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靳寒霆司遥全文免费完整版,靳寒霆司遥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2024.03.01 | zhihu | 6次围观

  司遥眼中平静,语气缓缓,“若预言在他死之前未成真,就算他死后成真,这钱就不用给。”

  “他赠予你的预言成真了吗?”

  曲方怔住。

  曲溶夺过手机,问道:“仙女,如果预言在他死之前成真,而我家没有给他钱,会怎么样?”

  “他死后,契约无效,窃取天机孽力会反馈到你们家。一直到你们偿还完,此孽力为止。”

  偿还完孽力?

  窃取天机的孽力,要怎么偿还?

  “偿还?”曲溶语气发抖,“怎么偿还?”

  “窃取天机得命,偿命。”

  “窃取天机得财,偿财。”

  “从天机那儿得到什么,就偿还什么,一直到偿还完为止。”

  曲方急了,他立马拍着轮椅道,“这怎么行?我也没有要他给我预言啊,是他自愿给我预言的,而且我也不是不想给他钱,是他死了啊!”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行,不行!这不公平。”

  司遥没有理会曲方的话,只是对着曲溶道,“钱财散尽,可保命。钱财不散,命不保。你们自行选择。”

  曲溶着急问道:“仙女、大师,你帮帮我们啊!我们钱已经拿来了!”

  “你父亲是八字独财入墓无刑冲的人,独财入墓的墓字,财星旺的时候可看成库,财星弱的时候才看成墓。财星旺,命主一有钱就拿到库里存起了,不肯拿出来花。”

  “财星弱,命主钱财不多,对钱财看的更重。这类八字是特别小气的人。只要财星入墓库,不管财星强弱,命主对花钱之事都很吝啬,除非在运势中冲开财库。”

  在曲溶的眼神当中,司遥幽幽道:“可惜你父亲八字之中无刑冲,财进库不出,方有此劫。”

  曲溶看了看司遥,又看了看自己父亲,坚定道,“仙女,如果我能够让我爸捐钱,给贫困山区捐钱,给孤儿院养老院捐钱了,有用吗?”

  “有用。”但是要看曲方愿不愿意做。

靳寒霆司遥全文免费完整版,靳寒霆司遥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无刑冲进财库,要想这种人破财,几乎不可能。

  不过命理只是命理,也不是没有人跳出命理桎梏。

  挂断了和吃着薯片不想你的连麦,司遥联系了第三位中奖人。

  连麦一开,镜头先是晃了一下,而后才对准了一张稚嫩的脸,看起来不到十岁的模样。

  秋天的季节拿着手机,对着镜头挥了挥手,“司遥大师,救命啊!”

  他一个小孩子,惊慌失措地叫救命,有种滑稽感。

  惹得直播间一群观众都在评论区打出了【哈哈哈】大笑的字眼。

  而秋天的季节生怕司遥不相信一样,“大师,是真的,我的朋友快死了。都是我害的。”

  【小孩子不是不能看直播吗?】

  【对啊!未成年没有实名认证,怎么看直播的?】

  【小朋友老实交代,不然哥哥姐姐叔叔阿姨可是要联系你们老师,和父母的啊!】

  【仙女直播间这么火,说不定他的老师和父母的朋友,都能看到他。】

  秋天的季节脸色变了变,却还是咬着牙道:“我拿的妈妈的手机。我不怕,只要能救尚尚,就算挨打我也愿意。”

  相较于直播间一片欢声笑语,司遥却很严肃道:“你先说什么情况。”

  秋天的季节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着,他眼圈红红的,一边哽咽一边道。

  “前段时间放暑假,我们几个人就约着一起去河里游泳。”

  他一说完,整个评论都爆了。

  每年暑假,新闻上总是曝出有孩子野泳出事的。

  每年出事,老师社会家长每年都提醒,但是每年暑假依然有孩子会被淹死。

  秋天的季节看到了这些评论,“我现在已经知道了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偷偷去野泳了。”

  毕竟年纪小,一时面对这么多指责,就哭了出来,不停地用手背抹眼泪。

  评论区又是一片安慰的声音。

  他平复了心情之后,就继续开始讲野泳的事情。

第476章野泳

  秋天的季节一边说,脸上露出了一抹害怕的神色。

  他们当时去村子外一条河流游泳,那条河不深,站立起来,也直到他的胸部。

  他们当时游了一会儿,就有一个小伙伴提议,大家漂泳。

  众人面朝天,漂浮起来,顺着河流往下飘。

  大家觉得好玩儿,就一起漂泳。

  他们一路漂过了村子的一条古桥,过了古桥之后,尚尚突然叫了起来,说是水里面有东西在摸他。

  说到这儿,秋天的季节脸上明显露出了害怕的神情。

  可他还是坚持着往下说。

  “我们翻到水里,什么也没有看到,就看到了一条裙子,一条花裙子。”

  “那条花裙子很奇怪,没有沉在水底,也没有飘在水面。”

  “而是就在河水中央,跟着我们一起往下漂。”

  听到这儿,司遥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把那条裙子捞了起来,放在岸边。”

  “但是那条裙子太滑了,就像水一样,我们才拿起来,它就滑到了水里。”

  就这样重复了好几次,他们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裙子再怎么滑,也不可能用手用力地抓着,也能从手上滑走。

  当时他们就觉得害怕,大家就开始往家里跑。

  “我们那个时候已经漂离了村子,在靠近下游的地方。尚尚长得胖,跑在最后面,我们跑在前面,他一直在后面喊我们,让我们等等他。”

  “我们就喊尚尚快一点儿。尚尚突然就没了声音。”

  尚尚是他的好朋友,他就回头看了一眼。

  就发现尚尚站在桥上,身体做着诡异的动作。

  而在桥下,尚尚站的位置,那条花裙子就飘在桥下面。

  “是真的飘在桥下面,那条裙子动来动去的,尚尚也动来动去。”

  “我很害怕。那条花裙子突然就转了过来,好像在看我,我吓得赶快就跑了。”

  “我们叫了大人,大人过去的时候,尚尚已经晕倒了。”

  “回来后,尚尚就高烧了七八天,现在整个人都不说话,尚尚变得有点儿可怕。”

  “大人都说,尚尚中邪了,要驱邪。”

  秋天的季节,“都是我,我当时要是不叫他去游泳就好了。我要是等等他就好了……”

  【不是吧!光是听他讲,我就背脊发凉。】

  【没有人气的水里,通常都是有脏东西的。有的小孩子,就特别容易招惹这些。】

  【哎!小孩子就是不听话,我们村子在水边竖牌子都没用,初中高中小学,都有孩子偷偷背着

相关Tags:心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