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娄月皎陆砚辞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娄月皎陆砚辞免费观看(娄月皎陆砚辞)完结版_笔趣阁

2024.03.01 | liulan | 15次围观

面又有几个慕名而来的人,娄月皎是王芳学生的事情,已经在晚会间传开。

  后面就是公司领导发言感谢,以及一些无聊的流程。

  到了结束的时间,娄月皎开始觉得头有些沉,站在晚会门口,意外撞见准备离开的王芳,她立刻上前去:“王芳老师,刚刚谢谢你。”

  谁知王芳只是淡淡笑了笑:“你是一个好苗子,我这个做老师的,能给你带来些机会,自然是好的。”

  娄月皎心中有些感动,王芳在她眼里是一个真正热爱表演的好演员,也是在课上对她倾囊相授的好老师。斌

  王芳弯腰上了车,轻声交代:“好了,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

  娄月皎连忙点头,对着司机交代了一番,才放心。

  站在室外,到了晚上,已经不像白天时那样炎热,晚风吹来带来凉意,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头也比刚刚晕了一些,娄月皎上了霍婷安排的车,她也喝了酒,只能叫了一个代驾帮自己把娄月皎送回家。

  娄月皎坐在车上,最后是凭着意志力找到回家的门,只是她在自己的包里翻来翻去老半天也没有找到钥匙,只能按着门铃。

  陆砚辞打开门时,娄月皎靠着一旁的墙上,脸上微红,眼神迷离,看起来很明显一副喝醉的样子。

  他皱起眉头将她扶过来,只是她已经不太清醒,感觉到自己腰间放上一只手,有些恼怒地一巴掌打了上去。斌

  陆砚辞吃痛却没有将手松开,娄月皎见他并未松手,更加生气地骂道:“登徒子,敢吃我豆腐,我打死你!”

  陆砚辞眼看她耍起酒疯有些头疼,将她拦腰抱起走进卧室,捏住她的脚准备帮她把鞋子脱下来。

  谁知娄月皎一脚蹬在身上,鞋子的细跟一下踹向他,躲避不及,陆砚辞倒吸一口凉气,语气冷下来:“别闹。”

  娄月皎恍惚之间好像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一下脸上就挂起委屈的表情,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嗲:“老公,刚刚有个登徒子,他摸我腰。”

  说完还扁了扁嘴,一副快要哭的样子。

  陆砚辞快速将她的鞋子脱下扔到一旁,听见她的话,怔了一下,没想到娄月皎喝醉后是这幅样子。

  没得到男人的回应,娄月皎强撑着身子坐起来,两眼直愣愣看着他问道:“老公,你怎么不理我。”斌

  陆砚辞看着眼前女人可怜巴巴的样子,下意识地摸了摸她的头解释:“没有不理你。”

娄月皎陆砚辞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娄月皎陆砚辞免费观看(娄月皎陆砚辞)完结版_笔趣阁

  娄月皎又笑了起来,两手摊开朝着他的方向,声音软糯吐出一个字:“抱。”

  她平时都是一副御姐范,说话声音也是偏少御的声音,对他也从来不会撒娇甚至一副依赖的样子。

  陆砚辞不得不承认,娄月皎现在的样子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暴击。

  他甚至有些控制不住对她心软放纵,他被她快速拉住一只手,娄月皎一个猛扑,就扑到了他怀里。

  还十分满意地在他胸前蹭来蹭去,陆砚辞声音低哑地扣住她的腰身:“皎皎,乖一点。”

  娄月皎十分乖巧地点点头:“皎皎最听tຊ话啦。”斌

  当他准备将她扶下休息时,娄月皎一阵发晕,挣扎着推开他的手,陆砚辞以为她是还想玩一会,便摁住她,谁知下一秒,娄月皎哇地一声,全部吐在了他的身上。

  陆砚辞全身僵住,娄月皎吐完感觉舒服了一点,就要躺下。

  陆砚辞表情冷峻,认命地将女人抱起冲进了浴室,他快速脱掉身上的衣服,将自己冲洗干净,娄月皎坐在浴缸里,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话,他也没有听清。

  将自己收拾好之后,忍着快要爆发的情绪,将娄月皎衣服首饰褪去,将她脸上的妆也卸干净,他又将她抱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娄月皎时不时发一下疯,将她的腿压在他身上,一会又嫌热推开了他。

