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角是楚承凡苏然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苏然楚承凡》完整章节阅读

2024.03.01 | lisa | 12次围观

第二天,苏然出门去上班的时候,楚承凡还没有醒,这样也好,免得看他的脸色,洗漱完出门,刚坐上公交,苏然的电话就响了,李佳佳打来的,无非就是想验证一下昨天的猜测,嬉皮笑脸的,“然然,昨天回娘家叔叔阿姨有没有收留你啊?”
  苏然隔着屏幕撇了撇嘴,“你还真是未卜先知!”
  李佳佳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你昨晚回婆家了?”
  “嗯!”回答的有气无力。
  “那你和他相处的怎样啊?”李佳佳虽然很想吃一吃闺蜜和楚氏集团继承人的瓜,但更多的还是对闺蜜的关心,怕她受委屈。
  苏然压低了声音,“我在坐车呢,车上人挺多的,下班再和你聊吧!”
  李佳佳有点失望的撅了撅嘴,“那好吧!下班见!”
  晚上下班,苏然如约打了李佳佳的电话,难得两人都不用加班,赶在饭点就下班了,两人决定一起吃个饭。
  李佳佳甩着自己的钥匙边往车子走边问道:“去哪吃?”
  苏然此时心中有说不清的情愫,“今天有点想吃烧烤。”
  闺蜜难得对吃什么有要求,李佳佳肯定是全力支持,“那我们去学校边上的烧烤店,好久没去了,很是怀念,要不要我开车去接你?”
  “不用了,那样你要绕很远的路,我们直接在那碰头得了!”
  “也行!一会儿见!”
  两人在A市第一中学对面的烧烤店碰面,初中和高中两人都在这个学校上的,那时候,她们经常来这家店吃串,但凡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就会来这聚餐。
  两人刚找个位子坐下来,李佳佳就迫不及待的问了, “你住那边怎么样,楚大少爷没为难你吧?”
  “我们俩楚界分明,谁也不犯谁,顶多算舍友。”她没有把婚前协议半年的事情告诉闺蜜,怕她这暴脾气大声嚷嚷,又担心自己,反正半年后又是一个自由人,何必徒增她的烦恼。
  “这楚大少对你的美貌就没一点动心,昨晚你俩没睡一个屋檐下?”看到闺蜜没有被那男人为难,李佳佳八卦虫又上脑了。两人领证的瓜她可是经过好久才消化的,差点就跟别人分享了。
  苏然喝了一口服务员刚端上来的雪碧,淡然道:“应该没有,他睡主卧,我睡客房,早上我出门上班他还没有醒,我看我以后早出晚归,我们根本就不会碰面。”
  李佳佳:“……”她一直就觉得闺蜜以后肯定会和一个爱她入骨的男人走入婚姻殿堂,白头偕老,因为她值得这样的幸福,可是现在……
  看到闺蜜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李佳佳反而有点心疼,感觉天意弄人。
  苏然自然是觉察到了李佳佳脸上的神色,她隔着桌子拉着她的手,“你就别担心我了,这件事影响不了我的心情,领了证,我也是该干嘛干嘛!”
  “那你和他就这样过着?”
  “不会的!”苏然差点就说出那个半年协议,而后故作轻松道:“等我找到一个有钱又帅的,tຊ我就把他给甩了!”
  李佳佳眯着眼盯着她调侃,“那你还不如就他得了,不是一般的有钱,也不是一般的帅,而且他已经是你红本本上的人了。”
  苏然:“那不一样,得两情相悦才成!”
  “啧啧啧!我信你才怪,你现在找帅哥那是婚内出轨,这事你能干?”
  苏然嘻嘻一笑,“不敢!我爸妈知道了非得打断我的腿!所以还是努力赚钱吧!还了他的钱两清了!”
  李佳佳看着闺蜜想了想,“也只有这样了,我以后赚的钱也不给我妈保管了,我存着到时给你凑数!”
  苏然看着闺蜜那下定决心的认真样子,视线瞬间模糊,哽咽道:“佳佳,你总是对我这么好!”
  李佳佳没心没肺的,“哟哟哟!你还哭上了,不至于吧!我给你凑数又不是不让你还,你可别感动!”
  苏然破涕为笑,“你的钱还是给阿姨存着吧!男朋友和钱总得给她带回去一样是吧!”
