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苏然楚承凡全文最新章节(楚承凡苏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楚承凡苏然免费阅读

2024.03.01 | ling | 7次围观

雨恒咖啡厅,楚承凡瘫在包间的沙发上,微闭着眼,即使眉毛皱成了一团,那张脸还是帅得一塌糊涂,旁边坐着的好兄弟江若恒和林宇对视了一眼,看着楚承凡笑笑的开口,“把我们约来了又一言不发,看来是遇到了难以启齿的事了?不会是喝醉酒把嫂子睡了没脸见人了吧!毕竟你们是签了婚前协议的!”
  林宇啪的一掌打到他身上,“你正经点!”
  楚承凡睁开眼,右手使劲的揉了揉眉心,“我奶奶催我生孩子!很急!”
  江若恒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楚承凡瞪着他,“很好笑?”
  江若恒憋住笑,“你已经结婚了,接下来生孩子那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楚承凡白了他一眼,“你故意气我是不是?我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宇摇了摇头,“哥,你这样逃避下去是不行的,你生在家大业大的楚家,又是楚家唯一继承人,你想不生孩子那是注定不可能实现的。”
  “是啊!所以才头痛啊!尤其是怕奶奶失望!今天回家吃午饭,架不住奶奶的攻势,我居然默认了老妈的提议:一年内生孩子 ,如果我没有做到,恐怕奶奶又要进医院了!”楚承凡说完又陷入了沉默,
  江若恒怂恿道:“那你就生一个啊!先把任务完成了,以后你爱怎么玩怎么玩,家里面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楚承凡眼睛盯着天花板,缓缓道:“跟谁生啊?”
  江若恒:“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跟自己的老婆生啊!难道你还想弄个私生子出来啊?”
  楚承凡自然而然的想到苏然,鼻子不禁发出一声冷哼,“这怎么可能!”
  江若恒打趣道:“那你想怎样?难道去外面找个女人生?
  楚承凡:“我怕我的腿被打断!”
  江若恒继续调侃,“难不成你想去国外做试管?”
  楚承凡瘫在沙发上的身体突然的正了正,“也不是不可以!你这倒也是个好提议!”
  江若恒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不会来真的吧?”
  林宇一脸担心的劝说:“哥你可别冲动,至少要征求一下家里的意见!”
  楚承凡皱着眉思索片刻,突然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我回去了!”说完匆匆忙忙离开,剩下江若恒和林宇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
  苏然这边,从楚家别墅出来她的脸一直都是烫的,坐上楚承凡留给她的车,她打开车窗,任由风吹打着自己的脸,为了降温。
  到了楚承凡的公寓后,苏然换了鞋便瘫坐在沙发上,今天在楚家也太尴尬了,想到以后去那里肯定也少不了被催生,苏然一个头两个大,真是半年也等不下去了,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凑那笔彩礼钱,正伤神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李佳佳打来的,电话一接通就听她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内容无非是诉苦她老妈又给他安排了个相亲对象。她实tຊ在不想去见了,打算搬出来住,苏然劝了她好一阵都没有劝住,最后语气坚决的问苏然:“然然你现在有没有空陪我去找房子,我想在你家附近找个房子这样我们聚起来也方便!”
  苏然还想再劝劝,“佳佳你还是考虑一下吧!你要是搬出来阿姨会伤心的!”
  李佳佳笃定道:“不会的,她现在看到我就觉得碍眼!”
  苏然轻皱了皱眉,“其实阿姨挺疼你的,她就是太着急了!”
  李佳佳:“我知道她疼我,可她这么个催婚法我实在是怕了,还是先搬出来躲几天清静吧!”
  苏然轻叹了一口气,“那好吧!那你说个地址,我们一会儿见!”
  苏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包,穿好鞋刚要开门,门却从外面打开了,楚承凡走了进来看着她,“要出门?”
  “嗯!”
  楚承凡把门关上换了鞋,语气不咸不淡问:“很急吗?不急想和你商量件事!”
  “呃……也不是很急……你有什么事就说吧!”苏然觉得他开口绝对没好事,早说晚说都一样。
  楚承凡朝沙发看了看,“坐下说吧!”
  苏然疑狐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眼睛盯着楚承凡等他开口。
  楚承凡在苏然斜对面坐下,抿了抿唇,像是商量的语气,“今天去家里吃饭的事你应该没忘吧?”
  苏然:“嗯?”
  楚承凡轻咳了一声,思考了几秒,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缓缓道:“老妈提议我们一年内生小孩你好像也默认了吧?”
  苏然身体一僵:“我……”
  “我只是不想让奶奶扫兴才不说话的……”
  “可奶奶肯定是当真了,所以这个谎要是圆不回来,你也有责任!”楚承凡盯着她,好像她不对这事负责都不行一样。
  苏然扯了扯嘴角,“那你也没说话呀!”