  陆砚辞一晚上就在娄月皎的各种折腾中,睁眼到了天亮。

  而娄月皎第二天一睁开眼,就看见陆砚辞眼中布满红血丝,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她吓了一跳,诧异问道:“你这是昨天晚上做贼去了吗?”斌

  陆砚辞没有说话,只是起身去了厨房,回来时手上端着一晚醒酒汤让她喝下,并且语气严肃地告知她:“你以后不许喝酒了。”

  说完就换了一身衣服,出门去了。

  娄月皎看着陌生的房间,下了床走去他们两个的卧室。

第51章 广告换人

  只见浴室里一片狼籍,她的礼服和陆砚辞的衣服丢了一地,随着脚步,娄月皎脑海也开始浮现昨天晚上的情形。直

  只是她越想越觉得羞耻,她居然说陆砚辞是登徒子。最重要的是,她喊了他老公,还跟他撒娇要抱抱。

  娄月皎抓着自己头发,感觉此时她的脚趾都能扣出一个三室一厅来了。

  再想一下男人出门前那句,以后不许她喝酒。

  娄月皎心想,她自己也不会再允许自己喝醉后回家!

  娄月皎将浴室清理了一遍,她可不想张姨今天来,打开卧室会是这幅情形。

  迅速将屋子收拾好之后,娄月皎出了房间门。

  刚好张姨来了,将手上给她买的早餐提到桌上,让她吃了再走。直

  娄月皎紧赶慢赶终于是到了公司,今天的行程安排便是先上课,下午则是有一个广告要拍摄。

  她推开门,王芳已经在里面坐着。

  看见她来,脸上竟露出一丝微笑来:“没有迟到,非常准时。”

  王芳今天打算给娄月皎讲讲哭戏,哭戏要想演好可是不容易,许多演员光是落泪,光是这样不足以让观众共情。

  等到下课时,娄月皎已经是红着眼睛,为了不影响下午的拍摄,她用冰块间隔着敷眼睛。

  霍婷早已在车上等她,一上车,两人就往拍摄广告的地方去。

  到了现场,许多工作人员看见娄月皎的出现纷纷投来不可思议的眼神,霍婷带着娄月皎走到化妆室,一推开门,里面早已坐了人。直

  霍婷眉头一皱,看向坐在镜子前的宋楠,心中浮出一丝不妙的感觉,看向她的经纪人,直截了当问道:“你们怎么在这?”

  宋楠噗嗤一笑,捂着嘴巴,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带着笑意看向两人问道:“霍婷姐不会不知道,这个广告已经换了人吧?”

  霍婷立刻反驳:“怎么可能,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

  可是当两人一回想起刚刚走进来时,那些工作人员的眼神,突然沉默下来。

  宋楠的经纪人叶晴是公司里和霍婷一样的金牌经纪人,也是这个星期才换来的,之前因为一些资源,跟霍婷关系有些微妙。

  可以说,是她的死对头。

  毕竟同为金牌经纪人,叶晴看霍婷十分不顺眼,一直需要压她一头,只不过未曾得逞。直

  这次孙总突然把宋楠的经纪人换成叶晴,这次广告的事情可算让她逮着机会。

  叶晴坐在沙发上,目光从手机屏幕挪到了娄月皎的身上,对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有些嘲讽地对霍婷说道:“可能是孙总一时忘记了,让你们白跑一趟,真是有点过意不去呢。”

  语气颇有点阴阳怪气的味道,霍婷一股火就烧了起来,公司做这种决定,她没收到一点消息,只能说是有人刻意将消息压下来了。

  看着宋楠和叶晴得意洋洋的样子,她们就是为了等到她们来,好嘲讽她们一番。

  霍婷拉着娄月皎离开,她心里清楚和宋楠叶晴说再多也是无用的。

  砰的一声将化妆室的门关上,脸色难看地找到今天的负责人。

  而广告的负责人,此时正惬意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品茶,看见霍婷一下闯进来,自知理亏的他便先开了口:“哎哟,这不是霍婷姐吗?快坐,尝尝我新泡的茶。”直

  霍婷直立站着,不肯坐下:“不必了,我是想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