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热推新书)美文摘抄(灾年!全家团灭前,天降小福宝)主人公为(邰金珠)的小说 灾年!全家团灭前,天降小福宝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_笔趣阁

2024.03.01 | lenhart | 11次围观
(热推新书)美文摘抄(灾年!全家团灭前,天降小福宝)主人公为(邰金珠)的小说 灾年!全家团灭前,天降小福宝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_笔趣阁  “爷爷,救命啊,门外有血!”
  “娘,救命,救命啊!”
  小子们炸开了锅一般,疯跑进屋。
  老少村人们也惊了一跳啊,简单安抚一下小子就出门去看个究竟。
  邰老爷子甚至抄起了柴刀。
  邰继祖三兄弟怕老爹吃亏,也是拎着棍棒护在后边。
  杨丽华抱了闺女,扯了儿子和侄子躲在屋里,不准他们出去。
  结果,院门一打开,邰老爷子等人惊呆了。
  一只狍子歪头死在门口的大石头旁边,脑壳都撞扁了。
  石头上溅了一层血,红艳艳很是扎眼……
  “啊,这狍子撞死在门前了!”一个村人高喊出声,兴奋的几乎发了狂。
  所有人都跟着高兴的又蹦又跳,不知说什么好了。
  邰老爷子上前迅速试了试狍子的鼻子,确定死的彻底,就赶紧喊了儿子拿盆子,然后抹了狍子的脖子,尽量把残血再放一放。
  有村人机灵,飞跑着去请了邰三爷。
  那些没有来邰家说话的村人听到消息,也是聚了过来。
  眨眼间,全村人就在邰家门前集合了。
  北风凛冽,但所有人都不觉得冷,抻长了脖子往院里张望,生怕漏看了一眼。
  平日饭都吃不饱,更别提吃肉了。
  这突然天降一个百十斤的狍子,简直太走运了!
  即便今日没机会吃几口,但闻闻肉味也行啊。
  更何况,邰家不是那抠门小气的……
  邰三爷和邰老爷子凑在一起,正在商量。
  邰三爷扫了一眼眼珠子发红的村人,小声劝着老兄弟,“这狍子虽说是死在你家门前,同旁人都没干系。
  “但大伙儿都看见了,不沾巴一点儿,说出去不好听……”
  邰老爷子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一个村里住着,这种天降好运太容易惹人眼红了。
  他想了想就说道:“分肯定是要分,但不能白白分出去。否则养成伸手讨要的习惯,以后说不定闹得更难看!
  “这样吧,这狍子我看能出五十多斤肉的样子。
  “村里三十户,一家分一斤,但秋天时候每家要还我们家十斤高粱米。想换的就换,不想换也不强求。”
  “哎,好,这法子好!”
  邰三爷连声应下,然后就去同村人们说了。
  大部分人立刻就嚷着要换,还粮食那是秋天的事了,先把肉吃到嘴再说。
  当然也有人犹豫舍不得,小声嘟囔邰家太小气了,送上门的肉都不肯分出来一点儿。
  但最后,眼见村人陆续拎了肉回家,这些人还是磨蹭着上前割了一条……
  狍子本来就不如野猪肥,甚至都不如马鹿高壮。
  这么分完,邰家就剩了二十多斤肉,但骨头架子却一堆,头蹄内脏拾掇干净也能吃。
  邰老爷子索性留邰三爷等几个老兄弟喝杂碎汤,让他们也跟着多沾沾油星儿。
  杨丽华把闺女交给儿子们照顾,然后给刘冬娘打下手。
  妯娌俩忙了足足一个时辰,邰家院子就被香气充盈的满满当当。
  大铁锅里盛的肉汤几乎要溢出来。
  偶尔劈成两半的头蹄和切碎的内脏浮上来,带着厚厚一层油,染的汤色都是奶白,馋的人淌口水。
  邰永安和邰永宁这两个当哥哥的还能忍耐,邰永禄和邰永悦两个却馋的不成。
  他俩也机灵,借口陪妹妹玩耍,背着妹妹直奔灶间。
  刘冬娘扫了一眼外边,扯了他们就塞到灶间角落,小小的板凳当了桌子,木头绊子当椅子。
  杨丽华悄悄从锅里捞出一大块肉,飞快切碎送给孩子们解解馋。
  邰永禄和邰永悦激动坏了,分别给自己娘亲塞了一块肉,然后是妹妹,最后自己才大口吃起来。
  珠珠被塞了满嘴,仓鼠一样鼓着腮帮子,香得大眼睛瞪溜圆儿,满满都是惊喜。
  呜呜,这就是肉肉吗?