  李佳佳瞬间瘪嘴,“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最近都被嫌弃死了,我妈说一个月内不带个人回去,直接就安排相亲了,不成功就一直安排那种!”
  苏然:“没办法!谁让咱们是大龄女青年啊!说起来,我找不到男朋友是因为一直在读书,而你都工作几年了,怎么也不找一个,你要求肯定太高了!”
  李佳佳真是郁闷死了,“我要求高不高你不知道啊?不要求他有车有房有存款,只要感觉对了就行!”
  苏然轻叹了口气,“这感觉对了往往是最难的!”
  李佳佳:“我不管,反正我是宁缺毋滥!”
  闲聊间,烤串陆续的上桌了,看着久违的美食,两人都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算了,不聊这些没劲的了,美食不可辜负,先填饱肚子再说!”苏然说完抓了一把烤串,拿起旁边辣椒碟子里的刷子,往烤串上刷了一层厚厚的辣椒,看的李佳佳眼珠都要掉下来了,“然然,你确定你吃的下?”
  “小意思!”边说边拿了一串往口里塞,“要的就是这个劲!”
  李佳佳真是羡慕嫉妒恨,“这么爱吃辣,居然不长一颗痘!”
  苏然厚脸皮道:“我这叫天生丽质!”说完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这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两人边吃边聊,天都黑了,感觉还没聊够,无奈明天还要上班,两人才有点不舍的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第 25章 婚内出轨?
  夜晚的雨恒咖啡厅同样的座无虚席,本来也是,上班累了一天,下了班就想和自己在意的人喝喝咖啡,聊聊天,放松一下。
  二楼VIP卡座,男人半靠在真皮沙发上,慵懒的看着一楼大厅形形色色的人们,脱掉的外套随意的搭在沙发的椅背上,白色的衬衫领口敞开了两粒扣子,袖子撩了半截,露出性感的肌肤,蓝色的限量版手表在灯光下一闪一闪,把男人衬托的更加气质不凡。男人收回目光,瞄了一眼坐在对面低头刷手机的好兄弟林宇,嫌弃道:“这会还不忘工作,赚钱赚疯了吧!”
  林宇手指拨弄着手机,头也不抬,一本正经道:“我在学东西呢!”
  楚承凡摇了摇头,不再理他,楼梯口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这家咖啡厅的老板江若恒急不可耐的跑了上来,一屁股挨着楚承凡坐下,眼神腻着帅出天际的兄弟,坏笑着开口,“原本以为我们三个人当中最先结婚的会是林宇,毕竟他这种理工直男很容易被女人拿下,谁知道你居然一声不吭的就把证给领了,怎么样?婚后生活如何,这嫂子的身材满意吗?别告诉我新婚之夜你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林宇拨弄手机的手猛的一停,惊愕的盯着楚承凡,“我是错过了什么?”表情有点后知后觉。
  “这家伙真不够意思,领了证都不告诉兄弟一声,要不是他想隐婚不敢咨询别的律师,没办来找我这个曾经的法律系高材生,恐怕我们都不知道他已经脱离了我们的队伍,他现在可是已婚人士!”江若恒噼里啪啦人的说着,眼里满是嫌弃。
  楚承凡白了他一眼,淡然道:“半年后后离婚,昨晚签了协议。”
  “我艹!你咨询我婚前协议的事原来是想和她离婚啊?我以为你只是怕她以后和你离婚分走你的财产呢?”
  楚承凡冷哼一声,“这有区别吗?”
  林宇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劝说道,“哥,刚结婚就签离婚协议不太好吧!既然已经领证了,就试着相处一下,阿姨撮合你们肯定是觉得你们合适,毕竟阿姨的眼光是不容置疑的。”
  楚承凡不以为然,“不是合不合适的事!”
  林宇还是觉得楚承凡的做法有点草率,“哥你可别冲动,婚姻不是儿戏!”
  江若恒也恢复了一本正经,“林宇说的没错,你还是要慎重!我现在有点好奇这位嫂子了,哪天带出来给我们兄弟看看!”
  楚承凡眼里闪过鄙夷之色,“她是值得我介绍给我的兄弟认识的吗? ”
  林宇摇了摇头,知道多说无济于事,再次拿出手机学习东西。
  江若恒算是明白了,楚承凡根本就看不上她,哪怕她长的再好看。突然的就想起来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孩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他们三人聚会的时候,女孩从不缺席,楚承凡好像也并没有那么的反感。想到这江若恒忍不住的问道:“你不会是心里还给林宇的表妹留着位置吧?”
