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黄淮(两界:从关公像睁眼开始)完整版小说阅读-黄淮小说(两界:从关公像睁眼开始)精彩免费试读

2024.03.01 | lenhart | 9次围观

本来朱阳听闻世间还有这等邪神的时候只当故事来听,从来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这等事情竟然会发生在他们家啊。
  “此乃邪神鹊巢鸠占,邪祟入宅,大家快逃,能逃一个是一个,否则我等必将沦为其腹中血食!”
  凡人不可查的九天之上,映照全城的神灵虚影不过十几息的功夫便已烟消云散,原本附身于虎首人身神像之上的邪神此刻已经化身为一尊鼠首人身的邪神,那一双眼睛之中尚且还残留着几分震撼以及惊恐。
  “帝君位格,该死的,这小小的大河城怎么会有如此强者,不能再待下去了,所幸这等存在也不会随意巡查全城,更不会将我等蝼蚁之辈放在眼中,否则老祖我就是有着媲美第四境上神的实力也会被那等存在一个眼神瞪死当场。”
  一阵嘈乱的哭喊声令其惊醒过来,引来它的关注,目光落在那些四散奔逃的朱家众人身上的时候,鼠首人身邪神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贪婪之念升腾但是想到方才所见的那一道神灵虚影,顿时浑身发寒道:“本来老祖还要几個月才能够将香火愿力蚕食一空,却是不曾想被那位大能的异象所惊,都是上等的血食啊,可惜了,可惜了……”
  带着几分不舍,猛地一跺脚,倏然之间一道鼠首人身的身影没入大地消失不见。
  先前鼠首人身邪神站立的地方,原本的血肉之躯却是已经化作了先前那一尊为朱家所供奉的石质神像,隐隐的咔嚓声响起,通体一块的石质神像这一刻已然从眉心处开始布满密密麻麻的裂纹,哗啦一声,神像碎成一地。
  不提因为大河城上空的异象而引发的种种变故,却说黄淮收拾心情推门而出,出了小院,穿过厅堂正见先前的那个小二正在那里忙碌的擦拭着桌椅。
  似乎是听到动静,小二抬头看到黄淮先是一愣,随即便反应了过来脸上堆起笑容忙上前道:“贵客这两日歇息得如何!可有什么需要小的帮忙的吗?”
  黄淮微微点了点头道:“挺好,贵店不愧是百年老店。”
  说着黄淮自袖口之中摸出一个银元宝递给小二道:“这是房钱,多的且先存在柜上。”
  小二眼睛一亮,一边接过一边道:“贵客放心便是。”
  摆了摆手,黄淮背着手向着外面走了出去道:“我出去走走,晚间回来。”
  将黄淮送到门口处,小二恭敬的道:“贵客慢走!”
  直到黄淮远去,小二这才跑到柜台边上,冲着自家三叔道:“三叔,快给入账,看样子贵人是准备在咱们这里住上一段时日了,咱们平安客栈连贵人这样的上神都称赞不已,这要是传出去……”
  客栈老板瞪了小二一眼道:“你小子可别给我乱传,你就不怕得罪了这位上神!”
  小二眼珠子转了转,讪笑道:“这位上神待人这般客气,想来是个好脾性的……”
  只看小二那反应,客栈老板心中咯噔一声,盯着小二道:“你这混小子不会真的背后与人编排那位上神了吧!”
  小二连连摇头道:“没有编排,我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背后编排上神啊,就是……就是向人吹嘘咱们客栈住着一位高深莫测的上神……”
  “你……你这混小子!”
  气急的客栈老板指着小二怒道:“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啊,上神不在意也就罢了,若然上神不想暴露身份,伱这般口无遮拦,你是嫌我们死的不够快吗。”
  小二见自家三叔发怒,显然也有些怕了,脸色有些发白道:“三叔,我真的没有别的心思啊,你是知道我的……”
  客栈老板怒道:“我知道,可是上神知道吗?”
  说着客栈老板深吸一口气盯着小二道:“你给我记住了,等上神回来,你立刻给我前去向上神认错,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造化了!”
  黄淮显然不知道因为他,平安客栈闹了这么一出。
  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浑身暖洋洋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长街之上一如先前的热闹。
  走了几步,黄淮下意识的向着那晚夜幕之中,他看到的那一双恐怖的眸子的巷子,巷子狭长幽静,除了偶尔有人进出之外,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
  就在黄淮盯着那巷子看的时候,忽然听得一个妇人声音传来:“你这混小子,还不给老娘站住,否则我打断你腿!”
  黄淮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巷子当中蹿了出来,分明就是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孩童罢了。
  孩童梳着双丫髻,门牙缺失了两颗,此刻正一边狂奔一边回头冲着巷子里追出来的妇人大呼小叫道:“娘亲骗人,小宝不跑才会被打断腿呢……”
  黄淮听着那孩童因为牙齿漏风而不怎么清晰的叫嚷声,差点忍不住想笑,可是很快黄淮就是面色一变,一边闪避一边叫道:“小孩儿,注意……”
  嘭的一下,黄淮就感觉腰间一股力道袭来,一股痛意传来,忍不住口中发出一声闷哼,紧接着整个人连连后退了几步方才站稳了身形,正是那狂奔的孩童一头撞在了他身上。
  一个是身形高大的成年人,一个是七八岁的稚子,正常情况下两者碰撞绝对是孩童倒地,但是这会儿的结果却是黄淮摇摇欲坠,那孩童则是稳稳的站在那里,正用一副好奇的模样打量着黄淮。
  “咦,这位大哥哥,你很痛吗?小宝都不痛呢……”
  正忍着腹部的不适的黄淮听了孩童那满是天真的话不禁咧嘴,真不知道这里的人身体素质怎么就那么强,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壮的就像是一个小牛犊子一样。
  此时那追着孩童的妇人也到了近前,眼见自家儿子冒冒失失撞了人,尤其是看黄淮身上的穿着不似普通人,脸上不禁带着几分惶恐道:“这位公子,实在是对不住,宝儿年幼无知,若是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公子多多见谅!”
  看妇人那一副惶恐的模样,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他故意欺负人家母子呢。
  比不过却有路人此时正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指指点点。
  “这人看上去倒是高高大大的,没想到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差点被一个孩童给撞倒,这气血不知道虚到什么程度呢!”
  “嗯,我那九岁的儿子一拳就能够将这人给打个半死!”
  “啧啧,就这体格,白瞎了一副好相貌,怕是连自家娘们儿都满足不了……”
  虽然这些人没有明目张胆,可是那议论声却是被黄淮给听了个清楚,一时之间黄淮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发表评论