  真香!
  真好吃!
  以后每天都要吃肉肉!
  奶团子欢喜的手舞足蹈,摇头晃脑,一个没坐稳就要栽倒柴堆里。
  邰永禄和邰永悦吃的卖力,眼睛却时刻瞄着妹妹呢。
  这会儿他们一人一手扶住妹妹,稳稳当当。
  邰永禄薅起妹妹夹在腿中间,邰永悦立刻塞给妹妹一块肉。
  珠珠没等吓一跳呢,就继续加入吃肉的行列中,努力催促两排小白牙工作了!
  邰永禄和邰永悦互相挤眉弄眼,笑的得意。
  他们照看妹妹,主打就是一个配合默契!
  杨丽华和刘冬娘忙着盛汤、切肉、蒸谷糠高粱面儿的窝头。
  去年腌渍的咸香菜还剩下那么一小把,也狠狠心统统切碎了,扔进汤盆里借个鲜味儿。
  偶尔扭头看见三个孩子吃的香甜,妯娌俩都是忍不住笑。
  天下当娘的都是一个样子,孩子吃饱吃好,永远比自己吃着更高兴!
  很快,堂屋的大桌子就支起来了。
  大盆的杂碎汤,满盘的拆骨肉,还有大块的骨头,让所有人都红了眼睛。
  这一刻,什么矜持礼貌,统统都不重要了。
  就连最重规矩的邰三爷,都抱着骨头狂啃,胡子上沾了汤水也管不得了。
  邰老爷子扫了一眼桌子上,见三个儿子都在。
  再看儿媳在门口比了比灶间位置,他知道孙儿们也吃上了,这才放心加入老兄弟们的“战斗”!
  灶间里,邰永禄和邰永悦早就吃饱了,弄了一堆沙土,插个小木棍儿,带着妹妹“扒尿炕”!
  这般,娘亲和哥哥们就能安心吃饭了。
  珠珠年岁小,小胖手也不好用,所以小木棍儿总是被她扒倒,于是两个没良心的哥哥就拍手嚷着。
  “妹妹尿炕了!尿炕了!”
  珠珠的小胖手捂着小屁股,脸上的小奶膘写满了委屈。
  “不尿炕,不尿炕!”
  邰永宁看不过眼,拍了两个弟弟一把,然后把妹妹捞到怀里,扯了干草编小兔子,没一会儿就把妹妹哄笑了。
  刘冬娘看得忍不住笑道:“这两个臭小子长大怕是要娶不上媳妇,倒是咱家宁哥儿成亲后,一定是个好爹!”
  杨丽华忙了大半晌,累的一边扶着腰一边吃饭,笑道:“是啊,这几个小子,就宁哥儿最细心了。”
  珠珠拿了哥哥编好的小兔子正要给娘亲看,见娘亲这样,就蹲在娘亲身后,挥着白胖儿的小拳头给娘捶腰。
  杨丽华把闺女从身后抱出来,大大亲了一口,“娘的小猪宝儿最乖了!肉肉好吃吗,吃饱了吗?”
  珠珠用力点头,头顶小辫子都跟着一起使劲。
  众人看的都是笑起来。
  珠珠挨个看过去,见家里人头顶都换了白气,越发欢快的把小辫子摇得好像跳舞的小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