  冷不丁的提到表妹,林宇拨弄着手机的手一顿,前几天表妹姚倩和自己聊天 ,提到过一段时间就要回国了,这让他不禁忧心起来!表妹的性格他很了解,他怕她这一回来会弄出什么幺蛾子。
  楚承凡微微向后靠在椅背上,缓缓道:“这和她没有关系!”
  江若恒:“那你就打算这样跟苏然耗半年!”
  “不可能!我会让她先提出离婚!半年不到,我先提离婚我家里肯定饶不了我,但她先提离婚就不一样了!”
  江若恒看着楚承凡眼睛转了转,“哥你不会是想婚内出轨吧?女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男人婚内出轨了!十有八九会提离婚!”
  “江若恒你别出馊主意!”林宇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分。
  转而看向楚承凡,“哥你可别听他的,叔叔阿姨那边你不好交待的!”认识楚承凡这么多年,楚家的家教很严他是知道的,像婚内出轨这种事是决不允许的,楚承凡要真这么做了,被扫地出门都是轻的了。
  江若恒一听林宇的话不乐意了,“林宇你这人真是,我只是揣摩一下凡哥的心思而已,我又不是让他出轨,你就这么激动。像你这种正人君子现在还真是少有,得亏你是一天到晚的和一群理工直男待在一起 ,没有机会接触女人,否则你的那点家底早就被女人给骗光了!”
  林宇怼道:“你情商高不也一样被女人骗了钱!”
  江若恒:“……”
  楚承凡噗嗤笑了出来,这林宇平时一本正经的,和江若恒斗起嘴来却从来没有输过。
  江若恒看楚承凡笑的得意,撇了撇嘴,解释道:“我那是因为家里催婚给逼急了,随便找了一个女人应付一下家里,谁知道就被粘上了,没办法才拿了钱把人给打发了,这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内情,还老是提我这段黑历史!”
  楚承凡忍住笑,“逗你玩呢!知道你是一个纯情的男人!”
  被夸是一个纯情的男人,江若恒脸红了红,刚想说点什么,突然的反应过来,“不是说你的事吗?怎么说起我来了?”
  楚承凡脸上的笑慢慢的消失了,他再次靠向沙发,眼睛看着天花板,像是说给两个兄弟听又像是自言自语,“要是姚倩在,这事说不定就好解决了!”
  林宇一听这话,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祈祷着表妹这些年已经把楚承凡给忘了。而江若恒对楚承凡这句话的解读却不一样,他撇了撇嘴,“啧啧啧!还说心里没有给姚倩留了位置!”
  楚承凡舌头顶了一下腮帮,也没有解释这句话,双腿随意交叠,冷声道:“江若恒帮我安排一个女人。”
  江若恒眯着眼睛盯了他几秒:“嗯!”
  林宇:“你们两个疯了吧!”
  江若恒明白他要的女人是什么样的,起什么作用。
  低头在手机上发信息。
  林宇提醒楚承凡:“婚内出轨,离婚她可以让你净身出户的!”
  楚承凡无动于衷,“林宇你还真是个老实人,我和她有婚内共同财产吗?离婚净身出户的是她吧!不过我这人没这么绝情,还是会给她一笔钱的!”
  林宇无语。
  楚承凡的办事效率很高。
  半个小时后。
  咖啡厅的经理带着一个身材妙曼的女孩子来到二楼:“江总,王小姐来了。”
  “嗯,你去忙吧。”眼神示意女人坐到楚承凡边上。
  这个女人是个小网红,嘴tຊ甜人美,擅长社交,认识不少豪门贵圈公子哥和名媛千金,江若恒就是在参加朋友聚会时认识她的。
  女网红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几个男人,立马愣在了那里,虽然她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但是A市几位顶级豪门继承人同时出现在这里还是让她始料不及。而此时几个人正盯着她,瞬间就紧张起来,
  有点不自在的在楚承凡前面站着,没有他的发话不敢坐。
  “王小姐坐吧!”楚承凡微抬下巴示意她坐在边上。
  江若恒全程一副似笑非笑看好戏的脸,就等着看楚承凡这个老男人怎么发挥了。
  “江若恒你和这位小姐说清楚了吗?楚承凡突如其来的一句。
  “嗯!”
  林宇:他在局外吗?他俩密谋啥大事呢?
