灼了半边天;箭雨细细密密,划破天际,纷纷砸入支离破碎的城墙内,是哂笑着的阎罗的獠牙……
  祁念笑紧攥的双拳抖得厉害,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何惴惴不安。
  祁寒。
  祁寒。
  她的安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