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都市:我布的局,无人能破!全文免费阅读-(江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无弹窗

2024.03.01 | taiyang | 6次围观

随之而来的紧张气氛的音乐让车里忽然变得严峻起来。
  吴罪不解:“关队,到底是为什么啊?”
  可被问道了这个问题的关宏山却没有像以往一样,给出答案和解释。
  车内再一次陷入了一片沉默。
  半晌,秦铭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一开始关队问她的时候,江云呼吸急促,一看就是在撒谎。”
  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们在警界接触过这么多人和案子,击溃对方心理防线,早就已经成为了最基本的技能。
  而方才,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又怎么可能骗得过他们。
  “那她既然说谎,为什么不带走询问?”吴罪还是不怎么明白。
  秦铭提醒道:“但后来她说的话,以及情绪却忽然转变,时时刻刻都在告诉我们,她正在变得自信起来。”
  吴罪诧异:“什么意思?”
  秦铭蹙眉,解释道:“她从一开始的慌乱,以及在对关队的质问时,还能表现出那样的状态,毋庸置疑。”
  “她肯定是有问题的。”
  “但案件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那辆车上没有任何证据,而我们今日突然到访,手中毫无证据就想要将江云带走?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没有证据就要把人带走,这当然不现实。
  吴罪终于反应过来,他震惊道:“那你们的意思是,这個江云,背后还有人?”
  秦浩然也跟着道:“不出意外,这个背后的人,就是此次我们的对手,扮演者。”
  “而江云刚刚的反应,也都表明了,她猜到了我们会来找她。”
  “甚至已经想好了完全的对策。”
  气氛忽然变得凝固起来!
  吴罪却冒出来了一句话:“玩战术的人,心都脏!”
  大家都是聪明绝顶的人,几乎是稍微一解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可吴罪几人明白了,但观众们还都蒙在鼓里,完全不理解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他们看来,破案者已经逼近真相,甚至和凶手擦肩而过,都没有将其缉拿归案!
  这样的结果对于观众来说,未免太过于失望!
  但刚刚的失望和不解,在此刻却变得更加迷茫了起来。
  “为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什么意思!他们在说什么!我的脑袋短路了。”
  “嘶,有没有大哥来解释一下?”
  “心脏?我明白各位都是心脏的人,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云里雾里的,说清楚点啊!”
  蒙在鼓里的观众们,再一次体会到了人和人智商的差别。
  而此刻,直播画面中。
  吴罪开着车,无奈叹气:“没想到你们都想到了这个地方。”
  “那你们说,江云准备充足,那我们现在去问也没什么意义,按照你们的看法,我们该怎么办比较好?”
  “这还是第一个,我们没有和扮演者亲自接触的案件。”
  此时。
  沉默了许久的关宏山终于开口说话了:“暂时放弃嫌疑人,先揪出来她背后的人。”
  “避免打草惊蛇,不要再来找江云,让她放松警惕,就一定会露出马脚。”
  终于!
  困扰了弹幕许久的迷雾被关宏山的一句话彻底解释清楚!
  “雾草!原来是这样啊!我终于懂了!”
  “玛德!说的真没错啊!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
  “可惜了,关队第一次这么认真,要是江白厉害一点儿,那这一期肯定非常好看!”
  “太可惜了啊!关队想了这么多,甚至每一步都规划好了,但重点是!江白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啊!”
  弹幕惊叹完了之后,却发现车内的气氛又变得古怪了起来。
  秦浩忽然道:“不对啊,这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半晌,秦浩终于反应了过来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关队想的还有另外一层!”
  “哦?”吴罪好奇。
  秦浩心中震撼:“这次的案件,对我们其实很不利。”
  “毕竟,距离发生案件开始,到现在已经快半个月的时间,布局嫌疑人有充足的时间去行动。”
  一听这话,吴罪瞳孔紧缩:“怪不得。”
  没有证据,就算是知道真正的杀人凶手站在自己的面前,也无济于事。
  关宏山淡定道:“与其找到证据才能够确定凶手是谁,倒不如一网打尽,来的更为痛快。”
  这一次,秦浩才重重点头:“对!”
  而此刻!
  听到了关宏山这些话之后,弹幕彻底开始疯狂了起来!
  “雾草!关队的脑子也太清晰了吧!”
  “这节目果然就是靠破案者来撑起收视率,这要是光看江白,那我八成是要追不下去了!”
  “嘶,不得不说,破案者真的太强了!”
  “慢着,这么一来的话,那江云岂不是暂时逃过一劫?这一期还得继续看啊!”
  “没想到啊,江白这小子还有两下子。”
  车上的气氛倒是没有弹幕这么欢乐。
  他们对于自己分析的这些东西,基本上是印在大脑里面的知识。
  “没事儿的话,送我去一趟医院。”秦铭忽然开口。
  其他三个人齐刷刷的看着他。
  “发现什么新的进展了?”
  秦铭摇头:“没有,是其他的案子,那个案子有点复杂,我跟一下。”
  吴罪诧异:“那这边的案子,你不跟了?”
  秦铭淡定道:“跟,不过搜捕令下来还得需要点时间,等要到了再给我打电话。”
  这个案子,他当然有兴趣。
  能够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在他们这些老刑警面前撒谎,这样的胆识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秦浩然打趣道:“我看伱根本就是不想回去找卷宗吧?”
  秦铭扬眉:“新案子,受害者死了,五脏六腑有缺失痕迹,手法粗糙,但很精准。”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一想到五脏六腑浑身是血的尸体,吴罪眉心一跳:“别,我送你去医院。”
  秦铭嗯了声,靠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雾气朦胧的天色。
  深邃的黑眸中浮现了一抹趣味。
  他对这个江云背后的扮演者,越发感兴趣了。
  他很期待,和这个扮演者,会面的那一天。
  看看,是否扮演者真的有资格可以成为他们的对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