  楚承凡又看向网红女,“王小姐,江总有没有跟你说叫你来干嘛?”
  “说了,叫我帮他朋友一个忙!具体怎么做听他朋友的!”
  楚承凡点了点头,“他那位朋友就是我!”
  话落,拿着西装,抓起女网红的手腕就要带她走。
  刚走几步转身对江若恒道:“给我安排个包间。”
  江若恒:“往前走几步就有一个VIP包间!”
  “嗯!”话落带着女网红朝包间走去!
  林宇看着两人的背影,吐槽了一句,“真是作死!”
  “还有江若恒你是把他往火炕里推!”
  江若恒笑笑道,“凡哥要做的事岂是我能左右的!我不帮他自然有人会帮他!”
  林宇哼了一声,“我看他到时怎么收场!”
  江若恒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林宇你多虑了,凡哥做事自有他的分寸。”
第 26 章 楚承凡你是不是作死
  包间里,楚承凡坐在沙发上,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慢条斯理的品尝着,网红女自从被他带进来就云里雾里的,心里很是忐忑,不知道要干嘛。
  他一没指示,二没说话,就那么一声不吭的坐着喝咖啡,半响冷冽磁性的嗓音在房间响起,“不用那么害怕,我不会碰你,就是让你配合我拍几张照片而已,如果你介意露脸我也可以尊重你!”
  他停顿了一下,放下手中的咖啡,又道:“晚上的事情你把嘴闭好,这是50万,够你直播很多次的收入了吧。”一张支票签好,放在桌子上。女网红低着头接过支票,“谢谢楚总 ,我会保密的。”
  拿人手软,借她十个胆,她也不敢乱说话。
  “那你愿不愿意露脸?”
  “我既然拿了你的支票,自然是听你安排!”听起来网红女好像很有职业操守,其实她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在数以万计的女网红主中想要脱颖而出,保持热度,除了自身条件和努力外,那肯定少不了为自己制造一点话题,和富二代传绯闻就不失一个博人眼球的方式。
  “那行!你坐过来!”
  女网红不明所以的在他身边坐下,
  “和我拍几张暧昧的合照就行!”
  女网红瞬间明白了,这男人就是想借她甩掉桃花,也就没有那么拘谨了,这是她擅长的,她就经常帮她那些男闺蜜挡桃花,很是熟练的靠在了楚承凡的身上,头挨着他的头,笑的一脸甜蜜,楚承凡也扬了扬唇角,拿出手机连拍了几张,接着又摆了几个暧昧的造型一顿猛拍。估计差不多了 ,便客气的叫停。
  两人从包间出来的时候,江若恒看着她们,脸上是坏坏的笑,林宇则垮着个脸,网红女很有眼力见,自然是不会再留在这里,和江若恒客气了几句便离开了。
  林宇用一种都快不认识楚承凡了的眼神看着他,“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江若恒拍了拍林宇的肩膀,“你太较真了!这么多年了他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只是演戏而已!你还真就信了!”
  “他呀!多吃几次女人的亏就没这么单纯了!”说完楚承凡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打开和苏然的聊天界面,把刚才拍的照片全部发了过去。
  “你真的发过去了?”江若恒突然的凑了过来问道。
  楚承凡:“不发等着过年啊?”
  江若恒靠在楚承凡身上,似乎有点惋惜,“真不知道这苏小姐看了照片会作何感想,刚领证的新婚丈夫就出轨,恐怕是个女人都无法接受!”
  楚承凡一脸的淡定,“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江若恒:“你就不怕她向你家里告状啊?”
  认识楚承凡这么多年,他家的家教很严他是知道。
  楚承凡冷哼了一声,“她要是接受不了,告状最多也就是想让我家人觉得理亏离婚多给她点赔偿,这我无所谓,如果她告状只是想让我家人约束我,那她也太没底线了,但我觉得大概率她会提离婚,要不然那半年协议也不会签了,她可能比我更需要一个借口提前离婚!”
  江若恒耸了耸肩,“郎无情妾无意,这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突然的他又话锋一转,你确定家里不会家法处置?
  “他们不会找我!”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从容淡定。
  且不知那女人会不会告状,就算告到老妈那里,以老妈的情商和对我的了解,她会不知道我这样做的用意?其次她们逼我领证这件事情自己底气不足,还不能允许我叛逆一下?
  江若恒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真是一言难尽,“兄弟,希望你不是作死!”