  楚承凡微微往后靠在沙发上,眼睛并不看苏然,沉声道:“所以,我们俩都有责任!”
  苏然:“你什么意思?”
  楚承凡眼睛依旧不看苏然,似笑非笑道:“当然是实现诺言啦!总不能欺骗老人家吧!”
  盯着楚承凡的苏然瞳孔瞬间放大,并警惕的往后靠了靠,“你想干嘛?”
  楚承凡唇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盯着苏然,“你想歪了,我对你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苏然脸刷的红了,嘴角扯了扯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楚承凡无视她的窘迫,继续道:“你和我领证不就是为了那笔彩礼吗?如果你配合我完成一件事,我可以给你一笔丰厚的报酬!”
  “呵……”苏然要气笑了,也对,自己的确拿了他家的彩礼,面对他的嘲讽,居然无法反驳。
  见苏然不说话,以为她对自己的提议动心了,便无所顾忌的开口,“你要做的事就是马上请长假和我去国外,辞职去也行,损失我会全部负责,我想要一个试管孩子,你只需提供你能提供的部分就行了,其它的不需要你做!”
  “你说什么?”苏然怎么也没想到楚承凡居然会提出这么一个可笑的要求,顿时胸腔里像积了一团火,两只手紧紧的攥着,浑身发抖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
  楚承凡没有注意到苏然脸上的表情,还在那自我感觉良好的说着,“一个孩子五百万,嫌少还可以加!”
  苏然只觉得气血上涌,这段时间受他的嘲讽白眼就算了,还要受他这等羞辱,
  她也不是没脾气的。
  抓起茶几上的的香蕉就往对面扔,带着哭腔怒喊道:“楚承凡你不是人!”
  香蕉打在楚承凡身上又掉在地上,苏然突如其来的激烈反应让楚承凡一下愣住了,立马意识到是自己刚说的话惹怒了他,他认真的看向苏然,只见她这会紧咬着下唇,眼睛发红,死死的盯着自己,似乎杀了自己的心都有,刚想说点什么,苏然又劈头盖脸的骂了下来,“楚承凡你别欺人太甚!你觉得我和你领证是为了那笔彩礼我无话可说,但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也没有拿刀架着你去领证,这些天你给我甩脸子,好像你是受害者一样我都忍了,没想到你变本加利的如此羞辱我!”
  楚承凡活了二十九年,从来没有人敢往他身上砸东西,可这会他竟然有些哑口无言,和苏然领证,的确不是她拿刀逼着他去的,彩礼也不是苏家开口要的,想想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的确有点不尊重人,语气软了下来,“我只是和你商量一下而已,你不同意就算了,当我没说!”
  楚承凡这样的道歉并没有缓解苏然心中的怒气,她现在恨死他了,委屈,无助,后悔扑面而来,眼泪不争气的就掉了下来,
  “你哭什么?”
  楚承凡紧皱眉头,看着对面突然开始吧嗒吧嗒掉泪的女人,只觉得头疼,他最讨厌女人哭了,娇气,矫情。
  楚承凡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有几分大男子主义,要是男人,你倔他更倔 ,但要是女人一哭,他就束手无策。
  楚承凡的秘书周凯就是这时候敲的门。
  楚承凡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你别哭了,不知道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女的还在哭,别人看了要么认为男人把女人怎么了,要么认为女人被家暴了,虽然他认为苏然是一个有心机和女人,但这两种当种的任何一种揣测,对他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苏然也不想在人前闹得太难看。停止了抽噎,扯了张纸擦了擦眼泪。习惯性的起身去开门,门外是个戴着眼镜,身穿正装的年轻男人,苏然猜想应该是楚承凡公司的员工。
  周凯提着一个大行李箱,看到她,愣了下,“不好意思,敲错门了。”楚承凡刚想说没敲错,苏然却“喔。”了一声关了门。
  下一秒,门又被敲响,苏然纳闷,开了门。
  还是那个年轻男人。
  “不好意思,请问楚总住在这吗?”
  不知道是不是很热,苏然看他脸都憋红了。
  苏然正要开口,坐在沙发上的楚承朝着门口淡淡道:进来吧。”
  “好的,楚总。”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早已翻天。
  又礼貌性的和苏然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楚总的秘书。”苏然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后,周凯把行李箱推了进去,
  “楚总,这是你的衣服和洗漱用品!”
  楚承凡:“嗯!放主卧房间吧!””
  周凯瞥了一眼苏然,“楚总,那么我先走了。”
  他匆匆转身离去,像是得知了见不得人的秘密。原来老板也金屋藏娇了,可之前来过很多次都没有见过这女孩,应该是刚搬来不久吧!老板还真不深藏不露啊!自己整天待在他身边居然没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哼!老板昨天还说女人是累赘呢!
  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只是是这女人眼睛红红的像刚哭过,可能是两人吵架了,情侣之间拌嘴闹脾气也很正常,但不得不说这女人即使红着眼也是很好看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