  林宇:“他就是作死!”
  楚承凡:“靠!你们能不能盼我点好!”
  还没等那两个好兄弟答话,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林芬打来的,按了接听键 ,手机那边传来林芬温婉的声音 ,“承凡啊,你和然然在家吗?”
  楚承凡脑子快速的转动,“在呀!”
  林芬:“那好,我做了很多菜,给你们送一点过来!”
  “妈,不用了!我们已经吃过晚饭了!”
  “做都做了,就送过来吧!我送完就走,不会打扰你们的!”林芬的语气带着些许俏皮。她其实以前给他送东西也从不问他,现在有了儿媳妇不一样了,去之前得打个招呼。“
  楚承凡:“那好吧!”
  挂掉电话,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丢下一句话,“我要回去了!”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往楼梯口奔去。
  江若恒看着楚承凡离开后,和林宇对视了一眼,“你说他是不是作死?”
  林宇:“那你还帮他?”
  江若恒:“我不帮他也会找别人!他想干的事谁能拦的住?”
  “不过我现在真的好奇那个苏然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宇没有接他的话,“我撤了!”
第 27章 婆婆上门投喂
  苏然和李佳佳道别后回到楚承凡的公寓,进门后,屋里漆黑黑的,显然楚承凡还没有回来,也不知他是一向晚回来还是故意躲着自己,苏然猜测他应该是不想看到自己,这样也好,两人不相见也少些尴尬。
  苏然换好鞋子,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这时震了震,苏然随手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楚承凡给她发了消息,还真有点意外,点开消息却让她一下愣住了,楚承凡给她发了几张照片,和美女的亲密照,照片中的女人性感妩媚,女人味十足,搂着森承凡笑的一脸甜蜜,苏然看着照片愣了几秒,突然自嘲的笑了,笑的讽刺,说在意那倒没有,但心酸却是真的,人家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自己离婚,自己却又不得不赖在这里不走。
  对于楚承凡发的这些照片,苏然倒不认为他是真的出轨了,传言中的他是从没有和谁传过绯闻的,而且要是他真有这么一个关系亲密的爱人,林姨是不会再撮合两人的,所以,他直接的给自己发照片无非就是想刺激自己,让自己先提离婚,可见他是有多讨厌自己,却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暂时的维持着这段婚姻,他费尽心思做这么一件事可以说很可笑的事,苏然不知道是他的悲哀还是自己的悲哀。
  不过楚承凡想刺激自己,自己还真给不了他什么反应,毕竟在赚钱方面,不是你想努力了就会有收获的。眼下自己也只有安心上班才是最靠谱的,所以要委屈他了,再忍自己一段时间。
  想到这苏然准备进房间洗漱早点休息,虽然时间还早,但她想赶在楚承凡回来之前呆在自己的房间不用出来了,还好房间里有浴室和洗手间,这样晚上进房间,第二天去上班再出来也没问题,避免了和楚承凡抬头不见低头见,苏然觉得这样还挺好的。
  就当她关了客厅灯要推门进房时,外面的大门响起输入密码的声音,苏然先是一愣,随即立马一脚跨进房间,然后轻轻的关上门反锁。楚承凡进门客厅是黑漆漆的,这样苏然房间的灯光反而从门底部的缝隙看的清清楚楚,
  “还好这女人回来了,不然没法和老妈交差!”打开灯,楚承凡走到门前敲了敲门,苏然一打开门便对上楚承凡那张tຊ淡漠的脸,出于自身修养,还是礼貌的问道:“楚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我妈等会要来!”没有多余的话便坐到了沙发上,苏然站在门口揣测着他的意思,
  “你打算一直站在那里吗?”楚承凡掀着眼皮看着苏然,眸底是蕴藏的打量,苏然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像看一个脑袋不太灵光的人。
  苏然还没作出回应,外面便响起了敲门声,楚承凡站了起来,压低声音警告,“待会别乱说话!”说完便去打开了门。
  “林姨!”看着林芬提着大包小包进来,苏然习惯性的打了个招呼。
  林芬满脸笑容的看着苏然,嗔怪道:“怎么又叫林姨啊?”
  苏然瞄了楚承凡一眼,扯了扯嘴角勉强挤出一个字,“妈……”
  林芬满意的笑了,“然然快坐过来,听承凡说你们吃过晚饭了,妈做了很多你爱吃的菜,要不你再吃一点?”
  苏然走到沙发旁坐下,“妈……我晚饭吃饱了,现在一点都吃不下了!”
  林芬:“那好吧!我把这些菜放进冰箱去。
  楚承凡想说:“怎么都不问我想不想吃!”
  “妈,我去放吧!”苏然拿起大包小包往厨房走去!
  林芬待苏然走进了厨房,立马压低声音道,“儿子,我看你们俩好像不太熟的样子,是不是你整天绷着冰山脸让然然不自在了?”
  楚承凡呕气道:“我没有,不过我们不熟是真的,这一点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芬:“……”这小子明明就是在怼自己,自己却还不能生气,毕竟他说的也是事实。语气柔和了下来,“不管怎么样 ,人家是女孩子,你是大男人,哪怕你们不是很熟,你也得多照顾人家一点!”
  楚承凡垂着眸子不说话,林芬给了他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不想理他起身朝厨房走去,
  “妈!”看到林芬突然进来,正在整理着冰箱的苏然手一顿,她没想到林芬会跟着进厨房。
  林芬和蔼的看着她,“然然啊!以前承凡一个人住,这房子对他来说就是个睡觉的地方,现在有了你就像个家了,我看着心里就高兴,妈是个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我也知道,你们没怎么相处就领了证,承凡以前也没谈过恋爱,又是个直男,所谓的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沙,你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就稍微那么主动一点点,妈相信你肯定能把他拿下,到时你怎么拿捏他都可以!”
  苏然没有想到林芬会跟她说出这么直白的话来,脸瞬间就红了,“妈,我……”
  林芬笑了,“妈知道你肯定也从来没有主动追过男孩子,慢慢来,慢慢来!”
  苏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尴尬的笑了笑,
  “然然你别有什么想法啊!妈只是希望你们相亲相爱,没有别的意思!”
  “妈,我知道!”
  林芬帮着苏然把带来的东西装进冰箱,瞧见冰箱只有一些饮料就知道这些都是儿子的存货,便说道:“明天我叫家里的阿姨买些水果送过来,然然你还想吃什么跟妈说,妈叫她买好一起带过来!”
  “妈,有水果就可以了!”苏然硬着头皮叫着妈,和楚承凡这种上不上,下不下的关系,不叫妈不礼貌,叫妈又别扭。
  “那好!那妈就先回去了!司机还在楼下等着我呢!”
  两人回到客厅,林芬跟楚承凡说了一声就回去了,客厅里就剩下小两口,空气瞬间凝固,
  “那个,我先回房了……”苏然愣神了半秒,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在他面前晃悠的好。
  “刚才在厨房,你跟我妈说了什么?”楚承凡抬着眸子盯着苏然,语气像是在审问。
  苏然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放心吧!协议的事,我没提半个字!”
  “那就好!”
  “不好意思,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房了!”苏然的耐心快被磨光了,语气不怎么的好。
  楚承凡脸上没什么表情,简单的嗯了一声。
  苏然进了房间后,感觉呼吸都顺畅了很多,冲了个澡,洗漱一下就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虽然很累了,却睡不着了,因为和楚承凡的事,想啊想,最后想通了,左右半年的时间,自己除了工作什么也别想,于是沉沉的睡去。
  而楚承凡躺在床上也有点睡不着,从进门开始他就在观察苏然的脸色,等着她兴师问罪甚至提离婚,她和老妈在厨房呆了一阵,楚承凡甚至以为她会借此机会给老妈打小报告,可结果发现是自己想多了,苏然直到刚才进房间,只字未提照片的事,脸上毫无波澜,平静如水,仿若这件事情根本与她无关。
  “难道自己发错人了?”虽确定没有发错,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看看,发给她了没错。
  到底是她真的不在意,还是藏得太好了。
  可根据自己的感觉认定苏然在装。
  第二天虽然是周末,但苏然还是习惯性的早醒了,生物钟形成了没办法,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起床算了,打开窗户,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苏然感觉这个时间好像适合晨读,于是简单的洗漱一下便坐在窗前的书桌前看医书,苏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痴迷学习的人,只是选择了学医,就必须做好活到老学到老的准备。这句话好像是她刚上大学时,一位教授说的,记得他当时说,如果你们没有坚持学习一辈子的毅力,那趁早换专业。一辈子很长,但是治病救人带来的成就感会转化成一种动力,让苏然对学习医学知识乐此不彼,任何一个可以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技能的机会她都不会错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